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在劫难逃

上一章:第437章 禁忌之道 下一章:第439章 天昏地暗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几乎就在两道劫数成形、去追赶梁辛之际,在南疆深处,刚刚才踏出天舟不久、正准备与同伴启程、赶赴离人谷的曲青石,突然愣在了原地。

身旁的柳亦见状,关切问道:“怎了?”

曲青石的神情古怪:“不知为何,墨剑有些……有些躁动”说着,掐起指诀想要从须弥樟中取出墨剑,不料,指诀尚未掐稳,曲青石又突兀闷哼了一声,面色痛苦,额头青筋暴露,双腿一软直接摔倒在地……墨剑反了!

先是躁动,跟着在剑中封存的那段元神,荡起古怪却浩荡的魂力,将曲青石炼剑认主时送过去的那一缕元神彻底搅碎。

曲青石早就探到过,在剑中还有另外一段鲁执留下的元神,不过它无智、无为,任凭曲青石如何试探都没有反应,再之后的使用中,它也只帮忙不捣乱,就那么老老实实地待在剑中。

可是这一次,它却突然发狂,‘夺回’了墨剑。法宝中那一缕元神受损,主人也随之受创,曲青石立时重伤倒地。可事情还没完,就在他摔倒同时,自他的左臂上传来‘啪’的一声闷响!

曲青石左臂鲜血迸溅,墨剑自内而外,突破了他的须弥樟,急飞冲天。

事情发生得太快,即便是巫秀蛊煦这样的大宗师都来不及有所动作,唯独谢甲儿应变奇快,叱喝声中左手五指急弹,魔功凌空发动,想要锁住墨剑所在的那一方小空间,将它截下来。

霸王的空间奇术随心而起,肉眼可见,墨剑在疾飞途中明显一滞,可是下一个瞬间里,墨剑又轻轻一震,只听半空里传来‘嘭’的一声炸响,它竟突破了谢甲儿的空间之锁,划起一道黑色长虹,向着天边飞去。

这一下连谢甲儿的神情都变了,只有他才能明白,刚刚墨剑的反震之力何其雄厚。虽只是一挣,就已经搅动的自己血气翻涌!如果这一剑不是‘逃走’,而是杀过来,现在自己怕是已经身首异处了!

其他人也全都惊呆了。

他们感受不到墨剑爆发出来的力量,但至少也能明白,谢甲儿的空间桎梏之力,就是真正飞升的罗刹鬼也挣脱不开。

墨剑在曲青石手中,发挥出的威力,充其量也只比着一蛮之力强上稍许,可这一次,当墨剑回归那段无智元神统御,爆发的力量比着嫦娥境还要更强得多。

青墨关心哥哥,手忙脚乱地去搀扶曲青石,后者法宝被‘抢’,须弥樟破碎,连遭两记重创,不过性命无妨,选了几枚灵丹给吞服下去后,犹自有些失神,口中喃喃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众人面面相觑,连曲青石这个墨剑主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旁人又如何能想得通。

柳亦吞了口口水,试探着问同伴:“要不追下去看看?”

短短片刻功夫,墨剑早都飞得无影无踪了,曲青石也摇头苦笑:“怎么追?它破去了我的元神,从此再无联系了,谁知道它跑到哪去了……丢了法宝倒没什么,只是这把剑是鲁执的,突然就这么发狂了,让人有些心惊肉跳,怕是出了什么大事吧?”

说着,曲青石转目,望向老蝙蝠。其他人也一样,全都望向了老爹。

这次回来的人并不太多,只有北斗星阵中的六人、梁辛的三个结义兄妹、师兄谢甲儿外加一个开船的天嬉笑和一个驾驭辗转神梭的茅吏。一行人中辈分最高的就是老蝙蝠,拿主意的自然也是他老人家。

墨剑的事情突兀,就连谢甲儿都一改往日豪迈,面色阴沉起来,可缠头老爹却明显兴奋起来,桀桀怪笑着:“要出大事?好得很,老子这趟回来,怕的就是没有大事!”说着,把手一挥,传下谕令:“先回离人谷汇合了风习习,顺便让小白脸进小眼养伤,然后找梁磨刀,若他回来了最好,万一没回来,咱们就逆流而上,去混沌之海的那一头去转转。”

众人齐声答应,茅吏将一众同伴接入神梭,随即发动咒法,玲珑辗转腾空而起,下一刻就要施展遁法赶往离人谷,可谁也没想到,飞梭才刚刚跃起,竟也突然‘发疯’了,在半空里疯狂跳跃起来!

