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臭棋篓子

上一章:第434章 硕大棺木 下一章:第436章 规矩之外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巨岛之行,本就是梁辛生平办得最最得意的一件事,当下也毫不隐瞒,坐在贾添对面,从登岛煞时开始,一直到大蛇生吞吕淹,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足足用去了几个时辰。

在梁辛讲述经历的时候,贾添并不插口,目光里始终饱含笑意,唯独在听到击毁灵穴大眼,他的眼神有过一瞬狰狞,此事是他的心结所在……

所有的事情说完,贾添开口问道:“和尚带着你从大眼里返回地面,岛上天象可有什么异常?”

要不是贾添提起,梁辛几乎都将此事忘记了,当时又一道‘龙云’横插苍穹,映在目光里着实有些惊人,曾一度让梁辛觉得心惊肉跳,不过天象虽然古怪,对巨岛倒没有实质影响,既不曾打雷也没有下雨,只是看着吓人,仅此而已。

贾添点了点头,将此事放在了一边,又道:“你把陷在泥塘里的事情,再说一遍。”

为了假装无力,所以抑制本能,苦苦坚持了二十余天,最终得以突破,不仅身法大进,更惊人的是自那之后,梁辛的身体就再不受天道影响了!若非如此,他早就被吕淹的‘自生自灭’擒杀,根本到不了大眼底部,哪还会有后面的连串事情。

到了现在,梁辛自己对这次突破也还糊涂得很,全然想不通这其中的道理。干爹早已辞世,师兄远在仙界,有关‘魔功’功法梁辛无人可问。

不过贾添洞悉天道,心思卓绝,或许还真能想通其中的道理,是以梁辛再说过有关泥塘的经历,就势问他:“这次突破你怎么看?”

贾添摇了摇头,开始皱眉沉思,过了半晌才再度抬头,他的目光也恢复了清明,显然想通了什么,却没急着去解释,而是反问梁辛:“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梁辛最烦贾添这份矫情劲,但毕竟功法、突破是自己的事情,自己总得先有个‘说法’才好:“泥潭里,我是和本能斗,算起来是自己打自己,我打赢了自己,由此对身体的控制也更上层楼,可我想不通的是,怎么会就此不受天道……”

不等他说完,贾添突然笑了起来:“和本能斗,就是自己打自己,这句话说得不错。不过……在泥塘中,你打的那个只是自己么?不止吧。本能是什么?而真正的关键是,本能,是从哪来的?”

梁辛先前也只想过,和本能斗就是和自己斗,却从未想到‘本能’二字究竟从何而来。

‘百无一用’也好,五神变小罗刹也罢,都是领悟天道的绝顶高手,抬抬手就能抹杀千万生灵,可杀人容易,想要修改本能却难,即便他们强大如斯,也挡不住凡人害怕时会瑟瑟发抖、紧张时会言辞结巴……这就是本能,与生俱来,和本性相辅相成,不容改变也没得改变。

若再向上追溯,本能也算是一种‘天赋’,它是天道赠予,是天意使然。

贾添停顿了片刻,见梁辛大概想通,才又继续道:“你的情形,其实不是克服本能,而是控制了它,本能本来是天意在你身上的体现,现在,你把它掌握在了自己手里,明白了?”

梁辛还有些懵懂:“就是我控制了本能,就是打败了天?!”

贾添吓了一跳,失声笑道“打败了天?这四个字是不是也有点太大了?你充其量是从老天爷手里,真正抢回了自己的身体。赢下本能之后,你就是你了,和老天再没有一点关系,由此,你也再不受天道了。”

老魔头创出的身法,是用本人的神智去协调本能的动作,以求本能和潜质发挥到极致。这个过程,在不知不觉里,就已经将不由人控制的‘本能’,加入了人为的干预。

换个说法就是:魔功身法的修炼,其实就是让本人参与进来、是把只能由天道控制的‘本能’,变成人和天道一起去控制。

‘本能’就仿若一辆马车,车夫是老太爷,但是修炼魔功之后,梁辛也变成了车夫之一,开始老天爷合作,一起驾车。

而梁辛在泥潭中的突破,也可以看做,他在和老太爷抢夺车夫的位置,最后老天爷‘一怒下车’,梁辛彻底掌控了马车。

从此,梁辛就是‘梁辛’了,他存于天地间,却和天地再没了一丝瓜葛!

