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羡慕得紧

上一章:第420章 血腥大阵 下一章:第422章 杀人报数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在鲁执篡改中土格局之前,巨岛上并无人迹。

那时混沌之海尚未成形,中土强者众多,高飞渡海不算什么难事,却几乎没有人会到巨岛上来。原因简单得很,并非无力跨海,而是此间险恶,早被诸般凶兽盘踞,不容外人踏足。

天猿一脉实力了得,但是在远古时,也不是巨岛上最厉害的土著,比它们更凶猛的恶物还有不少。可灵元大脉枯竭、五行混乱之后,巨岛上就只有天猿存活了下来……它们能存活下来,不是因为力量最强,而是因为它们的力量最‘特殊’、它们的身骨最能‘适应’。

天猿的力量与众不同,不在五行之列,这一点从它们的‘织锦’就能看出,玲珑辗转遁化五行,中土界内无处不能去,唯独穿不透天猿织锦。因为自身的力量不在五行中,所以不受岛上五行环境变化的影响。

除此之外,天猿还能极大削减五行恶力造成的伤害,而这份‘削减’,并非五行相克那样硬碰硬地抵挡,恰恰相反,它是‘融合、化解’,天猿身骨,对五种行属的力量,都能加以‘融合’,借以减轻伤害。

就是因为天猿与五行相异、又能融合五行这个特殊之处,才让它们在巨岛上存货了下来,可也是这个原因,给它们惹来了杀身大祸。

银环也看不懂神仙相施展的那座血腥阵法,究竟是用什么样的道理、法术来做基础。但它却能想明白,神仙相抽离天猿的头颅、心脏、鲜血和元神,就是用来点活那些古怪的‘气泡’。

梁辛低头沉思,久久不语。

近万天猿被他屠灭,如果一头天猿的精血能够点活一只‘气泡’,每一头‘气泡’的实力都在六步中阶之上……‘浩劫东来’之中,便又一下子多出了近万大宗师。

贾添的傀儡大军、梁辛的日馋,苦乃山妖族,北荒的巫族,再加上隐士的苦修持,中土上所有的势力统统算在一起,凑得出一万个大宗师么?别说一万,恐怕能凑出三千都是勉强吧。

琢磨了半晌,梁辛才再度抬头望向银环:“大眼中天猿蒙难,神仙相点化五行怪物,照你看他们会用多少时间……”

银环摇头应道:“我发现法阵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现在早该收阵了。那些五行怪物也都被点活了。”

梁辛有些疑惑:“收阵了?那他们为何还要留在大眼中?”

“灵智初开,神形具备,那些怪物已经活了过来,不过凶魔们还有一件事要做:让怪物认主。”

大群的‘气泡’怪物,它们的神魂都来自天猿老弱,那些天猿生前惨遭虐杀,活抽骨血元魂,戾气深重到无以复加,虽然它们在被炼入怪物身体时都被抹掉了记忆,但本能里仍带着一份对神仙相的刻骨仇恨。神仙相要真正收拢怪物为己用,就非得再通过法术,将其点化、认主。

三大首领率同二百精锐,现在正在大眼中,对五行怪物施法,点化、认主。

解释过后,天猿喘息了一阵,又继续道:“另外还有一点……据我估计,就算这些怪物尽数认主,它们也无法离开大眼。巨岛上环境不好,五行混乱异常,而怪物的力量就出自于此,一旦上来,便会受到环境影响,心性大乱,立刻发狂。”

梁辛愕然:“离开大眼,一进入巨岛怪物就会发狂?那还造它们做啥?不能上来,又有个屁用。”

“岛上不是只有煞时,还有‘禁时’。”

银环说话已经异常费吃力,再说了一句后,勉强对梁辛道:“禁时之事,涵禅和尚也知道,由他给你解说吧。”

