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土行恶兽

上一章:第424章 方寸大乱 下一章:第426章 利令智昏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梁辛不知道,自己在泥沼中整整呆了二十多天。和尚的清心普善大咒早就念完了,随即从其他‘仙家’口中得知梁辛‘丢了’,再发动灵犀去联系,但小魔头已经陷入‘自主境’,对他全无回应,和尚急得想哭,也跳进沼泽四处寻找,同时‘灵犀’呼喊就从未间断过。

梁辛才刚刚回应了句‘我无妨’,和尚就哇地一声大哭了出来……

‘灵犀’重建,和尚能够确定梁辛的位置,立刻就要赶来接应,梁辛赶忙制止住他,要是让和尚‘找到’自己,在吕淹看来未免也太巧了些,难保她不起疑窦。

和尚还不放心,心语道:“那你的伤势怎样了?我现在过去帮你疗伤,然后再离开,不被别人发现就是了!”这个提议倒是让梁辛心中一动,在泥塘里憋了二十多天,自己跟自己打了个糊涂仗,虽然是赢下来了,但身体也没有丝毫改观,重伤依旧,体内只剩下一成左右的力气。而且此间乱力穿梭,这些天里给了他数不清的‘重击’,所幸他是陷在泥巴里,土性相承,恶土身能将加身重创的伤害分摊出去不少,要是在岛上的怪风中,他早就被挫骨扬灰了。

可即便如此,梁辛的伤势也加重了不少。不过伤势加重,是自己的内伤,那些外伤在这二十多天里,倒是尽数痊愈了,包括一臂一腿的骨折,现在也初步接合,至少能无碍活动了。

五脏六腑都伤得不像样子,要是能被和尚的天道救治一下自然好得很,但在犹豫片刻后,梁辛还是摇了摇头,没让和尚过来。

现在泥塘里有两千个神仙相‘游来游去’,别看这么久都没人能找到他,说不定下一刻就会有神仙相出现,万一撞见和尚正给他疗伤可大事不妙。

梁辛只是怕事有凑巧,会连累了和尚。不过他不知道,就是自己这一‘小心’,无意中又躲过一劫……要知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比起刚刚得知‘梁先生会抽力奇术’时,吕淹已经平静了许多,对‘奇术’的事情也反复推敲过多次,虽然她仍笃信此事是真的,但也加上了一份小心,在和尚进入泥潭后,她就安排手下加以监视,要是涵禅真过来找梁辛,吕淹马上就能知晓,凭着女魔的心思,很快会猜出两人有某种联系,如此一来,什么图谋都白费了,小魔头与大和尚也只剩下死路一条。

劝住了涵禅,梁辛又问起有关经过,有关首领相残的事情涵禅全不知情,他只知道,吕淹人在大眼之内,羊角脆也在她的手中。

本来梁辛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趁着现在的机会自己潜入大眼,但吕淹也在灵穴中,自己潜进去也还是会碰到她,还不如被人‘发现’、被带进去来得更‘顺理成章’。

当下梁辛告诉涵禅‘瞎游’就好,自己则‘随波逐流’,一边撞大运似的等着别人来发现自己,一边检查、试探着自己的身体……

心念战胜了本能,他对身体的控制也真正到了极致,很快梁辛就发现,自己的身法更上层楼,无论灵觉还是应变都增强许多,可也仅止于此,在魔功上,‘想不到’还是‘想不到’、‘来不及’更没有丝毫变化。

他自己也没法确定,这次究竟是不是个突破。不过梁辛有个优点,他喜欢动脑筋,但只限于自己有能力去思索的事情。对于那些没法确定之事,他从来都是‘浅尝即止’,懒得多想。

现在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捣毁大眼,不把这处灵穴毁掉,小魔头哪能善罢甘休。

又‘漂了’大约四五天的样子,终于,不远处泥流滚荡,一个双眼几乎长到太阳穴、好像比目鱼似的神仙相现身。

‘比目鱼’神通开路直冲到梁辛身旁,先探心跳,见他还活着,比目鱼的喜色更重,一边以法器传讯,一边拉起梁辛向下急速潜游,不久之后吕淹就带人接应过来。梁辛任由对方拉着,心中发动灵犀,对老实和尚打了个招呼,要他立刻去寻黑鳞,跳海逃命去……

又潜游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梁辛忽然觉得周身一轻,终于摆脱了腥臭稀泥,进入了灵穴大眼!

