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只撕翅膀

上一章:第449章 保命大咒 下一章:第451章 西坑夜叉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西坑,恶魔世界中的一座深渊,亘古便有。

恶魔世界虽然静谧美丽,但也有地震、海啸、火山等等诸多天灾,不过无论什么天灾,都不会对‘西坑’产生丝毫影响,万万年里,那座地窟岿然不动,仿若开天神兽的大口,静静张开、静静等待。

深渊无量,没人知道它通往何处,从太古时就有恶魔高手进入其间,想要探寻它的根底,不过下去的‘人’,没有一个能回来。久而久之,西坑被认作不祥之地,凶魔绝足、恶鬼远避,所在方圆数百里范围内渐渐荒芜,早就成了不毛之地。

去时路上,罗刹凸操着生涩的汉话,口中‘哒哒’不休,给梁辛解释着‘西坑’的由来,本来几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情,但它汉话不灵,一边说,一边翻着眼皮现想词,足足叨咕了好一会,才算把事情讲清楚,值得一提的是,从头到尾,罗刹凸硬是没加一个手势去辅助,好家奴是铁了心要尽快学成主人的汉话了。

梁辛随口追问了句:“西面有个坑,那东面呢?是不是也得有个坑?”听上去,西坑倒有些‘中土灵穴’的味道,大小眼对称,两个坑才对……

罗刹凸满眼的莫名其妙:“就一坑,在西面,别的地方没有。”

梁辛呵呵一笑,没再追究,灵穴也好、深渊也罢,他都没太多兴趣,他最关心的是隐居于西坑的夜乞叉,到底是不是个真正强者,够不够资格引劫飞升。

对此罗刹凸满脸笃定,认真点头:“夜叉凶猛,撼天本领!能上九天揽、揽……”

“月!”梁辛实在见不得它那副绞尽脑汁的痛苦样。

罗刹凸欢喜得紧:“对!能上九天揽月,能下五洋捉……捉……”‘捉’着‘捉’着,它又开始翻眼皮,死活想不起来到底该‘捉’点啥。

“鳖!”小魔头啼笑皆非:“凭你这汉话,就别急着拽词儿了。”笑了几声,他又把话题拉转回来:“如你所说,西坑隐这么厉害,你以前竟不知道?”

罗刹凸略显尴尬:“这个夜叉是隐士,名气很不浓,好长久的一番打听,才有了消息……”

魔性自私,这个世界里最不缺的就是趋炎附势之徒,以前罗刹凸不过是个小脚色,见识浅薄,身边的熟‘人’圈子也一样登不上‘台面’,但是现在梁辛的名头如日中天,它也仆凭主贵,这次出去替主人寻找像样的高手,有数不清的魔物都主动靠上来帮忙,几经辗转,果然被他找到了一个‘西坑隐’。

罗刹凸罗里罗嗦,解释着事情的经过,梁磨刀也就漫不经心的听着,忽然间,他远远播散出去的护身灵觉接连震颤,小魔头不禁皱了下眉头。罗刹凸并未发觉主人的神情有异,在说过‘西坑隐’的消息来源之后,又伸手指向前方:“再直行三十里,便是西坑了。”

声音刚落,突地一阵冷哼传来,三头夜叉联袂于千丈外现身,挡住了主仆两人的去路。

三个夜叉强壮足矣、凶威也着实了得,可模样却着实有些狼狈,或少了一只翅膀,或头上的肉瘤被打扁,身上都带了不轻的伤。再看他们的长相……居然是熟人:梁辛下到‘一楼’之后,挑翻得的第一家夜叉巢穴,幸存的那个三个夜乞叉首领。

罗刹凸也大为不解,不明白这三个夜叉怎么会在这里,当即抢出几步,摆上一副忠心护主的架势,正想开口叱喝,不料天地间陡然破空声大作,大群夜乞叉,从四面八方振翅而至!

