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葬送凶魔

上一章:第429章 诛妖战吼 下一章:第431章 天猿四问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昏沉中的怪物,在银环的催促下,皱眉、狰狞、终于睁开了眼睛,不过,它们的目光还涣散的很,全不是立刻就能出手的样子……或许只要再一盏茶的功夫,它们就能真正苏醒过来。

可惜,梁辛没法再撑上‘一盏茶’了。

恶斗激烈,随着躲避的空间越少、他动用魔功的次数也越发频繁,仅剩的一点体力被迅速消耗,呼吸粗重,皮肤冰冷,平时无法听到的、自己血脉流转的声音被放大了无数倍,变作耳中的轰轰巨响、还有头重脚轻、渐渐无法再感觉自己的身体……还能撑多久?或许几个呼吸间,或许几句话的功夫,看运气了!只是不知道,在我死后,那些怪物究竟会不会被神仙相再度收服,能不能替它们自己报仇。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眼前金光炸碎,一道由真气灵元凝化的神通巨剑当胸刺下,梁辛想向斜刺里跃开,可身体不听指挥,躲地稍慢,勉强避开了心胸要害,肩膀被巨剑正直刺中!

没觉到疼,骨头折了还是胳膊断了?梁辛本能苦笑,随即才意外发现,那道巨剑神通,不知为何,再攻到自己身前忽然消散了,并没有直接穿刺自己。事情古怪,可梁辛还来不及纳闷,在他耳中突兀响起了一阵阵嘹亮的野兽长嗥,跟着眼前那无数道向着自己轰袭而来的神通,突兀地乱了起来。

神通法术不会自己乱掉,除非,施法的人乱了——神仙相大乱!五行华彩,一道道巨大身影‘不知’从何处冒出来,亢奋着嘶吼、裹挟着风雷,跌宕着妖气,凶狠扑入仙道高手阵中,五行兽!

可是大眼底部的五行怪们仍在‘迷糊’着,或呲牙摇头,或茫然四顾,都还蜷缩在原地未动……动手的不是它们。

率先奋勇扑起,向着神仙相倒戈一击的,是那四千头已经被神仙相施法点化、认主的五行兽。

每一头五行兽,都对神仙相怀有一份与生俱来的恨意,融入血脉,这是它们的‘本性’。

既然是本性,就是‘天意’,无论生老病死,都会深种于心,根本无法抹去。即便神仙相能把‘五行兽’这种怪物造出来,也没法从它们心中彻底剔除掉那份对神仙相的恨意,所谓‘抹杀’,不过是个好听的、显得本领高强的说辞,其实神仙相对五行兽的点化法术,本质在于‘蒙蔽’。

恨意仍在,只不过被蒙蔽起来……

银环战吼,本就是唤起同族斗志的声音,对天猿神魂的刺激极大,而羊角脆两次诛妖,换取巨力入‘战吼’,威力更异常猛烈,它要唤醒的,远不止那些沉睡的五行兽,还有那些已经认主的怪物!

‘沉睡’的法术,作用于元神与五感,是‘猛药’,让五行兽昏迷难醒,不知身在何处;‘蒙蔽’本性的法术,不是为了桎梏怪物,而是要让怪物在不损战力的前提下变得听话起来,比起前者,‘蒙蔽’法术巧妙万倍,但力量远逊。

由此,反倒是那些已经被驯化怪物,在小猴子的嘶嗥中,元神受激,本性恨意高涨,攻破神仙相的法术,最先被‘诛妖战吼’唤醒。

每一头五行兽都有接近大宗师之力,如果是一对一的话,它们的力量在神仙相眼中实在不算什么,可是如果一对十呢、一对几十呢?它们不惧天道,它们成群结伙,它们猝然发难,才一倒戈,大眼深处会回荡起了数十声来自神仙相的凄厉惨叫!

暴怒到‘执念’、觉醒了‘诛妖’、回忆起‘战吼’的小猴子,两次身背‘天罚’剧痛,为的就是这一刻!即便没有了记忆,忘记了亲人伙伴,但那份因亲人惨死而来的仇恨,依旧浓烈到刻骨铭心。

领悟天道又如何,杀人者恒被杀之,管它‘自生自灭’还是‘囚困之道’,到现在,谁也敌不过挡不住小银环的两声大吼!

