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血腥大阵

上一章:第419章 含血喷人 下一章:第421章 羡慕得紧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手足木刺两重妙用,下一重‘灵犀’、上一重‘易鼎’。

梁辛在与涵禅和尚‘易鼎’之后,为了安抚银环首领,又突发奇想,让巢室中的涵禅把自己身上的木刺扎进羊角脆身上,让羊角脆‘易鼎’到和尚的身体中,来和银环见上一面。

易鼎之后再易鼎?不够……他还要人、猿易鼎。

要是贾添知道此事,或许会哈哈大笑;可要是木刺的真正主人泉下有知,现在非得破口大骂不可。

‘易鼎之后再易鼎’没能实现,随着巢室中的涵禅拔出身上木刺,‘手足’间的法术也就此消散,两个人即刻又各自‘归位’,元魂回归本主体内。

梁辛是真正的梁辛,抱着羊角脆,坐在巢室内;涵禅也做回真正的涵禅,坐在巨岩巅顶,张大嘴巴,傻愣愣地看着被绑缚的银环……

梁辛指缝中藏着木刺,想也不想,立刻心语对涵禅道:“和尚,别动,我现在给羊角脆种木刺,它听话得很,你试着和它易鼎。”

小魔头可就忘记了,他的木刺还在手中拿着,‘灵犀’未成,他的心语和尚根本就听不见。所幸,就算梁辛不嘱咐,涵禅和尚也不敢乱动,一眨眼睛突然发现自己从巢室就来到了山顶,即便明知前因后果,这样的事情对他而言也还是太刺激来着,整个人都傻掉了,愣在当堂。

梁辛则迅速出手,动作隐蔽之极,把手中的木刺‘种’到了小猴子身上。手足木刺的好用之处就在于,只要种刺双方都心甘情愿,就能发挥效用。可这个‘双方’,指的是两个‘人’,就算不是人,至少也得是同族,否则身不同、魂不同,如何能够灵犀、易鼎?

要么都是人,要么都不是人。

梁磨刀对木刺一知半解,但是也他倒也明白,‘手足’妙用靠的是造化神奇,不是灵元真气,就算‘扎错了’,也不会有反噬一说,这才敢拿来胡闹……木刺一扎入羊角脆体内,小猴子的身体猛然一震,脸上的筋肉抽搐片刻,再仔细看它的神情,居然真的显出了几分老实和尚才有的惶恐、胆怯的模样。

十里之外,巨岩顶峰的老实和尚,则显出了一副天真相,目瞪口呆不再,换而呵呵傻笑。

可也仅此而已,不论是蜂巢中的小猴,还是山顶上的涵禅,全都身体僵硬不能稍动半分,脑子里也全都乱成了一团。尤其老实和尚耳中全都嗷嗷猿啼,也没法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吓得想哭,偏偏没法发出一点声响……

梁辛对和尚、小猴的状况全不了解,他心里在数数。本打算从一数到了一百,就给他俩解开法术,可是才刚数到四十的时候,他又突然想起了个主意,立刻帮小猴子拔除木刺,又种回到自己身上。

先动用灵犀,对涵禅心语笑道:“和尚,你怎样,还好吧?”

涵禅的语气异常古怪:“我没事,还、还好。”好字出口的同时,和尚突然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可把老实和尚给委屈坏了,自从他降生到现在,就受过没这么大的惊吓。

在涵禅眼里,干坏事可比渡劫还要更可怕得多。梁辛也怪不好意思,等和尚哭了几声,这才开口道:“那个、刚才弄错了,不该让你和羊角脆易鼎。”

和尚的哭声陡然增大了许多……

巢室里的梁辛臊得脸都红了,硬着头皮继续道:“应该让羊角脆和银环灵犀才对,你自己身上那根木刺拔下来,种在银环身上,我这边一起动。另外,你把易鼎的法门也传给银环,它要能和羊角脆易鼎,大可转过来看看我的真模样。”

