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悬空大湖

上一章:第427章 暴怒成狂 下一章:第429章 诛妖战吼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吕淹暴怒、发狂,但修为尚在、反应犹存,见梁辛突兀出现在自己面前,完全是本能使然,当即天道出手;梁辛也是如此,执念爆发,魔功成形。

变化来得太突然,两个人都是顶尖人物,应变相当,几乎在同一个瞬间里,一起想对方狠下杀手。

梁辛没机会去‘选择’,完全是随本心、本性定夺,由此迸发的执念也是他自己的因果感悟……是‘想不到’,而非‘来不及’。

就在魔功成形的瞬间,梁辛心中就暗叫了一声不好。

‘想不到’只能攻不能守,虽然套中了女魔,但对方也已出手,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梁辛根本来不及去剪断那一重因果,就已经被敌人的天道击中!

吕淹的天道唤作‘自生自灭’,生杀之道,为之所擒剩余寿数即刻化为青烟不见,在她的天道下,只有四个字:瞬间老死。

梁辛能够对付神仙相的天道,靠的是魔功身法和干爹绝学‘来不及’,若没有这两重手段,单就他的身体而言,恶土真身虽强,但还无法抵御天道,否则老实和尚的疗伤之道也不会有效。

用‘错’了魔功,又是贴身对抗,全无躲避的余地,梁辛被吕淹的天道正正击中。吕淹几乎已经闻到了梁辛身上正散出浓浓的‘老人味’,女魔眼中现出狂喜的同时,还隐隐透出一抹失望,‘自生自灭’里神佛无救,只有死路一条,天道出手后,就算她自己也没法再去饶下对方的性命,吕淹有些遗憾,就这样杀了梁辛,实在太便宜这个小贼了……

不过,强仇伏诛总是好事,吕淹开心得很,正想趁着梁辛死前一刻再咒骂两句,却万万没有想到,明明已经陷入‘自生自灭’的那个小魔头,居然猛地发出一声怪叫,旋即手舞足蹈地冲破了她的天道!

蜂巢王台中,吕淹被梁辛撅断两个手指,见识了他‘让敌人修为骤减’的神奇功法;

巢外恶斗里,吕淹见识了梁辛的诡异身法,众多仙家围攻之下还被他杀掉十几个;

灵穴入口处,吕淹见识了梁辛‘凝固时间’的本领,几个手下都硬生生被他‘冻’住,抹了天猿口水,发狂惨死;

就在刚才,吕淹又见识了梁辛‘乾坤挪移’之术,突兀跳到了自己跟前……

层出不穷的奇门异术,每一样都匪夷所思,每一样都让吕淹心神震动,她甚至有些怀疑,这个小魔头不是中土世界的人物,天知道他究竟是来自修罗界还是恶鬼域,否则他又怎么可能会掌握这么多闻所未闻的厉害手段。

可是所有这些奇术加在一起,对吕淹的震骇,也比不上此刻的惊骇欲绝,小魔头冲破了自己的天道。

吕淹惊骇欲绝,梁辛也恍如梦中……他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上一刻天道袭来,那股饱含‘苦死之意’的恶力,不及躲避更无可抗拒,结结实实地裹住了自己;可下一刻,仿佛连天地都要一起噬灭的可怕力量,忽地不见了。

敌人的天道,就那么散去了,没有一点征兆,也没一点道理。

梁辛想不通自己为何没死,但强敌还在面前,生死须臾之中,又哪还能容他去坐下来想事情?‘自生自灭’消散了,而‘天下人间’还在,吕淹的那一种因果就摆在自己‘面前’。

吕淹没能杀掉梁辛,所以吕淹完了。

先是心念转动因果断灭,跟着一拳轰出!堂堂仙道首领、嫦娥境绝顶高手,顷刻变成了四步修士,就算梁辛的拳头里只有一成力气,又岂是普通修家能够抵挡的,吕淹长声惨叫,胸口彻底塌陷,五脏六腑都被小魔头一拳震碎,好像条死鱼似的,无力翻滚着向下落去。

兔起鹘落,生死搏杀只发生在刹那里,一举狙杀强仇,梁辛甚至还来不及露出个笑容,八十一个神仙相结成的‘囚困大阵’又滚滚袭来!就在吕淹身体摔落同时,小魔头又陷入敌阵!

