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利令智昏

上一章:第425章 土行恶兽 下一章:第427章 暴怒成狂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五行怪物不惧天道。它们是被‘创造出来’的,放眼天下,根本就不应该有这样的东西,天道自然也管辖不了它们,和草木傀儡不怕仙家天道是一个道理。

只是,不怕天道,不表示能够反抗神仙相。神仙相除了手中的一重天道之外,还有一副经过灵元洗炼的筋骨,还有一身远超逍遥境界的浑厚真元。

被带上来的五行怪物,单以力量而论与大祭酒秦孑相若,超过了六步中阶、但距离逍遥境大成还远,这样的力量在神仙相眼中实在不值一提,在梁辛撤手之后,它才刚一发狂,就挨了先前押它上来的那个神仙相狠狠一击,随即又被拘押起来。

但是包括吕淹在内,这附近所有的神仙相谁都不曾料到,就在怪物发难的同时,本来伤到奄奄一息、连抬手都嫌吃力的梁辛,竟陡然变得‘生龙活虎’,扑跃而起。

梁辛动手,并未直接冲向大眼,而是扑向了抱着羊角脆的那个神仙相。小猴子是一定要救的,就算最后大家都得死,梁辛也不能让它落在敌人手中。

另外他也不敢去直接扑击匪首吕淹,对方的修为和应变都是上上之选,双方距离不短,即便是全盛时梁辛也没把握能擒住她,何况现在只有一成修为。趁乱偷袭,只有一次机会,梁辛不敢太冒险。

可是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是,自己明明身负重伤,此刻全力纵跃,速度竟比着全盛时只略逊半分!

在泥沼中‘打赢了自己’,对身体的控制更强,梁辛知道自己的身法也随之有了不小的进步,不过之前为了节省力气,他也只是在泥沼中纵跃了几次、小试而已,根本就没料到,这次突破会让身法精进如斯……

凭着一成余力,冲出了差不多是全盛时的迅猛。

那一个刹那里,就连梁辛自己都有些不适应了,险险就冲过了头,也幸亏魔功专精于对身体的控制,否则他非得与羊角脆擦身而过不可。

天下人间的身法何其玄妙,且事发突兀,而神仙相中应变最快的吕淹又沉浸在‘六千大宗师之力’的美梦中,一时间谁都来不及反应,梁辛便已近身,旋即执念破道,‘想不到’魔功正中抱住羊角脆的神仙相,一重因果断灭,敌人修为骤减,哪还挡得住如龙似虎的小魔头,怀中一轻,小猴子已经被梁辛夺了过去。

电光火石,羊角脆回到主人怀中,吕淹也如梦初醒,怒斥声中神通出手。

直到此刻,女魔还在想着‘夺力大梦’,仍笃信梁辛会抽力之术,在吕淹想来,对方突然翻脸是因为看破了自己想要逼供的图谋。吕淹手中的那一重天道是生杀之道,中者立毙,奇术尚未到手,她又哪舍得用天道诛杀梁辛,所以只以神通攻袭,而且力量拿捏的极准,足够再次重创梁辛,却还不会要了他的性命。

‘想不到’只能攻不能守,梁辛之所以用自己的‘天下人间’,是因为他现在余力不多,能省则省,毕竟‘想不到’中没有反噬,不用对抗乱流。

但此刻他要做的事情还没完,还不想离开那个神仙相,吕淹就已经神通出手打了过来。

梁辛当机立断,立刻散去执念、唤醒杀心,顷刻间魔功移换,从‘想不到’变作‘来不及’,十丈方圆时间凝结,除了魔主本人,魔功内的一切都被冻结,怀里的小猴子和先前抱着猴子的那个神仙相全都变成了木雕泥塑,吕淹打过来的神通也不例外,在距离梁辛身前三尺之处,就此凝止不动。

吕淹哪想到梁辛竟还有这样的怪招,吃惊同时,又投鼠忌器,不敢以大威力的神通猛轰梁辛,一是怕伤了‘奇术’,二则是害怕会误伤大眼,可她又不敢贸然上前试探,当即厉声传令手下:“冲过去,破除妖法生擒此人!”

