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诛妖战吼

上一章:第428章 悬空大湖 下一章:第430章 葬送凶魔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大眼底部,不止是沉睡中的怪物,还有百个神仙相,和一支足有四千之众、已经被驯化、奉神仙相为主的怪物大军。

最下面的神仙相都在专心施法,不了解身外情形,唯独,他们对‘外人’异常敏感,梁辛才刚一从‘空中湖泊’里钻出来,他们就立刻从法术中惊醒回来,厉声叱喝中,个个天道出手。

有人侵入仙家重地,而上面的囚困大阵、悬空大湖是什么样的威力,这些神仙相再明白不过,敌人既然能杀下来,便足以说明实力了,百个仙道高手连想都不想,甫一出手便是自己能够发动的、最最凌厉的一击。

神仙相最厉害的手段,自然是他们手中的那一重天道,可低下的这些人又哪会知道,对梁辛而言,最没用的就是‘天道’。

就是端着个铜盆去向梁辛泼水,威力也比着他们引以为傲的‘天道’更大一些。

狙杀无效,区区千余丈,又是自上而下,梁辛眨眼即至!而就在他双足落地的同时,来自大眼底部的狂攻,也突然诡异地停止了……

百名神仙相发觉敌人杀到,从‘专心境地’中苏醒,本能下出手杀敌,随即他们也发现了大眼的‘变化’,和前面那些结阵的仙家同道一样,此间众人全部愕立当堂,目光中全是绝望,几乎忘记了敌人已经落地。

梁辛却没有片刻耽搁,将羊角脆又放回自己脖子上,直接伸手去推距离他最近的、正自沉睡的一头五行怪物。一推,未醒。加力再推,仍未醒。梁辛没有耐心,翻手亮出一片戾蛊红鳞,红鳞呼啸翻转,正斩在怪物的肩膀上,可即便它血流如注,一条胳膊都被斩断,怪物仍是沉睡,不醒。

五行怪物都是被法术‘催眠’,虽然现在法术中断,余威仍能让怪物再沉睡整整七十二个时辰,这其间除非有神仙相肯出手解术,否则就是利刃加身,它们也无法清醒过来。

梁辛自己不会法术,更破不掉仙道高手的法术……

怪物们犹自沉睡,可神仙相却回过神来了,得道的仙家尽化狂魔,个个双目血红,神情癫狂,口中嗬嗬嘶吼着连他们自己都听不懂的音节,天道再度出手。

这一轮猛攻仍是天道,不是神仙相不懂变通,见敌人不惧天道还非要再用,而是飞升之后,手中多出的那一重天道,是‘证道’的凭据……是他们认为的、自己已经有资格踏足仙班、再不是凡人而能够称神的凭据。

因为手中握有一重天道,所以我也是天道,我是神仙。

手中天道,是他们的本能、他们的骄傲,或者说,是他们精神的依仗,因为天道,所以不凡!而天下万物,皆逃不出天道管辖,即便再强大的敌人也不例外,能够逃过天道制裁便只有一种情形:对方也是仙家、仙兽。

不远处的那个妖人……没真元、没道基,看上去身体不错,但无论如何,也脱不开凡人范畴,竟对天道熟视无睹?

即便现在的神仙相已经发狂发疯,也打从本心深处不愿、不想、更不肯接受则这样的一个现实,不甘之下,一次次加劲,以求对方能被天道所侵,以求能够证明天道无所不能。

在他们向着梁辛全力出手的时候,也有神仙相厉声传令,想要驱赶那些已经驯化的五行兽冲过去击杀梁辛,但无论他们的语气如何眼里,甚至挥荡神鞭击打,几千头恶兽,仍全都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梁辛不是一个人下来的,在他身边还带着一头小小银环。

虽已认主,但五行兽对银环的那份畏惧、尊重仍在,小猴子要保护的人,它们决不去动。

五行兽神智混沌,对生死几乎没有概念,所以它们不像比巨岛上那些纯正天猿,为了求生而起奴性、不尊银环杀戮同类。由此,五行兽对银环的敬意,反倒比着天猿更强,全不理会主人的催促,甚至有几头天生暴躁的怪物,被催促得不耐烦了,反倒向着神仙相露出獠牙!

