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欺软怕硬

上一章:第452章 第十七世 下一章:第454章 金翅大鹏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第十七世的西坑隐,只是一头不入流的小鬼,而且先天不全,心智混沌、盲哑双残。不过,或许是上天眷顾,让它的耳力大大异于常人。

这份耳力,与‘天耳通’全无相似之处,后者是修炼而成的,是高深法术,发动之下耳根延展万里,只要是这个世界上的声音,都能为它所闻;前者是天生异禀,它听不了太远,但却有一样:它能听到‘冥冥之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

十七世的西坑隐,降生之后耳边就萦绕着轻轻禅唱,不知从何而来,更从未停歇过片刻……那时它是个痴儿,始终也不知道自己听到的到底是什么,不过日日被梵音围绕着,心里说不出的开心、愉快。等它稍稍长大了些,就启程出发,想要追寻梵音的‘源头’。

一个小小的傻子、瞎子、哑子,只为寻找耳中‘天籁’,吃了不知多少苦头,到最后它找到了西坑,小恶鬼开心不已,那梵唱就是从深渊中传出的,当即想也不想,一头就扎了下去……

西坑隐的第十七世,到此为止。它跃入深渊,很快被突然杀出的巨力搅碎,再入轮回。

前生往事很快说完,西坑隐长长呼出了一口浊气:“之后那些轮回,我的本领始终有限,直到今生今世,连续几次大机缘,让我心智脱变,修行不断提升,最终修成了五神变,由此也想起了那些往事……我已经试过不知多少次,即便我发动天耳通,也再没法找到十七世时听过的禅唱。”

十七世能听到、天耳通却无法捕捉的声音,只应来自另一世界……深渊之中,传来另域之音,而且还是永不停歇的禅音梵唱。

说到这里,西坑隐举目,稳稳望向了梁辛:“深渊之下,还有一个世界。那里梵音永驻,连一个小傻子听了都会心旷神怡,足见那里更像我们这些修持之辈要找的极乐世界。我始终不舍得飞升而去,就是想先到那个世界去看一看!现在你明白了?别人的仙界只能靠天劫接引,而我的神仙之域,说不定就在下面啊。”

自从恢复了‘记忆’,夜叉就来到了西坑,隐士修行的同时,也开始试着探索深渊中隐藏的玄机,可惜,两千年光阴虚耗,它啥也没能探出来。

西坑隐不知道仙界真相,也不是不向往飞仙,但第十七世的记忆复苏之后,让它对地窟深处隐藏的世界也从满了渴望,它分不清究竟哪个才是自己最想去的世界,但飞升已经是‘板上钉钉’之事,而深渊虽然近在眼前,却始终无法深入……这种纠缠,又何尝不是一份煎熬。

所以在它得知,能够在仙界与此间穿梭之后,才会欣喜若狂,这一来,即便飞仙了,以后也还有机会能够探索西坑;而强大到出乎意料的梁辛的到来,对它来说更是一件大喜事,又这样的‘强人’相助,足能让它试着下去探索一番!

其实,西坑隐说了半晌,也没说出太有用的东西,一切猜测的基础,都源于第十七世那个小小傻子的‘感觉’,要是别人听了,多半会笑它妄言乱语。

但梁辛却眯起了眼睛,兴奋时、认真时、心思转动时,他就会犯这个从二哥那里学来的臭毛病……他信西坑隐的话。

他听不到西坑隐说的‘禅唱’,但梁辛能明明白白地感觉到,地窟深处的浓稠黑暗中,藏匿着一份‘玄机’,虽然他还不知道这道‘玄机’究竟是什么。

若真如西坑隐猜测的,地窟下还有一个崭新乾坤,那这一整座‘世界’就不是‘二楼’,而是个三层楼阁……沉吟不久,梁辛站起身来,惯性地开始活动身体,同时对西坑隐说道:“说些有用的吧!”

西坑隐愕然:“能说的都说完,还有什么有用的?”

