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暴怒成狂

上一章:第426章 利令智昏 下一章:第428章 悬空大湖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灵犀易鼎、撒谎骗人、挨打苦熬,一番忙碌下,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梁辛如愿以偿进入大眼。

本来他有两件事要做:毁掉大眼;策反怪物。

只要能放出五行怪物,大眼中势必天翻地覆,打成一锅粥,灵元激荡大力翻滚,灵穴受不得冲击,自然也就毁了,所以‘毁灵穴’和‘放怪物’这两件事能够和在一起做,而且一直以来,梁辛也一直是这样图谋的。

不过,‘二合一’看上去省事,实际却有个极大的风险:就算梁辛不知道下面还有个‘囚困大阵’,他也明白,要放出怪物,就得先对付差不多二百名神仙相中的精锐,他能对付得了么?如果败了,既放不出怪物,也毁不掉灵穴。

可是现在……吕淹并没有召集大队神仙相追下来,泥塘出口有封锁、灵穴深处有堵截,但是无论上下,神仙相大军,都距离梁辛万丈遥远,此刻小魔头身边只有一头小猴子和一个重伤俘虏,全无追兵,他要毁大眼,根本没人能拦得住他。所以梁辛临时改了主意:还是两件事拆开来做,趁着现在的机会,先去把大眼毁了;之后再向下冲,放出那些五行怪物。

想要击毁大眼,简单到无以复加,只要去到大眼边缘,向着‘瓶子内壁’打上一拳,难得现在‘没人管他’、放任他自己在灵穴中间乱跑的大好机会,唯独有个小麻烦:梁老三还不会飞。

现在的情形,说得好听些是梁辛‘纵身冲向大眼深处’,其实就是直挺挺地往下摔……靠着他自己的本事,没办法中途转向、横向接近‘瓶子侧壁’,只能掉向‘瓶子底’,去大战二百仙家精锐。

所幸,刚才梁辛在强袭敌人、抢夺小猴子的时候灵光乍现,给自己抓了个俘虏。

自己不会飞没关系,俘虏会飞就成!

差不多‘向下急行’了有一炷香的功夫,身下仍是深邃黑暗,上面也没见追兵下来,梁辛单臂用力,晃了晃手上抓住的俘虏,问道:“你会飞不?”

俘虏被梁辛捏住后颈,一张脸早已憋得通红,再加上此人天生一副‘刀条子脸’,这时候看上去好像个大号的鸡冠子,闻言费力点头,苦笑道:“本是仙家同道,为了给先生疗伤,咱们也实实在在花了不少心思,你、你突然翻脸,这里怕是有误会了。”

梁辛身体放松,就算是向下摔,也尽量能摔得舒服些,没理会对方的好说辞,直接令道:“施法,先别向下落了。”

神仙相当即掐指施咒,法术转眼成形,一道清脆光芒浮空而现,稳稳托住了他们。飞空法术只是小道,只要达到四步修为就能自由飞纵,‘鸡冠子’重伤之下也能从容施展。

梁辛大喜,略略分辨了下方向,伸手向着侧面一指:“往这边飞,越快越好。”说完,又意犹未尽地威胁了句:“要是慢了我捏死你!”

‘鸡冠子’唯唯诺诺,催动法术向着梁辛指点的方向疾飞而去。

至此,梁辛改直落为横飞,向着‘瓶子侧壁’迅速靠拢,鸡冠子则目光狐疑,既不明白为啥梁辛自己不飞、非要搭自己的云彩;更想不通对方这是去哪里。若他知道梁辛是打算去轰击大眼侧壁,只怕会宁死不从,又哪会带他们飞过去!

‘鸡冠子’飞得着实不慢,纵然是重伤在身,疾飞的速度,比起中土的大宗师也只强不弱,途中他的嘴巴也不闲着,絮絮叨叨地想和梁辛梁辛澄清误会,梁辛全不理睬,听得烦了就冲他瞪眼。

一路疾飞,足足用去了大半个时辰,终于,一团惨白色的雾气出现在梁辛的视线之内。

白色浓雾氤氲升腾,却只‘直上直下’,并不向着‘横处’扩散,远远望去,仿佛一座巨大的瀑墙,将大眼中的虚空黑暗猛地截断!梁辛手上用力,一掐‘鸡冠子’的后颈:“这里是大眼边缘?”