没机会去躲、去逃、去施展魔功,数十记天道翻涌而至。囚困之道,各不相同,有的仿佛猎猎烘炉,有的仿佛当头巨岩,有的仿佛缠身仙锁……死死将他困住、镇住、绑住!再没了挣扎的余地,梁辛也不再白费力气,只是仰头向上望去,开声大吼:“又一个!你听好了,这个是吕淹,吕淹!”

这次杀人,不止要报数,还要报名……可梁辛没想到的是,随着他的大吼出口,刚刚发生过一次的古怪情形又复重演,压在身上的重重天道,又在顷刻中化作青烟消散,梁辛得脱自由身。

八十一个神仙相再度齐声惊呼,梁辛也没忍住,跟着他们一起‘咦’了一声,语气纳闷……随即,他咧开嘴巴乐了。

第一次破除天道时懵懵懂懂,到了第二次,梁辛就算再糊涂,也能猜到了:神仙相的天道对自己无效了……或许,跟自己在泥塘中战胜本能的突破有关?

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事情明明白白,就摆在眼前,不用躲不用挡,丑八怪手中的那一重天道,对自己没有丝毫用处。

早知如此,刚才又何必费力闪躲,任由他们去打就是了。

他大概猜到了‘真相’,神仙相又哪能甘心,掌阵仙长连声唱咒,连连变化大阵,无数天道汹涌而来!可大阵再怎么变,阵意也不会变,阵中的重重劫数都是‘天道’,只要是‘天道’,不论它们再怎么磅礴凶猛,一碰到梁辛的身体就会化作袅袅青烟,不见丝毫效果。

梁辛干脆连躲都不躲了,单手稳稳抱住小猴子,奋起余力低头猛冲!

又是一盏茶的功夫,在梁辛视线尽头,终于换了一副景象,不再是飘渺虚空,而是一层柔和光芒,现在距离尚远还看不太清楚那是什么……

结阵的神仙相也终于明白了自家的阵法、天道对敌人无效。这些神仙相‘守土有责’,就算阵法无用,他们也不能放任梁辛冲下去,掌阵之人再度扬声喝断:散!

除了天道,神仙相还有一身巨力,一身玄奇神通。大阵倏然崩碎,八十一个神仙相随阵主之令同时撤出阵位,不再使用天道,各自凝聚神通,准备彻底轰杀梁辛。

可不等神通出手,刚刚从大阵中散出的众多‘仙家’,无一例外,神情陡变。

撤阵后神仙相不用再严守阵意,五感也从大阵中解脱出来,瞬间就发现了灵穴的变化……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何吕淹会发疯。

大眼已死,修仙梦断。

一时之间,大眼深处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呆若木鸡,面色青灰,就只剩梁辛仍在低头猛冲。

片刻后,不知是谁,猛地发出一声哭号,随即每一个神仙相都变成了疯子,有人哇哇大哭,有人放声狂笑,有人拼命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有人一拳一拳重重擂击着自己的胸口!偌大世界,竟容不得一个飞仙的美梦,无数心血、无尽艰险、千万年的苦熬等待、毕生所求的唯一梦想,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个瞬间里化作乌有,让他们如何能够不发疯。

敌人失神,只可惜他们都在数十里外。深处半空,距离太远,凭着魔功身法也无法横移过去,大好的强袭机会只能眼睁睁的放过去了,梁辛打不着人,觉得挺委屈,只能抱着小猴子借着向下冲……更接近大眼深处,由此也能看得更清楚了些,视线尽头那一片柔和光芒,是一汪湛清湖泊。

就在梁辛看清下面是一座大湖的同时,‘大湖’似乎也发觉了敌人的到来,从湖水中遽然升腾起层层萧杀气势,原本平静无澜的湖水开始层层流转,显然正凝聚一门可怕神通,准备轰杀强敌!