若是归于境界之说,在泥潭中的那一场‘本能’之争,其实是‘天下人间’的突破,就连老魔头将岸也未曾想到过!至于梁辛自己,更是懵懵懂懂。

贾添对着他合掌一揖:“恭喜梁磨刀,再度突破魔功,你才是真正的天上人间。”

小魔头苦笑,或许自己真的是突破了……不过现在看,最大的好处也只是从此不怕神仙相手中的那一重天道了,可现在‘浩劫东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重好处也没了太大的用处。

贾添能明白梁辛的心思,猛地把笑容一敛,摇头道:“绝不止于此,你的本领已经突飞猛进,只是你还不知道罢了。”

梁辛立刻来了精神:“还有什么本领?”

贾添坐直了身体:“先说一个简单的。”说着,他的神情略显踌躇,似乎有些不知该怎么措辞,寻思了片刻,突然捏起了一个手诀,七柄紫色长剑突兀现身,直刺梁辛!

梁辛的反应何其迅捷,何况他以前就被贾添偷袭过,心里始终加着几分警惕,低吼声中身形暴退,避开飞剑奇袭后势子又猛地一转,飞扑强敌。

‘来不及’、‘想不到’都对贾添无效,不过梁辛还有一身霸道劲力,还有一道鬼魅身法……但是在距离贾添身前三丈时,梁辛怒吼一声,又突然卸去力量,止住了冲击的势子。

贾添的一只手,已经按在了老实和尚的光头上,梁辛再有寸进,涵禅便性命不保。

和尚两眼使劲向上翻,想去看贾添按在自己头顶上的手,偏偏他的双目倒长,一翻起来目光古怪到无以复加……

贾添的语气还是那么懒散,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似的,摇头道:“你这人,心肠太软,要对付你太容易了。”

梁辛目露凶光:“你把和尚放了,咱俩正经拼一场,别总是偷袭偷袭偷袭,你累我也累!”

“我不累。”贾添回答得挺实在,随即又摇头道:“放了和尚,你现在也不是我的对手。”

小魔头冷晒,可还不等他说什么,贾添就抢先开口:“刚才我唤出的,一共八支神剑,不是七支,不信的话,你问和尚。”

和尚也是神仙相,眼力不错,而他先前所处的角度又好,有些费力地对着梁辛点点头:“好、好像是看到一支剑在你背后一闪……太快,没看太清楚。”

涵禅是绝不会骗自己的,梁辛暗中吃惊,若真如他所言,面前七剑、背后一剑——自己此刻就应该是个死人了,贾添偷袭在先,跟着又收了法术,放过了自己?贾添脑子有病?

贾添哪知道梁辛的腹诽,继续道:“你现在还差一些,真要放手一搏,你没活路。”

梁辛仍维持着扑击的姿势,戒备道:“刚我背后还有一剑,那你为何不刺?”

“我刺了啊,一点没留手!”说着,贾添笑了起来,放开了和尚,呵呵地笑了起来:“明白了?不是我饶你,而是神通于你无害,一碰到你的身子就化作青烟,你没察觉到罢了!”

贾添说完,又一挥手,与半空中凝束灵元化作一方法印,问梁辛:“你要不要再试试?”

梁辛犹豫着,伸出左手:“打这只是手,别打身体!”

话音刚落,空中的法印绽放出一蓬黑色光芒,来势奇快,正中梁辛伸出的左手!正如贾添所言,神通才一碰到梁辛的皮肤,立刻消散再无杀伤可言,梁辛甚至连一丝感觉都没有。

梁辛霍然大喜,泥塘的突破之后,自己的身体不仅不受天道,就连法术神通也难伤他分毫!几乎同时他又想起一件事,自己在大眼深处,小天猿第二次战吼刚过时,曾被神仙相的一道金色巨剑法术当胸击中,旋即五行兽造反,神仙相开始大乱,当时自己还以为是敌人撤散了法术去应付怪物,现在想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而是自己的身体神奇。

越琢磨也就越开心,不知不觉里梁辛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不过才刚笑了几声,忽地又‘哎哟’惊呼,神情也变得懊恼不已。

不怕神通道法,任凭敌人轰杀,只当清风拂面!可他先前不知道这次突破带来的好处,更没想到身体竟连法术都不受了,在对付神仙相和苦修持的时候,还上蹿下跳左躲右闪,几次都差点把自己活活累死,干脆都是白忙活了……不得不说的是,他身法也还真进步了不少,除了那道金色巨剑之外,在强敌围攻下,愣是把所有打向自己的神通都躲开了。

要是‘挨’上几下,也就不用贾添来提点了。

挨打、逃窜都是以前的事情,这一次突破,效果神奇如斯,还是让梁辛打从心眼里乐了起来,再和贾添说话的时候,底气也不知不觉地足了许多:“不受天道、不惧法术,那我……这天底下,岂不是没人能在伤我了?”