都是夜叉,但体色各不相同,身形也略有区别,显然同源但不同宗、不同族,片刻功夫,夜叉大军接连接连天际,梁辛目光所及,尽数被它们填满……罗刹凸的脸色也渐渐苍白了,它不在乎夜叉,而是恐惧梁辛。

它带着主人过来,又被大群夜叉围困,这件事看起来,实在像个陷阱。

罗刹凸双膝一软,又跪倒在梁辛跟前,口中诅咒哒哒、发誓哒哒,急声辩解着自己对此事全不知情,身体也在微微发抖,生怕梁辛会一转念就抹掉自己的性命。

梁辛伸手把它拉了起来,笑道:“别那么丢人,知道没你的事。”

夜叉鬼来得铺天盖地,拥有宗师战力的比比皆是,可它们和梁辛的差距,不是数量能够弥补的,就好像千万只蝴蝶也对付不了一头金龙,无论境界、身体、力量还是功法,完全都不在一个层次上……百万头夜叉,和一头山羊,在梁辛看来并没有太多区别。

简言之,梁辛眼中,根本就没有这些夜叉的位置。

他在恶魔界中横行无忌,一家家的‘踢馆’,罗刹凸全程跟随,整个世界里最了解梁辛实力的,就是它了,它比谁都清楚这一点,既知主人‘无敌’,又哪敢去搞七搞八弄这些没用的事情。

何况恶魔界里那些憎恨梁辛的凶物,对狐假虎威的罗刹凸也照样恨得入骨,没了梁辛,它下场绝对凄惨无比,凭着它的狡狯心思,又哪能想不通这一重。

罗刹凸还有些不安,嘴唇哆嗦着想要再解释几句,梁辛烦得不行,直接挥手:“过去问问,它们想怎地。”

不等罗刹凸开口,曾遭梁辛两次重创的那个夜叉大首领就先森然开口:“我得同道传讯,前几天你曾打探西山隐,便知你们要来找他麻烦,等你们多时了。”

这句话能洗脱‘谋逆大罪’,罗刹凸立刻翻译给主人听,这一段汉话说也得无比流利,远胜往昔,而且一个‘哒哒’也没掺。

“西坑隐是我族尊长,不容打扰。”夜乞叉的声音尖锐、难听:“西坑隐从不沾荤腥,当然也没碰过凡人;另外哒哒,他老人家隐遁了几千年,修身修性,与世无争,不会伤你,也不会妨碍你什么。你们还是请回吧。”

说话的时候,远处阵阵墨焰弥漫,又有新的魔物赶来,不再是夜叉,而是一群大修罗和几个湿婆,这些新来魔物,其中有不少都在梁辛手上吃过苦头,自知不是对手,但还是缓缓的靠近上来。

夜乞叉不喜外族,先前一直在说话的那个首领眉头大皱,转头对着刚赶来的修罗、湿婆等魔物叱喝:“此事于你等无关,退开哒哒!”

一只湿婆阴森森地应道:“西坑隐曾有恩于我,它有事,我非来不可。你还是专心顾着那个凡人小子吧,少来管我们!”

罗刹凸可忙坏了,凑到梁辛耳边,不住口的翻译着魔物鬼话。

在西坑修炼的那头夜叉是个真正的隐士,可它全不是罗刹凸说的那样‘名气很不浓’,正相反,它极富盛名,只不过它的名气只在夜乞叉族内和最高级的魔物间流传,罗刹凸地位太低,所以以前才没听说过它。

梁辛显得挺开心……无数魔物不请自来,只为保护西坑隐不受打扰,这样的人物当然不同凡响,这一次总算找对人了。梁辛一边笑着,一边伸手,拍了拍罗刹凸的肩膀。后者受宠若惊,一张丑脸上满是荣光,转回身对着周围的魔物大声咆哮:“还想活的就快滚哒哒!”

夜叉首领毫不退让,双翅猛震,鼓荡风声如雷,大吼回应:“再不走,夜乞叉当以倾族之力……”

梁辛听不懂鬼话,但只看对方的神情,又哪猜不到它在说什么,对罗刹凸笑道:“这一仗你来打。”

随即也不解释什么,拉起罗刹凸迈步向前走去。不是纵跃急行,不是破空逾距,就那么步步紧逼,向着罗刹首领走了过去。

如果要把梁辛换成曲青石,即便小白脸杀性深重,此刻多半也不会和这些看不上眼的魔物纠缠,一步逾距跨入深渊、直接去找西坑隐就好了。

但梁辛不然。四十多个小番子父母尽丧、老太婆痛失爱子……小魔头在把他们认作朋友的同时,就已经把此间魔物都列为仇敌了。既是仇敌,那便不依不饶,想拦路,就一定要挨打。这就是他的魔头心思。

梁辛一动,群魔尽起!凄厉长嗥震颤千里,千万头夜叉同时向着梁辛猛扑而去。

自从梁辛横空出世,就有厉害魔物在研究克制他的法门,恶魔世界中不乏见识卓绝者,已经隐隐悟到,神通法术对他全然无用,要对付他,就只能靠蛮力击杀,这一次夜叉大军发动的猛攻,就只有再简单不过的一个字:撞!