与镇百山小眼一样,巨岛的大眼也是域中天地、化外乾坤,这座疆域是因造化而成形,与气脉无关,即便灵元滋养枯竭,大眼的化外格局也不会改变。

不过因为灵元的枯竭,大眼其他‘威力’都已经消失,本来它应该和小眼截然相反,如时间‘奇快’、逢阳便囚等,现在这些特性已不再,不过是一座能够隔绝巨岛恶劣环境的化外之境罢了。

梁辛仔细打量着四周,看上去就和‘浮屠不在家’时的小眼差不多,空旷、深邃,无论纵横都望不到边际,与其说是一座灵穴,倒不如说它是一座宏阔深渊来得更贴切。

目光之内,除了吕淹等人并无他物,梁辛明白,成群的怪物和百年前进驻大眼的神仙相,都还在极远的深处,凭自己的目力还看不到他们。

四周漆黑,万里虚空,无风无光……梁辛还是不会飞,全靠吕淹施法托住,才没直挺挺地掉下去。

随同吕淹一起下来的,还是最初的那几个人,吕淹只道梁辛重伤且脱力,形同废人,也实在没必要再动用大阵仗来看押他了。羊角脆被换到另外一个神仙相抱着,见找到了梁辛,小猴子欢喜的喳喳乱叫,恨不得马上就要跳到主人身上去亲热一番,但那个神仙相抓住它不放,挣扎了一阵也只得作罢。

‘抽力奇术’还活着,吕淹开心无比,由衷赞叹了句:“厚土真身果然了得,先生还能活着,也算奇迹了。”

梁辛苦笑摇头,有气无力地指了指自己:“泥巴太臭,先给我冲冲……”

在泥塘里泡了一个月,现在的小魔头活像个成了精的地蚕,拿出去暴晒三天,直接就能放到帝王墓里去做兵马俑。

施法给人洗澡,对仙道高手来说比打个哈欠还简单,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有人掐诀施术,梁辛周身立刻涌起清甜水泉,片刻功夫就把他冲个一干二净。

身上淤泥尽去,毛孔发肤都在欢快舒张,梁辛只觉得神清气爽,说不出来的那么舒服。跟着他也不再耽搁时间,转目望向吕淹:“连遭重创,难过得紧,再不抓紧疗伤怕真坚持不住了,还请上仙成全,把土行怪物带出来吧。”

这番话正和吕淹心意,自然不会拒绝,笑嘻嘻地点头,随即对着大眼深处扬声传令:“带一头土行兽上来,给梁先生疗伤!”

梁辛致谢之后,又伸手指了指羊角脆,可是这次吕淹没容他开口就摇头笑道:“待会怪物就到,小梁先生专心疗伤就是,什么时候需要银环口水就招呼一声,其他的全不用操心。”

梁辛要不回小猴子,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

平兢已死,另外两个首领正在闭关不理外务,吕淹也就接管了大眼,将近一个月的功夫里,她早就安排了好了一切。至于大眼中的那二百个神仙相,在他们看来,自己就是‘干活’的,谁当掌柜的他们都无所谓。

谕令传出,自有人相应,不久之后,一个神仙相从大眼深处疾飞而至,在他手中,正拘押着一头‘怪模怪样的东西’。

据大银环所见,大眼深处的五行怪物,都是房子大小的‘气泡’,不过在融入天猿精血、被点活之后,它们的样子又发生了变化,怪物的模样也天猿极为相似,五官、四肢、长尾、身上也披了一层短短的绒毛,可怪物也并未脱去‘气泡本形’,就仿佛是一头天猿被强行注入瘴气,整个身体都膨胀几倍,变得臃肿不堪,五官四肢也由此扭曲了起来……看上去,有些可笑、有些可怕,更多的却是可怜。

