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正有此意

上一章:第440章 去往何处 下一章:第442章 二楼有人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现在梁辛的情形,就仿佛把百年人生、生老病死浓缩入一盏茶的功夫里,不停的新生、衰老,一次又一次轮回不停,而七窍中的脓血也涌流不休,不多时,在他所坐之处,就已经淤积起一座小小的血沼!

不过,在这个时候要是有人不嫌腌臜,去给梁辛洗上一把脸的话,就能看出他的神情里,不仅没有了先前的惊恐,反而还带了些畅快笑意。

身处的情形异常恐怖,但是梁辛却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每一次旧皮脱落、白发散断,自己的身体就会变得更轻盈一份,而七窍中的流出的脓血,带走的也是以前无法感觉到的、身体中的那份‘浊’。每一次‘生老病死’的轮回,都会带来噬魂剧痛,但同样,也会让梁辛清晰体会那种生命原力的旺盛与流转。

梁辛不是傻小子,到了现在,已经隐隐想到,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四个字:吐故纳新……

涅槃劫数,死中得生,当梁辛成功度过杀劫之后,被接引到莫名之地,同时他的身体也得到了一次洗炼。不同于飞升劫后的五行灵元洗炼;更和仙界恶土之力的洗炼真身毫不沾边,涅槃对‘过关’之人的洗炼,是‘生命’、是‘活着’。

陷入接引时,梁辛体验到的那盏‘透骨清泉’,就是他的成功渡劫的‘报酬’:强大而旺盛的生命原力;‘落地之后’,通过骨骼撞击,这道原力被彻底激发,运转开来;而后一次次的生老轮回,才是真正的洗炼,浊气与根骨中的凡性被不停送出体外,新的元基缓缓成形,脓血四溢、发肤散落中,酝酿的却是又一次脱胎换骨!

梁辛在莫名之地,得涅槃洗炼,而这个时候,在中土大海上的贾添,也把有关梁辛应劫时的诸般情形都清楚交代完毕。

老蝙蝠等人尽数沉吟,默不作声,没人再向贾添发问……最后的、也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梁辛到底去了哪里,可这件事贾添也回答不来。

贾添转目望向了曲青石:“梁磨刀走前,给我留下了一句话:磨自青石、刀自柳亦。他说,凭着这句话,我能问你们一些事情。”

曲青石和柳亦都是一愣,又在对望了一眼之后,曲青石对贾添缓缓点头:“什么事?”

贾添扬起了手中的墨剑:“就是它,有关它的所有事。”说着,贾添微微犹豫了下,再度扬手,把墨剑掷还给了曲青石:“它已被你所得,是你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

曲青石长着一副小白脸的阴狠模样,但为人却痛快得很,既然有了梁辛的‘磨、刀’留言,他就直接把有关墨剑的事情告知了对方,不过把得到墨剑的青莲小岛、和鲁执的尸身所在这两件事略过不提。

青莲岛是日馋的后院、仙草园,是他们最大的依仗,如此重要的地方,当然不能透露给贾添。

墨剑重逾千斤、威力了得,但是真正能称得上‘稀奇’的地方,就只有一处:剑中的封存的那一段无智元神。

贾添听得认真,立刻追问曲青石:“你现在探一探,剑中的元神还在么?”

曲青石苦笑了下:“我探不出,还是你来吧。”说着,又把墨剑抛还给了贾添。曲青石在来之前就受伤不轻,尤其元神受创,难以动用灵识,何况凭着他的修为,就算全盛时也无法探查墨剑,之前他也是在炼化墨剑认主时才发现那段有元神的。

贾添并不废话,接回墨剑凝神探索,片刻之后说了句:“现在剑中什么都没有,那段元神已经散去了。”说话的时候,他并未抬头,仍旧皱眉思索着,入神的很。

足足过了有半柱香的功夫,贾添才举目望向了曲青石:“剑中元神的事情,你怎么看?”

曲青石略感意外,他可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居然会和贾添凑到一起探讨些什么……但曲青石也不去矫情,应道:“剑中的那段元神,是因为那两重劫数才苏醒的,鲁执把炼化它入剑,是为了应劫……”说到这里,曲青石的神情微微一悚,语速也明显缓慢了许多,一边思索着,一边缓缓开口:“这样算来,鲁执生前预知自己将有一次劫数,炼化元神、封印剑中,是他为了应劫准备的手段。但是直到他坐化,他以为的那道劫数也没有降下,由此,墨剑也始终保持原样。”