梁辛不去管他们,只小心不让羊角脆被他们击中,主要精力都用在大群沉睡怪物中,来回穿梭着,推搡、大叫、取出酒坛子泼、晃起火折子烧,甚至情急之下,再度使出重手,重创了几头怪物,可是不论他如何费力,也不见怪物有任何反应。

小魔头先前的确不曾想到,就算冲到了‘瓶子底’、冲到了怪物身旁,也没有办法唤醒它们!

梁辛这边忙得咬牙切齿,没去照顾小猴子,全不知自他突破大湖后,身边唯一的伙伴、小家伙羊角脆就变了。

神情变了,接连三次变化。

从半空里乍见数万‘五行兽’时的惊讶;落地后嗅到怪物体内饱蕴的同族气息时的哀伤,圆溜溜的眸子里,流露出浓浓的悲戚,眼泪晶莹如珠,断线、滚落;直到现在,随着主人一起置身于怪物群中,银环天生的敏锐感知,已经完完全全地探明了此间发生的惨事……双眼血红,先前的泪水尽数被怒火烧干!

梁辛何尝不知道羊角脆的愤怒,只是现在情形紧迫,他在不停想办法、穷尽自己所有手段,以期能够唤醒那些五行兽,根本就顾不上小家伙,却不料,正忙碌间,肩颈上压力陡增,让他的脚步都微微踉跄了两下。

脖子上只有一只小猴子,毫无征兆的压力大增当然源于它。

压力大了,并不是分量变沉,而是气势变了!

一斤重的泥巴,和一斤重、由泥巴雕塑而成、又经大德高僧开光后的佛祖像,抱在怀里哪个更沉?便是这样的道理。在小猴子身上,骤然绽放出磅礴、厚重的气势,而梁辛身体敏感,猝不及防中被莫名其妙的气势影响,以至脚步虚浮。

梁辛还道小家伙有什么不妥,可还不等翻手把它抱下来查看,头顶上突然传来了‘啪’地一声怪响,仿佛皮革断裂的声音,怪响未落,羊角脆又猛地开口,发出一阵古怪嘶吼……

嘶哑、低沉,仿佛一头乌鸦先吞了三颗火炭、又喝了半坛白醋后的发出的惨叫,难听到让人胸口发闷心绪焦躁,全不同于以往小天猿发出的那种叽叽喳喳的叫声。

就连梁辛都忍不住一愣,忍不住怀疑,头顶上传来的那一阵怪响,究竟是不是羊角脆在叫,但是下一个瞬间,小魔头大喜过望!

羊角脆的怪叫并不响亮,却稳稳传遍大眼底部。当嘶吼消散时,那些正沉睡的五行怪物,忽然躁动了起来,虽然双眼未睁,但身体都在缓缓蠕动,脸上的筋肉也在扭曲、抽搐!

怪物们有了苏醒迹象,梁辛大喜之下,翻手又把羊角脆抱到了怀里,不料触手间一片湿热……血。

在小猴子的背上,不知何时裂开了一道狰狞伤口,血流如注,转眼间就从羊角脆背上涌出,洒在了梁辛身上。

……

天猿是精怪,与凡人不同,生来就会受到‘天罚’。所谓‘天罚’,不是神雷天火,而是冥冥之中不可预料的劫数。天道使然、因果刁难,让它们永远也无法真正发展、壮大。若非如此,猴儿谷的那支天猿,环境优越、生活安逸,繁衍了千万年,又哪会仅仅是现在千多头的规模。

