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第十七世

上一章:第451章 西坑夜叉 下一章:第453章 欺软怕硬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一次没打起来,还不等夜叉大军再来拼命,西坑隐就跳了起来,此刻它已恢复了清醒,扬声喝止住了又要冲上来‘送翅膀’的晚辈。

不仅制止,同时还是‘驱散’,凭着西坑隐的见识,何尝不明白,大群的夜叉晚辈留在这里也只有添乱的份。西坑隐不问世事,但地位卓绝,它一开口,夜乞叉就算不甘,也不敢违背、反驳,诸多首领传令,带上伤者就此离去。

风雷轰鸣,黑影急掠,夜叉大军转眼消失得一干二净,只留下满地血浆和数不清的残翼。

梁辛不理那些‘小家伙’,只笑嘻嘻地西坑隐:“枷锁碎了,该飞升了吧?”一边说着,灵觉远远播散开去,开始搜索寻找劫云踪迹。

“没那么快,枷锁虽然没了,我的气势也不会一下子窜出来。差不多……还能坚持一个多月吧,到时候再怎么不想走也得走了!”说着,西坑隐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

这次的笑容里,既没了刚刚的疯狂,也不见先前的那份对飞升的‘不情愿’,只有真正的轻松和惬意,这倒让小魔头好奇起来:“我毁了你的枷锁,‘害’你不得不飞升,你倒很开心?”

“无妨,反正去了仙界,也还能再回来,这样反倒更好!”西坑隐一边笑着,一边应道:“开始你让我给仙界‘带话’,我都没当真,还倒你是个本领高强的疯子,可没想到,你竟是真的从仙界来的!”

小罗刹‘苦煮’渡劫飞升,这是整座恶魔界尽知的事情,它渡劫时,西坑隐还专程跑去看过。已经飞升的恶鬼,死在了梁辛的手里……西坑隐不知道梁辛来到此间的过程何其曲折离奇,他只道那梁辛就是从仙界直接来到这里的。

梁辛能从仙界来,便说明此间与仙界之间有‘路’可通,西坑隐刚才欢喜发狂,和苦煮的死活没有一个大钱的关心,完全就是因为‘两界’相通,它就算飞升过去,也能再跑回来!

“我先前拦着你,不许你走,就是想请你告知,该如何才能从仙界回来。当时有些情急、有些失神,竟对你出手了……自不量力、贻笑大方,最要紧的,还要请你恕罪,千万别见怪。”说着,西坑隐双手合十,依着佛家礼数,对着梁辛深深一躬,神情诚恳。

罗刹凸大度挥手,替主人收下了西坑隐的致歉。

西坑隐站直身体,一点也不觉得罗刹凸‘代俎越庖’有什么不妥,继续对着梁辛说道:“从仙界返回此间的法子,望你能赐下来,刚刚在让孩儿们离去时,我已经传下话去,命它们干脆戒了人肉。其他强族我不敢说,但从今以后,再无夜叉食人之说,这个把握我还是有的……另外,修罗、罗刹、湿婆这几个大族里,我也都有些交情,我会去走一走、向他们说一说,老朋友的面子,它们应该不会驳回来。”

“你修天向善,是得道之人,却只顾自己修行,从不去看凡人疾苦,这又算哪门子修行哒哒?”不用主人开口,罗刹凸就抢上两步,疾声质问:“有求于我家尊主时,才想起传令制止你那些徒子徒孙去吃人肉?早干什么去了。”

罗刹凸义正言辞,满腔愤满,只是在说到‘人肉’两字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

“以前我也劝过娃娃们,不过也只是劝,并未传下严令。”西坑隐摇头:“而且我也不是劝他们别再吃人,是希望他们戒掉荤腥。”

人肉是荤腥,可荤腥不止人肉,鸡鸭牛羊、飞禽走兽皆在此列。西坑隐只是以佛法慈悲之念,去劝同族的晚辈斋戒茹素……恶鬼眼中,人和畜生也不见得有什么区别,西坑隐也不例外,在它看来,杀人固然不对,可是杀人、吃人所犯的罪责,也不见得比炖鸡烤羊更重。