鸡冠子点了点头,还不等他开口再说什么,梁辛就继续令道:“飞到近前去。”

片刻功夫,梁辛来到‘雾墙’前,缓缓伸手按了过去,雾气看似飘逸,触手却阴冷结实,仿佛按上了一座厚重的青铜壁。

即便到了现在,鸡冠子也没想到梁辛就是来毁灭灵穴的,毕竟,梁先生是无仙仙师的高徒,带了重要证据来此,为岛上仙家通风报信……他吞了口口水,小声提醒道:“先生小心,这里是灵穴的侧壁,吃不得重力。等潮汐成形之际,众仙家去到中土捣毁那座假大眼,此间便能重掌灵元灵元大脉,到那时中土格局得以恢复,我辈当得真正飞升、共踏仙途。”

梁辛点了点头,收回手掌,忽然问道:“你是外面的,还是这里的?”

问题模糊,不过‘鸡冠子’脑筋灵活,略作寻思就明白了梁辛的意思,恭敬应道:“百多年前,我随三位上仙进入灵穴,按照先生的说法,应该是‘这里的’。”

梁辛笑了起来,继续追问:“这么说,屠灭天猿的凶手,也算你一个了?”

语气还算和善,可这句话里透出的味道却着实不怎么亲近,‘鸡冠子’略显踌躇,心中正在措辞,全没想到始终抓在自己后颈上的那只手,陡然迸发巨力,全不容丝毫反抗,就那么抓起自己,狠狠抡向了灵穴侧壁!

枯竭千万年,昔日灵穴如今早已脆弱不堪,根本扛不住梁辛重击,血肉横飞时,冥冥之中猛地爆起一声浩荡巨响,仿若洪钟大吕,转眼震扯四方!

雾气剧烈颤抖,肉眼可见一丝丝殷红颜色迅速渗出,不过呼吸功夫里,惨白色的雾墙尽数化作淋漓血色,继而血雾又变,层层转黄,化作枯败之色……

只一击,大眼就完了,事情简单到无以复加。

与中土同生共长,自世界成形时便掌管灵元大脉的阳极大眼,就被小魔头一击而毁!也许不久之后浩劫东来,会让天塌让地陷让乾坤浑浊,世界就此毁灭;也许中土上最后的力量能够挡下仙道大军的狂袭、保住天地平安,可是不论最后的结果究竟如何,中土天下的格局,永远也再回不到最初模样!

穷尽天地

再无飞仙

而梁辛的心思却并不在于此,随着‘鸡冠子’惨死,飞空法术也就此消散,梁辛抱住羊角脆再度向着大眼深处坠落,同时他抬头对着上面放声大吼:“又一个!”

在泥塘中泡了差不多一个月,大银环自己说过,它至多只能再坚持十天,现在它已死了吧……就算再听不到梁辛的大吼,小魔头仍记得他们之间的约定:杀人报数。

……

吕淹疯了。

片刻之前,她还在笃定微笑,等着大眼深处的‘小贼被擒’的好消息传来,却做梦也不曾想到,随着一声冥冥巨响,灵穴中先是弥漫起层层血色,继而枯败气息大作,凭着她的见识,又哪会不明白,灵穴……完了!

真正的大眼毁了,就算现在立刻挥兵西去,登陆中土摧毁苦乃山的大眼,又有何用?

刮骨、掸心、声色、海天、玄机、逍遥,每突破一个境界时的狂喜,修行时的辛苦、与天地争与同道争的凶险……终于跃身嫦娥修为,破劫飞仙却只换到一副‘神仙’相貌;绝望时又探明真相,只要还原中土格局就还有希望,接下来还有千万年的苦等,终于盼到九星连线将至、西行潮汐渐渐成形,飞仙大梦近在眼前,全不料……

全不料。

凄惨长啸,仿佛来自幽冥苦狱中的惨惨痛哭,吕淹泣血。

旋即‘嘭’的一声闷响,激怒攻心、真元逆冲之下,浩荡嫦娥劲力,陡然从吕淹的身体中爆裂开来,不仅将她全身衣衫都轰得粉碎,更把她满身皮肤都撑出一道道龟裂,吕淹赤身、批血,暴怒成狂。

修仙梦断,吕淹最后能做的、唯一想做的,就是倾灭这座乾坤,来给自己的‘仙道’陪葬。灭世,从击杀小妖梁辛开始!

惨啸转眼嘶哑,弹指间吕淹就哭哑了自己的嗓子,对着身边仅剩的手下道:“你上去,传我谕令,岛上所有仙家进入灵穴,擒拿梁磨刀!”

