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规矩之外

上一章:第435章 臭棋篓子 下一章:第437章 禁忌之道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贾添又笑了几声,似乎是觉得梁辛太‘臭’,下起来太无聊,他也不再走棋了,而是突兀说道:“这天下所有生灵,都是棋子。天地就是这幅棋盘,而天道,就是象棋里的规矩了,不管你是车马相仕,什么都好,只要是棋子,就全得按照规矩来走。你也不例外,一样是个棋子……就当你是个卒子吧。”说着,伸手向着棋盘上的一只卒子敲了敲:“以前,你一次走一格,过河前只能竖走,过河后威力大了一点,可以横走了……可不管怎么走,你都得按着规矩来。你在棋盘上,你在规矩里。”

贾添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笑意:“可是泥塘突破,你‘夺’回了自己的身体。你还是一只卒子,不过却变成了一只只听自己‘命令’的卒子,你还在棋盘上,但你已经不在规矩里了……这盘棋的规矩,管不到你了,你大可想怎么走就怎么走。”

“为什么卒子一次只能走一格?因为象棋的规矩如此;你不受规矩,只要你愿意,你一步可以走两格。”

“只能进不能退?那是别的卒子。象棋的规矩管不到你这颗卒子,你想进就进,想退就腿。”

“羡慕车么?人家车一次可以跑上一路,谁当杀谁,是盘中的大将,卒子不起眼,只能做炮灰。别的卒子都羡慕‘车’,唯独你不用,你想当车,那你就是车;你想当马,那你就是马。”

“下棋是为了什么?为了赢。”

“怎么赢?想办法杀了对方的老帅。”

“为何要想办法?因为象棋有象棋的规矩,大家都得按部就班,老实巴交地去走棋。只有你想怎么走就怎么走……”

说到这里,贾添探手,拿起一枚还没走动过的卒子,斜插大半座棋盘,直接砸在了对面的红帅上。不是普通的‘吃棋’,而是指尖灌力,用手上的卒子,把那颗‘老帅’彻底砸碎:“这盘棋不用下,你就已经赢了!”

砸毁老帅之后,贾添把手里的卒子扔给了梁辛:“还是那句话,你是卒子,你在棋盘中,可你已经不在规矩里。关键是,你现在还以为,自己仍在规矩里,还当自己是以前的那个卒子,一步一格,有进无退,拼命想过河……能听懂么?我说的,你若能领悟,才有资格和我一战。”

说完,贾添就此收声,舒舒服服地靠在了船舷上,举头望天,再不去看梁辛一眼。

梁辛死死盯着手中的‘卒子’,凝神思索……他一动不动,可他的‘情形’,却无时无刻不再变化着。

前十天里,梁辛的皮肤、头发、甚至眼中流露出的目光,都在一点点地黯淡下去,老实和尚的眼力也不错,很快就看出了他的变化,和尚的神情也越来越忐忑,梁辛变得越来越‘黯’,就说明他的生机在不停枯萎,这样下去,整个人迟早会‘枯死’!

差不多第六天的时候,涵禅再也等不下去了,突然跳起来冲向梁辛,想要打断他的冥思,可在他们身边还有个贾添,老实和尚哪能冲得过去,他才刚刚一动,就被贾添按住了。

贾添摇头笑道:“莫急,这是他的造化!”

和尚费力挣扎着,少见地怒道:“妄言!造化会是这样?”

贾添才不把和尚的叱喝当回事,好整以暇地应道:“再正常不过,他要真正突破,就得弄明白‘在棋盘中,却不再规矩里’,不过这个道理也不是那么好懂得,他想弄清楚,就得按部就班的来。”

说完,停顿片刻,也不去理会和尚再说什么,贾添又继续解释道:“若我没猜错,他现在光想着‘不在规矩里’,不知不觉的,自己也就离开了‘棋盘’。泥塘经历后,他就真正掌控了自己的皮囊,身随心动,他心思不在‘棋盘’,身体当然也不在人间,生机渐渐沦丧,再正常不过!”

贾添的道理玄之又玄,和尚哪有心思去深究,只是一个劲地吼道:“那他会死,万一没能悟道,就死了!”