一头撞不动就百头,百头撞不动就万头、十万头、百万头……就算梁辛真的是一尊佛祖,夜叉们也要把他的金身撞碎。

夜叉首领身先士卒,大翅摇动,直冲小魔头!它的身形快若流光,几乎是甫一跃起,就冲进梁辛身前两百丈,而此时,夜叉首领再度扬声大吼,额头毒瘤陡然爆起金色光芒,一身修为尽数集结于此!

梁辛也不再继续前行,但也没停顿原地,而是抖抖手抖抖脚,古怪‘抽搐’起来,动作诡异莫名,可小魔头的目光却清澈的很,略略带了些嘲笑,静静望向急冲而至的罗刹们。

罗刹首领看不懂梁辛的眼神,在它心里,就只想着、只盼着‘那一撞’!可它做梦也想不到,就在自己刚刚冲到梁辛百丈范围,随着对方笑呵呵地问了句‘烧死三个罗刹,这算什么因果?’,它的千年修行,陡然消散无形!

咕咚一声,变作‘废人’的罗刹首领,直挺挺地摔倒在地,那张狰狞脸孔上,惊愕、骇然、恐惧、不甘……诸般神情交织在一起,最终化作两字:绝望。

不止它一个,所有靠近梁辛身前百丈的夜叉,全都修为骤降,顷刻间从强魔、健者,变成最不入流的小鬼。

天下人间,想不到。

除了湿婆之外,魔物们也是靠着修行才得到一身强大力量的,只要修行,就有机缘、就有因果、就会被‘想不到’所擒,当那一重因果断灭,转眼就沦为平庸。

恶土真身、两重魔功、规则之外、涅槃洗炼……

此间恶鬼,凭什么去和这样的梁辛去斗?

鲁执已死,浮屠受困,放眼所有的已知世界,除了‘我即大眼、我即中土’的贾添,又还有谁能与这样的梁辛一战!

‘想不到’覆盖百丈范围,所有‘越境’恶鬼,尽被小魔头剪断因果。凭着梁辛突破后的身法、心境,魔功笼罩之地还能再扩大许多,不过梁辛没兴趣这么做就是了,本来就是无趣之战,又何必大张旗鼓。

罗刹凸从旁边早都看傻了眼,直到梁辛伸手一拍他的肩膀,笑道:“去吧,记得别离开我百丈之外,还有,只撕翅膀就好了,不用伤它们性命。”罗刹凸这才如梦初醒,底气十足地答应一声,纵身而去,放手大干……

在梁辛眼中,恶鬼死不足惜,杀了也就杀了,不过这一次它们是为了‘义气’而战,它们该死,但这一仗里不该死人,只撕掉翅膀就足够了吧。

断灭因果的恶鬼,剩余的战力,比起中土那些三四步的修士,也不见得更高明,而罗刹凸的实力,不在当初的卸甲白狼之下,双方差距实在太大,罗刹杀尽夜叉群中,真就好像一只猛虎一头扎进了兔子窝,所过之处鲜血暴散、翅膀翻飞。

罗刹天性卑鄙,一辈子里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以大欺小、恃强凌弱’,凸大人跟在梁辛身后两个多月,狐假虎威跋扈的很,可美中不足的每次都是主人出手,自己最多只是个‘吆喝’的,心里未免有些小小遗憾,这次终于得偿所愿,罗刹凸越打越精神,打从心眼里泛起来的笑容,开心到实在没法说了……想要哈哈大笑,又觉得主人还没笑呢,自己笑显得有些‘不规矩’,可不出点声音,实在憋得难受,福临心智中突然响起了主人‘战歌’……

片刻之后,战团里突然响起了中土草原上的欢喜调……

陷入‘想不到’的夜叉鬼全无挣扎余地,而外面的夜叉大军则毫不动摇,仍按照首领事先的布置,一次次决绝冲锋。蚍蜉撼树?只求一撞!