这五行兽的毛色褐黄,目光涣散,神情里却隐含不甘,在神仙相的拘押下犹自奋力挣扎,显然尚未认主,还是混沌恶兽。

羊角脆的脸色就变了,圆溜溜的眸子里,顽皮活泼不再,换而无尽怒意,身上的绒毛也微微乍起!小家伙以前和大银环‘灵犀、易鼎’过,但是大银环并未把这里的惨事告诉它。

而五行兽平时都被囚禁在大眼最深处,羊角脆随着吕淹进入灵穴的这段时间,也从未见过它们,老弱天猿的尸堆也早都被神仙相处理干净了,是以小猴子并未发觉异常,直到此刻,真正见到了一头五行兽。

凭着银环天生的敏锐感知,就在怪物现身的刹那里,在羊角脆心底猛地炸起了同族哀号,眼前血光万道,耳中惨嚎不停……所幸羊角脆不是‘野猴子’,它早认梁辛为主,也明白梁辛来此必会有所图谋,所以它强忍着狂怒,要等主人发动时,它再发疯!

土行怪物被一直押到众人近前,梁辛故作惊讶,指着怪物:“此物不是天生,是……是岛上的仙家手段?”

吕淹也犯不着去隐瞒什么,点头道:“先生好眼力。”

梁辛‘随口’问道:“这样的怪物,一共有多少?”

吕淹比划了一个‘六’,梁辛装糊涂:“六百头?”吕淹咯咯地笑了起来,摇头道:“岛上三位师兄,率同二百仙家,前后忙碌了百多年,才造出了些怪物,花了这么大的精力,要知造出六百头,未免有些得不偿失了。”

随即也不容梁辛在去瞎猜,吕淹就直接给出了答案:“六千头。”说完,她略作停顿,又补充道:“土行兽,六千头。”

梁磨刀这次是真的大吃了一惊,大眼深处,只土行兽就有六千头!

对仙道高手的玄奇法术,大银环也不甚了解,小魔头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不知道,一头银环的精血魂魄,足以点活四只‘五行怪物’,不过这门法术也不是‘包打包中’,在点活怪物的大阵中,也有不少法术败了,到了最后,一共有将近三万头五行兽真正被点活下来,土行一脉的怪物,占到了其中两成,整整六千头。

两千神仙相、三千凶猛大猿、三万中逼近大宗师之力的五行兽……浩劫东来。梁辛愣在原地,全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吕淹倒也没什么不耐烦,只是轻轻咳嗽了声唤醒梁辛,跟着问道:“有件事我一直好奇的很,小梁先生要抽取这样一头怪物的土行力,大约会用多少时间?”

梁辛随口瞎掰:“弹指功夫。”

吕淹笑了……打从心眼里溢出的快活。

就是因为土行兽太多,所以她才一定要除掉平兢。

此刻距离那两个首领出关还有百五十天左右,而夺一兽只需片刻,这小半年的功夫,就算不能把六千兽力尽化己用,至少也能夺一半下来了,等那两人出关,自己已经实力暴涨……另外两人谁也活不了。

六千土行兽的力量,都被她一人独享,会让她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就连她自己都不敢想象!只要掌握了奇术,自己就能真真正正成为‘第一仙’。

欢笑过后,吕淹又做了个手势,命手下把那头五行怪物拘押到梁辛跟前,说道:“这就请小梁先生施法疗伤吧。”说完,又复笑了起来:“先生的抽力功法,堪称天下第一奇术,吕淹崇仰得很,实在不舍得走开。”

梁辛故作犹豫,最后还是笑了笑:“先看看合不合用再说吧,就怕这个怪物的土行力不够纯烈,不能为我所用。”说着,缓缓抬手,按在面前那头五行兽的‘肚皮’上。

五行兽是被‘凝力塑身、法术点活’的,性格异常暴躁,可它被梁辛按住后,神情里的恶性忽然消散了,本来涣散的目光,也悄然变得清晰了些……小魔头脸上没太多表情,心中却狂喜不已!