所以,以前西坑隐只劝同类茹素,从未单独提过凡人。

罗刹凸撇嘴瞪眼,还想再说什么,梁辛则挥手打断了它。凡人眼中,猴子和其他畜生没什么区别;恶鬼眼中,凡人也变成了‘猴子’;若是浮屠来此,恶魔和凡人一并都成了‘肉’、成了吃食……这样的事情,永远别想辨出一个道理来。一层又一层,没有一个是错的,因为没有错的,所以也就没有了对的,所差的,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恶鬼吃人没错,梁辛闯进恶鬼世界大开杀戒也没错。他们或许都不对,但也都没错。

西坑隐静静看了梁辛一阵,终于点了点头:“你能理解就好。”

梁辛摆了摆手:“理解归理解,可只要有凡人被吃,我就会惩戒恶鬼,这是两回事。谁让我也是个人呢。飞升前你到处跑一跑,劝恶鬼们戒掉人肉,总归是一件功德,帮了凡人,其实也是帮你们自己。”

西坑夜叉挑了下眉毛:“好家伙,听你的意思,要是我们不能戒掉人肉,你就要屠灭此间……你的本领了得是不假,可凭你一人之力,也杀不光整个世界吧?”他的话听上去颇有挑衅味道,但声调平静语气带笑,全无争执之意,只是就事而论罢了。

梁辛的语气轻飘飘的,显得很‘不认真’:“我一个人杀不尽一座世界,可我一个人能搅得所有恶鬼不得安宁。”说着,笑呵呵抬头,直视西坑隐:“你信么?”

“我信!”西坑隐回答得斩钉截铁。

随即,西坑隐好像把梁辛当成了个晚辈似的,伸手虚点他的额头,无奈道:“你这个人……可也真够啰嗦的,好容易留下来,说了会子话,却全都是不打紧的闲话,你就不奇怪,我为什么不想飞升?为何我一听说飞升后还能再回来,就高兴得发狂?从头到尾你可都没问过一句。”

梁辛却愣了愣,自己啰嗦么?片刻之后,他突然笑了起来,扬手搔了搔后脑勺……然后笑得更欢畅了,西坑隐的无意之言,倒让他想通了一个没什么用处的‘道理’:为什么贾添总是罗里罗嗦的?

因为贾添实在太强,强到几乎什么事情都不用放在心上。或许除了‘鲁执心结’,这天下对他而言就没有要紧事了。

说话时,他想起什么就说什么,或许手下来找他商量,一百个神仙相结阵攻来该如何应对,可这件事也不见得比贾添感慨昨天晚饭不好吃会更严重,因为无大事,所以话题就没了重点,全都随着他的性子来说,东一句西一句,当然会显得啰嗦。

梁辛自己现在又何尝不是如此,西坑夜叉愿不愿意飞升,一只麻雀明明能飞却始终在地上蹦来蹦去……这两件事有区别么?

见主人抽风似的突然发笑,罗刹凸赶紧也咧开大嘴呲出獠牙,随着他一起笑,但梁辛只笑不说话,好奴才可实在忍不住好心好奇,笑了一阵,还是望向西坑隐问道:“你为啥不飞仙哒哒?”

西坑隐噗地一声,竟也笑了起来:“幸亏梁辛身边还跟了你这样一个大好家奴,否则我都找不到话头,来说一说正经事!”说完,它倏地收敛笑容,很有些突兀地问梁辛:“你到底有多强?”

这句话可把小魔头问住了,自己有多强?这件事模糊的很,根本没法具体去说,寻思了一会,才试探着问道:“你们这……下象棋么?”

他不知道该咋说,想搬出贾添那套‘棋盘、规矩、疯狂卒子’之说,可惜西坑隐对他摇头反问:象棋是什么东西?

罗刹凸也不懂,不过不耽误他对西坑隐面露鄙夷。

梁辛搓着手心,又想了想,干脆把‘禁忌之道’、‘涅槃天罚’解释了一边,最后说道:“我已成‘叛逆’受禁忌天罚,又得涅槃洗炼……算起来,只要还有天道的地方,我应该没有对手。你们受天道所制,我却在规矩之外,你们当然不是对手。”

这一番话是正经的长篇大乱,其间还引用了不少‘中土方言’的道理,罗刹凸听得头晕脑胀,但西坑隐因‘他心通’能通晓汉话,它自己又是高深修者,很快就弄明白了梁辛所处的境界,点头同时凶猛夜叉眸子晶亮,眼中压抑不住的兴奋,看上去好像又要发狂了,全不顾‘危险’,伸手猛拍小魔头的肩膀,一个劲地大笑道:“那应该够了!没问题了!”