“这就说完了?”小魔头比着夜叉还更愕然:“你不是下去过,下面的禁制大概什么样子,威力如何之类的,说说这些事情。”

“哪个告诉你,我下去过?”西坑隐回答的理直气壮,伸手向着深渊下一指:“刚才你也‘看’到了,下去几十块石头,无论石头大小,都会有‘对应’的杀劫,那些杀劫的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刚好与石块同归于尽,绝不多‘浪费’一份力气,我要下去了,十成十也会有一道杀劫横出,和我同归于尽。你不知道,这两千年里,也有些厉害家伙想要下去探索,别的都还罢了,但是有一头修成永住金刚如意法相的湿婆,它下去了都没能再上来,何况是我。”

罗刹凸大感意外,不等主人开口,就忍不住问道:“那个湿婆比你还强?这个世界还有比你更凶猛的魔物?”

西坑隐如实回答:“论力气,它不如我;论速度,它更差得远……不过它有一点比我强,它的身体,比我结实得多。真要打起来,赢它再容易不过,但是想要杀它、毁了它的身体,我做不来。”

永住金刚,又名不坏尊王,是佛陀座下四大护法金刚之一,修成了他的如意法相,身体强壮举世无匹,若非如此那个湿婆也未必敢下去冒险,可它还是死在了下面,西坑隐哪敢再妄动。

梁辛才不关心什么湿婆,什么发现,两个恶鬼说话的功夫,他从旁边笑了半天了:“西坑隐,照你所说,你花了两千年的功夫,就光在大坑边上乱转了,从未下去过?”

“也不是绝对没下去,不过我最深就到那些鸟儿的位置。”饶是西坑隐涵养了得,回答的时候也显得挺尴尬:“嘿,就是知道深渊玄奥,所以才会生出敬畏之心,守着它越久,心中敬畏就越甚,越敬畏也就越不敢下去……”

梁辛笑而摇头,打断了它:“少罗嗦哒哒,我想下去探一探,你要不要一起?”说完,又笑着强调了句:“实话实说,下去之后会遇到什么,能不能应付得来,我现在也没把握。你要和我同去,可未必就一定能回来,好歹你也是快飞升的人了,自己琢磨清楚。”

话虽如此,但梁辛深入地窟的心思已定,没什么非去不可的原因,仅仅是好奇……只是好奇,就足够了,‘千辛万苦’来了一趟恶魔世界,面对着一个‘玄机’,他又哪舍得不去探一探?要真能忍住,他也就不是那个事事有趣的小魔头了。

何况,梁辛现在甚至还巴不得下面能有个够资格和自己打上一仗的魔王、魔罗。

不料一直对深渊充满‘渴望’、急得好像随时都会往坑里跳的西坑隐却伸手拦住了他:“稍等,下去之前,还有两件事情要做……你一件,我一件,把事情做完再下去,就算真回不来了,至少也没了牵挂不是。”

说着,西坑隐伸手,指了指梁辛:“你要做的事情,异常简单,动动嘴皮子就成了……仙界的情形,你总得给我说清楚。真要死在下面,又何谈飞升。可哪个修持之人,能真的对仙界不憧憬?我也一样,不过深渊里的秘密,更让我放不下罢了。”

正如它所说,只要是修炼之士,就会在骨子里烙上一份对仙界的憧憬,西坑隐也不例外。

西坑隐的心性不坏,梁辛对它的印象还算可以,也不想它一飞升过去,就和师兄打死打活。而更重要的是,西坑隐不像其他仙魔那样对飞升充满强烈渴望,它更在意面前这座深渊中的秘密。由此,它也不会在得知仙界真相后,立刻发疯发狂。所以梁辛本来就盘算着,把仙界的情形讲给它听。最好的结果莫过于:夜叉飞升,到了仙界之后和是师兄攀一攀交情,然后大家一起搭乘天舟返回这里……皆大欢喜,何乐不为?

