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西坑夜叉

上一章:第450章 只撕翅膀 下一章:第452章 第十七世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西坑隐笑容谦和,对众多罗刹、凶魔认真还礼,客套了一阵之后,才有望向梁辛:“你找我,什么事?”

“你快飞升了吧?”梁辛先反问了一句。

西坑隐点了点头:“不错,这事我心里有数,算算日子,两年左右吧……怎了?”说着,他居然苦笑起来,毫不隐瞒自己的‘不情不愿’,别人盼都盼不来的‘好事’,对他却仿佛天大的委屈。

梁辛才不去管他委屈什么,径自说出来来意:“你飞升之后,应该会遇截杀,若想保命,记得告诉对方‘梁辛在恶魔世界’。”自始至终,他都‘忽略’了一件事,梁辛知道师兄谢甲儿已经抵达中土,但是在他看来,‘浩劫东来’基本消弭,残存的神仙相贾添应付起来绰绰有余,中土平安,师兄也不会多呆,很快就会返回仙界。

上一次谢甲儿遭小罗刹重创,主要是不了解‘五神变’的厉害之处,且又想着借罗刹力送走飞舟,吃了不少暗亏,可即便那样,谢甲儿也和小罗刹拼了个两败俱伤。莫忘记,当时小罗刹身边,还有一双嫦娥战力、总也杀不死的轮回恶鬼相助。

若是一对一,小罗刹不是霸王的对手。

现在的谢甲儿,已经打过一次五神变,这个西坑隐飞升过去,在他面前绝讨不到好处,可梁辛又哪知道,此刻仙界中没有霸王,只有一群日馋妖人,正起哄似的、摩拳擦掌等着打飞升过来的妖怪……要是他清楚仙界的状况,宁可自己回不去,也会把西坑隐当堂击毙。

听了梁辛交代下来的事情,西坑隐好奇问道:“你说的那个‘梁辛’,就是你自己么?你让我给仙界的人带话,这么说你也是从仙界来的?”

话虽这么说,但西坑隐的脸上,尽是好笑的神情,显然他不信此事。

梁辛懒得和他解释什么,径自追问了句:“你真从未吃过人肉?”

西坑隐摇头:“从出生那天起,我就开始修行,从未沾过一点荤腥。”

梁辛点头一笑:“很好,那就不为难你了,走了,你渡劫的时候,我来给你帮忙!”好容易碰到一个飞仙在即的,梁辛可舍不得它被天劫神雷轰成渣子。

正经事说完,梁辛也不想多呆,招呼了罗刹凸一声,转头欲走,不料西坑隐闪身拦住他们……相隔数十丈的距离,也是一跨而至,但并非纵跃、飞度,就仿佛它踏出一步,本就该从数十丈外迈到梁辛跟前。

看上去,与梁辛的‘逾距’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西坑隐突兀挡住去路,罗刹凸吃惊同时,开始露出凶相,准备狐假虎威,梁辛伸手把它拉到身后,笑呵呵地看着对方:“想打架?”

西坑隐却摇了摇头:“不是打架,是比试。”随即它又苦笑起来,语气里很有几分感慨:“我是夜叉,骨子里天生就带了几分争胜好强性子,遇到强的,就总忍不住比一比,嘿,就是因为泯不去这份争胜之心,所以才逃不脱飞升事。”说着,他翻转手臂,敲了敲锁在双翼上的枷锁,当当作响:“我给自己带上这副锁铐,就是用来锁扣气焰,逃避天劫的,可惜,这副铐子也快要压不住了。”

罗刹凸面露愕然,凑到主人跟前:“他的枷锁,是用来锁自己的气势的,以求拖延飞升……”梁辛伸手把它推开了:“西坑隐说的是汉话,不用你翻译吧。”

大好家奴讪讪退开,夜叉西坑隐则对着梁辛摇头道:“罗嗦了,和你说不着这些。”说着,他把话锋一转:“我前阵就听说过你,败尽此间名宿,刚刚也见识了你的奇特功法,了不起的很,我不是对手。不过我也有几样专擅的本领,想要和你比一比,比如速度,看谁能跑得更快些;又或者……”

不等他说完,梁辛就打断道:“身如意通,天下无处不可去得;宿命通,百世修行牢记于心;还有他心、天眼、天耳……五神变是了不起的本领,不过没用。除非你能修成漏尽通,六神通于一身,真正成佛,否则不管比什么,你都会输。”有关五神变、六神通这些事情,都是在仙界打小罗刹时,听小活佛给他讲的,梁辛脑筋不错,都牢牢记住了。

“人间小子,居然懂得这五路佛法神通,”西坑隐略略显出了些惊讶,跟着神情里的跃跃欲试之意愈发浓厚了,笑道:“既知五神变,还要这样说,我可就更不服气了。”

梁辛也笑了下:“五神变里,天眼、天耳两能,让视、听双根深重……那你仔细看看我、听听我,要是能发觉什么,就算你赢!”

