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朔月之夜

上一章:第445章 天大好人 下一章:第447章 做不了主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巨兽‘千仞’死而复生,从外表看不出什么,但体内气血虚弱、血脉流转也不如死前那样顺畅,所以味道‘减弱’了许多,老太婆担心它还不足以掩盖娃娃们身上的活人气息,这才请梁辛留下来。

老太婆没把自己的担忧告诉娃娃们,说了也没什么用处,又何必让他们跟着一起担心害怕。

而后三天梁辛暂时辞别山坳,四下游走,搜索周围数千里境地,想要帮娃娃们再寻一头‘千仞’,梁辛不怕和地下的恶魔打上一场,但最好还是先找到巨兽,把小番子们置身事外,可世事就是如此,不想见时巨兽会自己跑到你眼前,想要找时却偏偏又找不到了……

三天时间转眼而过,逢初一,是夜朔月!

黄昏时分,梁辛独立于山坳百里外的一块巨岩上,负手远眺,看着夕阳缓缓垂落。

他特意离得山坳远了些。突破之后,他已经跳出规矩之外,只要他不愿意,别人就无法发觉他的气息,住在一楼的那些怪物也不例外,应该不会发现他。可世事无绝对,万一千仞的肉有效果,怪物本来探查不到山坳,但因为发现了梁辛而暴露了那些娃娃,又会平添大把的麻烦。

平心而论,究竟能不能从容对付一楼的食人凶魔,梁辛也没有太多把握,这种事总要见过面、打上几次才好说。

今天是特殊之日,娃娃们也没了平时的喧闹,午饭过后就退入山洞,不敢再发出一点声息。

小番子们都在山洞深处,只有‘大阿姐’和老太婆两个人,站在山洞入口,身上斜跨着一支梁辛从未见过的朱红色长弓,神情警惕,戒备四周。

凭着梁辛的灵觉,山坳中的风吹草动全都落入心底,‘看着’女娃子小大人似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日薄西山,看似缓慢却无可阻拦,该来的总是会来。终于,漂浮半空的那一抹余晖,在猛地一亮、最后一次绽放之后就此消失不见,夜幕席卷开来,转眼吞噬整座天空。

就在夜幕降临的同时,一蓬蓬淬厉气势从远处涌起,自下而上直冲苍穹,一直升到千里高空,古怪气势又轰然散碎,化作无数团劲风,向着四下横扫开去!

也不过是个眨眨眼睛的功夫,原本安详宁静的甜美世界,就化作了幽冥鬼蜮。星光惨淡,狂风呼啸,风中蕴着冲鼻腥臭,隐约可见一道道模糊身形藏匿其中,偶尔还会有尖锐笑声,好像刀子似地从耳鼓一直扎进心里。

山洞入口处,老太婆的脸上全无表情,眼皮低垂,根本都不向外面的天空去望上一眼。正日子到了,‘千仞’肉有没有用、梁辛会不会真正出手,这些事情都不重要了,老太婆心里只确定一事:死在前头。

‘大阿姐’的脸上也看不到恐惧的神色,朔月每逢三十天就会出现一次,届时地下鬼物遨游四方、猎杀城外活人,自从出逃后,这样的情形她数不清见过了多少次,早已司空见惯。可是不久之后,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一次和往时不一样!

空气中的腥臭气味越来越重,怪物的呼啸始终萦绕在这方圆百里的范围之内,还有几团污风来回游弋不肯离去,似乎发现了什么线索。又过了一阵,终于有一团污风掠过山坳,同时风中传出一声欢快呼啸。

另外几团污风接到同伴传讯,就像在嗅到血腥气味的鲨鱼,陡然转向,一起向着山坳疾飞过来。

对方速度奇快,眨眼就从高空逼近山坳入口,‘大阿姐’的小脸骤然煞白,正想翻手取下背后长弓时,耳旁忽地传来了一个还算熟悉的笑声:“放心!”

毫无征兆之间,梁辛突兀现身。不是飞掠、不是纵跃,就仿佛从虚空中跳出来一样,稳稳跃入冲在最前、正要冲入山坳的一团巫风中!下个瞬间,偌大一团巫风在‘嘭’的闷声中四散崩碎,一个赤裸女子七扭八歪地摔落在地,目光里既有怨毒也有恐惧,死死盯住梁辛。

女子长发,皮肤白皙长相美艳,身材凹凸有致,尤其一双腿丰润修长,当得‘尤物’二字,可梁辛却毫无惜香怜玉之心,走上前去双手一错,咔吧轻响,直接扭断了对方的脖子!

自从‘朔月开始’,梁辛的脸上就显出了几分惊讶……漫天腥风滚荡,其中透出的气息,他却似曾相识。以前和这里‘一楼’的怪物打过交道。不是在中土,而是另外一次‘飞升’,仙界中,罗刹鬼。

小魔头的体质特殊,五感尤其敏锐,对‘气息’尤其敏感,上次在仙界先后与轮回双鬼、五神变罗刹生死相搏,对它们的记忆异常深刻,现在又哪有认不出来的道理!