两声大吼,葬送神仙、葬送凶魔。

……

在五行兽心里的恨意,比起飞仙梦断的神仙相又哪会逊色半分,惨遭屠戮、亡族灭种之恨立刻化作疯狂的扑击、撕咬……神仙相疯了,五行兽疯了,两伙疯子绞杀在一起。

天道无效,单以战力而论,百多个神仙相和四千五行兽的不相上下,但是上事发突然,一上来仙道高手就折损了数十人,双方再厮斗纠缠起来,神仙相立刻陷入危局,再也不顾上梁辛。

不久之后,那些刚从沉睡中醒来的五行兽,也渐渐恢复清明,在‘吼吼’怪叫中,不停加入战团,神仙相愈发的支持不住,一边倒的恶战并没持续太久,大眼下神仙相都被彻底撕碎,没有一人能够逃脱,而此刻,被封闭在大眼深处的所有怪物,也尽数回复了本性。

梁辛不是神仙相,在他怀里又有重伤垂危的小银环,五行兽不仅不来攻击,还对他显出了几分善意……不过,仅仅是‘善意’而已。怪物神智混沌,对小银环的尊敬有加、不去伤害,但也没有听令奉主的意思,更不会出手来帮他们什么,在杀掉最后一个神仙相后,所有的怪物都仰头长嗥,旋即一飞冲天,向着上空疾升而去,它们要杀出大眼,剿灭强仇。

距离它们最近的神仙相,就是高悬于头顶的那座湛湛大湖!大群五行兽自下而上,猛冲入水,平复不久的大湖,再度变得暴躁起来,水声轰鸣,嘶吼震天……狂躁只维持了几个呼吸间,整座大湖就在‘轰’地一声暴鸣中彻底炸碎,泽被虽强,却也敌不过数万五行兽的狂攻,可怜他到死前一刻,还在闭关神游,不知厄运临头,随着湖水炸碎,身魂俱灭。

五行兽自去寻仇,没有一头去理会梁辛,继续向上冲去,很快就消失在视线里。

梁辛仍在大眼底部,余力几乎耗尽,勉强还能坐着,怀中抱着羊角脆,小家伙先后两次施展‘诛妖’,前胸后背各遭一击重创,坚持到现在已经筋疲力尽,但是先前脸上的狂怒已经不再,又变回平时的模样,圆溜溜地眸子转来转去,显出了几分淘气劲、机灵劲,只不过,眸子里的光彩,渐渐暗淡、退散……

梁辛打从心眼里疼得慌,可偏偏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小心翼翼地抱住它,或许会让它暖和些吧。

刚刚还暴乱得仿佛随时都会炸裂的大眼之底,此时又变得死一般地静寂,浓浓的血腥气郁结不散,四处都是血浆和碎尸,只剩梁辛主宠还活着,小魔头抱着羊角脆,想给它取暖,可他自己也冷……毁大眼、放神兽,两件事都做完了,但却被困于此,无法离开大眼,更毋论跳进混沌深海。

这个时候,忽然一阵微弱地呼吸声从不远处响起,跟着,一个满是怨毒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梁磨刀,我……不明白!”

梁辛略显意外,他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循着声音望过去,果然,说话之人就是女魔吕淹。

吕淹胸口塌陷,口鼻溢血五官扭曲,随着说话,口中不停涌出黑紫色的血浆。

梁辛也累得不行,一说话两肋生疼,可见到吕淹这副样子,又觉得开心不已,忍不住开口,问了句废话:“你还没死?”