老蝙蝠、柳亦、宋红袍等人几乎异口同声,怒道:“茅吏,你又搞什么鬼!”小丫头青墨则死死扶住重伤的曲青石,圆圆的脸蛋上藏着几分笑意……茅吏也不过如此嘛,瞧这梭子晃得,比着自己当年可要激烈的多了。

茅吏顾不得回答旁人的质问,大声吼喝着咒诀,想要稳住神梭,可始终无法成功,梭子狂跳半晌之后,终于一头戗在了地上,溅起碎石泥土,遁术也没能就此发动。

辗转里的人全都摔成了滚地葫芦,就连谢甲儿也不例外……神梭斜插于地面,不过也总算安静了下来,茅吏这才松了一口气,应道:“外面大力轰涌,灵元暴乱,辗转无法成术,梭子用不了了。”

柳亦一惊:“你的意思,有人强袭飞梭?”

“不是,不知道,少问我,你们出去看看就明白了!”茅吏的脾气也大得很,唱动法咒,又把大家都送出了飞梭。

柳亦唤出‘懒虫’蛊力护身,打醒十二分的精神小心戒备,但即便如此,他离开辗转之后,还是‘哇呀’怪叫了半声,一屁股摔坐在地!

蛊煦如此,巫秀也不例外,而从仙界返回中土的众人,除了谢甲儿和他稳稳扶住的老蝙蝠之外,其余众人全都摔倒在地,神情变色。

如茅吏所言,外面已经彻底乱成了一团!天昏地暗、狂风呼啸,平时隐匿于空气中的灵元,现在变得暴躁不堪,彼此撕扯、互相攻伐。天地乱了,五行乱了,无论什么法术都无法成形。而这场大乱的源头,就是不久前墨剑消失的方向……柳亦两口子也和梁辛一样,对修真事一知半解,此刻还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老蝙蝠等人却能明白,远处正有一场天威暴乱,让他们所处的地方也受到了波及。

仅只是‘波及’,就让大宗师无法站稳,让玲珑至宝无法发动。

不久之前,海上那两重劫数还在凝聚,只是天象诡异,但并无力量波动,是以南疆的众多高手都不曾察觉,此刻劫数开始发动,引发的灵元轰鸣辐射万里,莫说谢甲儿等人,就是中土东南海岸的渔民都被惊到。

老蝙蝠不惊反喜,一时间都忘了和谢甲儿的‘间嫌’,抓着霸王的胳膊笑道:“赶紧,赶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甲儿答应了一声,迈开大步向着暴乱发生的方向赶去。

其余众人也都跳起来,跟在霸王身后。

灵元躁动,无法施法自然也不能飞遁,就只能靠着身体的力量徒步疾奔,谢甲儿外粗内秀,始终压住步伐,和身后同伴保持着一样的速度,事情来的太蹊跷,说不定真会有大凶险,一行人中自己战力最高,这个时候宁可慢一些,也不能独自离队。

柳亦把曲青石背在背上,一边跑着一边问道:“你怎么看?”

曲青石摇了摇头:“具体的情形不清楚,不过照现在的样子来看,远处应该是有人遭天谴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劫数,至少比起咱们上次经历的大五行灭绝,要强得太多。”

青墨就跟在夫君和哥哥身旁,闻言后咯咯咯地笑道:“不知是哪个倒霉蛋、不知惹了什么大祸,居然招来这么凶猛的劫数……”话没说完,青墨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声音立刻干涩了起来:“不、不会是梁老三吧?!”

就是梁老三……

梁辛从巨舟上‘逃’走,纯粹是一时兴起,就为了不让贾添‘看戏’,不是为了躲劫数,他明白劫数躲也躲不过,事实果然如此,龙云与凤霞真正成形后,只轻轻一震,就出现在梁辛的头顶!就算他在一步千里逾距而行,也逃不开这两重大劫的追袭。

当先一击,来自逆鳞。

劫数虽是以灵元凝聚,可最终轰出的却是力量,百炼成劫、返璞归真、最简单也是最纯粹的力量,黑色长云仿若神龙,现身于梁辛头顶,向着他一探、一击。

梁辛真就感觉,整座天空都被龙云掌控,逆鳞的杀劫,不是一片古怪地长条云彩,而是万里长空,压顶!

无处可逃,更避无可避,想要活命就只有挥拳向天!

遥遥望去,梁辛双拳合拢成锤,做轰天之势;黑色龙云绷得笔直,倒垂于天海之间,龙头正冲梁辛双拳——轰的一声爆裂巨响,龙云反挫卷首翻天,簌簌颤抖不休。

此刻梁辛仍置身于大海,他也受重力震荡,却并未陷入大海,而是仿佛喝醉了似的,脸色殷红如血,在海面上来回错步、头昏眼花的样子,可随他每一步落下,方圆百里内的海水,也随之坍陷、沉降,小魔头在海上‘转’了几步,视线之内偌大一座汪洋,就已经被他踩塌百余丈!