几个手下个个心里叫苦,但吕淹心狠手辣,谁都不敢违背她号令,也只能唤起护身法术,猛冲天下人间。

吕淹传令时,梁辛手脚不停,先是用袖子在羊角脆的嘴巴里一抹,随即又把袖子上的天猿口水,拍在了那个被他冻住的神仙相脸上。

梁磨刀动作奇快,神仙相的扑击也着实不慢,自己这边才刚忙活完,几个吕淹的手下就‘直挺挺’的冲进了魔功,结果无一例外,全都半身在内、半身在外,前一半僵硬不动,后一半乱甩乱跳,眼前的情形与当年离人谷苦战、冻住‘半个白狼’何其形似,要不是身处险境,梁辛真想笑上一会。

一下子冻住六七个神仙相,魔功之内乱流陡然变得凶猛起来,梁辛压力大增,不过他的身法暴涨,现在也勉强能够应付,大好时机又哪能错过,小魔头一边躲避乱流,一边手忙脚乱再用袖子去蘸口水……

眨眼功夫,魔功消散,大眼灵穴内,一连串充满凛冽怒意的嘶嗥滚滚回荡,震耳欲聋!

吕淹身边一共有八个手下,其中一人负责拘押‘土行兽’,并未参与动手,另外七个尽数被‘来不及’所侵,这七人中有六个被羊角脆的口水击中,魔功撤散后立刻发疯发狂,天道、神通、法宝,歇斯底里地乱打一气!

另外还有一个神仙相,遭梁辛猛击,重伤呕血,又被梁辛生擒在手中……

吕淹没被天猿口水击中,何况她也不怕口水,但是她的胖脸,比起那些发疯的手下也相差无几,额头青筋暴起,两颊肥肉乱跳,现在哪还顾得上梁辛,手诀翻转急急催动法术,去消弭手下轰出的神通,同时祭出天道,对那些发狂的神仙相,一律无情诛灭……若是任由他们乱打,灵穴非得彻底被毁不可,以女魔的狠辣心性,就算有能力去控制他们也会嫌麻烦费事,直接杀掉了事。

就在吕淹击杀同道的时候,梁辛抱着小猴子,手中牢牢抓住那个重伤俘虏,冲向大眼深处。

见他并未向上冲,而是向大眼深处‘逃’去,吕淹的神情反倒一下子放松了许多。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发疯的神仙相尽数伏诛,尸骸翻滚向下摔落,吕淹又恢复了平时那副笑嘻嘻的模样,根本不去看那些尸体一眼,举目望向身边唯一的手下。

最后一人因为拘押着‘土行兽’,并未动手,因此才躲过一劫,见吕淹望过来,此人面露惊慌,急忙躬身道:“小贼狡诈,属下这便追赶擒拿!”说着,催动法术就要去追梁辛。

不料吕淹闪身来拦住了他:“不用追,随他去。”

那个手下先是一愣,旋即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可吕淹擅妒、心狠手辣,在她面前千万不可显得自己‘太明白’,装作糊涂地追问:“随、随他去?放任他在灵穴中乱跑?”

果然,吕淹显出一副满意神情,笑道:“我且问你,梁磨刀往灵穴深处跑是为了什么?”说完,也不等回答,就继续道:“他想找到土行兽……不仅疗伤,还想修为暴增,小家伙,贪心的很。”

在她身边的神仙相是装糊涂,不是装憨子,经首领提点后便‘醍醐灌顶’,脸上摆出恍悟神情,附和着吕淹一起笑了起来:“可这个小贼不知道,在下面,还有一座大阵等着他!”