并非只有天猿一家,天下精怪皆尽如此。要没有天道的控制,中土上哪还会有人间,早就变成了妖精世界。

不过,乾坤造化,凡是都阴阳对称,‘天罚’对精怪的‘损伤’极大,但也让个别的顶尖怪物衍生出一种本领,从‘天罚’中借力。与魔道邪法‘天魔解体’很有几分相似,厉害精怪能够引‘天罚’上身,以伤害、断裂肢体的代价,来换取庞大的力量。

修真道把精怪的这种本领,唤作‘诛妖’。

‘诛妖’不是修炼来的,而是与生俱来、隐藏在顶级精怪的血脉中,算是一种天赋,天猿之中,也只有银环才有‘诛妖’天赋。

这道本领既神奇又残忍,而自残肢体又有违天意……这就是天道了,‘它’诛你杀你,是理所当然;你自己伤自己,便是大逆不道。

所以,‘诛妖’虽然是天赋,却不是随便就能够施展的,必须还要‘觉醒’才可以。

如何才能觉醒?执念。

说穿了,就是‘执念破道’,当暴怒成狂,或哀伤欲绝,最最强烈的情绪在不知不觉里变作执念,天道漏洞出现,再无法去压制精怪体内天赋,‘诛妖’才能成行。

可是精怪先天不足,就算再怎么凶猛强壮,它们的情绪也不如凡人那样饱满、激烈,想要产生执念,比着凡人还要更难上百倍。

被吕淹擒下的大银环,先是目睹同族惨事,继而在造反中被奴性大猿狠打,最后又遭女魔折磨,它心中的怒火足以席卷天下,却始终没能化愤怒为执念,‘诛妖’也天赋无法觉醒。

如果羊角脆未断尾、还是一只双头银环,它也不会觉醒‘诛妖’,但是它遭遇重创、不仅丢了大身,还损丧了所有记忆,无论思维还是心态,都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头小猿,从战力而言,它一落千丈;可是从先天造化去看,它是返璞归真!

造反的大银环,性格稳健,思维成熟,情绪也变得复杂,纵然它狂怒,仍在不知不觉里掺杂了悲伤、不甘、悔恨、自责内疚等诸般情绪,乱糟糟的一团,如何能形成执念破道。

羊角脆此刻不过是个‘涉世未深’的懵懂小猿,因为幼稚,所以情绪单纯,在感受到近万同族被屠戮时的凄惨、怨念,初时的惊讶与哀伤,最终全都化作愤怒,打从心底、骨髓深处泛出的、无以复加的愤恨……执念成形,先破道,随后‘诛妖’。

小猴子怪叫前,梁辛听到那‘啪’地一声异响,就是天罚之力被它接引上身,伤了它的脊背!‘诛妖’换取到的巨力,也没有被羊角脆用去杀伤强敌,而是尽数融入了它的长嗥。

羊角脆的怪叫,是‘战吼’。

银环才能发出的吼叫。

只在生死存亡之际,银环首领召集全族投入苦战时才会响起的嘶吼!羊角脆没有了记忆,就连‘战吼’也早都忘记了,但是因为与大银环的灵犀、易鼎,让它又恢复了些许本能……因为‘诛妖巨力’的融入,让羊角脆的‘战吼’,落在天猿耳中,比起其他银环还要更响亮上百倍,千倍!

羊角脆要唤醒所有的五行怪物。

受制于法术、不到时辰绝不可能醒来的五行怪物,同时躁动起来,而那些已经认主的怪物,目光里也显出了凄厉神色,纷纷转目,盯住神仙相……就在此刻,众人头顶处猛地传来一声轰鸣,七彩绚烂,炫光流转,几十个神仙相在护身法术的包裹下,也从悬空大湖中冲了下来!

