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三排大缸

上一章:第456章 一道影子 下一章:第458章 魔头归来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是真正的天劫,威力远超中土‘被拉长’的飞升劫,但是在小魔头眼中也不过如此,轻轻松松地帮着西坑隐化解杀机,同时交代着、嘱咐着一些只有亲近之人才会知道的、自己的一些事情,要夜叉一到‘那边’就赶紧说出来,以免打上一场冤枉仗。

凭着西坑隐的心智,听过一遍,就牢牢记住,等梁辛都说完之后,它又突然开口问道:“深渊下面的,真是佛祖么?”

梁辛闻言一愣,笑道:“怎么,你生疑了?”

西坑隐摇头:“不是生疑,只是觉得……好像做了一场梦。有些不敢信。”

梁辛并没隐瞒,但一时也没法说得太细:“是不是佛,不容易说清楚,等你回来我再仔细说给你听……待会我还会再下去一趟,去院子里转一圈,看看那里还留下什么。”

西坑隐纳闷:“什么院子?”

梁辛咳了一声,笑答:“先甭问那么多了,你该走了,早点回来!”

真正飞升劫,威力磅礴而时间短促,谈谈说说里,不知不觉半个时辰过去了,在轰出狂猛一击后,劫云消散无形,西坑夜叉也消失不见……倒是不远处,有一头罗刹,在探头探脑,呲出一双獠牙,遥遥对着梁辛谄笑……

西坑隐飞仙而去,天舟降临恶魔世界之日指日可待,小魔头心情大好,开心同时也不再多做停留,转身欲走,想再回到深渊中探查。魔罗大神通,创造恶鬼世界,这件事和梁辛没太多关系,但是此事与‘创世’有关,实在有些太大、太玄,梁辛现在有机会一探,他又哪舍得不去。

罗刹凸快步跟上来,先前‘尊主’已经从深渊中两次从容来去,足见下面的佛祖也奈何不了他,好家奴胆量大增,一定要和主人一起‘赴汤蹈火’。

梁辛呵呵一笑,拉起罗刹凸,一步跨回莲花化境。

罗刹凸知道梁辛的逾距本领神奇,心里早就盘算好,只要一‘落地’,立刻就要大声赞颂主人身法惊仙,可当它又回到化境时,还不等赞颂出口,就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惊呼,涩声道:“怎么会这样?”

化境在罗刹眼中,本应莲花海、天花雨,一座宏伟大寺直上云霄。但是现在,洁白花海中每只莲花都已枯萎、凋谢,放眼望去一片残黄;空中洒下的也不再是悦意香花,而是黑紫色的灰烬、火屑,飘飘荡荡弥漫天地;那座佛光盎然的大庙,山门歪斜庙身扭曲,金漆也失去了灿灿之色、剥落之处随眼可见,露出黝黑丑陋的墙体……

花海尽枯,花雨焚灰,神庙斑驳,罗刹凸的目光之内,只有一片末世残败。

罗刹凸几乎都站不稳了,它不知道前因后果,但看到眼前的情形,也能明白:佛死了,怎么死的?当然是被主人打死的。

梁辛看它的表情就知道它在想什么,笑着骂道:“少瞎想,我可没杀你家的佛祖!”

罗刹凸急忙点头:“能把它打跑也是,也足见尊主通天彻地之能了!”

梁辛啼笑皆非,咳了一声,没再废话,由得罗刹去胡猜了……

恶鬼眼中的‘神庙’,就是梁辛要探访的院落,‘影魔罗’现在已经彻底消散、再入轮回。

虽然人已不再,梁辛还是在心底默默祷告了几句,这才推开门跨入院子。罗刹凸跟在主人身后,进门之后忍不住又‘咦’了一声。这倒不怪它大惊小怪,院落中并没有佛法加持,恶鬼眼中的色相不再,换做真实景象。对罗刹来说,这便等若跨一木门、换一世界,眼前的情景突兀切换过来,不惊呼才怪。

院落不小,差不多能赶上猴儿谷的四分之一,正中位置,摆放着三排大缸,每排都有十五口,除此之外空空荡荡再无一物,在院落尽头,还有一间小小的屋子。

梁辛先没去端详大缸,直接走入小屋,结果大失所望,屋子比院子还要更干净,只有两样东西:地上摆放着一只蒲团,蒲团对面摆放着一盏巨大铜镜。

不难想象,当年魔罗曾于蒲团上修行,穷尽年月,终获成功,而他的影子也投入铜镜内……不过,魔罗打坐时,为何还要在自己跟前摆上面镜子,这件事小魔头想不通,‘他’是个女人么?天生爱美,随时也不忘照照镜子?

