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含血喷人

上一章:第418章 好人还在 下一章:第420章 血腥大阵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梁辛的感觉,就像穿了件紧巴巴的皮袍子,无端端地全身都难受……试着站起来,刚走了两步就一跤摔趴在地上。梁辛有点不好意思,对着涵禅心语道:“和尚,摔着你了,嘿嘿。”

涵禅的回答显得挺大方:“无、无妨,我不怕摔。”

先是‘手足’灵犀,交谈了整整‘一顿饭’,跟着‘手足’易鼎……梁辛现在主掌的,是老实和尚的身体,他‘用’惯了自己的嫦娥力、土行身,乍一换成和尚的身体,只觉得束手束脚,说不出地别扭。

至于老实和尚,他的元魂正在梁辛体内,不用问,已经被吓得完全不知所措,结结巴巴地问道:“我、我该如何?”所幸羊角脆天生灵异,虽然不知道梁辛具体做了什么,但也明白主人在施展特殊手段,老实巴交地坐在一旁,不敢再有丝毫打扰。它要是再捣乱,涵禅非得疯了不可。

易鼎之后,灵犀仍在,梁辛从地上爬起来,哈哈一笑:“什么也不用做,你就老实打坐,让其他神仙相以为我在疗伤就成了。”

易鼎之前,梁辛收了吃食,摆出了一副打坐姿势,就是给老实和尚‘用’的。

涵禅声音发颤:“我怕做不来。”

“坐着不动有什么做不来。”梁辛啼笑皆非,说完后,又安慰道:“放心便是,你我心神相系,万一要有状况,随时都能再换回来。”话刚说完,他又是一个跟头摔倒在地。

而后,梁辛嘿嘿嘿地乐了起来,这路古怪法宝有趣得很……即便身处险境,也挡不住他开心。

活动手脚,提腰扭挎,脖子也转来转去……对新的身体,梁辛着实适应了一阵,这才对和尚笑道:“我出去走走,你踏实坐好!”

涵禅现在就是想站也站不起来,唠唠叨叨反复嘱咐着,要他千万小心,一条一条提醒他要注意的事情,梁辛被他吵得头大,摇头苦笑道:“百里之内,‘灵犀’都在,真有什么状况我也能及时问你,放心便是。”

一边应付着和尚,梁辛昂首阔步走出巢室,刚走了几步又省起,涵禅从来都是低头走路,赶忙又调整身体,从脸上的神情到走路的姿势,都变成和尚平时的模样……蜂巢里没镜子,梁辛自以为学得挺像了,其实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住在涵禅附近的几个神仙相,先看和尚趾高气昂、满脸喜色地向外跑,随即又见他低头驼背,一路小碎步同时贼眉鼠眼,左顾右盼……几个神仙相面面相觑,都不明白老实和尚今天抽了哪一行的怪风。

按照涵禅的指点,梁辛揭开出口处的织锦,纵身跃出蜂巢!

除非有紧急事件,吕淹也不会去限制手下的活动,只要不去禁地大眼,平时神仙相们想去哪里闲逛都成,此刻和尚出来走走,自然也不会有人来盘问,不过倒是有不少人和他主动打招呼。梁辛学着涵禅的样子,小心应酬着……

梁辛已经出去溜达半晌了,老实和尚在蜂巢中,不仅没能放松些,反而原来越紧张,连呼吸都不顺畅了,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啥会这么害怕,天生的胆子小。

正害怕之际,和尚心底忽然响起了梁辛的一声轻呼,涵禅吓得一哆嗦,忙不迭追问:“怎么了?”

梁辛的语气颇为好奇:“和尚,我刚发现,你变成神仙相后,眼睛倒长了,可看到的东西还是正的。”

涵禅不敢眨眼,不敢稍动,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蜂巢之外无时无刻不再卷扬着五行劲风,梁辛对和尚身体本来就‘用的不熟’,此刻跑进风里,更是走得东倒西歪,摔了不知多少个跟头,难为他还能为了‘倒眼看正物’好奇。

大眼是禁地,梁辛也不敢直接往那里去闯,他在一路向北,按着老实和尚先前的指点,去看看那头造反的银环。

梁辛现在自身难保,又何谈救人,何况银环生机已断,根本就没得救,如果可能的话,梁辛想解脱它,免得它再这样生不如死地熬下去,也算是对羊角脆有个交代吧。

老实和尚身份特殊,就算他违背吕淹命令,杀造反银环,也不会受到过分责罚,这一点梁辛倒是有把握,而且凭着和尚的善良性子,不忍银环受苦,偷偷出手解脱了它,也再正常不过,应该惹来嫌疑。

另外,他心里还有一点点疑惑。

神仙相虐仆,天猿受压不忿,凶性发作意图噬主造反,岛上每月都有煞时,岛外一片混沌,天猿没有机会逃跑,就只能去拼个鱼死网破,这件事看上去顺理成章。可梁辛却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梁辛的少年时光是在猴儿谷中度过的,对天猿他再熟悉不过,这一族精怪,或许不是特别的聪明,但也绝不是傻瓜。

九星连线,潮汐成形,几十年内火尾天猿与神仙相就会远征中土,这件事不是机密,岛上人尽皆知,天猿是灵物,自然也知道这件事。

造反是死路一条,既然已经决定送死,为何不能多等上些时日,等出征后再反?神仙相要靠天猿织锦渡海,如果忍到海上再翻脸,运气好的话,银环或能指挥手下冲出洋流范畴,拉上不少神仙相一起迷失,千年万载永困混沌……

里外都是一死,为何不肯再等一等,多给自己拉上些‘垫背’。凭着天猿的脑筋,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按照梁辛的猜测,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仅真正激怒了那头银环,还让它不能再等待隐忍,这才去和神仙相同归于尽。小魔头疑惑、或者说好奇正在于此:岛上究竟出了什么事?