任谁都能看得出,她生机断灭,绝对没法再活了,现在的情形也和巨岩上的大银环一样,苟延残喘,随时都会蹬腿闭眼。

被梁辛重击后,吕淹五脏俱碎向下摔落,她是自然跌落,速度比起梁辛的急冲要慢了许多,差不多是在小天猿第二次‘诛妖’战吼的时候,穿越悬空大湖,摔到底的,当时的情形混乱,谁都没去留意她,而后五行兽反扑噬主,也都当她是个死人未加理会,所以到现在,她还能再说上几句话。

吕淹没理会梁辛的废话,继续喘息问道:“我不明白,你、为何击毁大眼……”

梁辛挪动屁股,靠近到她身旁,吕淹曾伤了羊角脆,小天猿恨她,能看看仇人现在的惨状,梁辛觉得羊角脆应该会开心,同时应道:“我不是无仙弟子,算起来,我倒是贾添的亲戚……咳,其实一开始你没怀疑错,后来为啥改主意了,不明白你怎么想的。”

放在平时,梁辛这种气小孩的话对吕淹根本无效,可是吕淹,先是被他掐断了飞仙梦,而后报仇不成反被打碎了内脏,恨不得生啖其肉活饮其血,再听到梁辛的挪揄,真就气得气血翻腾,胸肺欲炸,偏偏无法稍动半分,唯一能做的,只有闷哼一声,却不料梁辛手疾眼快,拼着他最后那点力气,及时捏住了吕淹的鼻子、按住了吕淹的嘴巴,让她连这声闷哼都发不出来!

羊角脆倚在主人怀里,看着吕淹憋闷欲死又一时死不去的样子,小家伙咧开嘴巴,乐了。

捂了一阵,梁辛才放开了她,笑道:“我要是你,就躺在这里一声不响,安静等死,偏偏你还要喊我,生怕死得太痛快?”

吕淹没再诅咒恶骂,又喘息了一阵之后,再度开口问道:“我还有件事想不通,你与和尚是……是串通?又怎么可能串通,他根本见不到你。”

梁辛并不隐瞒,一来到了现在犯不着再瞒着什么,而更重要的是,他明白吕淹的性子乖张,要是不告诉她真相,她固然会难受憋闷;可让她得知真相,她又会更生气、更憋闷。

梁辛没多说废话,直接从腿上拔出自己的‘手足’木刺,扎进了吕淹的肩膀。

吕淹开始还不明白梁辛之意,费力叱问:“你做什么……”话未说完,在她心里就突然响起了和尚数数的声音。

凭着吕淹的心思,几乎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梁辛也不容她与和尚多说,免得她借着心语去咒骂,伸手又将手足木刺取回、种入自己身上,笑着问她:“明白了?”

吕淹没去回答,声音干涩的反问:“这个……这是手足木刺?!”

梁辛略显诧异:“你识得这对神刺?”说完,也还不忘又笑着补充了句:“你听说过木刺还会上当?这可怨不得我了。”

先不提为人、功法、战力,单说见识,吕淹在岛上众多神仙相中算得出类拔萃,还在中土修行时就知道这对木刺,对其有所了解,不过,她也仅是听说而已,又哪会想得到,梁辛真的会有这对传说中的宝贝。

梁辛正打算再笑话女魔几句,不料,和尚又发动‘灵犀’,问他道:“能不能不再数数了……数也没用,小蛇摇头摆尾和我比划过,就算数到一万,它也不会走。”

先前梁辛料错了一件事情,秃脑壳现在长大了不少,已经明白‘梁同类’不是同类,不过它和梁辛感情深厚,就差磕头拜把子了,要是接不到他,小蛇无论如何也不肯离开,凭着和尚有哪能说动秃脑壳。

幸亏和尚也好说话,见秃脑壳拒绝,他也不再废话,不走就不走吧。要是他执意要离开,说不定小蛇恼羞成怒,打个呼哨就让大蛇吞了他。

梁辛笑了笑,随即又想起一件事,纳闷问道:“和尚,小蛇不肯走,那你还数数做什么?”

和尚回答的理所当然:“你让我数的。”

梁辛没再理他,可片刻之后,涵禅又复开口,问他:“刚才那人是吕淹?”