那个手下的脸色苍白如纸,并未领命而去,神情转眼狰狞,对吕淹再不见一丝恭敬和恐惧,歇斯底里的大吼:“传个屁,谕令个屁,我自己去杀。”说完,身形一转遁化金光,向着大眼深处追去。

吕淹栖身巨岛无数年头里,第一次没去立刻击杀违背自己谕令的手下,而是咧开满是鲜血的嘴巴,嘶哑着哭丧:“一起去,一起杀!”

大眼巨变。

不过一炷香多些的功夫,正守在淤泥上的神仙相,也都感到了大眼的变化,惊骇中再顾不得首领号令,一窝蜂般地冲入灵穴,旋即发觉真相,就算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能明白元凶是谁。绝望、狂怒,所有人裹荡神通向下急冲。

一记重击,让巨岛上的‘仙家’尽数化作狂魔,齐聚灵穴,誓杀梁磨刀!

不过,灵穴眼深处,那些正在结阵、驯化、和‘催眠’怪物的神仙相,都在专心施法,并未察觉大眼‘已死’,暂时还未见躁动。

梁辛继续向下扑去。

大眼不再可化外境依旧,下面还有数万五行怪物,放任不理的话迟早会被神仙相驯化认主,成为丑八怪们疯狂报复中土的帮凶,此刻它们还在‘混沌’,还在本能地敌视神仙相,若能唤醒它们、发出它们……第一件事做完了,圆满的很,该做第二件事了。

向下急冲的时候,梁辛忽然觉得因为自己不会飞,所以很不‘高大’。

平心而论,就算自己会飞,现在也不会想着逃走,照样会向下冲、去做第二件事;可自己不会飞,没得向上只能向下,让好端端地一次‘舍生取义’、‘力挽狂澜’,平添了几分‘不得已而为之’、‘反正上不去干脆下去捣乱’、‘临死也要拉上你们垫背’的泼皮味道。

击毁大眼,算得上是中土开天辟地以来,最最不得了的一件事,先不论过程,单以事情本身而言,足以比拟鲁执造出假大眼。刚做成了这样一件大事,小魔头没来由地忐忑,心里也开始胡思乱想……正在瞎琢磨的时候,老实和尚的声音忽然从梁辛的心底响起:“梁磨刀,我已、已经照你吩咐,带着黑鳞跳进大海了。”

梁辛禁不住神情一喜,可随即又纳闷问道:“你入海了?”

和尚的心语有些发抖:“是,我现在就在大蛇的嘴里,身、身边还有条小蛇跳来跳去。”

涵禅说的头头是道,自然是真话。按照贾添事先的交代,‘手足’灵犀、易鼎这两重妙用,要双方在百里之内才能有效,巨岛面积广阔,大眼距离海边远超百里……现在两人之间还能灵犀心语,这倒有些奇怪了。

道理简单得很,只是梁老三学识太浅,想不明白而已,大眼是化境,虽然入口处距离大海遥远,但实际上灵穴与中土任何地方的距离,都异常接近。

或者换个说法:如果梁辛真有足够的力量和技巧,在这方化境不会彻底崩塌的前提下、能够凿穿化境壁垒,一步迈出……那他出去的落足之处,并不是巨岛,而是有可能会是中土的任何一个地方,反之亦然,他也可以从中土的任何地方,都能一步跨入大眼化境。

其实梁辛与和尚现在很接近,只有一‘墙’之隔,由此手足还能让两人继续灵犀。

道理不明白就算了,得知涵禅现在已经进入大蟠螭口中,真正安全了,梁辛也着实松了口气,笑道:“好得很,先前说好的,默数到一万,如果我没回去,你就请小蛇传话蟠螭,不必再管我,载着你回中土去。”

和尚听话,早就说好的事情,也不再去矫情什么,立刻就开始数数。不过他没默数,而是灵犀心语,念给梁辛听……梁辛也不管他,继续纵身急冲。

就在和尚刚刚数到十七的时候,遽然从梁辛身下百余丈处,传来了一声嘹亮唱喝:“道!”