这番话说的不明不白,西坑隐微微发愣:“看什么?听什么?发觉什么?”

梁辛语气轻松:“恁多废话,看过听过,不就知道了!”说着,双手抱胸往夜叉身前一战,身体随之放松,笑吟吟地看着对方……时值此刻,小魔头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贾添永远都是那副‘懒懒散散’、‘混不在意’的模样,自己现在又何尝不是那样,会如此只因两个字:无敌。

无敌,所以此间无大事,自然慵懒。

西坑隐也不再废话,发动天眼天耳两路神通,仔细探查着面前的小魔头,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找’啥,可是片刻之后,他的神情忽然变了!仿佛真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连身形都踉跄了下,脸色转眼苍白:“你……苦煮……你身上怎会有苦煮气意?你杀他、夺力!”

苦煮,就是飞升仙界的那个五神变小罗刹。在击杀它的时候,梁辛靠着仙界恶土与坤蝶帮忙,夺去了它的两成修为,而后这些力量都被炼化入体,变成了小魔头自己的力量,外人再难察觉,不过西坑隐发动耳目双绝,终于也还是探到了些端倪。

梁辛哈哈大笑:“好夜叉,果然探到了,算你赢了!”

罗刹凸赶忙跟随主人一起大笑,对着它以前都没资格见上一面的西坑隐连连赞道:“好夜叉,好夜叉……”

大笑声中,梁辛再次迈步欲走,他杀‘苦煮’的过程,犯不着对西坑隐解释,让对方明白‘第一个五神变死在他手中,第二个五神变也毫无胜算’也就是了。

五神变,是恶鬼修持的顶峰,真正的神佛也只具六神通,仅比它们多出一道‘漏尽通’,可就是这一道神通,让双方差距如云泥之别。如果西坑隐真修到了神佛境界,不用它来挑战,梁辛自己就会手心发痒;可现在这头夜叉,梁辛实在没兴趣和它去比什么。

即便再怎么无聊的娃娃,也不会去和乌龟赛跑,就是这样的道理了。

再看西坑隐,眼神涣散了,显然‘苦煮之死’对他打击极大,蹒跚着后退几步,嘴巴大张,想要说什么,可喉咙里只能发出‘咔咔’的声音,再望向梁辛的目光,也古怪到无法形容。

罗刹凸见状,桀桀笑着:“夜叉,怕了?吓得?”

它话音刚落,西坑隐忽然‘咕’地一声怪笑起来,并未知难而退,居然混不成体统的大张双臂拦住了梁辛,高声尖叫:“你不许走!”

梁辛终于有些不耐烦:“夜叉,你真当自己刚才赢了么?”梁辛身上带有‘苦煮’气息不假,但也是他想让对方察觉,对方才能够察觉到的,如果梁辛不想,西坑隐就算再修出‘天鼻通天舌通’,抱着小魔头的胳膊去闻去舔,也发觉不了苦煮的事情!

似乎是察觉的事情太惊人,西坑隐仿佛一下子魔障了,眼中尽是痴狂,满脸癫疯模样,尖声怪笑同时,嘴里翻来覆去就是那四个字‘你不许走’!

清心修持数千年的隐士,就因为‘梁辛杀了苦煮’,所以突然发疯了?梁辛和罗刹凸对望了一眼,主仆两个的神情一摸一样:惊讶、好笑、纳闷。

苦煮的‘死讯’一到,西坑隐立刻发疯,但他又跳又笑又叫,不像是气疯的,倒像是开心的发疯,罗刹凸吞了口唾沫,对主人低声道:“看样子,西坑隐和苦煮似乎有仇……他不让咱们走,莫不是要报恩?报您老替他手刃强仇的大恩?”

清醒时的西坑隐梁辛都不当回事,何况现在这个‘发了疯的’,闻言冷晒,可还不等他再开口,疯癫中的西坑隐,又猛地大吼出声:“不把事情说清楚,你们谁也不许走!”疯喊着,双手一错竟发动了神通阻拦,随它心意流转,金色佛光暴现,转眼凝化怒尊法相。

梵唱霍然大作,如惊雷滚荡,震彻千里,怒尊扬起手中钵盂,裹挟洪浩巨力,向着梁辛主仆狠狠罩下!