夜叉躁动,罗刹大吼,所有人都热血沸腾投身恶战,唯独梁辛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夜叉拦路,所以它们要挨打,不过这样的仗,打起来也实在没什么味道。可是,在恶战持续了一炷香的功夫之后,小魔头的表情变了,嘴角向上,略带微笑;目光明亮,饶有兴趣……战场中多了个夜叉。

战场上已经乱成一团,谁也没太注意,一头‘装束’古怪的夜乞叉悄然现身。

这头夜叉身后,背着一副造型奇特的金色枷锁,看上去,枷锁仿佛量身打造,刚刚锁住了它的双翼,让它无法振翅飞天,而更让梁辛兴奋的是:在对方的颈下,赫然‘挂着’五枚佛珠般的纹饰。

‘枷锁夜叉’没有深入战团,而是停留在梁辛身前百丈处、刚好是魔功覆盖外,正侧着头仔细观察着梁辛的魔功,并无要出手的意思。

梁辛维持着‘来不及’,同时向着对方靠近了些:“不进来试试么?”

五神变之中还有‘他心通’,能让凶魔看穿敌人的心思,同时还能言汉话,当初仙界中遇到的小罗刹便是如此。但现在梁辛境界突破,天道不受、神通不受,就算是‘他心通’,也只能‘看到’小魔头想让对方看到的事情。

不过,凭着这道神通,枷锁夜叉能够口吐人言,对着梁辛摇了摇头:“你这重本领我破不了,进去了也会和他们一样,不去。”

梁辛语气体恤:“破不了这个?那我换一个,你试试看?”

枷锁夜叉居然点了点头,目光里跃跃欲试,小魔头哈哈一笑,唤起杀心恶性撤换因果执念,‘想不到’消散而‘来不及’顷刻成形,仍是方圆百丈,时间陡然凝滞!

魔功之内万物冻结,而百丈之外,夜叉大军还在猛扑强袭,它们的情形与梁辛以前的那些对手一般无二,前半身冲入‘来不及’,旋即被稳稳冻住;后半身却还在魔功之外,踢腿振翅玩命挣扎……可又哪里挣得脱!

夜叉大军前仆后继,多到无以计数,区区百丈方圆,转眼就被它们填满,未曾陷入魔功的夜叉还想扑击,可眼前全是半身活动的同伴,再没有了丝毫空隙可供前进,一时之间,怪叫连天,大队夜乞叉欲拼命却无路……

从高空鸟瞰,情形壮观且诡异,战场正中是一团百丈方圆、密密麻麻的恶鬼堆,而外面无数夜叉汇聚成黑色大潮,围住它层层打转!

枷锁夜叉仍站在原地,皱眉苦思,半晌之后终于摇了摇头,叹道:“破不了!”

梁辛的笑声响起,挥手撤散魔功,同时劲力外泄,轰得一声闷响中,就像被大洪火雷炸飞的碎叶、木屑,那些陷入天下人间的夜乞叉,都被远远地掷了出去,梁辛身前百丈,除了一个手里还拎着一片夜叉翅膀的好奴才,就再无一人!

不过,也仅仅是瞬间的清净,夜叉悍不畏死,接下被重创的同伴后,又纷纷厉啸着,振翅陡转准备再次扑击。梁辛挑了挑眉毛,打就打,他无所谓的。

就在这个时候,枷锁夜叉忽然踏上一步,双手合十,开始低声禅唱。

禅唱同时,一阵清幽香气弥漫开来,飘散全场。幽香隐隐,置身其间让人心旷神怡,可若用力去嗅,却又什么都闻不到……梵音、禅香,汇聚一起,化作一阵清凉,转眼抚平了战场中的躁动。

诵经时,枷锁夜叉神情虔诚,周身上下竟也真的氤氲起淡淡佛光。

大群魔物尽做愕然,这才发觉枷锁夜叉的到来,大军中的几位头领立刻施礼,以鬼话恭声问候,其他夜叉都随首领一起躬身。

罗刹凸撇掉了手里的翅膀,快步凑到主人跟前,好像献宝似的,满脸欢喜:“这个就是西山隐……”

梁辛哪还用得到它来提醒,刚刚一见面他就知道对方的身份了。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49章 保命大咒 下一章:第451章 西坑夜叉
热门: 笼中的爱人 乡村艳妇 巧克力游戏 死亡通知单 明日歌·山河曲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2 鸣镝风云录 小李飞刀2:边城浪子(上下) 六道仙尊(鸿蒙至尊) 金甲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