贾添冷晒:“哪能没点风险,值得!再说……万一没死呢。”

和尚挣不脱贾添的控制,再怎么着急也没用,只能眼看着梁辛一天天的变‘黑’、变‘黯’、变得死气沉沉……直到第十天,梁辛的身体忽然颤抖了一下,发肤迅速恢复‘光泽’,不多时,整个人的精神都饱满起来!贾添见状,‘哈’的笑了一声:“好得很,回来了,心思回来了,人也回来了,不会死了!”

可梁辛并没有就此清醒,继续沉思着,而接下来的十天,他的身体又有了古怪变化……身体生机勃勃,但整个人又变得僵硬起来。

虽然不像第一个十天里那样眼看着一点点‘枯萎’,但也渐渐的,越来越不像个活人,反而愈发像座石头雕像。

眼看着梁辛又要变成‘活死人’,和尚又开始着急,可怜巴巴地望向贾添:“这又是怎么回事?”

贾添仍轻松得很:“他的心思回来了,可还是没能想明白那个道理,现在应该是‘人在棋盘中,也在规矩里’,所以身体越来越硬,所有的‘规矩’都被他背到身上去了,不变成石头像才怪!”说着,随手掂起一颗棋子,扔向梁辛。

棋子是木头的,打在梁辛身上,竟发出‘梆’的一声响,如中顽石。

梁辛全无反应,但羊角脆勃然大怒,吱吱叫着跳起来就去抓贾添的脸,贾添吓了一跳,赶忙把小家伙抓住,塞给了老实和尚:“你要不想让它死,就把它抱稳,别让它胡闹。”

老实和尚死死抱住小猴子,又指了指梁辛:“他的身子……真、真好像石头,怎么会这样。”

贾添笑答:“这个说起来太麻烦,总之还是那句话,他身随心动,心思突破,也是对身体的洗炼,他有什么样的心思,就会有什么样的身体!”

……

第三个十天,梁辛又起变化,而这一次,变化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神情。

本来已经僵硬如木石的身体,缓缓松动,逐渐恢复弹性,神情也越发清透、生动起来,贾添在旁边看着,目光里满满都是喜色,大力拍着巨舟甲板哈哈大笑:“好了。好了。他在破‘规矩’,小卒子在棋盘上,却不在规矩里!”

直到第三十一天正午时分,‘啪’的一声,手中那枚棋子爆碎,梁辛抬头,望向贾添。

贾添的眼神异常明亮:“怎样?”

梁辛点头,起身,对贾添长身而揖:“要多谢你。”

身随心动,当梁辛真正明白‘棋盘中、规矩外’的道理之后,他的身体也得以再度洗炼,至此,这一次突破才真正完成。

突破的,不止是魔功,还有他自己……或者说,老魔头将岸传下的‘天下人间’,在执念破道之后的下一个境界,就是以魔功为引、为序,引导魔头成为天地间真正的另类!

可能连老魔头将岸自己也没想过,‘天下人间’真正的大用处竟在于此……

梁辛对贾添的那一声‘多谢’,发自肺腑。魔功虽然神奇、自己的机遇也属难得,可要不是有贾添这个洞悉天机的高人从一旁点化,只怕他永远也没机会成为那颗‘张牙舞爪、随心所欲的卒子’。

贾添居然难得的郑重起来,千万碎片再度聚拢,凝成一个肃穆表情,认真还礼:“恭喜梁先生。”

梁辛用三十天去领悟的,只是自己的魔功心的,不是什么登天大道,所以在心境上不会有丝毫变化,被贾添的一声‘梁先生’喊出了一后背鸡皮疙瘩,笑道:“别,还是喊我名字吧。”

贾添却正色摇头:“你有资格与我一战,当得‘先生’两字。”

梁辛神情一下子兴奋了起来,望着贾添:“一战?现在?好啊。”

不料,就在他声音落地,凝神备战之际,对方的神情忽然‘崩碎’,所有‘碎片’又各行其是,同时语气里也恢复了先前的懒散:“你觉得,我这个人傻么?这次我要真想和你动手,也犯不着先给你疗伤,再给你讲道理,让你脱胎换骨、战力暴涨吧?”

说完,也不等梁辛回答,贾添又呵呵地笑起来:“我做了那么多事,是因为……它们!”说着,贾添伸手,向着天空一指。

梁辛循着他指点的方向望去,略显疑惑:“这个、到底是什么?冲我来的?”

天空之中,一重重乌云从四面八方滚荡而现,正接连、融合在一起,此刻已经隐隐成形,乌云相接后的形质也特为怪异,并非满铺天空,而是串成一条长链……龙云!