刚刚被他击毙的那个,看上去是个曼妙女子,梁辛却笃定无疑,此物空有人相却无人心,罗刹女。

恶鬼种类繁多,无一不是虐戾之物,罗刹这一族,即便在魔域中也能占得一个‘最’字,不是最残忍、最凶猛,而是最自私、狡猾,见梁辛突至,于刹那间就狙杀它们一家之中实力最强的罗刹女,其他几个不仅没想着要报仇,反而惊呼一声,滚荡污风就想逃走。

梁辛已经杀了一个,又岂会就此放手,身形在夜空中闪了几闪,就像一根锋锐的锥子,每次寒芒绽放,必有一团污风被刺破,内中恶鬼骨断筋折,惨死落地,无一例外都是罗刹,不过除了头一个,其他的都是男鬼,身材强壮、乌皮红鬃,绿眼獠牙……前后不到一次呼吸的功夫,来袭山坳的六头罗刹便尽数丧生。

不过他们死前的惨叫,也远远传出,播散于夜空之中。

对此梁辛无动于衷,这几头罗刹能找到山坳,便说明‘千仞’的肉这次不好使了,迟早还会有其他恶鬼冲杀过来,有没有惨叫都一样。

几个罗刹在梁辛面前全无还手之力,瞬间丧命,可实际上它们的实力都不差,单以战力而论,为首的罗刹女还要稍强于山洞里的老太婆,另外那些男鬼也仅仅略逊老太婆半分而已。

这样的力量,已经能和普通的神仙相一战了。如果不遇到贾添、霸王、老叔这些逆天人物,就凭着这一伙罗刹,足以横扫中土。

造化使然、天意注定,诸般恶魔天生就只能修习佛家本领,因为体质与神法相克,想要悟道也异常艰难,或许实力早就达到、甚至超过了嫦娥境,只因无‘悟不到’,就无法飞升,所以即便不曾飞升的恶魔,实力也不容小觑。

此间妖魔,登天不以七步而计,修为超过中土大宗师、但还在苦苦修行无法破道的,有的是!

夜空里的风声越来越响,罗刹临死前的惨叫震颤苍穹,也惊动了方圆千里内的同族,腥臭翻滚中,不断有裹挟污风的罗刹鬼赶来……

罗刹狡诈,同族相残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彼此间全无信任可言,所以从不群居;而它们自身实力比起湿婆、大修罗这一类的魔物有差了许多,单独存活不难,可一有争斗就会吃上大亏,由此,它们也不会单独行事,大都以亲缘为枢纽,结做小群,少则三两只,多也不会超过七八头。

现在正赶来的罗刹也是如此,三五成群,东一簇西一伙,在山坳上空来回穿梭不停,但是敌人实力不明,它们谁也不肯先出手。

梁辛没去理会天上的怪物,而是把先前杀掉的五头罗刹归拢到一起,仔细检查它们的尸体,与仙界见过的罗刹不同,这几具尸身上,差了一样‘东西’——红色煞纹。

小活佛曾经说过,长了煞纹的罗刹,是经历天劫、飞升过的恶鬼,是称赤涅罗刹。

刚死的那五只都没有煞纹,只是普通的恶鬼,并未掌握天道。从实力上也能看出来,‘一家六口’的力量虽不小,但别说比起‘五神变’,就是轮回二鬼,也要比它们强得多……

查验过尸体,梁辛猛地大喝了一声,身形再度跃起,辗转之中,污风团团爆裂,几十头罗刹又被击毙,这里的造化都‘偏向’恶鬼,可小魔头早已跳到了规矩之外,即便现在已经换过了一副棋盘,他仍是那只随心所欲的卒子,就凭这些欺软怕硬的罗刹,谁也挡不住他的挥手一击。

尸体噼里啪啦地摔到地上。无一例外,新死尸身上也不见煞纹。

此间罗刹,尚未破道……

天上的罗刹鬼们乍遭突袭,一下子就炸了窝,看到小魔头凶狠,谁也不顾同伴死活,只恨自己飞遁的法术不够快,仿佛一群被石块惊飞的苍蝇,轰的一声四散逃去。

而小魔头在击杀数十恶鬼,验证它们都是不曾破道的普通罗刹后,又守回到山坳入口处,侧头想了想,忽然放开声音,唱起歌来。牧民节庆时的调子,只不过歌词被译成了中土汉话,还是他在铜川开饭馆时学来的。

躲在山洞里的娃娃们应该都被那些恶鬼吓坏了吧?

歌是唱给娃娃们听的,不懂歌词也没关系。梁辛的嗓子不怎么样,却胜在底气了得,把牧民调子中那份开朗、喜庆之意唱得十足响亮!

