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六回 师妹的怨气

上一章:第一千九百三十五回 狠心离去 下一章:第一千九百三十七回 爱的证明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耿少南咬了咬牙,沉声道:“我每天都在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忏悔,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还要我怎么样,难道我非得现在死了,才能向他们谢罪吗?”

何娥华摇了摇头:“你有一点谢罪的态度吗?你现在还是在做你的皇帝梦,越陷越深,不可自拔,这回你离开了我这么久,不就是要去抢那个太祖锦囊吗,我就不信,这个锦囊到手,真的能让你夺取天下。”

耿少南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了太祖锦囊里的那个绢帛,递到了何娥华的面前,她本来扭过了头,不想再看,但是女人天性的好奇心,仍然让她不自觉地扭转过了眸子,看到那绢帛上用血染出来的字,她的眉头一皱:“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要你用这个锦囊,去拿一个什么太祖遗诏?”

耿少南笑着收起了绢帛,说道:“不错,真正能让我得到天下的,就是这个遗诏,师妹,这回我亲眼见到了太祖锦囊中的内容,再不会怀疑,有太祖的诏书在,加上这个太祖锦囊只有染了朱氏子孙的血,才会显出字来,这锦囊能出字,就是染了我的血,这证明我就是正宗的朱氏子孙,加上太祖的遗诏,就是当今皇帝,我也能叫他退位的。”

何娥华幽幽地叹了口气:“耿少南,你真的已经疯了,就算是我们武当,你觉得要是三丰真人留了一个什么遗命,现任的哪个弟子拿了这个遗命,就能自立为掌门吗?太祖皇帝已经死了一百多年了,他一个什么遗诏,又怎么能让你坐上皇位?”

耿少南哈哈一笑:“师妹,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皇位和武当掌门之位可不一样,因为皇帝的权力来源,是靠着这朱家子孙的血缘相承的,武当掌门却是没有这种血缘关系,纯粹是从弟子里择优而选,三丰真人作古多年,自然不可能知道后辈的哪个弟子更优秀,也无法行这更换掌门弟子之事。”

“可是我不一样,我是朱氏子孙,本身就有竞争皇位的资格,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太祖的遗诏,那一定能让太子之位重新回到我的手上。到时候那些朝中大臣和武将们,也只会顺风倒向我,这就是太祖锦囊的作用!”

何娥华并不懂这些军国之事,听得似懂非懂,勾了勾嘴角,说道:“只是你连这个什么太祖遗诏都没有看到,连这遗诏里写了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你就这么有信心,这个遗诏一定能让你夺位?我反正是不信的。耿少南,我看你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还是清醒过来吧。”

耿少南微微一笑,拾起了何娥华的素手,说道:“师妹,我跟你说过,我一定会对你好,对我们的孩子好,现在也是如此,我这样辛苦打拼,不就是为了我们将来能有个幸福平安的生活吗?你不要误会了我的意思。我知道你担心武当,这回我出生入死,调开徐林宗,就是不想和他正面起了冲突,还好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等我拿到了锦囊,坐上皇位,武当也只能向我臣服,到时候,我会赦免武当上下一众人等,跟他们和解的。”

何娥华勾了勾嘴角,说道:“明明是你一直在伤害武当,怎么搞得反而是武当对不起你了?耿少南,你还有没有一点是非之分?”

耿少南的脸色微微一沉,说道:“武当几次三番跟我作对,坏我好事,杀我师父,一直在阻止我得到天下,夺回本应属于我的皇位,为什么总是单方面地指责我?师妹,你现在是我的人,肚子里是我的孩子,你不偏向我,还要偏向武当吗?你以为徐林宗,你爹还会把你看成是当年的那个掌上明珠吗?”

何娥华的眼中闪过一丝忧伤之色,长叹一声:“我这一生算是给你毁了,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武当弟子,深受武当的教诲,知道是非对错,我不会因为你是我的丈夫,就跟着你作恶的,耿少南,你把你的这个册封诏书给拿回去吧,我没办法阻止你去夺取天下,但起码,我不会再帮你了。”

她说丰,从枕头边拿出一个小木盒,打开盒盖,取出里面的那一卷黄色的诏书,就要递给耿少南。

耿少南的心中一暖,说道:“师妹,你一直保留着这东西,其实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其实,你也离不开我,对吗?”

何娥华闭上了眼睛,木然地摇着头:“说这些有意义吗?我不会帮你作恶,现在没有离开你,已经是顾念了最后一点情份了,你还要怎么样?”

耿少南咬了咬牙:“我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所争取的一切都是想要给你天下女人最想要的幸福,你为什么就不相信呢?”

何娥华冷笑道:“相信?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你上次说把册封诏书给我,可我仍然阻止不了你的举动,你仍然是把皇位,江山看得比我还重,你若是真的对我好,又怎么会扔下六个多月身孕的我,去抢夺什么太祖锦囊?你可知我一个人这一个多月来,在这个地方,度日如年,担惊受怕,是怎么过的吗?”

耿少南咬了咬牙:“原来师妹是怪我把你一个人扔下,可是你这个样子,我又怎么可能带你去夺那太祖锦囊呢?”

何娥华扭过了头,冷冷地说道:“是啊,你现在每天跟凤舞出双入对,有这么漂亮又得力的女属下,我又算是什么。不过是一个累赘罢了,你口口声声说多爱我,只怕更多的是想哄骗我给你生儿育女吧,这样,你的江山社稷才有人继承,对你来说,我现在只是个生育的工具,对不对?”

耿少南万万没有料到,何娥华居然还有这样的想法,她分明是妒嫉与恐惧交加,怕自己遗弃她,这点,还真跟凤舞分析得没错,耿少南想到这里,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师妹,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这下你能放心了吗?”

何娥华扭过了头:“你要是把这什么太祖锦囊给我,我就信你,怎么样。”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千九百三十五回 狠心离去 下一章:第一千九百三十七回 爱的证明
热门: 天使与魔鬼 九龙拉棺 大剑师传奇 假面山庄 护士学院杀人事件 边荒传说 名侦探的诅咒 羔羊们的平安夜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全集 自杀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