见梁辛点头同意,西坑隐笑了笑,又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继续道:“说过你要做的,再说我。我要做的事情麻烦得很,要累断双腿,在一层世界各大势力中跑上一圈,请诸家首领应承下‘不再食人’之事。探索深渊,是我毕生所愿,要靠你帮忙、相护才有机会得偿所愿,这次欠你的人情太大,不替你做些什么,实在有些不好意思了。”

因为不知道还能不能有命回来,所以西坑隐要在探索深渊之前,先去‘落实’恶鬼各族戒掉人肉之事。

它的做派,让梁辛好感大增,当即笑道:“好夜叉,有心了。我再另外答应你一件事,从今以后,就算再有恶鬼食人,只要不是夜叉所为,我就不会再找你族的麻烦。”

西坑隐却摇了摇头:“其实……无所谓的,修炼到了现在,在我眼中,已经不分夜叉还是罗刹、恶鬼还是凡人了,都一样得,不见得真有什么区别。”说完,它把话锋转回:“我这就启程,等跑完这一圈,你再来说仙界之事……要不要和我同行,路上还能赛一赛教程?”一说到‘比试’,夜叉又兴奋起来。梁辛对这种比试全没兴趣,摇头拒绝。西坑隐也不勉强,嘱咐了句:“千万等我回来,咱俩一起下去!”说完,身形一晃消失不见。

梁辛信了夜叉,所以不和它同行,而西坑隐也说到做到,奔波千万里,恶鬼界的诸多势力,一家一家去登门拜访……它修成身如意通,千里之遥不过心念几转,可即便如此,要把偌大一个恶鬼世界都跑下来,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直到一个月之后,它才返回西坑边缘,梁辛守着约定,并未独自去探险,耐着性子等它回来。

而出乎意料的是,西坑隐身上居然带了些伤势,梁辛皱了皱眉头:“有人和你动手?”西坑隐混不在意,笑着应道:“先前自视过高,还以为谁都会给我个面子,没想到……没事,已经解决了。”轻描淡写,一句带过,不过梁辛又哪能不明白,对它都不买账的恶鬼一定不是普通魔物,那一仗必定凶险……小魔头对着夜叉点了点头:“辛苦了。”

西坑隐哈哈一笑:“用不着矫情,我再怎么修持,骨性里也还是一头夜叉,最不怕的就是打架!”说完,就此换过话题,催促梁辛:“我这边的事情全都办妥,到你了,快说仙界,先说了去探深渊!”

梁辛也不再废话,直接讲出仙界的情形,西坑隐毫无意外,越听脸色就越苍白。

对不曾飞升过的修家而言,仙界的真相实在太匪夷所思,即便西坑隐对飞升不那么执着,也免不了被惊得心肝发颤。不过也就是因为真相惊人,所以‘故事’也就变得格外好听,夜叉骇然之余,也不住口的发问,想要追寻缘由,梁辛也越说越精神,从仙界说到鲁执兄弟一怒拔剑、十二凶魔辗转各界……最后,他把坤蝶天舟能够穿梭十界,自己还等着天舟来接自己回中土的事情,也如数告知。

整件事听完,西坑隐咋舌笑道:“这个鲁执,未免也太凶猛了些。”

罗刹凸也啧啧称奇,不过它‘另有重点’,时刻不忘溜须拍马:“中土世界,大完美天地哒哒,才能生出鲁执、尊主这样的顶尖人物!”

对这样的恭维,梁辛倒是开心得很,老家被称赞,游子与有荣焉。

见‘尊主’笑得欢实,大好家奴精神大振,不住口地去夸赞中土……西坑隐没去搭理主仆两人,又把故事仔细回味了一阵,这才挺胸站起,笑道:“清楚了,也明白了。”

罗刹凸有些莫名其妙:“清楚什么了?又明白什么了?”

“清楚仙界的真相了,也明白梁辛的心思了。”说着,西坑隐望向梁辛:“你放心,我要还有命去到仙界,绝不会和你的师兄、朋友动手,和他们把事情说清楚,然后大家一起坐着天舟回来找你!”

梁辛点头一笑,没再多说什么,用力抻了抻腰身、四肢,伸手指向面前深渊:“怎样?现在下去?”

