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天猿四问

上一章:第430章 葬送凶魔 下一章:第432章 功德圆满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梁辛吃惊不小,转头望向吕淹。

吕淹似乎想要坐起来,可才一动就惨叫出声,呲牙咧嘴痛苦不已,费力喘息几下,也顾不上再说些什么,双手颤颤巍巍勉强盘结在一起,静心闭目,片刻后再睁开眼睛,脸色竟红润了许多,一身重伤虽然没什么改变,但整个人却明明白白地多了些生气。

女魔竟然还余力给自己疗伤?

吕淹翻身从地上坐起,又对梁辛苦笑道:“吕淹生机断灭了,我也救不了她,但唤起些力气,让她死之前多出些力气还是行的。”说着,迈步走向梁辛:“快把小猴子给我看看!”

心痛、惊讶,可梁辛的脑筋还在,略作诧异就恍然大悟:“你、老实和尚?你和吕淹易鼎了?”

别的都能作假,只有天道无法冒充,要不是和尚‘附体’,吕淹又怎么可能一下子‘活’了过来。

‘吕淹’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吕淹’,忙不迭点了点头……涵禅和吕淹,靠着‘手足’易鼎,互换了身体。

修士想要飞升,最关键之处就在于‘领悟’,只有领悟天道,才能引来天劫,所以,在飞升之后,神仙相手中多出的那一重天道,也和法术、真元没有太多的关系,‘天道’于心,是靠着元神发动的本领,不过通过手诀、咒令的辅助,身心统一,还能够将‘一重天道’威力发挥得更高些。而且神仙相渡劫后会得灵元洗炼身体,这个过程都是相同的,所有神仙相的身体本就有‘同质’之处,所以和尚与吕淹易鼎之后,勉强还能再发动自己的天道,只是威力大打折扣。

易鼎之后,和尚先给‘自己’疗伤,吕淹生机已断,救无可救,涵禅竭尽全力,也仅是暂时让她多了些活力。

在巨岩顶部,和尚和大银环也见过面,之所以没有施展疗伤天道为它增加活力,是因为银环的妖筋被抽、四肢尽数折断,增添‘活力’只会让它更加痛苦,反而是折磨。

梁辛从未想到过还能靠着‘易鼎’救人,见和尚来了,一下子又看到了些希望,立刻把羊角脆举到对方跟前。

和尚只看了一眼,就点头喜道:“小银环生机尚在,来得及时,来得及时!”说完,天道出手!

羊角脆身体微微一颤,前胸后背上两道伤口并未愈合,但鲜血立止,本来已经涣散无神的眼睛也再度明亮起来,咧开嘴巴对着主人一乐,旋即两眼一闭脑袋一歪……跟突然死了似的昏沉睡去。

小猴子的两道外伤,是天罚之力造成的,和尚也无力治愈,不过在他的慈悲天道之下,止住了伤势恶化,同时让羊角脆生机大涨,内脏复原,至少保住了性命,只要静静修养,迟早有康复痊愈的一天!

呼吸平稳、心跳有力,小小的身体也迅速暖和了起来……梁辛长长松了口气,要不是吕淹的身体现在实在腌臜恶心,他真恨不得抱着对方去亲上一口。

救下了小猴子,和尚也欢喜得紧,又来给梁辛治伤,不过小魔头在泥塘突破之后,已经不受天道了,吕淹的‘自生自灭’、神仙相的‘囚困大阵’都对他无效,涵禅的疗伤他天道,对他也没有任何效果。

梁辛摇了摇头,不让和尚再白费力气,问道:“你和吕淹易鼎,到底是怎么回事。”

涵禅支支吾吾,不去理会的问题,想要另找话题岔开此事,可一时又找不到何时的话头,就凭着他的老实性子、简单心肠,哪能逃得过梁辛的追问,没过多久就被梁辛逼出了实情:涵禅虽然决意要帮梁辛消磨‘浩劫东来’,可在见到吕淹的凄惨下场之后,心里终于还是过意不去,就此易鼎,把自己的身体真正送给了对方。

之前与吕淹灵犀时,和尚已经对佛祖立誓,永远易鼎,再不换回来了……在巨岛上的这几年,不管是不是虚情假意,毕竟吕淹对他很不错。

这就是和尚的好人性子了,如果他和梁辛一起进入大眼,在梁辛遇险时他能扑上来舍身挡神通;现下吕淹生机断灭,他也能把自己的身体送给对方,让她继续活下去。

一边说着,和尚完全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肩膀,向后退开了几步。

他的手足木刺就种在肩膀上,一旦拔除了,什么‘易鼎’、‘灵犀’,统统都会作废,和尚怕梁辛跳过来给自己‘拔刺’。

在来之前,贾添曾把‘手足’效用仔细解释给梁辛听过,其中‘灵犀’全无所谓,但‘易鼎’有距离、生死两重禁忌。

在易鼎中,两人一旦离开百里之外,互相之间就再也联系不上,元神自然无法归位,只能‘穿’着对方的身体。二十四个时辰之内,双方若不能联系上,木刺枯萎,就再也换不回来了;