梁辛立刻去联络涵禅,和尚解释的不怎么详细,反过来复过去尽是废话,不过大概的意思,梁辛倒是弄懂了。

煞时是一行独大,横扫全岛,算得上是岛上环境最最恶劣的时候,而禁时则恰恰相反,在每年中秋前后,都会有一个时辰,五行俱静,每一道行属的怪风均告消弭,是一年中岛上唯一安详的时刻。

由此梁辛明白了,禁时在秋天,也是潮汐成形的时候,无论神仙相决定在哪年远征中土,都会把启程时定在‘禁时’,也只有这个时辰里,巨岛的环境是好的,五行怪物不会发狂,借机离开大眼踏上织锦渡海,只要一离开巨岛,它们便不会再受环境影响了。

银环把所有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完了,神情中的愤怒、悲伤渐渐消散,只剩下沉沉疲惫,过了一阵才缓缓开口,声音低迷:“你要是还有时间……给我说说中土上那支天猿吧。”

梁辛对着银环点点头,随即笑着开口:“那一支天猿集居之地,唤作猴儿谷,山谷前立着一座赑屃神碑,上书火尾天猿,德艺双馨……”

从小猴胡打乱闹、到大猴装模作样,再到葫芦师父四方步掉书袋,梁辛连比划带说,一边说着一边笑着,银环哪想到自己在中土族人竟如此‘不着调’,先是听得目瞪口呆,后来时常莞尔,到最后干脆哈哈大笑,一直笑出了眼泪。

足足说了一个多时辰,梁辛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发生在猴儿谷的趣事说完了,就此住口收声,银环却还在沉浸在他的描述中,想象着、感受着,时而会突然再笑出声……

梁辛静静坐在一旁,只耐心等待着,并不去打扰。

过了良久,银环终于长长呼出了一口气,不再去想‘猴儿谷’,再度把目光望向了梁辛:“你很好,动手吧,多谢。”

梁辛起身,缓缓伸手按在了银环的头顶:“还有什么事情未了?我替你去办。”

“你已经自身难保,比我多活不了三五天,少来吹牛了,快快动手。”这头银环心思脑筋比着普通天猿强出了太多,在了解了事情经过后,对梁辛的处境也看得异常明白。

梁辛没急着动手:“你也觉得我凶多吉少?”

银环摇头:“不是凶多吉少,而是只有凶,没有吉!死定了,死定了!”

话音刚落,梁辛忽然把手从大猿头顶收了回来,银环微微一愕,继而笑道:“我说你必死,你就不动手了?你也太小器了吧。”

梁辛没反驳它,只是问道:“要是没人管你,你还能撑多久?”

银环如实应道:“短则七天,长也过不去十天。”

“咱俩差不多,岛上的神仙相最多也就容我十天,弄不好我还得死在你前头,”梁辛说笑了一句,随即收敛笑容:“就这一两天内,我会想办法出手发难,总不能坐等他们来杀我。由此……要么我现在动手杀你,你得解脱;或者你再咬咬牙,多受几日痛苦,等我发难,我杀神仙相时,会给你大吼报数,在你临死前帮你出出气。怎么选你自己决定,我都行。”

银环皱眉:“你觉得自己还有机会?你说的发难……”说着半截,它又笑了起来,先摇头自语了句‘问这么细又有个屁用’,旋即望向梁辛:“选后者,杀了丑八怪后你莫忘了给我报数!”

梁辛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银环的肩膀,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去。

正要离开山顶的时候,银环对着他的背影喊道:“小子,你要真能活着逃回中土,替我给猴儿谷天猿带一句问候,盼猴儿谷永享安宁,世世代代,万载欢快……我羡慕它们,羡慕得紧!”