‘法随身灭’,是修真道上亘古不变的真理,但鲁执不知靠着什么手段,打造了一段古怪的元神,将所有应劫时所需的法术,都承载其中,只要元神不灭,那些法术就永远有效。

曲青石在得到墨剑之后,也曾遇到过‘飞升劫’、‘大五行劫’,剑灵始终沉睡不醒,唯独这一次爆发了,可见鲁执准备渡的劫,是‘逆鳞’和‘涅槃’的其中之一。

无需特意催动,将剑灵炼化成功之后,只要一遇到鲁执‘指定’的那重劫数,墨剑便会自行发动。

鲁执以为自己要渡劫,但劫数并没有来。

他要防备的,不是逆鳞,就是涅槃……这个时候,贾添忽然开口:“是‘逆鳞’。其一,涅槃劫天下无人知晓,鲁执也不例外,他连劫数是什么都不知道,又何谈‘防备’;其二……你刚才不在场、没看到,墨剑追打的,始终是逆鳞龙云,对涅槃凤翎几乎不闻不问,只不过两重劫数貌似分明、实际已经合在了一处,所以墨剑也担下了‘涅槃’的大部分威力,梁磨刀这才侥幸过关。”

墨剑闯入天劫,事情看似离奇,但稍加推敲之后,很快也就清楚了,归根结底也就是一句话,鲁执生前,准备了一个手段,专门用来对付‘逆鳞’之劫。

到了现在,别说曲青石、柳亦这些‘明白人’,就连一向迷糊的曲青墨都恍然大悟,指着贾添毫不客气地骂道:“你这人狼心狗肺,还误会鲁执要杀你,却不知,鲁执为了你专门炼化了墨剑,准备来帮你挡下‘逆鳞’,他要真想杀你,又何必炼化剑灵。”

这个说法顺理成章,鲁执曾派贾添去巨岛摧毁大眼,逆鳞劫就只有在灵穴被毁的时候才会出现,那鲁执炼化剑灵的目的,当然也是为了保护贾添不受劫数所伤。

青墨出言不逊,又句句不离‘鲁执’、‘大眼’这几个贾添的心结,众人全都暗中戒备,以防对方会恼羞成怒、突然翻脸发难,霸王更是横踏两步,直接把青墨挡在了自己身后,对贾添道:“丫头骂你的事,算在我头上,你要气不过,大可冲我来。”

谢甲儿和曲青石,两人以前说过的话,全部加起来也凑不齐一百个字,全无交情可言,不过凭着霸王的性子,把强敌担在自己身上,也再正常不过了。

贾添的神情并不见愠怒,更没有要出手伤人的意思,听到霸王的话,也只是摇了摇头:“没事,我不会计较,她说的不对。”

这次倒是谢甲儿有些迷惑了:“丫头说的哪里不对,我觉得挺对呵。”

“鲁执点化我们十九大兽,早在我们出山、飞升之前,他就曾明言相告,在我们摧毁大眼后,会遭逆鳞劫数反噬,不过那时大眼已经荒弃,逆鳞威力有限,莫说我们十九个人合力应劫,就算只有我一个……”

刚说到这里,青墨就又忍不住纳闷问道:“不是说劫数只针对毁灭灵穴之人么?怎么你们还能合力应劫?”

“如果我们十九个人同时出手击毁灵穴,逆鳞不就是会同时来打我们十九个么?当初,我们本来也是这样算计的。”说完,贾添又‘由衷’的叹了句:“梁磨刀的小妹怎么这么笨啊。”

青墨用大白眼珠子翻他。

贾添笑了笑,把话题拉了回来:“要知道,那个时候谁都没想到我们飞升过去之后会修为骤降。而巨岛大眼被毁之后,逆鳞的威力,鲁执早就算准了,根本就伤不到我们。”

按照鲁执的算计和贾添对天道、天命的认知,巨岛大眼衍生出的逆鳞劫数,威力只会随着中土格局的改变而改变,和真大眼荒废的时间长短并无关联。这便是说,贾添和十八同门如果在千万年前执行了鲁执交代的任务,击毁了真大眼,他们要承受的逆鳞威力,和不久前梁辛抵御的龙云,是完全一样的。

如果没有涅槃,只有逆鳞,梁辛一定可以安然渡劫。

伤不到梁辛的劫数,自然也伤不了贾添。

贾添的声音不停,又继续说:“何况,巨岛和中土有混沌之海的阻隔,连鲁执本人都过不去,他的法术就更不用说。另外,墨剑应劫时爆发出的威力,也远远超出了巨岛大眼被毁后的天罚之力。他以墨剑为基,炼化的迎劫法术,根本不是为了救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贾添的眼神里已经没有了疑惑,目光异常平静,在停顿了一阵之后,对着面前的众人的问道:“现在……明白了?”

曲青石、柳亦、老蝙蝠的等人都点了点头。

青墨急得直咬牙,一个劲地拽柳亦的袖子:“明白啥了?什么跟什么,你们就明白了。”

柳亦明白了,但媳妇不懂,他也坚决‘不懂’,摇晃着脑袋低声道:“谁知道他说的是啥,我点头应酬他呢……我看天嬉笑目光清透、神情舒展,他应该是真明白了,咱问他去!”