见污风袭来时,‘大家姐’已经抱了必死之心,全没想到梁辛竟真的挡下来、杀掉了众多恶鬼,从容地好像在抻懒腰、打哈欠,现在他居然又唱起歌来……女娃子的脸色仍苍白的很,嘴角却轻轻抽了几下,想笑。

就在笑纹才刚刚成形、还不及荡漾开来的时候,大家姐忽然觉得周身一冷。一股阴寒、潮湿、甚至还略带咸腥的浩荡妖威,从远空席卷而至!不久,呼呼的振翅声响彻天地,无数头巨鸟集结一处,几乎遮挡住大半苍穹,向着山坳突飞猛进。

巨鸟的速度奇快,‘大家姐’在眨了几次眼睛之后,就能清晰看出对方的模样……面目丑陋神情狰狞,头顶长角背生毒瘤,四肢短粗肋有双翼,飞来的哪是什么怪鸟,分明是一大群夜乞叉。

相比罗刹鬼,夜乞叉这种魔物智力稍差、天生的战力也略有不如,但它们生性悍勇又团结无比,每一出动必成群结伙,动辄就是数千之众!

大群夜乞叉闯入山坳上空十里时,梁辛的歌才刚唱到一半。杀过罗刹,又见夜叉,倒也没什么奇怪,梁辛懒得多想,从他无意中击毙千仞时就已经注定,这一次朔月,是货真价实的杀戮之夜!

歌声仍在山坳中回荡,梁辛却已一飞冲天,直直杀入夜叉的大阵。

迎头而上,随着梁辛的逆冲,昏暗天空里,突然现出了一条狰狞的血线,仿若判官以血为墨,一笔画断苍穹!

夜乞叉还有个名字,唤作‘迅捷鬼’,足见其身展灵活速度惊人,但是在梁辛面前,它们又哪有躲避的余地,小魔头插入大群魔物阵中,甚至都不用出拳,单凭身体就足以碾杀面前的一切。凡是被他触碰、哪怕只是擦上一点点油皮的夜叉,都会立刻被巨大的力量撕扯得粉身碎骨。梁辛冲的笔直,所以他在半空里‘画’出的那道血线也笔直,当他周身一轻,彻底割裂对方阵势的时候,第一头被他撞碎的夜叉尸体,还尚未落地。

洞穿敌阵,梁辛掉转回头,从斜刺里再次冲入夜叉大阵,去画这血腥夜图的第二笔、第三笔、第四笔……夜乞叉大乱、大怒,或发动神通或舍命扑击,可是任凭它们使出生平所有的力气,都没法让那支听起来古里古怪的草原调子停顿一瞬。

歌声不停,调子里的欢快依旧……即便怒啸、惨叫、振翅、破空、轰鸣,诸般乱响纠缠一起,震得大地都在簌簌发颤,也仍不能丝毫影响梁老三唱给娃娃们唱的歌!

怪响连天,血肉翻飞,梁辛在大群的夜乞叉中横冲直闯,所过之处血光暴现,但他身上却干净得很,从头发稍到脚后跟,连一滴鲜血都不曾沾染!

半空里乱成了一团,数十里外一头刚逃开不久的罗刹女,似乎找到了一个接近山坳的好机会,散去污风、收敛气息,连法术都不敢去用,就靠着最最原始的身法,小心翼翼一路潜行。她嗅得出,不远处的那个山洞里,正飘出一阵阵香气,即便漫天腥臭也遮掩不住人肉香气。

潜行中,罗刹女的目光始终都注视着天上的恶战,只要那个凶神恶煞般的人间小子稍一露出回防之意,她就会立刻逃走。恶战不休,那个人杀的兴起,似乎都忘了山坳中的同类。罗刹女又紧张又想笑,一杯茶的功夫,她就潜到山坳十里之外。这样的距离,她只需再一窜就能直接扎进那座‘人肉飘香’的山洞里,可也就在此刻,她的眼前忽然一黑……什么都没了。

女鬼伏诛,她到死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她那些同伴却瞧得一清二楚:待罗刹女接近山坳十里之境时,本来正在天上里屠戮夜乞叉的小魔头忽然转身,向着她所在的方向跨出了一步。

人在半空,相距十余里之遥,抬腿跨足仅止一步,落脚处不偏不倚,正踩在罗刹女的头上!

踩死一个比着大宗师还要更凶猛的罗刹,好像比着踩死一只蚂蚁,也没什么区别。

从一楼杀上来的魔物虽然凶猛,可还远远不够梁辛打的,至少到现在为止还差得远!梁辛忽然有些想念贾添了,突破、洗炼,全新的境界,连自己一时间都无法算清的庞大力量,可惜却没人能和自己一战。

不能打的时候,天天被人追着打;现在能打了,眼前又没了像样的对手,这让嗜武好战的小魔头无奈得很……梁辛没再冲回去,暂时留在山坳附近,仍是负手而立。

他挺喜欢‘负手’挺胸的这个架势,自己觉得很气派……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45章 天大好人 下一章:第447章 做不了主
热门: 巫颂 卸岭盗王 红粉刀王 雪满天山 伊甸园的诅咒 龙虎风云 书剑长安 盗墓谜云 恶意 第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