不伦不类的祝词,却让梁辛想哭,不敢回头,背身对着银环摇了摇手,示意自己记下来,扎手扎脚地纵跃着,下山去了。

回到了地面上,梁辛也不再停留,直接回到蜂巢,‘穿’着和尚的身体,去往王台。

吕淹正率领着几个见多识广、尤其精通木行法术的手下,在王台中查验傀儡尸体,研究傀儡体内的妖元。

来到王台前,梁辛谨记自己现在是老实和尚,脸上挂了些惶恐,也不敢敲门、呼唤,就在附近来回转悠……很快,王台中就传出吕淹的声音:“法师有事找我?快请进来,一家人不用那么拘谨。”

畏畏缩缩地走进王台,还不等梁辛开口,吕淹突然笑了起来:“法师看起来,和平时可有点不一样,好像……刚刚做了次贼!”梁辛吃了一惊,脸色都有些发白,还道对方已有所指,他自己无所谓的,已经身陷死局,大不了翻脸拼命,但是要连累了老实和尚,他心里可过意不去。

梁辛易鼎的和尚,总带了份‘贼眉鼠眼’的样子,细看下显得有几分异常。不过贾添交给梁辛的‘手足’何等神奇,就算多疑、精明若吕淹,也不会想到天底下还有‘易鼎’一说,吕淹并未起疑,只是无心说笑罢了。

见‘涵禅’这幅吃惊样子,吕淹咦了一声,又复笑道:“难道你真去做贼了?”

梁辛稳住心神,如实应道:“我刚才去看那头造反的天猿了。违背上仙法旨,小僧来领罪。”

“我只传令不许其他畜生靠近,可没说过不许诸位仙家去看它,你无罪,不用担心。”吕淹笑容不变:“法师心地仁厚,想要解脱它?杀吧,也没什么大不了。”

梁辛赶忙摇头:“我没杀它。本来想杀,可它不许我杀,还骂、骂了些……哎,大眼下面的事情,实在太惨……”说着,梁辛开始罗里罗嗦,好像抱怨、好像怪罪,更像是自责,他现在是老实和尚,这一番唠叨必不可少。

吕淹倒没什么不耐烦,只是随便找了个‘大眼天猿谋反在前,仙家自卫出手’的借口,给他解释了几句,老实和尚最好骗,罗嗦一番之后,摆出一副被吕淹说服、但心中仍是不忍的神情,颓然叹道:“不管怎么说,一下子在大眼中杀掉近万天猿,总是太残忍了些。”

说完,合十施礼,满脸凄然地告辞而去。

待他走后,吕淹身后的几个神仙相都有些错愕,面面相觑里,其中一人喃喃道:“和尚来干啥?就为请罪?”

吕淹摇头:“应该还有其他事,结果提到天猿惨事,失魂落魄下给忘了。”

果然,过了片刻,‘涵禅’又来探头探脑:“那个、还有一件事,忘记说了。”……梁辛学和尚,虽然神不太似,但这份心理揣摩还是有几分成就的。

在吕淹挥手示意下,梁辛继续道:“我听银环说,大眼下有许多气泡,蕴含五行之力,我想讨上一些,只要土行的,不用太多,十几只便足够了。”

三大首领在大眼中的图谋,对岛上其他仙家而言,算不得什么机密,先前一直秘而不宣,只是怕万一失败,会折损首领们的威望,到现在法术已经基本成形,本来过不了多久诸位首领就会宣布真相,现在被涵禅提前知道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吕淹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追问道:“只要土行的?法师要那些怪物何用?”

梁辛躬身合十,认真应道:“给小梁施主疗伤用,那种土行怪物,对他来说是再好不过的补品。”

说完,停顿片刻,生怕吕淹不解似的,梁辛又继续解释着,总算说到了最最关键之处:“在中土时,梁施主曾和我说过,他修习过一道奇术,能够从仙兽体中抽敛至纯的土行原力为己用……”

话还没说完,王台中的神仙相已经变了神情,而吕淹的眸子中也闪过一抹精芒,旋即她挥手打断了梁辛,同时转头望向身后的一众手下,沉声道:“退下!”