委屈归委屈,老实和尚对梁辛仍是言听计从,拔下自己的木刺走向银环。

银环早就傻眼了,和尚在自己面前耍来耍去,好像抽风似的,现在又满脸眼泪,举着根木刺走向自己,幸好它无力挣扎,否则必定一脚揣过去了。

蜂巢这边,梁辛也取下木刺,重新种回到羊角脆身上。

很快,小猴子的神情变了!‘手足’之间,心有灵犀。两头银环的交谈,足足持续了大半个时辰,而后羊角脆又起变化,这次变得不是神情,而是整幅风貌、气质,天真活泼不再,换而坚韧、威严。

两头银环易鼎。

‘羊角脆’注视了梁辛片刻,对他缓缓点了点头,巢室受到重重监视,银环知道此处是险地,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示意梁辛,有什么事回山顶再谈……

先是替一对银环除刺,继而梁辛与和尚种刺,略略沟通几句便再度易鼎,元魂对换,身体易主,梁辛又回到峰顶上,伸手抹掉脸上的眼泪,笑呵呵地问道:“明白了?”

银环点了点头,他从羊角脆那里已经问清了事情的始末。

见银环眼中敌意不再,梁辛也放松了许多:“现在讲讲吧,你说的天猿绝后,到底是怎么回事。”

银环生机早断,被囚禁的一个月里,日日受劲风摧残与锁链折磨,刚刚又情绪激荡,此刻已经疲惫得紧了,略略喘息了一阵,这才缓缓开口,反问梁辛:“你可知,岛上一共有多少天猿?”

梁辛早就从老虎口中得知岛上的战力情形,答道:“天猿大约三千左右。”

不料银环却摇了摇头:“远远不止三千。你说的这个三千之数,指的是成年健者、可战之猿。”

梁辛恍悟点头,岛上的火尾天猿是一个族落,除了健壮大猿外,还有会大群妇孺老幼,由此也忍不住追问了句:“那其他的天猿呢,在哪里?”

“岛上天猿,共有一万两千余头,原本也集聚在那座大蜂巢附近,直到百年多前……”

就在三个首领率领精锐进入大眼后大约四五年后,吕淹再度传令,以潮汐即将成形、岛上仙家与大猿当全心备战为名,将近万天猿老弱也尽数送入了大眼,在从中土归来之前,不许大猿再与族中亲人见面。

虽然对这道命令异常抵触,不过当时岛上五行之力已经开始狂躁,煞时的频率也大幅提高,单靠天猿自己的力量,难以再护住老弱同族,将它们都送入大眼,也是一条避难之道,银环也就同意了下来。

从此天猿被神仙相分成强弱两部,强者在岛上、老弱在大眼内,虽然吕淹曾有严令不许它们再见面,不过每隔上一二十年,偶尔她也会‘法外开恩’,放银环进入大眼去探望下族人。

那些老弱天猿在下面,吃喝生活自有神仙相照料着。它们也不是无所事事,常常会被同在大眼三个神仙相首领唤去,帮些小忙。不过神仙相的法术玄奇,天猿完全看不懂,也不知道他们再忙些什么。

见族人生活安逸,银环渐渐放下心来,直到一个多月前,它忽然心悸起来。开始银环并未太当回事,可连续几个时辰,心悸不仅没有丝毫减弱,反而越来越强。

天猿这一族精怪,或许比不得麒麟、蟠螭、土坤这一类仙兽,但也是天生的灵物,心念生来敏锐灵异,这份无端的心悸搅得银环坐卧不安,魂不守舍,很快它就明白,怕是有族人出事了,而岛上的同族都平安,事情也就不言而喻。大眼内的老弱,遭逢了大难。

银环战力远胜同族,甚至比起神仙相的五个首领也不遑多让,当天夜里它就施展手段,瞒过看守冒险潜入大眼之内。

说到这里,银环突然呲出獠牙,神情再度狰狞起来!可很快,凶狠相就消散了,变成了浓浓地悲哀:“天猿一族,近万老幼,被屠戮得一干二净,所有的尸体都无一例外,颈上无头,胸中无心,身内无血,冰冷干枯的尸身堆成了一座小山。”