悬空湖、真水境,为蟠螭提供了浩荡巨力,又靠着突袭,一下子毁掉了十余个丑八怪,可四头蟠螭只是残魂,终归敌不过数十仙道精锐的围攻,坚持了一阵,再拼掉七八人后,被强敌神通彻底轰碎,魂飞魄散。

将近六十个神仙相猛冲入阵,为首之人见下面的同伴还在用‘天道’轰击梁辛,扬声提醒:“小贼妖身魔骨,不受天道,以仙法神通杀之!”

不等别人回答,梁辛就抢着怪笑了一声:“仙法个屁,连脸都保不住,还敢自称神仙。”

大眼底部的百余强敌得了同伴提醒,同时又见大群怪物都隐现苏醒前兆,哪还敢再坚持,唱咒声响亮而起,撤散天道,唤作神通、法宝强袭。

大眼已毁,神仙相出手也再没了顾及,转眼间炫光爆裂,无数神通从四面八方轰杀过来!

小猴子重伤,梁磨刀余力不多,所幸他身法大进,还有周旋的余地,梁辛调运余力,迅速游走躲避轰杀,心中期盼着怪物们快些醒来。

灵穴底部,再度显出无数残影,梁辛时快时慢,有时仿若鬼影一闪即灭,远远避开轰杀;有时又翩翩若蝶,在法宝神通中翻飞闪转,虽不快却灵动……恶战激烈,仙道高手狂躁暴怒,轰杀之际只求威力,全不管其他,但梁辛身法巧妙能躲则躲,实在无可退避时就咬牙施展‘来不及’,随即轰击乱流,凭空挪移。

战场混乱,鲜血与碎肉不停贲溅、泼起,大群五行兽虽有躁动,却还未醒,被神仙相的神通波及,数不清多少被就地轰杀。

法术能够远袭,仙道高手都距离梁辛,从十余里到数十里不等,个个都在远处。现在梁辛脚踩在实处,要是劲力充沛,这样的距离也不算什么,大有突袭的可能,就在不久前从蜂巢门口打得那一仗,他靠着五成力道都还能反击。但此刻他只剩下半成多些的体力,实在没办法再去伤敌,也只能靠身法躲闪、靠魔功抵挡,没得还手。

但让他略感意外的是,倒是神仙相先靠近过来!

若是以前,神仙相们绝不会不耐烦,就在远处打迟早耗死‘小妖’,可现在灵穴毁、仙途断,每一个神仙相都恨不得立刻把梁辛扒皮抽筋以泄心头恨,从远处打了片刻,见对方躲躲闪闪显得游刃有余,立刻就没了耐心,手诀不停、咒唱不停、神通不停,自己则从远处迅速靠近。

战场猛缩小了许多,从数十里转眼变成三五里的方圆,战团也陡然激烈起来,很快,第一声惨叫传来,一个神仙相因果,被扭断了脖子,梁辛把尸体狠狠抡出去,昂头大吼:“又一个,他是第几个我数不清了!”

话音落处,他的身形消失不见,片刻之后又传来了第二声惨叫……

双方距离近了,梁辛有了反击的机会,同时可供他穿梭躲避的空间也越来越狭小,按他自己的估计,只怕再杀不了两三人,自己就会被击中,但事到如今,又哪还有多想的余地,能杀一个就是一个吧!

只可惜,沉睡中的五行怪物,到现在也仅仅是躁动,不知何时才能真正苏醒。

苦笑着咬牙,选了一个距离自己最近的神仙相,施展身法穿插猛冲……而就在他又抹掉一重因果,准备杀掉第三人的时候,怀中又传来了‘啪’的一声脆响,本已经重伤在身的小猴子,竟有施展了一次‘诛妖’!

从胸口直到小腹,羊角脆再添重伤,换来的,是第二次难听、愤怒、却饱含锵锵战意的嘶嗥……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28章 悬空大湖 下一章:第430章 葬送凶魔
热门: 沧海2·东岛西城(2017新版) 空谷幽兰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 七宗罪14:小镇狂魔 厂公 诅咒 孤独的精确度 七界传说 完美无瑕 突然亡命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