待梁辛应过,和尚继续道:“把木刺给她,我还有话想对她说。”

梁辛明白涵禅心软,要和吕淹说话,多半是对‘上仙’致歉,当下劝了和尚几句,吕淹死有余辜,她不慈悲,旁人也不必对她慈悲,实在犯不着为了这种人挂怀。老实和尚的回应支支吾吾、全说不出个所以然,可是态度却坚决得很,一定要和吕淹‘灵犀’。最后梁辛还是随了他的心愿,又把木刺扎到了女魔身上。

不出意料的,随着‘手足’灵犀,吕淹那张本就扭曲的丑脸上更加狰狞,目光怨毒,显然正在对着和尚怨毒咒骂,梁辛又把心思转回到羊角脆身上,伸手轻抚着它的头顶。

以往,梁辛摸它头顶的时候,小猴子大都把脑袋乱甩一气,不让人摸,唯独这一次,不仅没有摇头,反而脖颈用力,用头顶去拱主人的手心。

梁辛心疼到无以复加,也不再去管身边的吕淹,专心抱好羊角脆,低声逗它说笑,小家伙会听不会说,此刻已经奄奄一息,却还在努力地想要比划着来回应主人,可不管它怎么笑,目光都无法抑制地,渐渐黯淡、渐渐散乱……就在这个时候,从头顶远处,遽然传来一声震天价一般的巨响!巨响过后,呼啸声、怒骂声、法术声、碰撞声、惨叫声,诸般怪响猛地连成一片,继而鲜血瓢泼,残尸碎肉落如雨下,从高处摔落,一直砸到大眼底部。

尸体既有五行兽,也有神仙相。

大眼被毁,岛上神仙相都有所察觉,除了老实和尚一个人逃进大海之外,其他所有人都进入灵穴查探,不过他们来得稍晚些;五行兽尽数苏醒后,屠灭大眼深处的强敌,集结成军,浩浩荡荡向上飞去……两伙生死对头,两伙疯狂怪物,此刻正在大眼中上部撞到一起!狭路相逢、全没任何铺垫,双方立刻绞杀在一起。

一千多的神仙相,对上两万余头五行恶兽!本应都是浩劫的一部分、巨岛上最凶猛的两族,生死相见。

不论胜负,至少能够肯定一点:浩劫东来,消弭了。

即便神仙相能够屠灭了所有怪兽,重掌巨岛,他们还能剩下多少人?还凑的足二百么?五大首领也死掉了四个,剩下一个始终没露面,能不能撑过怪物作乱都不知道……经此一战,神仙相再也不成气候了,就算梁辛回不去了,中土上还有贾添,还有苦修持,还有应承过要回来抵御浩劫的霸王,还有不久就会复出的老叔,神仙相不去中土则已,否则死路一条。

或者,不等那些幸存下来的神仙相去中土捣乱,师兄、老叔他们就会杀来巨岛吧!

……

还在大眼高处的时候,梁辛发力从神仙相怀中夺下小猴子,只是为了不让它落在吕淹那群魔头手中,他从未想过,羊角脆会在‘唤醒怪物’这件事上会有什么用处,没想到就是这头小银环,觉醒‘诛妖’,两次战吼,几乎是用自己的小命,发动了数万五行兽,到最后反倒是它救了自己,救了中土。

梁辛表情轻松,可眼泪又哪还能止得住,就算没修习人间道的魔功,他也是个性情人,难过时自然就会流泪,羊角脆就在自己的怀里越来越冷,甚至已经开始轻轻地打起了哆嗦,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用小猴子换回整座中土,值得了?值得么?值得吧?

其实和‘值得’没有半个大钱的关系,梁辛只是心疼,打从心眼里升起的疼!

眼泪滑落,一滴滴落下,摔碎在羊角脆的身上,小猴子还在勉力挣动、伸手,不知是想去帮主人抹泪,还是想要摇手告诉梁辛‘哭个屁呀’。

上空远处的恶战胶着,尸体与鲜血噼里啪啦地不停摔落;躺在地上苟延残喘的吕淹,不知何时开始,神情已经平静了下来,微微皱着眉头,好像在仔细琢磨什么。梁辛却对这些无动于衷,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羊角脆身上。

小天猿的最后一点时间了,梁辛只想好好陪它。

又过了一阵,忽然一声惊呼,从梁辛身边响起,女魔吕淹仿佛中了邪,全没了怨毒之意,目光里尽是仓皇,语气焦急:“小银环要、要死了?快抱来给我看。”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29章 诛妖战吼 下一章:第431章 天猿四问
热门: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临终的侦探 纸人 第十三个故事 反自杀俱乐部:池袋西口公园5 暗瞳 韩熙载夜宴 悲剧人偶 恶魔的泪珠 隔墙玫瑰 怨气撞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