罗刹凸好歹也有白狼战力,虽比不得此间的绝顶凶魔,但一身恶鬼修为也绝不差劲,可是当钵盂罩来,它只觉得周身都被紧紧桎梏,空有一身恶力却根本使不住来,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座小丘般的神钵,向着自己倒扣下来。

不过,即便西坑隐‘发了疯’,贸然动手,它唤出的神通手段也只是‘拦’、只是‘困’,并无伤人之意。

周遭还有无数夜叉、恶鬼,个个都盼着西坑隐能‘教训’那个凡人小子,此刻终于见它出手,全都精神大振,齐声爆发出一阵欢呼,但欢呼声才刚刚响起,其中的欢喜之意就陡然消散,换而惊讶、骇然……一场振奋欢呼,变作惊慌怪叫——紫金钵飞了。

怒尊法相现身,降魔之力贯彻天地,他以力而尊,动作却谈不到如何迅捷;所以梁辛的出手对抗,也不算太快,至少能让聚集附近的众多魔物看得一清二楚:当钵盂扣到头顶处,梁辛右手探出,抓住钵盂边缘,跟着手腕轻盈一转,竟把怒尊的法器,夺到了自己手中!旋即横臂一甩,把那只钵盂远远地扔了出去。

所有恶魔都呆了、傻了!不是因为梁辛有多强,而是……这件事,不可能。

现身此间的怒尊,只是一道‘法相’,来的不是‘真人’,扣向小魔头的钵盂也不是一件‘真东西’,所有的一切都是法术,都是灵元,都是西坑隐的修为,有形有力,却无质。

只要敌人的修为够精深,他就能击碎钵盂、甚至驱散怒尊法相,但无论如何,他不可能夺下‘钵盂’,因为根本就没有钵盂,这件东西它不存在!

的确不能,唯独梁辛!他看到了‘钵盂’,那钵盂于他而言就真正在,只要他想夺就能夺下。而梁辛动作不停,右手扔掉钵盂同时,左手探出轻而又轻地,握住了怒尊空出来的手。

怒尊开声大吼,大群罗刹受怒吼声所制,惨叫着摔散四方,梁辛却神情不变,仍是握手。

一声声的大吼,一次次的加力,怒尊法相眉目狰狞,小魔头无动于衷,甚至还回过头对罗刹凸笑了笑,示意它不必惊慌。

怒尊不动,梁辛不动,西坑隐却开始筛糠般的颤抖起来……

夺钵、握手,都是不可能之事,周围大群魔物的心神都被梁辛的手段所夺,却没人知道,还有一件‘不可能之事’,正发生在西坑隐的身上:梁辛与怒尊法相双手相握,怒尊压过来的浩力,都被他轻松化解,但是梁辛送过去的力量,却并未攻入怒尊,而是压在了西坑隐的身上。

梁辛正通过西坑隐幻化出的神通,去‘袭击’西坑隐本人!

修士与自己唤起的神通之间,都会有一份‘联系’,可是这个‘联系’,是心念、灵元、法咒彼此影响下而生的,完全无迹可寻,只能归于冥冥。

梁辛却寻到了、控制了这条‘脉络’,他的力量,正从怒尊法相的‘身’上传递开去,源源不绝,冲击着五神变夜叉……怒尊是西坑隐唤出的神通,但现在事情已经完全由小魔头掌控,西坑隐就算想撤散神通也做不到!

梁辛一直小心控制着自己的力道,既不想毁了怒尊,更怕一使劲会杀了西坑隐。

小魔头总算‘货真价实’地笑了,他在使坏,他要打的也不是西坑隐,而是对方背脊上的枷锁。

西坑隐是靠着枷锁来逃避天劫的,梁辛要替它把金枷打碎,让它赶紧渡劫去。其实,梁辛只要一跨步、一挥拳,就能轻松了事,但他觉得现在这样……好玩。

梁辛之力,循着神通脉络,攻到西坑隐身上,再转压到金枷,其间不能毁了怒尊,更不能伤了夜叉,梁辛小心翼翼,玩得咬牙切齿,半晌之后终于大功告成,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枷锁断裂数截,散落在地!

小魔头哈的一声大笑,随手驱散‘怒尊’;西坑隐并未受伤,但心神早已涣散了,再也站不脚,晃了几晃委顿在地。

西坑隐倒下,周围大群的夜叉鬼又掀躁动,梁磨刀烦不胜烦,罗刹凸倒是偷偷显出了些兴奋,眼巴巴地望着主人,小声问道:“还是我来打?撕翅膀哒哒!”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50章 只撕翅膀 下一章:第452章 第十七世
热门: 武林传奇 武林天骄 绿色尸体 别相信任何人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1·祝融神杯 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 本阵杀人案 吉祥纹莲花楼·朱雀 急电北方四岛的呼叫 山核桃大街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