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硕大棺木

上一章:第433章 便依着你 下一章:第435章 臭棋篓子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苦修首领坐在冰鸾背上,依旧面无表情,想要回头去再看敌人一眼,不料脖子才刚刚一动,在他耳边就响起了一个懒散的声音:“你想找谁?我么?”

纵然心思早被自苦手段磨练得坚硬无比,苦修首领还是禁不住大吃一惊!敌人怎么可能会跟在自己身旁……冰鸾神速,天下无人能及,就连阎罗王追不上。

贾添追得上。

贾添欢笑,扬手,在苦修首领耳边轻轻一拍。

往日重伤已然痊愈,而‘大眼幻术’、‘傀儡咒井’两项巨大法术的压力也先后卸下,现在的贾添,全盛、巅峰!

即便苦修首领有嫦娥大力,又经却上千年的自苦锤炼,却仍敌不过耳边传来的那一声合掌轻响。

血雾弥漫,苦修首领尸身炸碎,魂飞魄散!

苦修惨死,他身下的冰鸾长声怒啸,倏然停止急冲之势,双翅乍开盘转回身,与贾添在空中对峙,随时都会发动全力一击。

贾添也没再出手,静静高悬于半空,背负双手,目光阴沉着,与冰鸾对视。

而片刻之后,冰鸾的气势竟越来越低迷,天生灵物,对危险的探知远超修士,凝神与贾添相对,很快就发觉到了对方的可怕。神鸟眼神中的仇恨、愤怒不再,唤作畏缩、恐惧,双翅缓慢收拢,想飞却又不敢离去。

也许是‘山天大兽’的关系,贾添诛灭苦修毫不留情,但对仙兽却网开一面,见对方退缩也就作罢,低声笑道:“快滚快滚。”

冰鸾如逢大赦,再不敢高亢啼鸣,低低地呜咽一声,转身就逃。

大海中,蟠螭也受伤不轻,不过性命无碍,仙兽性子骄傲,不愿梁辛见到自己的狼狈模样,也不再打招呼,沉入深海就此离开,秃脑壳也急匆匆地追着去了……

贾添追杀苦修首领,一去一回,前后加起来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返回到绿叶幻化的巨舟,对着梁辛一摊双手,示意在场苦修一个不剩,最后逃去的中年首领也被他诛灭,说道:“你当苦修是好人?分不清善恶的好人,可比着坏人还要更可恨,更误事。”

跟着贾添就此岔开话题,目光明显兴奋了起来:“快说说,你这一趟经历到底怎样?”

苦修尽丧,梁辛谈不到多心疼,但着实有几分懊恼,现在自己也落尽贾添手里,反正也没什么活路,也不用再跟对方客气什么:“没心思跟你废话,老子要睡觉!”

随即,再不理会贾添,抱着羊角脆,躺倒在巨舟内……梁辛自己也没想到,精疲力竭之下,一会功夫,居然真就睡着了。

……

梁辛醒了,被吵醒的。

乌云盖顶,连串紫弧从云中穿梭延展、狰狞而舞,惊雷接连炸碎在头顶!

梁辛才刚刚醒来,全不知道身边的状况,一睁眼先看到重重雷暴劈裂苍穹,第一个反应就是又遇大法力强袭,当即脊背用力一跃而起,跟着发觉小猴子和老实和尚都还安好,心里立刻踏实了,许多扬声问和尚:“怎么回事?”问话同时,举目向着周围望去,发现自己这一行人仍在海上,正搭乘着贾添用绿叶幻化的巨舟。

身边同伴都在,唯独贾添不知去向。

天空里雷电翻腾,海水也在不甘长嗥,幢幢如山巨浪,就那么突兀地从海面上拔出,于顷刻间成形,又在刹那里崩塌,冥冥中的恶力涌动,惹疯了整座大海!

巨舟在大海中东摇西荡,小猴子从东摔倒西,又从南滚到北,口中吱哇乱叫,不过叫声里倒没什么仓皇,相反,好像它还挺开心来着。老实和尚猫着腰跟在羊角脆后面一个劲地追不停地喊着:“银环小心,小心……”

涵禅全副精神都放在羊角脆身上,根本没注意梁辛已经醒来,更没听到他的问话。

天海浑浊,一场罕见的大风暴,但其中并无灵元震荡,梁辛很快也就明白了,不是敌人强袭,只是自然之怒罢了。以梁辛现在的修为,早都不再把海上风浪当回事了,彻底放下心来,一把揪起正从自己脚旁滚过的羊角脆,笑骂道:“老实呆着!”说话时又把身形一晃,躲过跟在小猴子身后撞过来的老实和尚,另只手伸出去,抓住了和尚的肩膀。

和尚这才看到梁辛,立刻惊喜道:“你醒了?现在还好?身体恢复了没?”