刚刚梁辛轰击大眼的位置,处在‘瓶子’中下部,距出口遥远,离灵穴底部较近,急冲这一阵,不等吕淹追上,他就先遇到了大眼深处的那座囚困大阵。

平兢生前命手下结成这座阵法,防备的是天猿,由此它在‘引动诀’上与六趣三返相似,身具天道之人可以从容穿梭,大阵全不理会,只要有‘未具天道’之人闯过来,阵法立刻运转,天猿如此,梁辛也不例外。

事到如今只有一冲到底,别说是只是座阵法,就算面前跳出来一千个阎罗王,梁辛也不会再刹住势子,何况他也刹不住……梁辛不停反倒加力猛冲。

整座大阵,也随他的闯入陡然发动开来!阵中没有杀劫,只有重重叠叠的囚困天道,从四面八方汹涌而至!

半空里无处借力,不过凭着魔功身法,想要闪转冲跃也不是什么难事,阵中‘天道’层层席卷,梁辛的身形也忽然‘恍惚’起来,全力施展身法躲避强袭,同时周身上下三万六千只毛孔都在迅速开阖,将护身灵觉远远播散开去,搜索敌人的位置、警惕敌人的猛攻。

一边躲避,梁辛边继续下冲,神仙相结成的大阵也随他一起迅速沉降。

天道无痕,修士灵觉不可辩,凡人肉眼不可见,唯独梁辛能靠自己的灵觉察觉其变化、方向,继而调整身体迅速躲避,大眼深处早已变得影影绰绰,放眼望去,方圆千余丈的范围里,到处都是梁辛如电穿梭时拉出的残影。

一盏茶的功夫转眼过去,大阵仍未能擒住他,滚滚相斗中,他距离五行怪物聚集之地越来越近。情形仿佛一片大好,可梁辛的神情却越来越急躁,打到现在,他始终没能找到敌人……

现在梁辛正对付的,是一座玄奇阵法,结阵的神仙相都距离他极远,自己全无机会近身、击杀、破阵,根本没办法摆脱敌人的纠缠。而随着阵法运转得越来越快,威力也越发强大,数十重天道飞快穿插,渐渐已经有了勾连成网的趋势,能够供自己躲避的空间也越来越小,在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阵法所擒。

人力有穷尽,就算再怎么着急也用处,凭着身法,小范围的穿梭横插不难,可入阵的神仙相都躲在数十里之外,梁辛无法破阵,就只有挨打的份!

又坚持了一会,囚困大阵的威力终于发挥到淋漓尽致,煌煌天道勾结,于一个瞬间里,铺满梁辛上、下、左、右每一方空间,梁辛也再没有了躲避的余地……危机不止于此,还有一道血影凌空冲下!

披头散发、赤身裸体的吕淹追了下来,女魔面相扭曲,双目喷火,口中嘶哑的咒骂比着最最不知廉耻的村妇还要更恶毒。

吕淹的修为远胜同道,是以最先赶到,她的那个手下被她远远甩在了身后。

结阵的八十一个神仙相,到现在也不知道灵穴已经被毁,更不知吕淹为何会变成了个疯子,不过他们眼中的惊讶,比起正从上面杀下来的同道也少不了太多——不是因为吕淹疯了,而是因为梁磨刀。

他们就从未想到过,这世上、这天下竟还有人,就靠着诡异身法,能在这座仙道大阵中支撑上大半柱香的功夫。幸好大阵玄奥,闯阵的妖人虽然棘手,终究还是被逼入了绝境,可下一个刻,即便阵中的仙道高手道心坚定、高山崩塌于面前而不改色,也无法再按捺心中的骇然,齐齐惊呼了一声……梁辛最后的手段:杀心恶念、诡异身法,老将岸的魔功‘来不及’顷刻成形,旋即发力猛击反噬逆流——天上人间。

本已被彻底‘封锁’,绝无逃脱可能的小魔头,就那么‘活生生’地消失在八十一个神仙相眼前。

霸王绝学,乾坤挪移。

与时间无关的移动,梁辛于此处消失的时候,也是他从彼处现身的刹那,梁辛始终没能掌握轰击乱流的规律,虽能转瞬挪移,却无法控制方向和距离,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移动’之后,自己会从哪里钻出来。

这次‘天上人间’也不例外……移转的距离远得很,足有百多丈开外,但方向却和梁辛一路冲击的势子截然相反,未向下,而是向上……或许冥冥中早有注定,梁辛的现身之处,就在吕淹面前。

梁辛和吕淹几乎撞在了一起,两个人谁都不曾想到竟会是这样的局面。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26章 利令智昏 下一章:第428章 悬空大湖
热门: 贾志刚说春秋之四·天下大乱 居心叵测 第七感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剑王朝 剑毒梅香 活葬 成化十四年(成化十四年原著小说) 武侠大宗师 致命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