梁辛现在的处境,早已‘一败涂地’,几乎没有翻盘的机会,可他煞费苦心,靠着和尚来撒出一个‘奇术’的大谎,就是为了进入大眼……来赌一个机会。

在仙界,得坤蝶认可,洗炼恶土真身,打从根上去论,小魔头自己也是个土行怪物,而最重要的是,返回中土后,在猴儿谷对付‘乾坤一掷’的那一战里,曾有一条凶坤被神仙相唤来,结果那条九里坤不仅没有为难梁辛,反而奉他号令临阵倒戈。

也就是那一战,梁辛发觉自己的恶土身,不仅能打、能挨打,而且还有一份对土行恶兽的天生亲近之意。他绞尽脑汁,进入大眼,想法其实简单得很,就是盼着能像指挥‘九里坤’那样,把灵穴中的土行兽也尽数‘策反’了。果然自己的手一按在土行兽的身身上,对方几乎立刻就安静了下来,同时梁辛也能明明白白地感觉到,这头怪物正向自己传递着一份‘善意’。

如果现在梁辛面前的,是山魈石怪之类的天生土行精怪,也未必会对他表露亲近,更不会听从他的调遣,恶战猴儿谷时的那条九里坤,之所以对梁辛‘言听计从’,最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梁辛身体、力量中都染了浓浓的坤蝶气息,‘大家是亲戚’。

其他的土行精怪,和他同源不同宗,最多和他相安无事,也犯不着听他号令……不过灵穴中的土行兽先天不全,虽然已近被‘点活’,但灵智仍混沌得很,并没有什么‘主见’,它感到梁辛与自己一样都是纯烈土行,自然而然就生出了几分亲近之意。

见到土行怪物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吕淹险险就笑出了声,心里更笃定是梁辛的‘奇术’有效,又哪里想得到事情真相,对着那个拘押怪物的神仙相做了个手势!

神仙相会意,撤消了法术,轻轻退开了几步,而五行怪物果然也不再反抗,静静与梁辛对望着……

梁辛并不理会其他事情,手上用力,稳稳按住怪物的肚皮,仔细感受着对方。五行兽并没什么思想,就只有简单的情绪,被梁辛的手按着,怪物的神情安详,目光里甚至还带了一份模糊的笑意。

半晌之后,梁辛却皱起了眉头。吕淹轻声追问:“还合用么?”

梁辛不答,他在想另外一件事:这种怪物神智混乱,几乎没什么思索的能力,由此,它对梁辛显出了亲近之意,但也全不懂得听奉号令,梁辛没法像指挥九里坤那样去驱驭它们做什么。

见他不语,吕淹也略略显得有些紧张了。

梁辛又试了几次,始终没能找到驾驭土行兽的办法,可强敌就在旁边看着,他总不能就这样按住怪物不说话,也就放开了手,摇头道:“能不能再换一头怪物来……”他的本意只是拖延下时间,以期想到其他办法,不料他的手才刚刚一放下,那头五行怪物陡然怒啸了一声,不再理会梁辛,巨大的身形扑跃而起,凶狠冲向了周围的神仙相!

本是天猿,惨死之后元神被强订入一具古怪身体,自从它们活过来之后,就对神仙相有一份与生俱来的浓烈恨意,此刻它身上没有法术桎梏,又离了梁辛的‘安慰’,立刻就恢复了心性,依照本能转身去和凶魔拼命。

几乎与此同时,梁辛也恍然大悟,他根本不需要去指挥谁!五行怪物天生就恨极了神仙相……

大群的五行怪物,应该都被神仙相的法术困住,自己要是能破掉对方的法术,放出它们,这些怪物自然就会去和神仙相拼命。

只是,怪物们都在灵穴深处,此间还有两百多个神仙相,自己又只剩一成力道,冲的下去么?放得出来么?

小魔头眨了眨眼睛,他想试试!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24章 方寸大乱 下一章:第426章 利令智昏
热门: 姑获鸟之绊 X档案研究所3:大结局 追凶者之萨满疑云 盗墓笔记2秦岭神树 焚香论剑篇 大秦皇陵 刀剑聊斋 天崩 白金数据 终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