片刻之后,梁辛恢复如初,不仅没有气馁,反而更加精神了些,昂首望天狂态迸现,戳指点向龙云‘逆鳞’,怪叫着嘶吼道:“再来!”

话音刚落,眼前忽然弥漫起无尽霞光,红的凛冽、红的惊艳、红到淋漓尽致……

自从中土世界成形以来,就从没有过‘一人同时面临两重劫数’这样的事,何况还不是一般的飞升劫。

‘逆鳞’,因灵穴被毁而生,所幸中土格局已变,这重劫数的威力已经小了许多,如果梁辛毁掉的是现在正主掌着中土气运的镇百山小眼,这一重劫数的力量,怕是还要再扩大百倍。

可即便如此,‘逆鳞’之威,也堪比曾经重创老叔的大五行灭绝。

而真正让人窒息的,还是那道从没人知晓、第一次现身人间的‘涅槃’。

在逆鳞一击之后,涅槃也就此发动,千万片‘凤翎’飘落,绕着梁辛轻轻而舞,只有无尽旖旎,却没有一丝杀意。

无数霞云就那么围着自己翻飞打旋,好看得要命,梁辛等了片刻,仍不见涅槃中的杀劫现身,倒是‘逆鳞’陡转回来,和他换过猛烈一击。梁辛越等越不踏实,足下发力想要冲出霞云包围,可无论是靠‘逾距’还是催动身法,涅槃始终如影随形,全没有突围的余地。

几个呼吸之后,龙云第三击袭来,对撼之下梁辛身形斜掠,穿过一片凤翎霞云,云絮轻飘飘的混不着力,被他一撞就散乱了,但眨眼之后又重新凝聚成形,继续飘荡着,显得那么逍遥。

龙云再度聚力,梁辛也觉得身体发热,不再理会‘故弄玄虚’的涅槃,只在心中小心戒备着,同时舒展身体,体内充沛劲力流转不休,这一仗还有的打!

三击过后,又是三击,逆鳞轰击的速度越来越快,初时蓄力一次需要半盏茶的功夫,而六次轰击过后,在一个呼吸间已经能够接连发动两次强袭!与龙云相争,全无花俏而言,纯粹是力量的对抗,不过梁辛也并非站着不动硬抗硬打,每次轰袭到来前,他也会发动身法,虽然不可能躲过去,但至少也能选择一个比较有利的迎击角度……到现在为止,梁辛还能从容应付龙云,接连发力也还不见太大消耗,就是有些燥热,不知不觉里全身大汗淋漓。

梁辛随手扯掉上衫,深深吸气,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愣住了,以至对龙云的下一击都没能及时调整位置,直接挥拳上去……不该那么热的,就凭着他现在的身体,劲力充沛时完全不会有这些冷热不适。哪又为什么会热?不是梁辛,而是因为涅槃。

到了现在,梁辛终于恍悟,涅槃的杀劫,到底是什么……

炼。

没有法术轰杀,不是浩力强袭,涅槃的杀劫就是这一个字:炼。它会越来越热,最终化作足以烧穿天地的熊熊恶炎,它考验的不是你有多强的力量,不是你有多大的神通,它只问你:身体够不够强?

全无投机取巧的可能,只看劫数中人的身骨,能不能撑过这一团涅槃之火!

涅槃越来越热、逆鳞发动轰击的频次也越来越高,在开始后不久,劫数内蕴的天地原力便真正流转开来,待贾添赶到时,已经看不到梁辛的身影,在他眼中,只有一团方圆千丈的熊熊恶焰,另外还有一道黑色龙云,身形摇摆在火焰中穿梭,不停发出雄浑猛击……

天意相通,这两重劫数看似各自为战,其实已经合而为一!

即便心里早有准备,在见到眼前异象、感受到巨力颤抖时,贾添还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放开声音,对着‘涅槃’喊道:“梁先生,我来观战了。”

“滚!”

涅槃焚身,逆鳞狂袭,梁辛只觉得头昏脑胀、血脉贲张,身体仿佛随时都会爆裂开来,不过,在焦头烂额之间,他还是回应了贾添一声。

贾添呵呵呵地笑了,正想再说什么,却突然神情骤变,那副永远都好整以暇、懒懒散散的神气瞬间消散,换而仓皇失措,就连脸色都变得苍白无比,颤声惊呼:“怎么可能……鲁执!”

随着他的惊呼,一柄墨剑裹挟风雷,于猎猎激鸣中疾飞而至,并不理会贾添,而是直直冲向了那两处劫数!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37章 禁忌之道 下一章:第439章 天昏地暗
热门: 风声 神探韩锋:高智商犯罪 剑侠情缘 间谍课:最精妙的骗局 沧海3·金刚法藏(2017新版) 坠落之前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Ⅵ 麻衣相士 天涯双探2:暴雪荒村 最后一张录取通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