在跃起的时候,梁辛就已经发觉,自己的重伤几乎痊愈,精力和体力尽数恢复,全身劲力充沛!现在就算对上贾添,他也有一战之力。

梁辛先点了点头,应了句‘我全好了’,跟着又问道:“你怎么回事?为何不给自己治伤?”

在抓住他的时候,梁辛明明白白地感觉到,和尚还带着一身重伤……和尚好歹也是神仙相,要不是重伤在身,又哪会抓不住一头小猴子。

这倒奇怪了,和尚手握疗伤之道,随时可以治疗自己,可到现在居然还背着一身重伤。

和尚如实回答:“贾添说不喜欢见有人在他面前施展天道,不许我疗伤……不过我没事,倒是你、你的伤,全都是贾添治好的。”

梁辛冷晒:“没事,你现在就给自己疗伤,他要找麻烦都有我挡着。”说完,散出灵觉,搜索附近,这次仍旧没能找到贾添,梁辛略显纳闷,又问道:“贾添不在这里?他去哪了?”

和尚扬手指天上:“风暴起时,他好像挺高兴的,钻进乌云里去了。”梁辛有些发愣,举目望向压在半空的乌云,凝神端详了半晌,终于发现,在一道道紫弧闪烁中,恍惚有个人影挥舞大袖来回穿梭,似乎在和闪电追逐嬉戏,正玩得开心!

在梁辛找到贾添的同时,贾添也发觉了梁辛,从乌云中问道:“醒来了?睡得还好?好家伙,你这一觉睡了三个月还要多些。”梁辛吓了一跳,自己是初冬时分从仙界返回中土,大眼之行耽搁了三个多月,一场大睡又过了一季……此时已至盛夏,算算时间,师兄、义兄他们差不多也快回来了。

梁辛暂时没去多想仙界同伴,在船上回答贾添:“托你的福,也多谢你帮我疗伤……乌云里,好玩么?”

贾添哈哈一笑:“百无聊赖,打发时间而已,以前有时会这样,最近这万多年都不曾这样玩耍了,刚才看到这场风暴不小,一时兴起就钻了上来,要不你也上来试试?”梁辛对‘没事干找雷劈’不感兴趣,摇头拒绝。贾添也不勉强,人影一闪从乌云里返回船上,上上下下打量着梁辛,目光里满满都是欢愉,连连点头,显然对自己的疗伤手段颇为满意。

梁辛也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体太强,一旦受了重伤就会极为麻烦,就算有青莲岛仙草和二哥帮忙,也休想在百年里恢复,能让自己在短短三个月里彻底痊愈,放眼中土就只有贾添一个人能办到。

可就是因为贾添帮自己疗伤,梁辛也就更觉得纳闷了,问对方:“你不是要杀我么?为何又救我?”

“救你自然有救你的道理,这个一会再说。”说着,贾添笑了起来:“给你治伤的时候,看到了你胸口上的画……画的不错,就那么抹掉了太可惜,我自作主张,在伤口里洒了些朱砂,把那幅画变成了纹身……”

还不等梁辛说什么,贾添就翻手取出了一面铜镜:“你自己看看,挺有些气势。”

贾添随身带着的东西都不是凡物,映出梁辛胸口的新‘纹身’,秋毫毕现,异常清晰……小人、乱线,绑和尚。

梁辛又气又笑,伸手就去搓胸口,贾添也不拦他,只是摇头道:“没用的,我融进你伤口的朱砂,是用蟠龙血炼成的赤焰砂,除不掉的,就算你把胸口的皮肉撕掉,再长出来时,纹身也还在。”

碰上这种二百五事情,梁辛也实在不知道该说点啥了,贾添则一拍额头,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梁辛道:“这个东西给你,险些忘了。”说着,轻轻抖了下自己的乾坤袋,‘咚’的一声,将一物扔到了甲板上。

黑黝黝地一口棺材,体积硕大,足够四个梁辛并排躺进去,不知什么材料制成,在‘漆皮’上隐隐有玄光流转。

梁辛语气不善:“什么意思?”

