第二百二十七章 走进雾墙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六章 放火焚尸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八章 盗墓老贼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陈金亭扭头看到身后那个黑影向自己摸了过来,他本能的就转过身举起了手中的地质锤,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身后那个越来越近的黑影。

黑影渐近,与此同时从浓雾中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陈队,雾太大了,咱们不能就这么继续往前走了。”

听到浓雾中传来的声音,陈金亭轻呼一口气,放下了手中举起的地质锤,迎着黑影走了过去。

“宫萍,怎么就你一个人?”宫萍从雾中显出身影,陈金亭走到她身前不解的询问道。

姚莉娜一直都跟宫萍形影不离的,刚才又遭了惊吓,更是应该不离宫萍半步才对,而此时在宫萍身边,陈金亭却并没有看到姚莉娜。

“小姚和老索他们在后面呢,雾太大了,这峡谷中情况不明,咱们这么走下去很不安全,大家还是商量个对策或者是等浓雾散了再继续向前的稳妥。”

宫萍盯着陈金亭皱眉道。

“哦,也对。”陈金亭并没有注意到宫萍皱起的眉头,听到其他的队员都在后面等着他过去商量对策,陈金亭抬脚就向宫萍来时的方向走去。

“陈队。”

宫萍在身后又开口轻声喊了一声。

陈金亭闻声回头看去,这才注意到身后一米处宫萍脸上皱起的眉头。

“怎么了?”

看到宫萍皱着眉,陈金亭十分不解,询问道。

“刚才……我看你走进浓雾时……曾经在后面叫过你……你没有听到吗?”

宫萍看着陈金亭小声的犹豫的询问。

陈金亭听的一挑眉。

“你叫过我?”

“嗯。”宫萍点点头。

“就在刚才,不光是我,老索也喊了你好几声,而且声音很大,难道你没有听到?”

陈金亭一听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确实是没有听到老索和宫萍呼喊自己的声音。

可是……

按理说这么近的距离,又是在并不是很宽的峡谷中,稍微有些声音都是能听的一清二楚的。

而且,听宫萍说,刚才老索喊叫的声音还很大,那么自己怎么会一丁点都没有听到呢?

难道是自己胡乱想着那可怖的鬼子尸体的事儿而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喊叫?

陈金亭拧眉琢磨着,但是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陈金亭在考古研究所中,那可是出了名的胆大心细,即使刚才自己脑中想起了其他的事,那也是能同时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

而且,这峡谷中只要有点声音,就能传出很响的回声,按照自己的耳力,不会听不见的……

会不会……

想着陈金亭猛地一愣,难道真的如自己所想……

刚才那俩鬼子的尸体没有被自己烧掉,这俩畜生从地下钻上来后,跟在了队伍后面,伺机害大家伙?

陈金亭想着都觉得心惊不已,要果真如此那可就坏了,要真是那俩鬼子作祟的话,这就是遇上鬼打墙了。

这除魔降妖的事儿,他这考古大队长也不专业啊……

“陈队……陈队……”

陈金亭正自胡想,就听到耳边又传来了宫萍的叫喊声。

陈金亭这才收回自己散漫的眼神,将视线渐渐的移到了宫萍的脸上。

“你怎么了?”宫萍看着陈金亭的眼神更加的古怪了。

“刚才怎么愣神了?”

面对宫萍的询问,陈金亭没好意思实话实说自己刚才想到的。

这要是把自己疑神疑鬼的想法说出去了,非的让宫萍笑掉大牙不可了……

那他这光辉形象在宫萍眼中可就全毁了。

“没事儿,可能是我刚才在想别的事吧,所以没听见你们在后面叫我。”陈金亭随便的找了个借口敷衍道。

虽然心中对自己没有听到身后的叫喊声感到奇怪。但是现在陈金亭也只能找这个借口来解释了。

况且,也的确有这个可能,毕竟队伍中现在丢了一个人,精神受刺激的还有一个,发生的这些事,他这个队长回去之后都不好交代,精神压力确实有点大。

敷衍了宫萍一句之后,陈金亭又开口说道。

“咱们赶紧回去吧,和大家伙商量下,看看该怎么对付这该死的大雾。”说完,陈金亭就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宫萍皱着眉看着陈金亭的背影呆了一呆,咬了咬下嘴唇没有说什么话,跟在陈金亭身后向回走去。

“这鬼地方……”陈金亭边走边嘀咕道。

“这雾怎么越来越浓了呢……”

念叨着,陈金亭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猛地想起宫萍刚才说的话中有个不对劲的地方。陈金亭转过身对跟在身后的宫萍说道。

“你刚才说什么……看到我突然走进了浓雾中是什么意思?”

听到陈金亭询问这个,宫萍脸上的表情变得更怪了。

“你没有注意到吗?”

宫萍反问道。

“注意什么?”陈金亭越听越糊涂,宫萍今天这话说的怎么神神秘秘的。

陈金亭之前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和其他人之间的距离一直就保持在几米之间。

就在这几米的距离内,有什么东西是宫萍注意到了,而他自己却没有注意到的呢?

仔细的回想了半天,陈金亭暗自摇了摇头,答案是没有。

“刚才咱们前进的路线上出现了一堵雾墙,我正要出声提醒,可是没等出声,你就走进了雾墙里面了,我和老索在后面叫了半天,也没有听到你的回应,我这才过来找的你。”

陈金亭听的更莫名其妙了,这比刚才宫萍说他没有听到叫喊声更让陈金亭感到难以接受。

怎么又整出堵雾墙来了?

而且,陈金亭还真的没有看见宫萍所说的这突然出现的雾墙,如果看见的话,他肯定也不会贸然进入其中的。

可是以他对宫萍的了解,后者在这种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开玩笑说假话的。

难道真的是自己耳朵和眼神都不好使了吗?

陈金亭摇头暗道。

“走吧。”陈金亭对宫萍说了一句后,转过了身。

“自己是不是走进了一堵没有被注意到的雾墙之中,再走出去后就全明白了。”陈金亭心中暗自念叨。

雾气不是一般的重,这浓密的雾气,让陈金亭不由得就想起他唯一一次陪单位领导去洗桑拿浴时,自己一盆子冷水浇在烧红的桑拿石上的场景。

浓雾挥不去化不开,总有种人走着走着就会莫名奇妙的消失在其中的感觉。

这种感觉相当的令人不愉快,陈金亭干脆转过身,一把就将跟在他身后宫萍的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

被陈金亭猛地抓住了手,宫萍只是轻轻的挣了一下,没有挣脱开陈金亭抓着自己的大手,她也并没有说什么。

不过,实话实说,陈金亭此时抓住宫萍的手还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他只是怕真的如自己所幻想的那样,这古怪的浓雾真的会令人完全的消失掉。

如果这雾中真有什么古怪的话,那么只要他拉着宫萍的手,不管到了什么地方,俩个人都是在一起的,即便是死亡……

推荐热门小说残棺,本站提供残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残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六章 放火焚尸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八章 盗墓老贼
热门: 盗墓笔记6阴山古楼 我遇见了我 官居一品 楼兰迷踪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 犯罪七大奇迹 农场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3 诗人 邪恶催眠师3:梦醒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