蒲团和镜子历久弥新,自然不是凡物,但两件东西也只是出奇耐用,不是什么法宝神器,梁辛查不出什么,干脆一掐指诀,把它们都收入了须弥樟。

小屋里算是一无所获,主仆两个又跑回院子里看大缸。

缸有大半人高矮,形质和中土人家用的水缸差不多,不过是在外壁上多出一串串梵文古篆,缸无盖,凭梁辛主仆的身高,不用施法悬空,只一低头就能看清楚缸里的东西。

而一看之下,梁辛就是微微一愣,先不说缸中盛了些什么,单只第一口缸内的‘空间’,就是一方小小化境,是另一重单独天地……

第一排,第一口缸,只有半缸黄沙,干燥得绝不会存下丝毫水分。罗刹凸满脸纳闷,不明白‘佛祖’弄这堆沙子做什么。

梁辛也皱起眉头,调运灵觉仔细感受着……半晌之后似有所悟,伸出一只手,试探着伸入缸内。化境相隔,挡得住外力侵袭,却拦不住小魔头的试探,肉眼可见,当梁辛探手入缸时,本来无形的空气,突兀掀起阵阵涟漪,颤颤不休。

而梁辛的手,已经稳稳探入沙堆。片刻后,梁辛撤手,对着罗刹凸道:“沙子是热的。”

罗刹凸不明所以,更不知道该怎么去接主人的话茬,眨巴着眼睛,愣愣问了句:“有多热?”

“被烈日灼烤万年的沙漠,热的冒烟!”梁辛的回答莫名其妙,却也不多解释什么,又走到了第二口缸前。

仍是缸内化境,自成天地,不过里面盛着的,不再是沙子,而是半缸水,颜色浑浊,还带了怪味,梁辛仍以手相探,而后还舔了舔手指,咂么下缸中水的味道,笑道:“又苦又涩又咸,好像海水。”

第三口缸,有水、有泥沙,但表面却被一层坚冰覆盖,缸中冰冷异常。

第四口缸,比着前面三座都更神奇了些,小小天地中,温度变化奇快,且异常极端,前一瞬冷得仿若千年玄冰,而下一刻又热的仿若烘炉,缸里的景象也随环境在不停改变着,时而万物冰封,时而水枯沙起……

第五口缸也差不多,只是冷热变化稍见缓慢,而后面一连十余座大缸也都是如此,不过温度升降越来越‘柔和’、越来越缓慢,而极端的冷或者热也越来越少见。

等梁辛主仆走到第一排最末一口缸的时候,缸中的气温变化,已经真正平缓了,最冷时,虽也结冰,但远不足封杀万物,最热时,梁辛的手感,也就差不多中土盛夏的样子。

不仅冷热均衡,在这口缸里,甚至还有了‘天象’,云卷云舒,流转纷纷,有的地方晴天万里,有的地方则乌云密布大雨滂沱,以梁辛的目力,甚至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乌云中还有些小小的闪电穿梭。

缸中乾坤的时间,比着外面的大天地要快上许多,外面弹指一瞬,缸中已经转换过一轮四季,不过时间虽短,梁辛也能清晰感受,缸中四季清晰转换从容,丝毫不乱。

四季分明,天象整齐,所以缸中的‘天地’也稳定下来,小小世界,有海、有岛、有‘大片’的陆地,陆上有山、有川、也有平原和沙漠……

到了这个时候,罗刹凸也若有所悟,低声道:“佛祖是用这些大缸来、来推演四季、推演气候、推演世界形状?”