至于生死禁忌就更干脆了,易鼎中,一方身死,体内元神也跟着一起烟消云散……归结到和尚与吕淹,只要现在梁辛身边的‘吕淹’一死,涵禅的元神就会魂飞魄散,在大蟠螭口中的吕淹元神,就永占涵禅的法身,她的性命就算保住了。

两人易鼎,和尚舍身饲虎,吕淹白白捡到一条性命……

涵禅的性子、心肠就是如此,梁辛静静望了和尚片刻,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只是问道:“你现在还有多少力气?”

见梁辛没提到‘拔刺’,和尚挺高兴来着:“还能在坚持一会,要做什么?”

梁辛伸手向上指了指:“送我出去,去海边。”

涵禅苦着脸摇头:“怕是坚持不到,至多我能把你们送出大眼。”

梁辛一笑:“那就先上去,有什么事先等回到岛上再说!”

和尚痛快答应,也不管大眼高处神仙相和五行兽正在激烈厮杀,拉起梁辛就向上飞去。吕淹身体的力量,是被疗伤天道强行激发的,不管用不用力,每过一刻就会衰减一份,想走就得赶快行动。

大眼四壁光滑全无攀爬余地,梁辛又不会飞,就算是全盛时,也休想能够跳出去,要不是和尚易鼎‘赶来’,他永远也没有离开的机会。

而且和尚还及时救下了羊角脆,他把自己的身体送给了吕淹,却也真格救下了梁辛主宠,梁辛当然不会去怪他什么。

不过,凭着小魔头‘胳膊肘永远向里拐’的性子,也决不会听任和尚的身体被吕淹占据,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就得帮涵禅把身体弄回来。

可事情到了现在,也变得异常麻烦了,和尚施展天道,让吕淹的身体暂时恢复了力气,凭着梁辛现在的力气,倒是有可能趁其不备突然拔掉吕淹身上的木刺,让两人各自归位,但是这么做,归位后的吕淹身体有力,非立刻把梁辛和小猴子活撕了不可;就算吕淹不撕他们,他们也没法再离开大眼。

按照和尚现在的估计,等把他们都送出大眼,吕淹身体中暂时唤起的体力也就差不多消耗殆尽了,但那个时候他们已经离开了灵穴,空间距离恢复正常,大眼外距混沌海中的蟠螭相隔远超百里,易鼎双方超越了‘手足’的有效范围,两人没法再换回来……

梁辛一时找不到好办法,干脆也不再乱想,有什么事情都等离开大眼再说吧。

两人一猿腾空而起,开始一段飞得很快,但越到高处就越慢,‘吕淹’皱眉咬牙,残余体力迅速消减,要是和尚自己,说不定早就放弃了,可在自己手里还有一人一猿,说什么都要拼命坚持下去。

飞了好一会,两人进入‘战场’,在大眼的中上位置,两群怪物仍在厮杀,神通光彩煌煌烈烈,一团团鲜血不停爆起,浓重的血腥气与刺耳的惨叫声纠缠在一起,冲得人头脑眩晕,胸口翻腾不已。

本来除非‘禁时’,否则五行兽是不能离开灵穴的,否则会被岛上的环境影响立刻发狂,神仙相也不用非得迎战,只要迅速后退,把怪物们引出大眼,这一仗就不战而胜。但是百年前就进入大眼的那批精锐死了个干干净净,外面的神仙相压根就不知道大眼中还有一群五行怪物,更无从知晓怪物出去会发疯的特性,在他们以为,这一仗在外面打、在里面打也全无区别。

……

梁辛与和尚的运气还算不错,在他们穿越战场时,因为有‘吕淹’在,所以神仙相不袭击他们,而梁辛怀里还抱着小银环,五行怪物也没有发难,恶战双方不仅没来阻拦、攻击,反而都小心让出了道路……只可惜和尚天性胆小,不敢唤过‘手下’来帮忙,若吕淹体内元神是梁辛的,早就吆五喝六地指挥手下来带他们飞出去了。

穿越战场、直入出口,进到泥潭一路向上,梁辛始终一言不发,任由和尚苦苦坚持、拉拽着,他自己则全身放松,尽可能多恢复一点力气……过了不知多久,梁辛周身都是一轻,已经随着涵禅一起钻出了泥潭,落足实地。

巨岛上曙光初透,正是黎明时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灵穴大眼被毁,巨岛上有一道异常古怪的天象:龙云。

一道长长的乌云,贯穿整座苍穹,仿佛阎罗王以地府元魂为墨,在天上狠狠画了一笔。这道乌云也并非凝滞不动,而是好像一条巨蛟,缓缓摇摆,随时都会扑击下来似的!