又是一桩惨事,虽然心里早有了准备,梁辛还是面露不忍,低低地叹了口气。

银环发现族人遇害,强抑狂怒,继续深入去追查真相,很快它就在大眼深处看到了凶手……巨岛上的大眼是真的,与苦乃山小眼一样,虽然只是一处灵穴,但自成疆境,深远到无远弗届,银环是自上而下一路深入灵穴,足足冲下万丈之后,就见下方三个首领、二百神仙相,正错落有致、悬坐围一座巨大阵法,阵法内一片惨红,万道血浆如灵蛇一般,在神仙相法术的驱驾下来回穿梭游弋,不用问,阵中的一重重血浆,都来自那些被屠灭的天猿。

血浆之中,还有数不清的天猿头颅与心脏或沉或浮,头颅神情苦痛,筋肉抽搐,竟还是活的,而那一颗颗心脏,也仍在吃力的跳动着。

除了头颅心血,神仙相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把一众老弱天猿的元神也抽离出来,万余道白色虚影在他们的大阵中痛苦挣扎,左突右冲,却全无出路。

透过仙道高手的可怖阵法,隐约可见在大眼深处,还有无数古怪事物拥挤在一起,密密麻麻,仿若熔岩似的涌动着……

就在银环找到神仙相的同时,对方也发现了它,神仙相中的大首领,甚至还抬起头对着它露出了一个笑容。银环暴怒成狂,想要冲入敌阵去拼命,可对方提前就有准备,早在施阵之前就以设下强大禁制,稳稳将上面下来的人隔绝在外,银环竭尽全力也无法突入,又返回地面,召集岛上所有壮猿,立刻反了!

银环知道出征、航海时再造反,会有机会杀死更多神仙相的道理,可是他没办法再等下去……下面的神仙相已经发现他了,当时不反,等对方完成阵法,也会立刻动手杀它。

也许老天爷都想帮银环,在银环聚众造反时,正逢五行煞时降临,本来它们有机会重创仇人,可银环没想到,就算自己公布了大眼中的真相,也仅才有一成壮猿追随自己。

正如老实和尚所言,岛上大猿奴性深重,早都已经麻木了,只要还能活着就好,它们不敢反也不想反!

事情说完,银环的头颅微摆,毫不嫌腌臜,轻轻摩挲着肩膀上已经腐烂掉的那头小猿,声音也模糊了:“只有一成同族随我造反,便是这样的下场了。”

梁辛心里不舒服,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银环,只是伸手拍了拍对方。

银环没再去唏嘘什么,重新抬头问梁辛道:“我听羊角脆说……”

话没说完,梁辛就奇道:“你不认识它?”

羊角脆也是巨岛出身,几十年前才去的中土,连吕淹都认得它,何况面前这头造反的银环。可两人若是旧相识,银环没道理不去喊小猴子本来的名字,而是以‘羊角脆’这个新诨号相称。

银环应道:“它本来是我最好的兄弟,我当然识得它。它损丧了记忆,不过……它现在过得不错,以前那些事情忘记就忘记吧,就当从没发生过,不是坏事。它现在就是‘羊角脆’了。刚才交谈时,我也没向它提及往事,它现在这个样子挺好,何必自寻烦恼。”

梁辛凝视银环,缓缓点了点头:“多谢你了。你的仇,我来报。羊角脆该做的事情,都有我担下了。”

银环笑了笑,没去回应什么,又转回刚才的话题:“我听羊角脆说,你已经有了安全退路,却还留在人间,想要保住中土?”跟着,也不等梁辛回答,它就继续道:“中土被毁已成定局,凭你们的力道,阻不住这场浩劫的,撤走吧。我也是那次潜入大眼后才明白,这里的大军,远不止仙道怪物和几千天猿那么简单。他们还有另外的实力,都藏在大眼中了。”

