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回 误会重重

上一章:第一千九百一十九回 爱恨交加 下一章:第一千九百二十一回 互诉衷肠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屈彩凤那一头霜雪般的秀发,就在徐林宗的鼻端轻轻地摩挲着,透出阵阵幽香。而徐林宗的一双大手,温暖而坚定地环着屈彩凤,他的声音,温柔而坚定,轻轻地说道:“彩凤,我有我的苦衷,我知道耿少南有问题,但那时候我没有证据证明他就是害死我师父的凶手,我只有暗中观察,抓到他的把柄,你明白吗?”

说到这里,徐林宗幽幽地叹了口气,眼中泪光闪闪:“都怪我的托大和自以为是,我以为我可以掌控一切,我更不相信耿少南居然能练成天狼刀法,事实证明,我错了,是我害死了那么多师弟,害得小师弟现在形同废人,害得师妹落入了耿少南这个恶贼的魔掌,我们武当受了这么大的伤害,都是我的错!”

屈彩凤粉脸微微一变色,抬起了头,气鼓鼓地背过了身:“对,你的小师妹受了伤害,你就心疼了,毕竟你们是成了亲,拜过堂的,在你心里,她早已经是你的女人,这叫夺妻之恨。对吧。”

徐林宗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彩凤,为什么到了现在,你还在吃我师妹的醋?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对她动过半分男女之情,可她毕竟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妹,这份兄妹之情,哪能说断就断,看着她现在清白尽毁,落入贼人之手,难道我要无动于衷,甚至拍手叫好,你才高兴吗?”

屈彩凤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了,勾了勾嘴角,说道:“好,那我不说何娥华,不过她现在这样也是自找,谁让她对你念念不忘,才引起了那耿少南的妒火。哼,当初在巫山派的时候,我就看那耿少南看她的目光不正常,果然出了这事,你其实根本不必担心何娥华,耿少南再没有人性,也不会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下手的,更不用说,她现在还怀了他的孩子。”

徐林宗叹了口气:“耿少南或许不会,但那陆炳却是什么都做得出来,这回你恐怕还不知道吧,那个耿少南,是当今皇上的亲生儿子,还是一个什么齐王,他现在想要夺取天下,这也是我只能放下一切,专心来对付他的原因,毕竟,我们之间的事情只不过是江湖之争,但涉及起兵谋逆,那就是千千万万人的悲剧了。”

屈彩凤转过了身,秀眉微蹙:“你是怎么知道耿少南的身份的?他是什么齐王,也不过是我昨天才得知的,这还是他主动派人告诉我,说实话,我还根本不敢相信呢,他怎么就成了皇子了?”

徐林宗苦笑道:“当年耿少南的生母郑贵妃,地位低贱,并非官家千金,而是作为奴婢宫女,被皇上所宠幸的,因而得子,引起了其他妃嫔的嫉妒和陷害,而耿少南则被他师父,当年也是个宫中的侍卫偷出,带上武当,隐忍多年,澄光道人策划了一切,包括挑起武当与巫山派的正邪之争,挑起锦衣卫与巫山派的争斗,都是为了耿少南的夺位而策划。”

屈彩凤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们巫山派跟这些宫庭之争,谋权篡位的事情一点关系也没有,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们牵进来?”

徐林宗的目光如炬,紧紧地盯着屈彩凤的脸:“真的没有关系吗?太祖锦囊难道也跟夺权篡位没有关系?”

屈彩凤的脸色一变,突然变得警觉起来,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沉声道:“谁告诉你太祖锦囊在巫山派?你知道什么?”

徐林宗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彩凤,事到如今,你还要瞒我吗?其实我也不瞒你,当年我师父知道我和你交往,却一直没有完全阻止,甚至在你跑来武当要我们救助的那次,我们武当之所以明知你是在移祸武当,要用武当弟子的鲜血和性命来保你巫山派的平安,却仍然答应出手相助,就是为了太祖锦囊。”

屈彩凤咬牙切齿地说道:“难道,难道从一开始,你跟我的交往,甚至你对我的爱,都是假的吗?你一直就是为了太祖锦囊而来?”

徐林宗坚定地摇了摇头:“不,我对你的爱,是真的,没有任何目的,是绝对的纯粹,彩凤,这一点,你一定要相信我。只不过,太祖锦囊的事情,关系天下,师父多次要我套你的话,从你这里得到太祖锦囊,可我权衡再三,认定此物是保你巫山派周全的关键之物,也是你们巫山派几万人众的保命符,我不能自私到为了武当,而让你们巫山派失了这个护身符。”

屈彩凤双眼之中泪光闪闪,一言不发,徐林宗走上前两步,紧紧地凝视着她的眼睛:“可是我还是错了,我没有料到,这个锦囊也没有保住你们巫山派,早知如此,我应该一开始就跟你道明,让你们和武当早早地真心联合,把这锦囊还给太子,还给朝廷的。”

屈彩凤痛苦地摇着头,闭着眼睛,叫道:“别说了,你不要再说了!”

徐林宗正色道:“彩凤,逃避现实是没有用的,我被打落山崖的时候,本以为必死无疑,可天可怜见,让我遇到了一个奇人,不仅治好了我的伤,还传了我绝世武功,甚至,此人与这太祖锦囊也颇有渊缘,他跟我说,这锦囊只有交给朝廷,交给太子,才是维护国家稳定的正道,不然在你这里一日,非但保不了你巫山派,还会给你们带来灭帮毁寨之祸。”

屈彩凤恨恨地说道:“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如果你真的这样想,为什么你重新出世之后,不来找我?甚至我去武当找你的时候,你还在装聋作哑,装得不会武功,赶我走?”

徐林宗长长地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彩凤,因为那个时候,我回想起师父的死时模样,认定他是被下毒而死,武当里一定有内奸,师父死前就叫我留意澄光和耿少南,而在我被袭击,打落山崖的那次,耿少南也出现了,所以,我回来之后,看到你基本上是安全的,就全力地开始暗中调查耿少南,彩凤,我是不想把你牵涉进此事,你明白吗?”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千九百一十九回 爱恨交加 下一章:第一千九百二十一回 互诉衷肠
热门: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 中国异闻录 顺水推舟 华音流韶:天剑伦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 黎明之街 大唐悬疑录:最后的狄仁杰5 解罪师:菊祭 永远是孩子 空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