“我一猜你就会这么想,做梦吧!”贾添又坐了回去,说道:“神仙相手中的那一重天道就不用说了;而天下间所有的法术,能够凝聚灵元、幻化神通,表面看上去与规则无关,可实际,只要是能成形的法术,或在咒法中,或在手诀内,必有暗合天道之处,否则灵元又岂能为修士所用?你这次突破,破的是规则,所以只要是规则之下的手段,都对你无害了。不过,在规则之上,又是什么,你可曾想过?”

梁辛就知道自己脖子之上骑着个猴,哪想过规则之上是什么,眨巴着眼睛摇头。

“是力量。规则是由力量衍化而来的,如果没有力量,规则连狗屁都不是,你突破的是规则,却不是力量……听不懂没关系,最关键的地方就是,天道、法术都对你无效,要打杀你,就只能用力量,最简单,也最纯粹的力量。”说话时,贾添扬起一拳,打向梁辛。

贾添的拳头去势不快,意思再明白不过,是要梁辛来和他实实在在地对上一拳。

梁辛最不怕的就是和别人比力气,当然不会拒绝,抬手,全力,挥拳。

玉石双煞、星魂夺力、奎木狼中老蝙蝠的四成蛊元、五神变小罗刹的两成修为、仙界恶土的洗髓炼体……此时梁辛毫无花哨的一拳,便是中土大宗师梦寐以求的境界;

贾添,由十位仙魔尸体而来,经鲁执秘法炼化,他就是猴儿谷的大眼,不仅法术通玄,力量也深不可测。

两人对拳,双拳交击中肉眼可见一蓬气浪从双拳之间升腾,转眼扩散开去!

气浪甫一入海,以巨舟为心激起一圈巨浪,向着四下里疯狂退去,海浪被双拳中散出的劲力越推越高,转眼千丈,一直消失在天海尽头。若从天空鸟瞰,现在巨舟所在方圆数百里的海水,已经塌陷成窟,远远低于周边海面。

片刻之后,远处传来闷雷般的海水轰鸣,气浪消散后,外面的海水开始倒灌回来……可是,即便如此浩荡的声势,也没能遮掩住在梁辛拳头中一声‘啪’的脆响——中指,指骨断裂。

小魔头全力尽出,还是没能抵住贾添看似漫不经心的一拳。中指一断,梁辛的拳力难续,而贾添拳上的力量,犹如排山倒海般汹涌而至!

梁辛大惊失色,幸好贾添现在还无意取他性命,劲力一吐即收,没再趁势攻下去,就此收回了拳头:“明白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手指刺痛,梁辛的神情很不好看,但还是缓缓点了点头,认真道:“明白了,我不是你的对手……我没想到,你的蛮力也如此了得。”

贾添咳了一声,无奈而笑:“想岔了!跟我没关系,我想你明白的是,现在能伤你的,就只有力量,最简单、最直接、也是最原始的……蛮力!只要力气大过你,你就完了。所以以后你要小心,遇到大力之人,记得躲远些。”

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伤药,扔给梁辛:“先把断指固定好,再敷药。”

贾添的伤药了得,一敷上去,疼痛顷刻消失,换而一片清凉,说不出的舒服,梁辛动作麻利,很快处理好自己的伤指,随后一点没客气地把药瓶揣进自己兜里……治好了手指,梁辛开口道:“蛮力比我还大的,也就是你了吧?你的意思,要我以后躲你远点。”

贾添却又复摇头,很有些古怪地说了声:“不见得,不见得。”随即又把话题拉了回来:“你突破之后,身法猛增,身体也不再受天道和法术,这些本领都是小道,真正的好处……你还没发觉。”

梁辛‘啊’了一声,一时间也顾不得去琢磨贾添明明是要杀自己,为何还这么耐心的提点个不停,脱口追问:“还有好处?是什么?”

贾添没急着回答,而是莫名其妙地笑了笑,反问梁辛:“你会下象棋么?”

象棋自古有之,梁辛自己没玩过,但是开饭馆的时候看过别人下棋,‘马走日象走田、车走直路跑翻山’这些基本规矩也都懂得,当即点了点头。

贾添目光一喜,居然真的挥手,摆出了一副棋来:“来来来,杀一盘!”

梁辛暂时也不多问,耐下性子,勉为其难摆好了棋子,结果刚走了五六步,贾添就哈哈大笑起来:“梁磨刀,你是个臭棋篓子!”

小魔头想笑又想骂,翻起怪眼瞪他:“我能把棋子捏碎了,算不算本事?”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34章 硕大棺木 下一章:第436章 规矩之外
热门: 血腥的收获 诡神冢 隔墙玫瑰 蓝色列车之谜 豪气歇 地上地下之大陆小岛 占星术杀人魔法 犯罪心理画像 鬼吹灯之盗破天机 致命魔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