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真正凶魔

上一章:第447章 做不了主 下一章:第449章 保命大咒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触手冰凉,梁辛马上察觉,珠子里正有一道生命原力在缓缓流转,‘气质’上与面前这头罗刹一般无二。小魔头有些不明所以,干脆伸手抓起罗刹,另只手托着珠子,返身回到山坳中,去向老太婆请教。

此时,天边乌云蠕动着,渐渐接近,大群的夜乞叉虽然重整了队列,但是见到湿婆‘驾临’,它们也不敢造次,暂停攻势、振颤着双翼退到一旁。刚刚炼狱般的战场,难得之极地迎来片刻清静……

梁辛手中的珠子,老太婆没见过,但听说过:罗刹魂丸。此物只有一个用途:效忠。掌握了魂丸就能若把罗刹的性命握在了手中,生杀予夺,对方全无反抗余地。

那头罗刹脸上始终维持着一个丑陋笑容,它的体型巨大,比着梁辛足足高出两头有余,在落地后却一直躬着身,塌着腰,绝不肯高过‘主人’分毫。

收个罗刹鬼做奴隶?梁辛无所谓的,要是罗刹女或许他还会犹豫下……不过,就在他想要伸手捏死怪物的时候,老太婆却拉住了他。

老太婆没太多心机,可毕竟活了百多年,眼光也还算不错,短短几天接触下来,早已明白梁辛不是此间人物,迟早他会探索‘一楼’,身边有个忠心耿耿的罗刹鬼做奴隶、向导,事半功倍。

而且这头大罗刹实力还不错,身强体壮不说,就在湿婆现身时,一群罗刹鬼中它是第一个发现的,足见其强于同类。

随着老太婆的比划,罗刹鬼不停点头,时不时也比划着‘插口’,把忠肝义胆全都写在了脸上,梁辛也干脆的很,翻手握住珠子,心念流转中,珠子里那一缕罗刹生机被他融入体内。

从此,这头强壮罗刹与梁辛同命共生,主人若死他也会魂飞魄散,对梁辛的命令,他也全无一丝反抗余地!

也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罗刹鬼咕咚一声又跪在地上,满脸欢喜,重重磕头,好像能服侍梁辛本就是他毕生宏愿似的,磕头同时,抽空伸手指着自己,连声道:“凸!凸!”

梁辛问:“你叫兔?”

罗刹凸认真点头。

梁辛笑了,他和梁一二不是血缘亲属,不过名份上也总算是一家人,他们姓梁的这一脉天生就和妖魔鬼怪有缘,当年梁一二收了个小鬼为奴,今天自己又收下了个罗刹做仆。

其他的罗刹们早都逃散了,可半空里还聚集着大群的夜乞叉,山坳中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在它们眼中,眼看着‘堂堂魔物’竟拜奉一个人间小子为主,夜乞叉怒不可遏,纷纷发出凄厉长嗥,怒骂罗刹‘凸’。

罗刹凸毫不示弱,撑开身形尽展妖威,站在山坳中也对着夜乞叉破口大骂,凭一人之力舌战大群夜叉,骂架途中还不忘照顾主人,时不时回过头对着梁辛点头哈腰地谄笑几下……

烦乱中,‘湿漉漉地乌云’已经靠近上来,在山坳上空十里处停住前进势头,而后一声冷冰冰的咳嗽从云中响起,夜乞叉立刻收声,罗刹凸则不管那套,继续挺胸大骂,不过脚步却在悄然错动,躲到了梁辛身后。

直到梁辛挥手,罗刹凸才闭上嘴巴,又躬身塌腰,努力让自己矮过主人……

乌云悬浮高空凝滞不动,云下的空气却连连颤抖起来,片刻之后,一个穿红挂皂、只能用五彩斑斓形容的侏儒现身。身高不过三尺,身体瘦弱得不盈一握,顶着一颗极大的头颅,铜盆大小的脸庞,五官却挤在一起,占‘地’尚不如娃娃的掌心大,更显眼的则是侏儒头上青丝如瀑,倒悬而起,直直连入乌云之中。

湿婆是‘神奇之物’,并非交媾所生,而是与山天大兽一般承天造化,只不过大畜长于山内,它们生在海中。在恶魔道中,湿婆地位颇高,但它们不懂法术,不修身体,穷其一生它们只炼化一样本领:头发。

湿婆没有群族、没有亲属,从生到死都孑然一身,不过只要修为到了,一根头发就是它们的一个‘分身’,每一个分身也会长出一头浓发……由此,一个湿婆,既是一人,也是一群。赶来山坳的湿婆也不例外,在她头顶上的乌云中,正藏着千万个分身,而这一片乌云,干脆就是众多分身以鬼发织就而成的。

现身的湿婆并不去看梁辛,大头僵硬转动,望向了退到一旁的夜乞叉,头一转,头顶的乌云也随之缓缓旋转。夜叉首领立刻振翅上前,‘鬼话连篇’把先前恶战情形尽数呈报。

来了又不打,梁辛哪有耐心等他们废话,正琢磨着一步登天去扯碎那一大团恶心的头发,不料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歌声!