丑娃娃哭笑不得,不过也还是应道:“鲁执炼化剑灵以求‘逆鳞’不假,但他要对付的‘逆鳞’,威力远超巨岛大眼衍生出的‘逆鳞’,此事与救贾添无关。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鲁执打算亲手摧毁一座灵穴……当然就是贾添出身的猴儿谷大眼了。剑灵应劫的法术,是他自己渡劫用的。”

贾添是‘假大眼’,但他这座灵穴已经在‘格局’之中;而巨岛大眼虽然是真的,可它已经不再格局中。是以,击毁前阵爆发出的‘逆鳞’,要比后者衍生出的劫数威力大上许多。

墨剑这一次‘发作’,几乎抗下了两重劫数,单以鲁执留在墨剑中的应劫法术威力而论,就能明白,他不是为了对付从巨岛来的逆鳞。

谜团揭晓。说来说去,鲁执墨剑的‘爆发’,更证明了贾添的‘鲁执要杀我’之说!

也许因为面前众人‘不是亲戚’的缘故,贾添这次提及此事,并没像皇宫时那样痛哭流涕,从眼神到语气,都异常平静。

贾添吸气,长吸……犹如巨鲸取水,仿佛不如此,就无法再压住五内的躁动、无法再维持现下的心境!一口气,整整吸了一盏茶的功夫才作罢,贾添对着曲青石点了点头:“事情弄清楚了,多谢你。还有……墨剑已残,无法再炼化,没什么用处了,你还要么?若你愿意,我用这几样宝物和你换。”

说着,一抖袖子,亮出七八样古怪法器,就连见识最广的老蝙蝠,也不知道它们的来历、用途。但是即便一行人中修为最差劲的郑小道,也能看的出,贾添亮出来的法器,无一例外玄光流转、古篆清晰,现身后或与苍穹呼应、或融入大海之势,绝不是凡物。

凭着贾添的修为,大可带着墨剑一走了之,谢甲儿也未必能拦得下他;论起传承的话,不管贾添和鲁执之间都发生过什么,他也还是鲁执的传人,本就应该是墨剑的主人。

可他全不提这些,只说要‘换’。贾添毫不掩饰目光中的期盼,认真盯住曲青石:“请你成全。”

也许是曲青石心底对贾添的遭遇也稍有些同情;也许是贾添的态度正迎上小白脸‘吃软不吃硬’的脾气,曲青石摆了摆手:“也不用换,墨剑你想要便送你了。”

“我又哪能白受你的好处,这几样东西你拿去吧。”贾添笑了笑:“即便如此,我也要多谢你了。”说话时,身边几件宝贝凌空飞起,落到众人身旁,曲青石还想说什么,柳亦却一点没客气,挥了挥大袖把它们全都收下了。

贾添哈哈一笑,又不嫌啰嗦地对曲青石重复了句:“多谢你!”话音落处,双手忽然用力一搓,在他手中的墨剑猛地发出一串哀鸣,被贾添彻底碾碎,化作片片凡铁。

贾添目无表情,挥手把残剑碎片抛入大海,曾随鲁执征战八方、扬威诸界的金尊墨剑,就此被毁、散碎!

众人吃惊之余,这才明白过来,贾添换下墨剑,就仅仅是为了毁掉它来泄愤。

老蝙蝠不为了墨剑可惜,反倒觉得贾添这人挺对胃口:“你这人,倒还算得上有趣。今天打不起来了,有什么事情都放到下次见面时吧。”跟着回过头对着众多晚辈一挥手:“走了,先去海上,把那个老实和尚找回来再说。”

说完,也不再和贾添道别,招呼着大家就要离开。却不料,就在他们施法飞天的时候,贾添忽然咳嗽了一声:“就这么走了?还有件事,你们可始终没说起过,我还一直等着呢……鲁执的墨剑既然被你们得了,那他的尸身坐化何处,你们总该知道吧。”

声音里带了几分笑意,语气也变得懒懒散散,又变回了平时的那个贾添!

老蝙蝠转回头:“你找他的尸首做什么?好像你对付墨剑的样子,把他挫骨扬灰?”

贾添点头而笑:“正有此意,还是要请你们成全。”

“这件事成全不了,我生平敬佩的人不多,鲁执算一个……”说着,老蝙蝠桀桀地笑了起来:“还以为今天打不起来,原来想错了!”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40章 去往何处 下一章:第442章 二楼有人
热门: 一份不适合女人的工作 凶手在隔壁 我要做门阀 第七重解答 真相推理师:嬗变 伯恩的通牒 白猿客栈 麻衣相士 民调局异闻录3·血海鬼船 烽火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