癫狂一阵后,西坑隐又一把拉住小魔头的胳膊:“跟我来,快跟我来!”旋即双翅震动,向着西坑方向疾飞而去……

……

西坑隐,在恶魔世界声望极高,不食荤腥、平日里为人谦和,都是一副得道长者的样子,唯独一涉及‘飞升’之事,就会变得古里古怪,给自己打了副枷锁来逃避天劫不说,而且在发现‘飞升了也还能回来’欣喜若狂。

它的修为虽然精湛,但只要是‘凡间’人物,就不可能知道仙界真相,西坑隐不想‘走’,就只有一个原因:它在此间还有牵挂。

可它的牵挂,又和梁辛的实力有什么关系?

小魔头对西坑隐没什么坏印象,但对方毕竟也是一头恶鬼,只要是魔物,梁辛就一概不存好感,对方有什么‘牵挂’他也不会出手相助,不过跟去看看倒也无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罗刹凸已经知道梁辛是从仙界来的,心眼里满满当当都是好奇,恨不得立刻得知仙界究竟是什么样子,但它谨守家奴规矩,主人不说它就不问……

自己不问也就算了,可西坑隐居然也不问,这让罗刹凸大为不满,当即凑上前去,问西坑隐:“夜叉,你飞仙在即,就不想知道,仙界到底如何美妙么?怎么过去问问我家尊主?”

“就是因为飞升在即,几十天后我就能身临其境,到时候就能自己去看,现在又何必去问?这世上有趣的事情不多,再不给自己留些悬念,就更没味道了。何况……”说着,西坑隐又笑了起来:“我更想探索的,是另外一个地方!”

他们一行三人飞的并不快,但区区三十里,两句话的功夫也就到了,西坑就在眼前!

深渊静静‘趴伏’,占地百里左右,边缘岩石如犬牙交错,乍看上去,像极了一个‘破口’,仿佛万万年前,有过一头凶兽从地心深处冲出、飞走,才留下了这样一座地窟。站在深渊边缘向下俯视,视线尽头,还有些类似蝙蝠的鸟儿飞翔盘旋,而再向下则是无量黑暗,即便以梁辛的目力,也看不到它的尽头。

看着看着,小魔头忽然打了个寒颤。

这里气候与恶魔世界其他地方并无差异,温暖却不燥热,潮湿但不憋闷,舒服得很……让梁辛觉得发冷的,当然不是因为温度有什么变化,而是地窟深处那种浓稠到化解不开的黑暗!

寒颤不是因恐惧而生,而是一份莫名其妙的‘刺激’……

西坑隐见梁辛一到深渊就有所反应,欢喜得跟什么似的:“怎么样?怎么样?感觉到了什么?”

梁辛的灵觉、目光,都未能探底,他能探到的,就只有两个字:玄机。地窟深处,浓稠黑暗中,隐藏着重大‘玄机’,这种感觉很古怪,梁辛不晓得那份玄机究竟是什么,但他就是能知道,深渊奇妙!

梁辛没理会夜叉,而是吩咐罗刹凸:“探一探这座深窟!”

罗刹凸正抻着脖子向下张望,既没发现主人的异常,更没察觉地窟深处的黑暗里还隐藏着重大玄机……可它知道这座‘西坑’来者通杀,听到主人命令,吓得险些昏厥过去,丑脸转瞬苍白,直接说出了实话:“不、不敢哒哒。”

“不是让你下去哒哒,是让你找块石头扔下去哒哒!”小魔头摇头而笑,这事还真不能怪罗刹凸,是他自己没说清楚。

罗刹凸‘死里逃生’,精神大振,一边用梁辛绝对能够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一个劲地称赞着尊主体恤下人,是仁义之主、大德贤能,一边抱起一块巨石,双臂灌力,呼地一声掷了下去。