梁辛点了点头,一缸一天地,面前的这些缸子,干脆就是数十个小世界。第一排的十五口缸,‘四季’从无到有,‘世界’从混乱到整齐,直到面前这一口‘小小乾坤’,已经完全具备承载生灵的条件了。

梁辛暂时没去多想什么,迈步走向第二排第一口大缸,罗刹凸跟着主人一起,抻着脖子向缸里看,跟着诧异笑道:“有活物了?可惜太小,看不清楚。”

梁辛的眼力比着罗刹要强的太多,‘世界小’,其间的‘活物’就更小,但他也还是能看得一清二楚,与‘天候推演’相近,再向后的一连十余口大缸里,是‘自然推演’的过程,先是植被,而后是些不知名的蠢鱼、爬虫,继而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一步一步,到了二排末尾,缸里万物兴盛,众生聚集,世上该有的,缸里全都有,就唯独差了一样:灵智之物。

缸里没有人,没有精怪,也没有恶鬼,全是花木和无智蠢兽。

第一排缸子,魔罗创了天地、四季;第二排缸子,魔罗赋予天地造化,有了自然、万物。

到了那第三排缸……果然不出所料,缸中世界,终于有了‘灵长’,人、妖、鬼怪一应俱全,梁辛看了一会,突然笑出了声,三排首端的缸中世界,里面的灵长居然都是胖子。

这座小世界里,物产丰饶,吃喝不愁,其间灵长全不用劳作,小的时候就吃了睡、睡了吃,全都长成了胖子,可很快小魔头就不笑了,温饱无虞,胖子们长大后开始‘荒淫无度’,不仅男女随意交媾,血亲之间也肆意淫乐,虽繁荣富足,但却是个奢欲淫荡世界……梁辛正看得出神,却不料,从缸子深处,突兀卷起一蓬烈焰,转眼将小世界中的万事万物烧了个一干二净!

灭世烈焰并未冲出化境,但梁辛也还是吓了一跳,差点就出手把缸子捣碎……

烈焰过后,缸中生灵尽化灰烬,可不久之后,甘雨洒落,滋润大地,丛林冒出,生灵复苏,新的纪元开启,新一茬小胖子们出现,又是一个荒淫世界,而后又是一把灭世之火。

下一口缸要贫瘠的多了,而缸中灵长又开始互相攻杀、掠夺,人人残忍,甚至生啖同类,这样的骨性还不如上一家,不用问,过不多久,又是地火灭世。

第三口、第四口……每一口缸的环境都不同,生灵性情也随之改变,但总也达不到平衡,一次次地火翻卷,一次次世界毁灭。

梁辛一边浏览着‘诸多世界’,一边随口把看到的景象告诉罗刹凸,后者听得目瞪口呆,口中喃喃念叨着:“佛祖对这些‘人’都不满意?那、那他直接创出一种最满意的‘人’不就是了……”

事情好像很简单,就以第三排首端的缸子为例,魔罗直接抹掉灵长心中的‘淫性’,就可以皆大欢喜了。

梁辛摇头:“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可能……魔罗能创世,造人,却变不了人的性子,只能靠自然世界去调和吧。”

最后这一排大缸,显现的就是魔罗以‘自然’来调和‘人性’的过程了。

但是,即便到了最后一口缸,也还是免不了业火灭世,只不过,越向后,业火出现的频率就越小、纪元生存的时间就越长罢了……

三排、四十五口大缸,数十个世界依次而进,渐渐‘丰满’、渐渐‘完备’,到了最后一口,或许细节上有所差异,但大致情形,已经和真实世界差不太多了。

梁辛从头看到尾,充其量也就用去了几天的功夫,可是这短短几十个时辰中,不是见识了多少生死、多少诞生、毁灭,心底的震撼,已经完全没法子用语言去表达了。

罗刹凸也挺震骇,但它看不见最后一排大缸中的‘生生死死’,感觉比起梁辛差了许多,它更多的是纳闷,不明白‘佛祖’弄出这些大缸来做什么?琢磨了好一会,丑脸上终于现出恍悟神色,直接跪到梁辛面前,大唱喜歌:“恭喜尊主,天大的福缘啊!”