梁辛不知道,眼前这一座大湖,是另外一个始终不曾露面的神仙相首领:泽被。

泽被,无论修为还是地位,都在吕淹、得胜和平兢之上,与梁辛又几分形似的是,此人在机缘下,修得水行真身,修行时一身水行道法独步天下,即便是飞升之前,战力也远胜普通神仙相。

在点活‘五行怪物’之,泽被开始闭关修养,他的闭关之处,就在‘囚困大阵’之下,一座湛湛大湖都是他的厚重真元所化,他人在湖中,而这座湖也是他。

其实,如果梁辛能够把全身力道转成真元,再散出体外,也能凝出一片寸草不生的沙漠……就算没沙漠那么夸张,至少凝聚成个沙滩不成问题。

岛上没有外敌,唯一可虑的就是天猿,泽被于此闭关,上面有一座大阵守护,泽被安全无虞。

这座湖并非直接淹到‘瓶子底’,而是凌空悬挂,将下面五行怪物的修养之地与上面隔绝开来,屏蔽外界干扰,有利于怪物休眠。同时‘湖水’本身也是一道屏障,同大阵相同,有天道在手的神仙相可以从容穿过其间,可一旦有‘无道者’靠近,都会被重水猛击、绞杀。

泽被在闭关,除非行功完毕,否则他都不会醒来,现在他仍在湖中沉睡,‘湖水’发觉敌人、准备强袭,都是本能使然。梦中杀人,对他们这些绝顶高手而言,也不算什么大事。

梁辛要去唤醒怪物就得先跳湖、只要一进入湖水,便等若陷入泽被真身所化的炼狱,到时避无可避,只有硬抗的份。

湖水凝聚厚重之力,是水行本源之力,既不算神通也不算天道,绝不会再重演‘天道加身如清风拂面’的好戏,梁辛在进入大眼的时候就只剩一成力道了,刚刚又经历了连番恶斗,到了现在哪还有余力去应付这座大湖……不过,梁辛也不用自己去对付湖水。

梁辛低叱,挥手,四道黑色光芒如练,在他自己落入大湖前,梁辛先将仅剩的四枚黑色阴沉木耳打入水中。

遇水而活,黑鳞中附着的蟠螭残魂陡然苏醒过来。

对黑鳞,梁辛早就摸索透彻了,鳞上蟠螭魂魄之力与水势相通,水势越大它们也就越凶猛,而眼前这座湖,干脆就是水行元力所化,或许它的面积不值一提,可放眼天下,再没有如此纯烈的水行之地。

蟠螭天生控水,残魂苏醒、聚形之际,倒有大半做湖水为它们所控,这一来便等若泽被用自己的力量‘养活’了四条和自己作对的蟠螭元神!

这算不得夺力,最多只能算‘借力’,只要泽被一醒,立刻就能收回自己的力量,至多只需一转念,便能将四头残魂绞彻底绞杀。不过,泽被入定、神游物外,别说只是妖物入水,就算一把三昧真火从他屁股下面烧起来他也不会苏醒。

湖水是泽被的没错,但他在‘睡梦’中,对湖水的控制之力大减,挡不住蟠螭的‘借力’……不是神仙相不谨慎,实在是一件接一件的事情发生的太突兀、太诡异,泽被事先又怎么可能会想到,自己闭关后不久,会有人通过混沌之海来到巨岛;又怎么可能会想到,留守岛上的吕淹利令智昏,不仅把此人带入灵穴,而且还杀了大眼中的主事平兢;又怎么可能会想到,入侵之人在泥塘中得到突破,身法大幅进步同时,还再不惧天道了,杀人不算,且突破了大阵;又怎么可能会想到,在小魔头身上,还带了附着蟠螭残神的魂器!

就在蟠螭的猎猎咆哮中,梁辛一头扎进了大湖,外面那近百神仙相也回过神来,但用神通轰击湖水打得是‘泽被’,要想把小妖碎尸万段,就非得冲入大湖近身肉搏不可。每个人都咬碎了牙齿,誓杀妖人为自己的美梦陪葬,当即如影随形,追着梁辛冲入大湖……

一座大湖,刹那中炸裂开来!

