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梦境成真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八章 宫萍的梦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章 做出决定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人为什么会做梦?

这个话题到现在还是没有一个明确肯定合理的解释。

人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好像白天想一件事想的多了,晚上做梦就会梦到这事儿一样。

其实,这也仅仅是民间的一种说法,并不科学。

陈金亭曾经看过一篇文章,从心理学的角度解释了梦的成因,似乎是将做梦解释为:人在睡眠中在某一阶段的意识形态下所产生的一种自发性的心理活动。

对于这种复杂繁琐专业的解释,陈金亭理解的并不多。

但是他却知道一点,很多人在梦境中经历的事情即使再深刻难忘,在醒过来之后却是很难将梦中的情形全部回想起来的。

而这时,宫萍所说的做了个梦显然是和幸琰消失有关,陈金亭需要宫萍将梦中所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都完整的回想起来。

所以他才不让老索出声询问,怕打断宫萍回忆梦中的情形。

老索被陈金亭挥手制止之后,走到一边,耐着性子等着宫萍接着说下文。

“我梦见一个留着仁丹胡子的日本军人向我走了过来……”宫萍看着埋着那具尸骨的地方低声开口说道。

听到宫萍说出这话,陈金亭心头一紧。

宫萍竟然也梦到了一个留着仁丹胡子的日本军人,是不是也是左手握着一截断臂的……

然而,宫萍并没有描述那日本军人是不是手握断臂,就听她接着往下说道。

“那日本军人面色惨白,脸上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诡笑,直向我的方向慢慢的走了过来……虽然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但是那场面太可怕了,我不由的想喊,可是无论如何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来,而且我的手脚也动不了,就像是被绑住了一样。”

宫萍说她刚才在梦中见到那日本鬼子,即发不出声,也动弹不得,这种情况很常见,在民间有个特殊的称谓。

“鬼压床……”

虽说名字叫的瘆人,其实具体诱因在医学上也有了解释。

是睡眠障碍的一种表现,在睡眠神经医学上是属于一种睡眠瘫痪的症状。

“我动不了,也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日本军人向我的方向走来。”宫萍继续道。

“那日本军人渐渐的走近了,一直走到了我的身前,却并没有在我身边停下,而是蹲在了熟睡的幸琰身边。”

听到这里,陈金亭不禁看向了幸琰原来所躺的地方,想像着那日本鬼子蹲在幸琰身边时的场景。

“那日本军人蹲下后,爬在昏睡的幸琰耳边说了句什么,就见幸琰猛地睁开了眼睛。迅速的爬了起来。”

“日本军人叫醒了幸琰之后,没有再多停留就从那里走了出去。”宫萍说着看向了不远处的“屋子”出口。

“看到日本军人走出去了,幸琰也跟着他向外走去,只不过在快要出去的时候,幸琰回头看向了我……他的眼神太……太可怕了……”

宫萍边回想边说道,声音中抑制不住的颤抖越来越厉害,能看出她此刻心中一定非常的恐惧。

宫萍这个样子陈金亭看着着实心疼,但是又没有任何办法。

好在宫萍性格十分的坚强,只见她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后,又接着说道。

“幸琰的眼睛中……”

宫萍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幸琰的眼神有多么的可怕。而是岔开之后接着说道。

“他看了看我,突然转身向我走了过来,边走他便从衣服上扯下了一块布条,同时咬破了自己手指在那布条上写着什么……”

顿了顿,宫萍再次长呼口气继续道。

“幸琰边走边写,很快的来到了我的身边,他蹲下身子,直直的盯着我……”刚才宫萍就说过幸琰的眼神很可怕,现在被幸琰近距离的直盯着,即使是在梦中,那感觉也不会好到哪去。

“他的脸色同样的惨白,就和那日本军人一样,泛着一种死人才有的死灰色。他蹲在我身边看着我,比刚才那日本军人突然出现走向我时更加的可怕……”

宫萍渐渐加快了语速,同时声音的抖动更剧烈了。

“我叫不出声,也动弹不了,只能是死盯着他看他要干什么,就在这时,幸琰没有血色的嘴唇突然努动了下,像是要说什么,我正要侧耳去听。就看见他瞪着眼睛猛然伸手向我抓了过来……”

宫萍说到这里,简直就如同是在哭诉了,声音大的将熟睡的章飞和李晓波也惊醒起来,二人坐了起来看着围在宫萍身边的陈金亭和老索一副不知所终的模样。

也就在同时,陈金亭快速的蹲了下来,一把将宫萍搂在了怀中,伸手不住的拍打着宫萍的后背,试图让她将情绪稳定下来。

已经疯了一个,跑了一个,宫萍可不能再有事了。

好半天,宫萍身体的上的颤抖渐渐的消失了,她的情绪也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陈金亭抬起身,仔细的盯着宫萍的双眼。想从中看看她的精神状况如何,眼神中是不是出现了精神崩溃后的散乱空洞。

万幸的是,宫萍眼睛中并没有流露出自己所担心看到的反应。

除了还有些惊慌的神情之外,宫萍眼神中表现出的都很正常。

陈金亭方才松了口气。他伸手紧紧的握住了宫萍的双手,开口安慰道。

“没什么,一个梦而已,并不是真实的,幸琰可能是醒过来后自己跑出去了,我们一会儿出去找找,你稳定下情绪,千万别多想……”说到这里,陈金亭突然停了下来,脸上渐渐露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古怪神情。

见陈金亭停了下来,宫萍看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隐隐露出了一丝苦笑。

对于宫萍脸上露出的苦笑,陈金亭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像是压根就没有看见一样,他此时的注意力完全是在自己的左手上。

陈金亭刚才为了安抚宫萍的情绪紧紧的握住了后者的双手,他的左手正好十握住了宫萍的右手。

在说着安慰宫萍的话时,陈金亭的手上突然感觉出在宫萍右手中似乎攥着什么东西。

再一细细感觉,攥在宫萍手中的像是一块布条……

而刚才宫萍所讲的梦中提到了幸琰向她走来时,从衣服上扯下了一块布条,咬破了手指在上面写着什么……

看到陈金亭脸上的古怪神情后,宫萍轻轻的挣开被陈金亭握着的右手,慢慢将之摊了开来……

手心张开,一个攥成团的布条露了出来。

看到那个布条之后,不光陈金亭和老索,就连后来围过来的章飞和李晓波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那是一块军绿色的布条,这种布料对于陈金亭几人来说很熟悉。

就是他们身上穿着的考古队特有的工作棉服。

而在那布条上还能看出一些暗红色的字迹,陈金亭将布条拿起展开。

只见上面那些暗红色的字体组成了一句。

“私と死を探して”

这是一句日语,在场的只有宫萍是日语系毕业的,所以,在看到了这句用鲜血写在布条上的日语后,虽说心中十分的震惊,但是陈金亭还是向宫萍询问道。

“这……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陈金亭询问的同时,抬头看向了宫萍,只见宫萍没有任何表情的盯着他,最后缓缓的吐出了几个字。

“跟我寻找死亡……”

推荐热门小说残棺,本站提供残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残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八章 宫萍的梦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章 做出决定
热门: 秦时明月之焚书坑儒 致命相似 小李飞刀1:多情剑客无情剑(上中下) 歃血 千劫眉·两处沉吟(第五部) 魂祭 梦幻花 按需知密 寻龙盗墓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