大眼之内,有三万五行兽,二百仙道精锐,其中五行兽都被仙法所擒,于灵穴的最深处陷入沉睡。二百名神仙相中,有六十人身处五行兽集结之处,小心维持着让它们昏睡的法术;另有五十人,不停从中‘提’出怪物,施法驯化,使其认主;在他们头顶,有一座悬空大湖,彻底将之与上面隔绝;大湖再向上,则是一座由八十一名神仙相合力结成的守护大阵。另外还剩几个神仙相,算作‘游骑’,没有正经差事,随时听从首领调遣。先前几人都追随在平兢身后,后来改旗易帜投了吕淹,到现在也只幸存下来了一个……

巨岛上没有外敌,本来用不着大动干戈来结这样一座大阵,但不久前银环造反,虽然没能掀太大风浪,也着实让神仙相警醒了不少,毕竟五行怪物是以天猿的精血魂魄炼化而成的,难保岛上的壮猿不会再发凶性,偷偷潜入捣乱。尤其平兢为人谨慎,在另外两位首领闭关其间,他生怕有什么闪失,宁可耽搁‘驯化’的进度,也要布阵守护。

守护大阵是以天道入阵,闯阵者面临的不是神通法术,而是重重天道。

这座阵法防备的最主要的‘敌人’是天猿,可是将来远征中土时,还要靠天猿们织锦成舟,上次暴动后已经‘折损’了一成天猿,而远征队伍又多出了三万大块头怪物,神仙相实在不能再损失太多天猿,是以这座大阵中没有杀劫,闯入者不会死,只会被困、被囚。

另外,以‘囚困之道’成阵,也是为了保护灵穴,要是普通的神通法阵,一旦有人强攻、阵法运转开来,势必产生巨大的灵元轰荡,现在的大眼根本就受不了那样的重击。

阵意如此,各个阵位上的施法者,也必须是掌握‘囚困道’的神仙相,像吕淹这种掌握生杀道的高手,就算修为再高也不能入阵。

那个手下赞叹了句‘吕淹上仙妙算’,随即又笑道:“就算……我是说万一,万一梁磨刀侥幸躲过下面的仙阵,也会坠入大湖。”

吕淹摇头:“没有万一,下面的大阵天下无人能破,梁辛逃不掉。”和手下随口闲聊着,同时她摇铃传讯,通知下面的大阵,有敌深入,务必生擒。在她看来梁辛夺小猴子、向下冲,无疑是为了去‘抢力气’,这倒更证明了梁辛会奇术。而平兢为了防备天猿袭击的大阵,对梁辛也正合用,不用近身就不用担心被银环口水击中、发狂;大阵不杀人只囚困,既不会伤害灵穴,又能留下活口。

早在带梁辛进入灵穴时,吕淹就传令千余名神仙相把守泥潭出口,以防梁辛逃遁;而大眼深处则有一座囚困大阵,无论上下,梁辛全无出路,吕淹好整以暇,笑吟吟地停留在原地,静候下面传来的擒敌喜讯……

这就是‘利令智昏’,吕淹本来绝顶聪明,可是她信了梁辛会‘抽力奇术’,所有的心思念头也都追着这条线而生,是以完全猜错了方向:的确,梁辛冲向了大眼深处,不管他是为了夺力还是去放出怪物大军,都会先遇到近百神仙相结成的大阵。但是梁辛穿越混沌之海,甘冒奇险登陆巨岛,最根本的目的是为了摧毁大眼!

……

毁灭大眼,对梁辛来说其实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在进入混沌深海之前,贾添曾经问过他:“你知道该如何毁去大眼么?”

梁辛觉得这问题挺可笑:“找到大眼,凝聚重力,一拳砸过去。”

贾添当场就笑出了声:“做梦!”