蟠螭奉星魂为主,北斗拜紫薇为君,四头大蟠螭得了大半水行力,由此梁辛也反客为主,大湖中的水行元力,不仅不去攻袭梁辛,反而在蟠螭的指挥下,狠扑杀进来的神仙相。

随着小魔头进入大眼,与神仙相正式翻脸,所有的事情也都乱了套,前面一连串的惊变不算,此刻陷入大湖的‘仙家’们,再度惊骇发觉,本应帮着自己去绞杀妖人的湖水,竟也变成了对方的‘帮凶’,在四头凶兽的带领下,对他们疯狂袭击……有些神仙相甚至又开始有些失神,眼前正发生的事情,不想‘真相’,反而更像一场噩梦。

如果不是噩梦,尤其会乾坤颠倒,万事反转。如果真是一场噩梦,那小魔头无疑是——梦魇。

梁梦魇可没有神仙相那么‘多愁善感’。击毁灵穴,让所有的神仙相都陷入绝望,可真正的‘致命一击’,还在后面、还在下面。

四条大蛇入主真水湖泊,挥荡浩浩巨力,猛击入水强敌,神仙相猝不及防,转眼就吃了大亏,十余人甚至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被恶水撕了个纷纷碎碎,其余众人则在瞬间震愕后迅速情形过来,体内雄浑真元运转开来,一道道强大神通凝聚成形,猛攻凶兽,片刻前还风平浪静地大湖,转眼间巨浪滔天,闷响如雷!

双方混战成一团,湖水沦为蟠螭的‘玩具’,只杀神仙相,对梁辛却不闻不问,梁辛并无片刻停留,把身后所有强敌都交给蟠螭,自己抱住小猴子迅速下潜,百余丈后,周身猛地一轻,洞穿了悬空大湖。

再向下千丈,目光之内,五行之色璀璨。金黄灿烂、木青盎然、水蓝透彻、火红熊烈、土褐深沉……数万五行怪物,身体缩成一团昏昏沉睡,它们被按照各自行属被归于五阵,此刻梁辛从空中鸟瞰,在大眼底部,仿若有一朵灿灿彩莲正招展怒放!

……

就在梁辛连连冲关,终于钻出大湖、看到大眼底部正沉睡的大群五行怪兽的同时,岛上正有一头独臂大猿,偷偷摸摸地开始攀岩,那座捆绑着大银环的巨岩。

大猿的身形有些笨拙,全不似普通壮猿那么灵活,在五行罡风的吹拂下摇摆不停,几次险些摔落山崖,它是独臂,整条右臂齐根断去,伤势尚未完全愈合,随着它不停用力,刚刚凝结不久的伤口又被挣裂,血水溢出,大猿却恍然未觉,只一个劲地向上爬。

这头大猿,也是血性精怪,本来一定会随着银环造反,但是就在造反前日,它因无意冒犯了岛上仙家而遭重罚,被毒打重伤不算,还被吕淹硬生生撕掉了一条胳膊,昏厥了三天才告苏醒。等他醒来时,银环已经事败遭刑。

大眼被毁,原本驻扎在岛上的众多神仙相察觉此事,尽数扑入泥塘,进入灵穴来查探究竟,此刻岛上已经全不设防,独臂大猿趁着这个的机会,偷偷上山想给首领收尸。

银环已经二十余天没有过任何声息了,想必早就死了。但是头大猿才刚一攀岩顶,神色就猛地一喜,心情激动中,以至立足不稳,脚下一个趔趄,险些就摔了下去……被仙锁绑在大石的银环,正双目圆整,稳稳地望着它。

可是欣喜转眼就变成了悲哀,独臂大猿靠得近了些,很快发现银环已死,之所以还睁着眼睛,是因为它死不瞑目。

尸体仍被仙锁困着,独臂猿解不开锁链,情急下用力稍猛,不料银环因妖筋被抽,又被五行罡风日夜吹拂,尸体早已酥透了,随大猿一用力,竟哗啦啦地就此散碎……就像一尊被推倒的泥塑,块块落地。

独臂猿嚎啕大哭,单手织锦,把银环的碎尸小心翼翼地包裹好,跟着又在银环先前踏足的位置,找到了几个用血写成的字……巨岛上的天猿,也有自己的简单文字,笔画象形,意义不全,与中土文字大相径庭。

银环死前踩在脚下的血字,是一个地名和一个数字:猴儿谷 一十三

它用脚趾沾了腿上的血写成的。

猴儿谷,银环死前得知的天猿乐土;

一十三,梁辛在岛上遇到神仙相猛攻,杀人时报给它的最后数字。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27章 暴怒成狂 下一章:第429章 诛妖战吼
热门: 灵魂摆渡·黄泉 恶魔的泪珠 青盲之越狱 无限轮回 万劫 三国之召唤猛将 武林外史(上中下)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罗杰疑案 武侠世界自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