贾添声调玄虚:“五千年还是八千年前……具体时间记不太清楚了,南疆深处显出天劫征兆,我本来还有些奇怪,老天爷改脾气了么,连南疆的蛮子都能破道飞仙了?千里迢迢地赶去一看才知道,破道渡劫的,原来是一具紫金尸魁,本来我还道这种怪物只存于传说,没想到居然被我撞见一头活的。”

说着,贾添搓了搓手心,笑了起来:“你也知道,那些飞升的,只要被我捉住,就别想成功渡劫,紫金尸魁也不能例外,不过这种怪物也着实了得,濒死反扑下,也让我受了不轻的伤!这口棺材就是他当年修行时,以尸气凝结阴山玄木炼化而成的,着实难得,算得上天下一等一的宝贝……其实我拿来也没用,不过是觉得此物珍贵,也就保留下来了,现在送给你了。”

说是送给梁辛,但却并交到梁辛跟前,而是推给了老实和尚,示意和尚替他收好。

就算再怎么神奇,这也是口棺材,何况梁辛的功法与此物也全不搭边,倒是青墨、大司巫他们见了一定会喜欢。

贾添罗里罗嗦,却没有一句正文,梁辛早就开始模棱眼珠子了:“送我棺材,用来给我盛尸体么?”说着,抬手把小猴子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体内劲力流转,冷笑着说:“谁躺倒里面,还不一定。”

羊角脆郑重点头,附和主人。

贾添却咳了一声,摆手笑道:“谁也躺不进去,这口棺材里面,有人了!”

梁辛闻言一愣,伸手搭住棺材盖向旁边一推,随即又复愣住,骑在他脖子上的羊角脆也低低地呜咽一声,翻身跳到棺材旁边,圆溜溜的眸子里水雾氤氲,很快开始吧嗒吧嗒地掉眼泪……棺材中躺着的,是他们从巨岛带回来的大银环。

屠灭苦修、梁辛昏睡之后,贾添又把散落海中的银环碎尸一一捞起,拼凑整齐,置入了棺中。

而木棺神奇,有‘愈合尸痕’之效,现在的大银环体态完整,块块碎尸都已经完美接合,连一丝疤痕都没有,不仅如此,尸体上已经腐烂的地方也都重新长好,平躺于棺内,神情安详,面色红润,仿佛睡着了一般。

梁辛对着银环尸体长身而躬,随即扣好棺盖,又对着贾添正容施礼:“有心了,多谢你。”

贾添挥了挥手,全不当回事。

梁辛也不再去矫情,又伸手指向和尚,对贾添道:“涵禅伤的不轻,要用天道疗伤。”

可这一次,贾添却毫不退让:“我不喜别人在我面前施展天道,他敢疗伤我立刻杀他。你如觉得能拦下我,大可试一试。”

梁辛皱眉。

泥塘中的突破,让魔功身法暴增,梁辛自忖能和已经恢复颠覆的贾添一战了,但是‘能一战’和在恶斗中护住同伴周全完全是两回事,贾添是疯的,不顾自己安危全力击杀和尚这种事他也的确能做得出来。

见两个人要为自己打起来,涵禅吓坏了,赶紧迈步上前,结结巴巴地劝解。

“不过,”贾添先前说的决绝,可是很快又把话锋一转:“让和尚疗伤的事情也不是没得商量。”

贾添帮大银环收尸这件事做得极好,又让梁辛‘全无斗志’了,不想和他去打,见他语气松动,当即追问:“怎么说?”

贾添伸手拍了拍和尚的肩膀,对梁辛说道:“你昏睡的这段,和尚把岛上的事情和我说了。在细节上,我还有些想不通的地方,你原原本本和我说清楚,我就让和尚给自己疗伤,绝不再为难他。”

和尚讲故事的本领不是一般的差劲,好在贾添了得,就算涵禅说得颠三倒四,他也还是能理清大概的脉络和经过,但是有许多事情都是梁辛自己去做的,涵禅也不清楚,贾添更无从得知。

贾添的条件不算苛刻,梁辛痛快答应:“有什么不清楚的,你问吧。”

贾添却摇头道:“先不用问,你就把巨岛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给我讲一遍。”说着,甩动右臂,向着半空用力一挥,天上乌云立刻崩散,露出湛湛晴空,而翻腾汹涌的大海,也突然安静下来,浊浪退散,换而碧波轻漾。

不见唱咒、施法,就只一挥袖子,猛烈风暴消散无形,转眼间风平浪静!

“安静了许多,说吧。”贾添靠着船舷座下,同时对梁辛也招了招手,示意他也坐下说话……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33章 便依着你 下一章:第435章 臭棋篓子
热门: 蝙蝠 暗黑童话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二部) 尚书直解 七种武器2:碧玉刀·多情环 虫图腾5:机密虫重 红电 五只小猪 心理追凶:血泊之下 暗杀1905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