要轰击大眼,就一定要把力量落在‘实处’不可,按照贾添的说法,灵穴大眼就可以看做是一只敞口瓶子,但是这个‘瓶子’从外面无法接触,要想毁掉它,就得从瓶口处催动神通或者巨力,轰入‘瓶内’,砸碎它的‘内壁’。巨岛大眼与小眼相同,在第一次浩劫东来时,贾添的十八同门引浮屠撞入小眼,就是这个道理。

灵穴是化外境,‘无远弗届’只是一种说辞,它也是有自己的边际的,只不过它大得很就是了。

可是梁辛不懂法术,这就是麻烦的所在了,高深修士凝结法术神通,能够远袭千里,在击中目标之前,神通裹挟的灵元之力都不会消散;梁辛打一拳踢一脚,力量虽然也很大,不过力量会随着距离而渐渐消散,不等拳力碰到‘瓶壁’就化作清风了。

在到达巨岛之前,这个麻烦在梁辛看来还不算什么,他琢磨着,自己大可以找一块磐石举到大眼入口,随后灌力砸下,靠着自己的嫦娥大力和磐石滚落中蕴起的巨力,足够砸碎‘瓶子底’了。

直到不久前他才知道,大眼里还常驻着二百个神仙相,自己往里扔石头,也都会被人家击碎,根本伤不到‘瓶子’。何况到了岛上他又受重伤、又被严密监视,哪有机会去抱大石头……他要想毁掉大眼,就得先进入大眼,‘瓶子底’也好、‘瓶子侧壁’也好,总之要摸到大眼的边缘,去实打实的轰上一拳!

在远航之前,经过贾添的提醒,梁辛也曾想过,上岛之后可能会遇到什么意外情形,说不定自己不能扔石头砸‘瓶子底’,需要潜入化境去,靠拳头去砸瓶子,由此他又向贾添问了个新问题:如果自己轰灭了大眼,是不是也要死在里面……灵穴自成一方小天地,按照梁辛对付‘偷天一棍’的经验,一旦这方小天地毁灭了,就如同‘无量劫’,境中一切也都会随之毁灭。

这一来就等于梁辛和大眼同归于尽了。

贾添先摇了摇头,说了句:“不是你想的样子。”再之后却皱起了眉头,半晌都没再吱声,显然他找不到合适的措辞来解释这件事。

过了一阵,贾添再度开口:“灵穴大眼,可以看成是一把刀子……”

梁辛当时有点要急眼:“不是说大眼是‘瓶子’么,怎么又变成‘刀子’了!”

“刚才用‘瓶子’比方,是为了说明白大眼的‘形’;现在用‘刀子’打比方,则是用来说大眼的‘质’。”说着,贾添也笑了起来,这件事本来就不那么容易说明白,要是别人提问,他才懒得去回答,不过对梁辛,他一向耐心不错。

贾添笑了几声,又把话题拉了回来:“如果一把刀子挨了你一拳,会怎样?”虽是问句,却不等梁辛回答,他就径自向下说到:“你的力气大拳头硬,刀子被你打了一拳,立刻就会七扭八歪,锋卷刃崩,这一来刀子就变成了凡铁片子,再没法割肉杀人了,你把刀子打坏了,它没用了……但是刀子是铁做的,就算它坏了、没用了,可它还是块铁,对么?”

梁辛纯粹是为了给他个面子,这才点了点头。

“一把刀子,效用是割肉、杀人、但它本质是一块铁……大眼也是一样的道理,主掌灵元大脉,是它的功效、用处;而化外境则是它与生俱来的质态……灵穴遇重袭而毁,这个‘毁’指的是它的效用,从此再不能主掌灵元大脉,从灵穴变成了废窟,但是它化外境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就算不是灵穴了,大眼仍是一方化外之境。”

这番话说的贾添自己都脑袋疼,大概解释过后,赶忙就此打住,直接给出答案:“大眼,既是主掌灵元大脉的灵穴,也是天地造化塑成的化外境。看上去是一个整体,其实却是两回事,重击能毁掉灵穴,但化外境不会为之所动,明白了?总之,就算你进入大眼,把这座灵穴捣毁,你也死不了。”

梁辛懵懵懂懂,眼看着贾添解释得都点要翻脸的意思了,实在不好意思再追问什么了……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25章 土行恶兽 下一章:第427章 暴怒成狂
热门: 凶宅笔记 都市狩魔人 流星蝴蝶剑 暗黑神探 民初奇人传(民初奇人传原著小说) 白猿客栈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鬼缠铃(幽铃缠) 武林客栈·月阙卷 长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