西坑隐稳稳点头,踏上一步,于梁辛并肩站于深渊边缘,苦苦盼了两年前的‘探索’近在眼前,而此刻夜叉脸上,既没有兴奋也不见恐惧,只有无尽虔诚!

罗刹凸也忙不迭挺胸抢上,紧跟尊主,它心意已决,要随着梁辛一起。

梁辛冲它呲牙,语气森然:“你可想好了!”

罗刹凸脸上筋肉抽搐,嘴唇动了半晌,哆嗦着想要表一表忠心,可到了最后,就只说出:“……哒哒!”

梁辛哈哈大笑:“哒哒就哒哒!”

大笑声中,小魔头纵身而起跃入深渊,夜叉与罗刹也不存半分犹豫,紧随其后!

……

小魔头有一步逾距,西坑隐有身如意通,都是破空而行的大本领,但两人谁都不曾去施展,只是谨守心意,在戒备中缓缓下坠。最轻松的反倒是罗刹凸,反正跟着一起跳下来了,再往后,杀劫要它死,主人要它活,不管是死是活都跟自己没关系了。

自下而上俯视时,视线尽头的飞鸟,在下落不久之后,盘旋于他们三人身边;又向下坠落一阵,那些鸟儿又‘回’到了视线尽头,只不过,是仰视的尽头……

三个人已经堕入浓稠的黑暗中,地窟深处伸手不见五指,凭着梁辛的夜眼,也只能看穿百丈。其实到了现在,眼力已经不重要了,梁辛甚至都闭上了双目,专心以灵觉探索周围。

梁辛开口提醒:“那些石块,差不多就是这个距离被轰灭的,杀劫将至,都小心些。”一句话说完,不过三两个呼吸的功夫,黑暗之中陡然炸起两道淬厉弧光,直冲夜叉与罗刹双鬼!

只有两道长弧,只攻两个恶鬼,并没有杀劫去对付梁辛。

不过梁辛也不闲着,双臂大张,仿佛护犊子的老鹰,替身后的两个恶鬼同伴,稳稳挡下了突兀而至的长弧一击!几乎与此同时,他还嘿地笑了一声,叹道:“果然,刚刚好。”

小魔头的境界远超身后双鬼,所以他对西坑隐和罗刹凸的战力极限,也能精确掌握。由此,他在替同伴当下两道杀劫的同时,也能清晰感知,弧中所蕴的力量,仍是‘恰到好处’,刚好够与夜叉、罗刹同归于尽!

这样的杀劫,力量拿捏得未免也太准了些!不过杀向双鬼的劫数,在梁辛眼中全然算不得什么,轻松接下……杀劫来得迅捷异常,直到长弧退散,西坑隐和罗刹凸才明白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二鬼对望了一眼,神情都有些骇然。

梁辛倒还是笑呵呵的,下面的‘路’还长着呢。走着瞧吧!

浓稠黑暗中,三人徐徐下落……夜叉和罗刹未死,针对它们两个的杀劫并不罢休,接踵而来。不过从始至终,每次闪出的杀劫只对两头恶鬼,没有任何力量去对付梁辛……

有梁辛在场,自然用不着西坑隐和罗刹凸再出手,所有杀劫都被梁辛轻松驱散。坠落途中,两头早就‘该死掉’的恶鬼反倒轻松了起来,好像没事人似的,并肩躲在小魔头身后,罗刹凸放松之余,好奇心又起,捅了捅西坑隐问道:“为啥那些杀劫只对着咱俩招呼,却不敢打向我家尊主,禁制法术也懂欺软怕硬哒哒?”

西坑隐的见识比着好家奴要高得多了,摇头应道:“当然不是,禁制不打梁辛,是因为它们打不动!”

“因为打不动,所以不打?”罗刹凸撇嘴:“这还不是欺软怕硬么?”

西坑隐笑了起来:“还是个矫情的罗刹鬼!”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52章 第十七世 下一章:第454章 金翅大鹏
热门: 诡案罪8 湖底的祭典 茅山后裔之建文谜踪 交错的场景 金色梦乡 睡在豌豆上 劲敌 欢愉 死亡通知单 三十九级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