梁辛眼角微微一跳。

自从听说三大首领率领两百精锐进入大眼,梁辛就隐隐猜到,神仙相在为‘九星连线’做准备。这其中的道理简单得很:在千万年前,还有过一次‘远征中土’。

第一次浩劫东来,神仙相的人数比现在更多,实力也更强,在启程前,包括百无一用在内,胜券在握,谁也不会觉得自己会失败,毕竟,他们是飞升过的绝顶高手,中土上根本没有能够阻挡他们的势力。

可第一次远征中土以惨败告终,在梁辛到来前,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如何输的……

第二批神仙相,也就愈发的谨慎了,他们明白,中土上一定还藏着些自己先前不知道的厉害势力、足以击溃仙道大军的势力。由此,他们都把第二次九星连线时的远征,当做了一场恶仗,当然也会有所准备。

而神仙相准备远征的关键,多半与银环看到的、以天猿心血入阵的残忍阵法有关,刚才银环说到此处的时候,梁辛见它情绪激动,是以并未打断、提问。现在话题又转回到了大眼,梁辛就此追问:“大眼中的血腥阵法,你看懂了?”

银环的见识不俗,在它目睹同族惨祸时,气得暴跳如雷,并未多想,但事败后被囚禁于此,一个多月的功夫里,它已经想通了神仙相的手段,当下缓缓点头:“当时我在大眼中,看到凶魔的阵法之下,还有无数古怪事物拥挤涌动。那些怪东西没有个固定的形状,就像一个个巢室大小的气泡,彼此拥挤,形状也不停地变化……虽然看不出它们是什么东西,不过它们颜色醒目,是以不难辨出它们的出处。古怪气泡,一共分作五种颜色:金黄灿烂、木青盎然、水蓝透彻、火红熊烈、土褐深沉。”

五行之色。

巨岛上没有其他东西,就只有五行恶力暴躁,不用问,这些古怪‘气泡’都饱蕴五行力道。即便梁辛不懂法术,也能听懂个大概:“你的意思是,神仙相精锐在大眼里,用百多年的功夫,施展法术不停收集岛上的五行恶力,制成了这些古怪气泡?”

“错不了的。”银环声音笃定:“岛上的五行之力变得暴躁,煞时也愈发频繁这件事本来诡异难解,不过现在却说得通了,二百零三个凶魔躲在大眼中,不停从此间乾坤中抽移五行力,来制作古怪气泡,这才引得五行更乱。”

梁辛继续追问:“有多少个这样的气泡?照你估计,气泡的又威力如何?”

对此银环也不太确定,语气里略略有些犹豫:“数量说不好,实力上,至少……比起我族中的健壮大猿,还是要强上一些的。”

银环生在巨岛,没有中土修士的品级概念,不过梁辛也尽能算得出来,比着大猿还要更凶猛,至少也是中阶宗师之上的实力,这样的气泡,如果有几万个,真能把贾添的傀儡大军炸个稀烂,不禁苦笑:“每个气泡的威力,都堪比六步宗师全力一击……”

不料,话还没说完,银环就皱眉打断:“什么叫威力堪比宗师一击?”随即,银环露出了一副恍悟神情:“你把气泡都当做法宝了?”

梁辛愕然反问:“它们不是法宝么?”在小魔头心里,的确把这些气泡都想成了大号的大洪火雷。

银环桀桀低笑了起来,不见欢愉,只有无尽怒色:“你弄混了,气泡不是法宝。它们都是胚、是胎,否则,那些凶魔又何必屠杀我同族,以它们的心、血、头颅入阵!”

不懂法术,不了解道理,但银环的意思,梁辛又哪能不明白,神仙相在大眼中制造的,并非五行法力的宝物,而是一支五行怪物的大军。

中土有贾添的草木雄兵;巨岛上却有一支靠五行原力和天猿心血造出的怪物大军……浩劫东来,事情果然大得很了。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19章 含血喷人 下一章:第421章 羡慕得紧
热门: 猎狐 在地狱那头等我 华音流韶:海之妖 神探韩峰:幕后黑手 海路与陆路:中古时代东西交流研究 慕容思炫侦探推理训练营 水晶瓶塞的秘密 死亡的精确度 无理时代 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