调子熟悉,正是梁辛不久前为了安慰小娃们唱的牧民喜歌,梁磨刀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才知道,现在唱歌的居然是罗刹凸。尤其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凸’长得愚蠢丑陋,记性却好得吓人,这首调子他只听过一遍,现在唱出来竟分毫不差,歌词发音他一字不解,可硬是能重复出来。

罗刹凸不知道这首歌得意思,还道是凡人间的战歌,眼看着又要开打,立刻拉起嗓子给主人打气……好仆人,这点眼力价是必须有的。

梁辛啼笑皆非,天上的湿婆则勃然大怒,随手把正向他‘禀报军情’的夜叉掴飞,口中发出一声夜枭般的嘶鸣,细小的脖颈向下猛地一摔,那片弥漫百里的鬼发乌云向着山坳猛扑而下。

乌云中交杂着无数分身的戾笑,没有人比它们自己更清楚,这一团乌云会有什么样的威力,说它天崩地裂或许夸张,但所过之处‘海枯石烂’却绝不过分,上一次湿婆发怒,还是七百年前,也是这样一甩‘长发’,一千多头犯上夜叉尽化枯骨。

湿漉漉的乌云,湿漉漉的头发,扑涌而至,哪管什么山坳、人命,只要它覆盖之处,一切都会化作尘埃碎屑,梁辛却站着不动,直到那‘第一缕’头发攻到身前,他才蓦地伸手一抓,继而跨步,瞬息千里!

小魔头突兀消失在山坳,而老太婆、大阿姐、罗刹凸等人眼前也随之一亮……离开的不止梁辛,还有那一团黑压压的头发!或者说,梁辛扯着湿婆的头发、发动身法,把它远远地抡了开去。

湿婆玩全来不及反应,就觉得发根撕扯剧痛,一股自己根本无法抗拒的力量,正把自己抡起来,狠狠地甩向千里外的坚硬山岩!

就算时光轮转,让正在发生的事情重演十遍,湿婆也仍还不敢相信,它以发为法器,乌云就是头发,这是不会错的,可这满头鬼发经过千年的锤炼,看似有形实则无质,是头发,也是灵元、是法术,任谁都会触手成烟,就算是大罗金仙,也绝不可能抓住自己头发。除了湿婆自己,它的头发不会被任何人抓到手里,这是‘规矩’,这是‘法令’,这是自己这一族能成为恶魔世界强者的关键啊。

更何况,头发就是它们的法力所在,不管是谁只要一碰到,就会立即倒毙。湿婆歇斯底里的尖叫,却丝毫改变不了被抡起狠砸的势子。

湿婆不知道,它的规矩,早就不再是小魔头的规矩了。在梁辛眼中,头发就是头发,只要是头发他就能薅、能扯。

湿婆仓皇、无措、不敢置信,但是心里却并不算太害怕,它的身体天生坚硬,就算被甩到地上,最多也就是砸踏一座大山、砸出一盏平湖,只会让山崩地裂,它自己不会有事。

在它启程时,大修罗也告动身,就这样被摔上几次,虽然狼狈却不足以致命,只要再坚持片刻,等来大修罗,敌人再强也不用担心了。

直到他落地之时,湿婆才猛然发现,哪还有被摔上几次的机会,仅这一次,它就会骨断筋折,变成一滩肉泥!