虽然还没完全成形,梁辛已经明白认出,这条龙云与他在巨岛上见过的那一条,完全相同。

空中不止龙云,在另一个方向上,层层赤色光芒绽放,每次红光闪烁后,都会出现一片火红色的古怪霞云,乍看上去,像极了神凤掉落的长翎,‘古怪霞云’越来越多,从天际徐徐向着巨舟所在的方向飘来。

天显异象,梁辛发呆……而且,这次面对龙云时的感觉,也和上次有所不同。

在巨岛上乍见那重诡异天象,梁辛觉得心惊肉跳,打从骨子里去抵触它,不过在当时,‘龙云’摇摆着‘身体’,仿佛要择人而噬,但并不针对自己,或者说,龙云无视于他的存在;

可是这一次,梁辛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从龙云中散发出的森然敌意,它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另个方向上的那些‘凤翎霞云’也是如此。

两处怪云都与天劫有些相似之处,可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来,它们比修士的飞升劫要更可怕得多。

梁辛能明白,两重怪云应该会是两重劫数,但他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应劫?干爹的魔功是‘人间道’,本来就不该有劫数一说,即便退后一步去说,就算有劫,也犯不着一次来俩吧,怕一个打不死他么?

龙凤成劫,还在凝聚,尚未成形,可气势已经牢牢锁上了梁辛,现在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待劫数成形后,也会突现在他头顶,逃跑全无用处,还不如呆在原地省些力气,凝神备战。

这个时候贾添开口了:“你去巨岛捣毁大眼,主要是想先断了那些仙道怪物的大梦,逼疯他们,不过在你心里,也存了份恶心我的念头吧?”

也不容梁辛承认或者否认,贾添又呵呵呵地笑了起来:“所以,有件事我没告诉你……真大眼虽然枯萎脆弱,可它到底是阳极灵穴,是有天命护佑的,伤了大眼之人,要遭劫数反噬。”

说着,他伸手指了指那道龙云:“喏,就是它了,这重劫数唤作‘逆鳞’,灵穴就是中土世界的逆鳞,你把它毁了,就应上这重劫数了。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毕竟,中土的格局已经被鲁执修改过了,巨岛大眼荒弃,所以由它衍生出的劫数,也不会太过分,威力上也就和大五行灭绝差不多吧,如果你没有泥塘突破,差不多会死在‘逆鳞’上,现在你又迈上了个新境界,应该能应付得了。这个劫数我没告诉你,本来也是想恶心你一下的……千辛万苦捣毁大眼,从无数仙道怪物手上逃得性命,费尽力气爬出大眼化境,结果抬头一看,天上还有道劫数等着你,哈哈,我一想到你当时的表情,就觉得有趣。”

梁辛明白了,为什么贾添把自己从苦修手中救下时,会说‘没想到你能回来’。

逆鳞劫数,威力与大五行灭绝相若,就连老叔都险些在五行劫中魂飞魄散,凭着自己以前的修为,自然也没法度过‘逆鳞’。

梁辛侧目,斜忒贾添:“你不是说,不容别人伤我,一定要亲手杀我么?”

贾添皱了下眉头,似乎觉得梁辛提了个傻问题,不过也还是耐心解答:“你看,这个事情是这样的,我是大眼,所以我就是中土,你死在中土世界的劫数上,就是死在我手里,这是一回事,我不想别人杀你,但‘劫数’不是别人,它是我啊。”

随即,贾添又把话题拉回来:“看你能活着回来,我意外的很,不明白你怎么可能逃过‘逆鳞’,后来问过老实和尚,这才大概明白,你根本就没应劫!”

事实的确如此,大眼被毁,巨岛上空龙云横跨,但这重劫数并未落下来,小魔头得以安然逃脱。

说到这里,贾添停顿了下来,意思再明白不过,要等着梁辛来问他‘为什么当时龙云没打我’,不料梁辛根本没有开口的意思。

梁辛也纳闷,可就是不问,反正不是憋死你就是憋死我,没啥大不了的。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35章 臭棋篓子 下一章:第437章 禁忌之道
热门: 红雨伞下的谎言 迷离档案 鬼眼新娘2 昆仑传说·月之暗面 剑客行 御手洗洁的问候 夔牛记 高层的死角 宴无好宴 亡灵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