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八回 最后的尝试

上一章:第一千八百五十七回 打翻醋坛 下一章:第一千八百五十九回 互相伤害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耿少南紧紧地抓住何娥华的香肩,沉声道:“为什么,为什么我说了这么多,你还要离开我?非要我把我的心掏出来给你看吗?”

何娥华平静地说道:“用不着,耿少南,你给我说过太多的好话,许过太多的承诺,若不是你自己亲自把这些承诺都化为乌有,我又怎么会跟你走到这一步?是你自己让我对你的信任荡然无存的,你不能怪我!”

“我何娥华对你已经够意思了,你打残我爹,指使手下害了徐师兄,生生拆散了我们,然后又强娶了我,还让我怀上你的孩子,现在把我一路劫来了这锦衣卫,即使是这样,我都没有离开你,因为我心里还有一丝幻想,我觉得你还是那个从小跟我一起长大,就象我哥哥一样的男人,能给我无尽的依靠与温柔,我以为你可以扔下那些已经占据了你心灵的权欲,象你所说的那样爱我。所以我给你最后的机会,让你跟我回武当,就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你说的那样爱我!”

耿少南咬着牙,恨恨地说道:“为什么要用这事来测试我对你的爱?我说了无数次了,我要回武当的话,就是自寻死路,武当和太子都不会放过我,一定要我的命,你以为你去求情,他们就会放过你吗?”

何娥华大声道:“就算如此,这也是你你必须承担起来的责任,耿少南,你是个男人,应该有担当,你是武当弟子,应该知道善恶对错!不管是你是齐王,还是耿少南,你都是武当大师兄,怎么可以背叛门派,打伤师门长辈,然后一错再错,伤害师弟呢?”

说到这里,她上前一步,美丽的大眼睛里,眼波似水,却是写满了温柔与坚定:“大师兄,回头吧,你还有机会,到目前为止,真正的罪过,不过是打伤了我爹,如果你真的是练功走火入魔,害了几位师弟,我想武当是不会跟你计较的,更不会取你的性命,你放心,我是你的妻子,如果你弃恶从善,我一定会跟着你的,好吗?”

耿少南的心中一阵温暖,何娥华伸出素手,紧紧地拉着他的手,轻轻地摇晃着,这一刻,她仿佛又变身成了少年时的那个扎着两只羊角辫,如同天使一样纯真可爱的小女孩,在求着耿少南给自己捉虫子呢。

耿少南心中一软,几乎要开口答了,凤舞的声音却是冷冷地在二人耳边响起:“主公,万万不可啊,何娥华根本不知道世道不公,人心险恶,你可不要听了她的话,自寻死路啊。”

何娥华的脸色一变,转头对着凤舞厉声吼道:“住口,我跟我丈夫说话,要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这个残酷冷血的杀手,还不快给我退下!”

凤舞的银牙一咬,大声道:“就算主公要杀我,我这话也必须要说,这不仅是关系你的命,也是关系到夫人和她孩子的性命,就算武当可以饶过你,太子会饶你吗?想想你当年的母后是怎么死的吧,她当年只是因为生下了你,就惨遭杀身之祸,你现在身份暴露,他们太子一党又怎么会允许你回来复仇?现在你已经没有了退路,要么是那九五之位,要么就是万劫不复,再无回武当的可能!”

何娥华厉声道:“胡说八道,你以为我什么也不懂吗?太子哪有你想象的这样凶残邪恶,我们武当扶持太子多年,就是我大师兄也为太子殿下出生入死过,这份情,他不会不念着,当年害我大师兄母妃的,不是太子,他当年也不过是一个小孩子,不懂事,是他的母后母妃们做的这些事情,你不能怪到太子的头上!”

凤舞冷笑道:“不怪到太子的头上,那还怪到太子母后的头上,是吧。好,就算如此,太子的那个狠心的养母皇后和生母贵妃还活着,她们就能看着当年给害死的郑贵妃之子回来认祖归宗?换了是你的话,如果威胁到你孩子性命的仇人出现,你会这么心慈手软,放过这个仇人?”

何娥华一时语塞,朱唇轻颤:“我,我,我会……”

耿少南叹了口气,平静地说道:“师妹,凤舞说的有道理,武当就算肯放过我,太子也绝不会的,现在徐林宗和你爹应该早就把我的身份公开,然后让太子发动朝臣,逼锦衣卫交出我来,所以我的当务之急,是去跟武当了断恩怨,不能让他们再成为我的敌人,我这样自投罗网,是不可能达到这个目的的。”

何娥华哭道:“你为什么就不肯信我?不肯信你生长了二十多年的武当呢?那可是你的家啊!”

耿少南平静地摇了摇头:“不,师妹,武当是你的家,也许是大师兄耿少南的家,但绝不会是齐王的家,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你在我手上,武当才可能投鼠忌器,不敢对我过份紧逼,现在我打听过了,武当还没有公开的身份,估计是想让我把你交出来,但你是我的妻子,也有我的孩子,我绝不能让武当通过你来控制我,所以对不起,我不能让你武当,也不会跟你回去!”

何娥华突然放声大笑:“哈哈哈哈,我怎么就还对你有一丝希望呢,你根本就已经是权势蒙了心,哪舍得放弃你唾手可得的天下!是啊,皇上对当今的皇子都不满意,太子也成天心惊胆战,这才有瑞位夺位之事,你母妃当年这么得宠,你现在出现,皇上一定会立你为储君,到时候天下的权力,美女,还不是应有尽有!我算是什么,不过一个武当的山野村姑罢了,哪能入你王爷的法眼!”

耿少南摇了摇头:“师妹,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证明我对你的爱!”

何娥华转过了,不想看他和凤舞一眼,冷冷地说道:“你不肯当齐王了,我就信你!”

耿少南一咬牙,把手中的黄布包裹往何娥华的手里一塞:“那我就把我的身份证明给你,你如果不想我当齐王,就毁了它吧,这样能证明我的话了吗?!”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千八百五十七回 打翻醋坛 下一章:第一千八百五十九回 互相伤害
热门: 危险的维纳斯 推理计划:罪火焚身 魔鹰记 农场 风语2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 震旦3·龙之鳞 老间谍俱乐部 百骨夜宴 青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