梁辛感知特殊,一到地面上就觉得心惊肉跳,总觉得这条龙云好像要跟自己为难……

所幸,虽然天现异象,对巨岛到没什么实质影响,岛上还是老样子。

涵禅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选了个距离大海最近的方向,拉起梁辛继续施法低飞,可充其量也就飞了十余丈,他就再也坚持不住,一头栽落在地!

梁辛赶忙扶住他:“还好?”

和尚脸上的肥肉都累得簌簌颤抖,连咧嘴的力气都没有了,断断续续地回答:“暂时还死、死不了,可气力再也没有了,剩下的……你自己走。”到了现在,吕淹体内唤起的余力彻底被榨干,现在的这具身体,与和尚易鼎前没有了丝毫区别,再无法稍动。

梁辛没理会和尚的话,翻手把‘吕淹’背在了身上。

他的体力也早都消耗殆尽,从五行兽苏醒到现在,前后加起来充其量一两个时辰,靠着这会功夫,又哪能恢复,自己走都吃力,何况巨岛上时时刻刻都有怪风吹拂,他背起和尚也没能走多远,就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梁辛苦笑不已,坐在原地喘息了会,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再度上路,忽然又停止了动作,皱眉望向前方,远处一头大天猿正在迅速靠近。

大猿强壮,但因少了一只右臂,动作显得有几分笨拙,在它背上,还负着一只巨大的、织锦包裹而成的包袱……不多时,独臂大猿就来到梁辛身前,静静凝视了他一阵,伸出爪子指向‘吕淹’,问梁辛:“为何救她?”

这件事可不是几句话能够解释清楚的,梁辛应道:“内情麻烦得很,总之,我不是救她,吕淹必死无疑。”

独臂大猿也没再去追究详情,只是点了点头,又问:“猴儿谷是什么地方?”

“中土上,大山深处,另一脉火尾天猿的集居之地,四季如春。”

大猿的目光柔和了些,提出了第三个问题:“你杀了十三个丑八怪?”

梁辛还记得‘十三’之数,对方又提及猴儿谷,梁辛就大致猜到,独臂猿应该和大银环碰过面了,摇头应道:“不止十三个,全算上,一千三百也不止,可惜只喊道十三,后面再喊银环听不到了。”

独臂猿的神情终于松动了,低头沉思了片刻,第四问:“你要去哪?”

“海边。”

大猿独臂舒展,架起了梁辛:“我送你去,路上说说你怎么杀的丑八怪,还有……猴儿谷。”说着,带上梁辛、‘吕淹’和小天猿,向着巨岛边缘纵跃而去!

……

冲出泥潭的时候正值拂晓,等梁辛抵达巨岛边缘时,已经是子夜时分了,巨猿放下梁辛,跟着肩膀一抖,又把背上的织锦包裹放到他面前:“里面是银环,你把它葬在猴儿谷。”

梁辛略略皱了下眉头:“何必我去葬,你跟我一起回去,亲手去葬它不是更好。”

“我还有事,不能跟你回去。”这一路上,它已经听梁辛说了前因后果,知道神仙相被五行兽打得凄惨,它要回去再召集同伴,趁着这个机会去添一把力,彻底灭掉岛上的‘仙人’!

梁辛何尝不明白它的意思,当即摇头阻止:“当初天猿没跟着银环造反,现在也不会听你的号召。”

独臂猿露出了一副无所谓的神情:“有天猿响应最好,没人理我,我就自己去……一定要去的。”说完,又小心翼翼地伸出独手,轻轻摸了摸犹沉睡的羊角脆的头顶,最后对着梁辛认真说道:“多谢。”随即转身离去。

梁辛目送大猿离开,直到它彻底消失于视线,这才拎起包袱,转回头对着背上的涵禅道:“记得我一句话,无论何时,都不可再与吕淹灵犀……”手足木刺能够灵犀,但也只是心语,不是读心法术,只要这一方不去与对方沟通,另一方便不知他的动向。

话没说完,梁辛就闭上了嘴巴,吕淹的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地,虽然还未死,但早就陷入昏迷了,五听封闭,现在和尚根本听不到梁辛的话,当然也不可能再去和吕淹灵犀。

梁辛伸出手指,在自己的胸口上画了起来,随他手指所过,胸膛皮开肉绽,鲜血泂泂涌出,‘画了’一阵,他才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大小银环和‘吕淹’,纵身入海!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30章 葬送凶魔 下一章:第432章 功德圆满
热门: 伽利略的苦恼 谜案鉴赏 许仙志 吸血鬼日记4:黑暗联盟 御手洗洁的旋律 侯大利刑侦笔记2:辨骨寻凶 血腥的收获 至尊仙朝 代号D机关2:DOUBLE JOKER 相忘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