山石地面都不如它身体结实,但真正要命的,是沿着头发穿梭过来的可怕力量!这股力量实在太大了。这便仿佛,从三尺高的地方摔进水里,任谁都安然无恙,可要是从千丈高空落水,就只剩死路一条。

下贯的力量大到无以抗拒,湿婆的碎骨烂肉,足足迸溅出数十里开外……

人影一闪,梁辛又回到山坳中,罗刹凸先惊后喜,急忙扯开嗓子,把刚才停下来的喜歌又续上了。

就在歌声重新响起的刹那,一道红色光芒突兀出现,从视线尽头直扑千里!击杀夜乞叉时,梁辛曾在天空划出一道道血线,而此刻浮现于夜空中的,却是一条河,货真价实的血河。

大修罗。

天挂血河,魔焰昭彰,凶威弥漫天地!跟在梁辛身后的罗刹凸嗓子忽的干涩了,受强势重压,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山坳中的老太婆也闷哼了半晌,竟无法再站稳,双腿一软摔倒在地;倒是大阿姐,修为浅薄,反倒不受影响,急忙伸手去搀扶婆婆。梁辛却仍是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模样……大修罗的实力应该很不错,可它再强也在‘规矩’之内,又怎么可能是梁辛的对手!

梁辛甚至都没抬头去看天空里的血河,而是微微皱着眉头,有些走神了。罗刹、夜叉、湿婆、修罗,诸般魔物轮番登场,一楼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从这些怪物身上也可见一斑。

无一例外,全是魔物……梁辛总算想到了些正经事,又略略寻思片刻之后,伸手唤过罗刹凸,正想比划着向他询问一件事,悬于半空的血河突然滚荡开来,血腥气滚滚播散,大修罗的狂妄笑声也同时响起,凶魔神通已经准备妥当,堪堪就要发动!

小魔头满脸不耐,斥骂了一声‘滚’,身形一跃而起!并未扑向空中血河,而是一步跨到百里之外,双手大张,做了个熊抱。他抱住了一座山。

山大,人小,与其说是抱住一座山,倒不如说他把自己扒在了山岩上,可他的姿势、模样、甚至神情,都是去‘抱山’,继而小魔头拧腰、转身、双手高举过顶,将‘怀中大山’向着血河猛砸而去!

山仍在原地,岿然不动,梁辛是虚掷,但冥冥之中却炸起浩荡巨响、空气里荡起滚滚风雷,而那道血河,被他一‘砸’,竟也向一条遭遇重创的大蛇般,蓦地倒摔开去,暴退数十里。

大修罗的笑声戛然而止!而真正让观战的众多魔物几乎瞪裂眼眶的是:在梁辛‘掷山’后,一阵清风掠过,那座被他抱过的轻轻山岗,发出嘭的一声轻响,就此化作齑粉,随风飘散而去,转眼消失不见。

山未动,但此山所有的生机、所以的气势,都被梁辛拿了去、投了去!

梁辛砸出去的不是山,而是山之势。

山势不再,山也就此粉碎!

这一击,还是他从贾添饲养在猴儿谷周围的那群人形大畜‘学’来的,但威力要猛烈得多,那些大畜引山势而攻,不等山势枯竭他们自己就先累死了;可小魔头只一伸手,就夺下了整整一座山峰。

一个‘学’字,说着容易,做起来难若登天,声势天成,哪能说借就借,至少在突破前他不行,但是在全新的境界里,小魔头不再受‘规矩’束缚,世间万物任他取用,大山之势也不例外!

一山轰下,血河乱晃,而梁辛又跨出百里,第二声‘滚’字喝骂中,又一道山岗大势轰砸而去,跟着,第三座山、第四座、第五座……十步之后,空中的修罗血河彻底被轰散,而千里之内,除了小番子们栖身的那道小小山坳附近,就再无一座雄峰。

血河破修罗殁,尸身散碎四处,只有一声嘶哑的惨叫还在夜空中回荡不休。

‘夷平千里’的一战,不过三两个呼吸之间。

梁辛又回到了山坳中。

咕咚一声,罗刹凸再度跪倒,用力磕头……这次磕头完全是由心而发,罗刹鬼也实在想不到其他方式,来宣泄自己的恐惧了。它先前就知道梁辛厉害,但从未想过他竟厉害到这种程度。

刚刚惨死的大修罗,是此间有名的凶物,实力卓绝,在罗刹凸想来,小魔头就算能赢,至少也要和对方狠狠打上一阵,哪想到,场面天崩地裂,过程也快得惊人,它还没活过神来大修罗就已经死了。

大修罗一死,聚拢在山坳周围的众多魔物也轰然散去,就连生性悍勇、拿拼命当游戏的夜乞叉也逃了,威风了无数年头的怪物们,现在也终于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凶魔!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47章 做不了主 下一章:第449章 保命大咒
热门: 坏事多磨 刀剑聊斋 艺术谋杀 终极秘卷 阿拉伯之夜谋杀案 血狱江湖 落日大旗 庆熹纪事 道教史 温暖的人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