梁辛被它吓了一跳,瞪着它问道:“什么福缘?”

“佛祖留下四十五口法、法缸,推演、显示创世过程,只有有缘人才能得见,主上就是这个有缘人,接传佛祖衣钵,以后可再开天辟地,另创一世界……呃,我错了!”罗刹凸本来越说越激动,可说着半截,又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不久前它刚刚猜测,是梁辛杀了、或者打跑了佛祖,哪有接衣钵的弟子把传道人打杀了的道理,当即住口认错。

就在这个时候,梁辛忽然闷哼了一声,叹道:“该走了!”说着,拉起罗刹凸,离开了院子。

院落之外,莲花化境又起变化,已经不再是‘残败’两字能够形容的了,地面层层龟裂,嘎啦啦的巨响中,一条条狰狞裂隙疯狂蔓延,裂隙下熔岩滚滚,清晰可辨;先前的晴空也变成了妖红色,仿佛被涂了一层厚厚的血浆;狂风来回鼓荡,夹杂着让人窒息的古怪恶臭……整座化境即将崩塌。

化境自成一隅,崩塌就相当于‘无量劫’,境中一切都会随之毁灭,梁辛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扛过去,不过也没必要去冒这个险,赶在此间毁灭前离开也就是了。

罗刹凸也明白这个道理,盼着主人赶快带自己走的同时,又提醒了句:“那些大缸要不要带上哒哒?”

梁辛摇了摇头,缸中虽然也是独立世界,但他能察觉到,那些法缸与这座莲花化境,也有一份冥冥联系,缸里的天地也只有滋养在莲花境中,才能存在、演变,把它们带出去,缸中世界转瞬枯萎,和直接伸手打碎大缸几乎没有区别。

莲花境将倾,缸中天地已然无救了,小小世界中的小小生灵,也将迎来灭顶之灾!

梁辛能冲破规则,但却不能修改规则去制衡旁人,对那些大缸他全没办法,也只有拉起罗刹凸,一步跨了出去,重返西坑边缘……

过不多时,深渊中传出‘啵’地一声轻响,声音比着戳碎一个水泡泡也不见得更响亮,梁辛却明白,地窟尽头的莲华化境就此毁灭,彻底消失了!

梁辛身边依旧和风徐徐,气候温暖,化境消散对恶鬼世界全无影响。

地窟还在,目光尽头的那份浓稠黑暗也没什么变化,但先前那种‘玄机’感觉已经荡然无存。

西坑仍在,但随着尽头化境的崩塌,窟中禁制消弭、守护迦楼罗遁走、深处那道‘陡转的空间’的空间也恢复正常,从此以后,西坑只是一座普通的深渊了,即便罗刹凸都可以独自下去探底、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不过也不会再有任何发现了。

梁辛有些唏嘘,魔罗曾居于莲花化境,后来才创出了这座恶鬼世界……这座世界的起源之地,就是西坑深处的莲花境,此刻化境毁了,世界却还好好的,甚至不受一丝影响。

其实,深渊尽头的化境,早在真正魔罗离去后就应该崩塌了,但是就连创世魔罗本人也没想到,在他走后,铜镜中的‘自己’竟有转活了回来。

‘影魔罗’由创世魔罗而来,前者具有后者的法相和部分法力,与其说是‘影’,倒不如说是由另类方法炼成的分身。就是因为‘影魔罗’的存在,所以莲花化境还能勉强支撑,西坑深渊中的一切照旧,这才让梁辛有了个一个探索‘世界成形’缘由的机会。

当梁辛点破真相,‘影魔罗’明白了‘我不是我’,法相成烟再入轮回,维系莲花化境的最后一份力量也就此消散,西坑从此再无玄机!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56章 一道影子 下一章:第458章 魔头归来
热门: 木锡镇 乡村欲爱 沉默的证人 憎恶的化石 绝命手游 间谍课:万无一失的杀手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2·府库龙骨 国家阴谋1:以色列的暗杀艺术 村长的后院 诡案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