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突遇大风

上一章:第二百零七章 进入后山 下一章:第二百零九章 红背蝎子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后山之中,很是奇怪,要知道,平时很少有人进入后山之中的,但是在考古队脚下却又有了一条较为平坦的小路。

乌拉山脉是座石山,要在上面踩出路来还真的比较困难。

鲁迅曾经说过“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方才有的路”。

那么在这荒无人烟,人迹罕至的后山中,又是谁踩出了这样一条小石路呢……

考古队顺着豁口而下,没多大功夫就下到了山谷中,正如陈金亭陈大队所说的。

顺着他们的脚下的石路向前一直走,正对着的就是那条漆黑狭窄的缝隙,那是一条两座山之间夹着的峡谷。

“大家都留心些,前进的时候注意身边的山石上是否刻有岩画。”

陈金亭盯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那道缝隙,向身后的队伍大喊道。

刚才他和老索两人合伙演了那么一出戏,为的就是能让宫萍跟在自己的身边,两人多些相处的时间。

陈金亭这时也四十多岁,眼看奔五十去了。

离婚七八年了,一直也没再找过。

不过,毕竟也是正常的男人,虽说人前不说,但晚上躺被窝里也没少干嚎过,想女人啊……

自打宫萍调进了研究所后,这陈金亭就如同铁树开花,焕发了第二春了。

明里暗里的没少给宫萍献殷勤。

这也幸亏宫萍也是单身,两人在外人看来确实是天造地设合适的一对儿。

可这陈金亭倒好,谁都能看出俩人郎有情女有意,偏偏他自己磨不开嘴拉不下脸把那话调明了。

宫萍虽说岁数也大,但却不像陈金亭一样,是个离过婚丧了偶的二手货。人家可是原封不动未经人事的姑娘身。自然也不会主动的和陈金亭把关系挑明了。

没办法俩人也就一直这么拖着。

刚才陈金亭和老索编出瞎话,其实就是为了吓唬宫萍。

然而离的那道山体上的缝隙越来越近了。

陈金亭心里还真的暗自打起鼓来,不得不说的是,那道细长的峡谷还真的越看越不对劲儿,陈金亭瞅了半天,总觉的里面似乎真的如老索所起说的那样,阴气逼人……

瞎想啥呢!

陈金亭心中暗自骂道,自已可是不折不扣的当员,讲究的就是唯心主义,无神论。怎么会被一个阴沉沉的破峡谷吓着了呢?

再说,干考古的还真不能讲究这些,天天面对着古墓死尸,疑神疑鬼的这工作也干不长。

陈金亭心里这么想着,不由的就长呼了口气,再次盯着那道两山之间的峡谷仔细的瞅了半天。

这次或许是心理作用,那种令他感觉不对劲的奇怪感觉突然消失不见了。峡谷里面虽说依旧是漆黑阴森,但是却不会令人感觉到不安了。

看到此,陈金亭不由的摇摇头暗道可能自己真的是想多了。

唯一让陈金亭感觉不舒服的是,这山中的风却不知为何渐渐的大了起来。

或许也正和那两山之间的细长峡谷有关,离的越近,这穿堂风也就变得越来越大了。

陈金亭低着头迎着山风向那条峡谷缝隙慢慢的前进着,宫萍和姚莉娜被他尽量的挡在了身后。

然而,那山风渐大,又怎能是他个几十岁的二老汉所能抵挡的住呢?

因此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他们三人被这突然变大的山风是吹的东倒西歪的。

“陈队……陈队……”

就在这时,山风中隐隐传来了断断续续细微的喊叫声。并不是发出喊声的人不用力,而是这时山中的风实在太大了,话一出口就被刮的没影了。

听到身后传来轻微的喊叫,陈金亭转身向后看去,正看到老索一边向他挥着手,一边躬着身子向前移来,刚才的喊叫声正是老索发出的。

老索费劲的挪到了陈金亭三人跟前,爬到陈金亭耳边大声的喊道:“陈队……风……太大……了……拓片……的……宣纸……都吹……烂……了……”

老索一字一句的喊得吃力,但是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却依旧断断续续的很是细微。

不过陈金亭却听的清楚,听到老索说宣纸吹烂了,陈金亭瞪着眼睛就喊道。

“怎么……搞的……怎么……会……吹烂……了。”

这宣纸被吹烂了由不得陈金亭不生气,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后山中寻找新的阴山岩画,如果有新的发现的话,除了拍照标记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留下拓片。

而这用来拓片最关键的就是宣纸和墨汁。

以往宣纸都是卷成一卷放在一个圆柱形的塑料桶中的,根本不会出现破损的情况。

不知道现在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被大风吹烂了。

陈金亭嚎了一嗓子之后,老索并没有回答,而是向后指着,示意陈金亭跟他过去看看。

宫萍和姚莉娜躬着身体就站在陈金亭身边,两个女人身体本就纤细,在这越来越烈的山风中摇摇晃晃的都快站不住了。

看到这种情形,陈金亭干脆手一挥,示意队伍停止前进,队员各自找寻背风处避避山风,他自己则跟着老索向队伍后面走去。

老索领着陈金亭走到了队伍后面,直走到了站在路中间被大风吹得瑟瑟发抖的幸琰和李晓波。

此时正值冬天,这穿堂风吹在身上如同针扎一样,很不好受,看到幸琰和李晓波冻的直哆嗦倒也不奇怪了。

只是让陈金亭不解的是,在距离两人身边不远处就有块儿两米见方的大石,躲在后面正好可以避风,可这两人却宁愿站在路中间干耗着也不去那大石后面躲避,这情形看的陈金亭很是奇怪。

陈金亭过来之后,一眼就看到了被扔在一旁的那个装宣纸的塑料桶,不知为何已经碎裂成好几部分了,地上还有几张被风吹的贴在山石上的破碎的宣纸。

“怎么搞的!”陈金亭看了眼地上破碎的塑料桶后,一把将杵在路中间的幸琰李晓波揪到一边,躲在了那块大石后面,大声的吼道。

生气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风实在太大了,声音小了根本就听不到。

“我让找避风的地方没有看到吗?你俩站在路中间晾彪是怎么的?那塑料桶怎么回事?怎么会碎了?”

陈金亭毕竟是考古队队长,又是自己的导师。

所以,这怒气冲冲的样子把幸琰和李晓波都吓得不轻,但是很快的,两个人就反应了过来。

只见幸琰瞪着眼睛冲着陈金亭摆手急道。

“陈老师……赶紧的起来……这块大石后面不能待……”

推荐热门小说残棺,本站提供残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残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百零七章 进入后山 下一章:第二百零九章 红背蝎子
热门: 危险的财富 七宗罪 尤金尼亚之谜 玉翎雕 乡村少年 圣洁之罪 胡同里的姑奶奶 蝴蝶公墓 诡案罪5 陈年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