巨石翻滚,下落途中又碰到深渊侧壁,溅起大片碎石,轰轰荡荡地随它一起坠下,不久后消失在视线尽头。

目力追不上了,但石头还在灵觉之内,梁辛专心致志追踪巨石,又过片刻,他的眉头微微一皱……石头不见了。

不是石块跌出灵觉之外,而是在浓浓黑暗中,忽然划出几十道古怪力量,每一道力量正中一块石头,而且这些力量拿捏得极准,刚好能把‘它’要‘对付’的石块彻底轰灭。石块化为乌有的同时,袭出的力道也同时消弭……梁辛的神情终于变了,真正的变化,从神采到眼神,全都‘飞扬’了,这个世界里,总是有一件能让他觉得有趣的事情了!

梁辛把目光从深渊中收回,转头望向西坑隐:“说说吧,这个坑,到底怎么回事?”

西坑隐笑:“讲给你听没问题,但事先说好,你要下去的话,一定要带上我。”说完,他猛地想起梁辛的‘混账’脾气,又赶忙摆手道:“千万别误会,不是要挟你,算是请求,能下去看一看、探一探,是我毕生之愿!我苦苦忍着不去飞升,也是为了这个坑!”夜叉语气认真,态度诚恳,眼前这个小魔头实在太强,完全不受控制,要不赶快把话拉回来,说不定他理也不理直接就跳下去自己探深渊去了。

西坑隐说的诚挚,梁辛倒还真不好意思自己下去了,也点点头笑道:“便依你,你先把事情说清楚,然后你我一起下去。”

话刚说完,罗刹凸快步强上,一个头就磕在梁辛跟前:“尊主去哪,凸服侍到哪!”

深渊之中,莫大危机,下去必定会遇到大凶险……不过罗刹凸能算清楚一笔账,自己现在在恶魔界已经彻底‘臭’了,不知多少厉害魔物都恨不得活剥了它,梁辛要是死在了深渊里,它在上面也没几天好活。既然如此,还不如随着主人一起去冒险,还能显得自己衷心耿耿。

小魔头脑筋不错,哪能不明白罗刹凸的心思,不过也不去点破,只是哈哈一笑,应付了句‘你跟不跟去,一会再说’,跟着又对西坑隐比划了个手势,示意它先把自己对这座深渊所知之事说清楚……

西坑隐却沉吟了起来,看样子不知该从何说起,过了一阵才缓缓开口,而他说的事情和深渊也并无关联:“五神变之中,有一路宿命通,你应该了解吧。”

梁辛随口应道:“六道轮回,生生不息,这一世修成了宿命通,那以前的每一世中发生的事情,都能重新记起,前生的法术、学问、本领,他今生尽数用得”

西坑隐点头,继续道:“大概两千年前,我修成‘宿命通’,得知我前生共有四十三世,而后随着神通不断精进,也渐渐记起了诸多前生往事,你知道,我是佛家修持,讲究禅意禅心禅境,追求清净心,所以前生的那些事情,纵然再怎么精彩、激烈或者委屈,都对我没太多影响,可唯独有两世让我唏嘘、挂怀……”

“其一,是我的第一世,出生时混沌初开,万象不正,天地都是歪斜、扭曲的,那样的情形啊,看过了就再也不会忘记了……那一世我活了千多年,谁能想得到,就在这千多年里,天地轮廓就渐渐清晰起来,虽天灾不断,但万物也不停疯长,到我死的时候,这个世界,就已经有了大概的样子。能亲眼看着一座世界逐渐‘整齐’了,小子何其幸哉!”

说话的时候,西坑隐的脸上尽是感慨,长长呼吸,半晌之后才再度开口:“另一,则是我的第十七世了。那一世,我只活到十三岁,那一世,我是个傻子、瞎子、哑子……哑,却不聋。”

说到这里,西坑隐深吸了一口气:“那一世,我就死在了这座深渊之中!”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51章 西坑夜叉 下一章:第453章 欺软怕硬
热门: 钧天舞 乡村小医师 羔羊的盛宴 第十三个故事 血鹦鹉 破庙有神仙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血字的研究 黄泉阴镖 完美无瑕 诡案罪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