其他的神仙相就算心中再如何不甘,对首领也不敢有丝毫悖逆,就此躬身退走,片刻之后,王台中就只剩下吕淹与梁辛两人。

吕淹还嫌不够,又挥手布下了一道隔绝灵识的禁制,这才再度望向梁辛:“人多躁乱,现在安静了,法师请继续说。”胖女人仍是笑吟吟地,可目光之中那份贪婪却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

梁辛愣愣摇头:“该说的都、都说完了,就是想请上仙调些土行怪物,给梁施主疗伤用。”

吕淹不理‘和尚’的要求,径直追问道:“法师刚刚说,那位小梁先生通晓一门夺力奇术,能炼化土行怪物的力量为己用?”

梁辛诺诺地‘恩’一声:“也不是什么土行力都能夺,必须得是至纯的厚土原力才可以,他的恶土真身、嫦娥境力,就是从土坤处抢来的。”

这十几个时辰里,吕淹一直在埋头研究傀儡身上的妖元,没心思去理会其他的事情,不过在她心里,也对梁辛存了个极大的疑惑……胖女人的目光毒辣,短短接触中,已经看穿了梁辛的身骨根底:充其量不过百岁修炼、至纯的土行真身、稳稳踏入嫦娥境的雄浑力量。

即便梁辛天赋异禀、又得无仙授艺,可就凭他不到百岁的年纪,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成就?

直到此刻被‘和尚’无意中揭穿‘真相’,她才恍然大悟:对方有抽取‘厚土真元’的奇术在身,有了现在的境界,实在不足为奇。

奇术惊人,普通人绝难理解,但是对吕淹这种绝顶高手而言,再匪夷所思一百倍的事情她都经历过,修天破道,不‘非议思索’反倒奇怪了,关键是事情是否合理,只要情理上说得通,便没问题了。

本来吕淹对梁辛的成就,虽然好奇,但也不太放在心上,反正这个‘小梁先生’活不了太久。不过‘抽取至纯土力炼化己身、化怪物之力为己用’这门奇术,却不由得她不动心了。

大眼之内,就有大群五行怪物,其中有两成,都是凝化土行力而成的……手下有一群厉害怪物,和自己拥有这群厉害怪物的力量,究竟哪一样更好?

岛上现成的数千头纯正土行的‘怪物大宗师’,如果能学会这门‘抽力奇术’,意义不言而喻。哪怕是四个首领‘平分’这些土行力量,修为也将凭空跃上一个新境界。

本来已经身处嫦娥境,再平添厚土大力,又会有什么样的突破,会达到一个怎样的境界?吕淹想一想,都觉得热血沸腾……再退回一步来说,即便无法达到一个全新境界,平添大力的好处也是极大的,不止在动土远征时用得上,更重要的是中土恢复格局,天劫也会变得更加凌厉,多出一份力量护身,也就多出一份破解飞仙的可能!

看着吕淹露出贪婪模样,梁辛忍不住又施展灵犀,对着涵禅笑道:“和尚,你好使得很!”

涵禅在巢室里抱着羊角脆,可怜巴巴地应了句:“你觉得好用就好……我哪里好用?”

梁辛心语笑道:“撒谎最好用!”

老实和尚身体差劲,修为差劲,易鼎时梁辛本来只是打算借着他的身体到外面走动走动,看看四周情形,没想过会具体用他的身体来做什么事情。可他在和神仙相略作接触后,才恍然发觉,老实和尚与撒谎骗人,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上到仙道首领,下到天猿奴隶,岛上所有人都认定一件事:涵禅不会说谎。

谁也想不到,还会有人借着和尚的嘴来蒙人,就连吕淹都没想到,正和自己说话的不是和尚。

如果‘梁辛会奇术’之说,是别人告诉吕淹的,就算合情合理,能解释梁辛一身本领的来历,吕淹多半也会再仔细思量一阵,可是告诉她‘真相’的人是和尚,她立刻深信不疑……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20章 血腥大阵 下一章:第422章 杀人报数
热门: 华生手稿 D之复合 鬼厨 搞鬼:废柴道士的爆笑生活 长安三怪探之牡丹劫 破冰行动 红粉刀王 千劫眉·神武衣冠(第二部) 黄河古道 柏林孤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