对巨岛上的每件怪事,梁辛都好奇得很。

十里路途,不算远可也不算近,梁辛这一路不停地东摇西晃,终于来到老实和尚所说的那块巨岩跟前。

巨岩扭曲陡峭,高数百丈,比起一座山也毫不逊色,梁辛举头向上观望,透过层层劲风,隐约可见一头壮猿被法术锁在巅峰处。

活动了活动手脚,正准备攀岩而上,眼前一阵人影晃动,五个神仙相突兀出现在梁辛面前!

梁辛一向靠着身体的敏锐感知来探查四周,现在这具身体不是他的,自然也就没了灵觉,全没察觉附近还有敌人。猛然间有五个神仙相跳出来,梁辛本能使然,立刻催动身法以防不测。

可灵觉都没有了,身法又哪能还在,他才后退了一步,就哇呀怪叫着,数不清第几次摔跤。

这还真应了和尚的胆小性子,要是眼前突然出现一群人,他不吓得摔跤反倒奇怪了。

还不等身体着地,五个神仙相中的一个就一晃身形,伸手扶住了他。这个神仙相和无仙有几分相似之处,嘴巴歪倒了脸颊上,只是年纪看上去轻了些,神情里倒没不见丝毫敌意,扶着梁辛站稳后,笑吟吟地对他点点头:“惊到大师,我这罪过可不轻了。”

因为天道独树一帜,吕淹早就对其他神仙相传下严令,要对老实和尚以礼相待。其实就算没有命令,岛上众人也不会去得罪他。潮汐成形,恶战在即,没准那天自己就会落到和尚的手上,要靠他救助。村野乡间通晓医术之人大都受人尊重,这个道理用在仙道高手聚集的巨岛上,也一样响当当。

梁辛惊魂未定,心里急呼老实和尚,问他嘴巴竖到脸颊的神仙相叫什么。

涵禅回应,在岛上的歪嘴仙家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不见面他也不知道是谁……

小魔头无奈,学着涵禅的样子,吞了口口水,双手合十,含糊道:“小僧涵禅,见过诸位仙家。”

五个神仙相同时还礼,连称不敢。刚刚扶住梁辛的,应该是个小小的头目,打过招呼之后,又笑道:“大师怎么到这个地方来了?”

梁辛伸手指了指岩顶的银环,如实应道:“刚才听到它叫声凄惨,心里有些、有些不忍,来看看它。”

五个神仙相对望了一眼,还是‘歪嘴’首领开口:“只是看看?”说完,还不等梁辛回答,他又哈哈一笑:“我就是随口一问,大师不用当真,吕淹命我们五个守在此处,只是防备还有不知死的天猿来救首领,她老人家可没说不许其他仙家上山,大师请便。”

说着,闪身让开了道路。

梁辛惊疑不定,看守们放行地未免也太痛快了些。依着他的性子,遇到可疑之处,至少要动动脑筋,多说上几句,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套出些口风出来,但他现在是老实和尚,怕是多问一句都会惹来对方的怀疑,也只有对五个看守道谢,硬着头皮开始攀岩。

那五个神仙相遇也真就没再阻拦,放他上山去了……

过了一阵,等‘涵禅’去得远了,一个神仙相对‘歪嘴’首领道:“和尚今天可有点不对头,声音干涩、目光闪烁,怎么看怎么有股贼眉鼠眼的味道。”

另一个神仙相也点头道:“不止神情声音,还有身法举止,脚步虚浮、踉踉跄跄,从上到下都透着一股别扭劲,好像身子不是他的似的。”

五个人中的首领笑了起来:“所以说,老实人就不能做贼,稍微有点亏心事,还不等别人发现,自己就慌得手足无措了!咱们在下面都得留意些,说不定他攀着攀着手一软脚一滑,就从上面摔下来,到时候咱们可得接住他,别摔坏了他。”

另外四人都摇头而笑,纷纷附和着。

神仙相都是活了无数年的老妖精,飞升前在中土与同道斗、破道后在巨岛和天地斗,不仅修为精湛,还生了一副玲珑心窍,一见老实和尚现身,守在此处的几个神仙相就知道他犯了‘心软’的毛病,想要解脱造反的银环。

由此梁辛易鼎、借用身体后那股别扭劲,落在他们眼中,也都变成了‘心虚’。

所有的神仙相利益一致,对造反天猿,谁都不会有丝毫心软。所以吕淹的传给看守的命令,只是防着其他天猿,不用防备同道仙家。既然如此,那几个看守自然也犯不着去得罪‘医仙’和尚。至于杀死银环之后的,吕淹就算再怎么生气,想怎么算账,也是她与和尚之间的事情。

而和尚的性子,就只有四个字:老实、好人。以前他不敢来解脱银环,是‘老实’战胜了‘好人’;现在又来了这里,则是‘好人’打赢了‘老实’,在神仙相眼中,他不来正常,他来了也不算意外,是以全未起疑。

不过,要是放在平时,看守们就算不阻拦老实和尚,也会将此事传讯吕淹,请她来定夺。但是吕淹现在正率领座下高手仔细研究傀儡尸体,事先曾传令全岛‘仙家’,也不许打扰她。

几百丈的山岩,要是放在平时,梁辛几个纵跃、用不了眨眼功夫就能上去,现在也只能一步一步地慢慢爬,所幸五行怪风不因高矮而异,山上的怪风比着下面也并未更强烈。他也挺争气,虽然爬的吃力不已,不过至少没摔下去……

前后用了快一个时辰的功夫,梁辛终于攀上了山顶。

巨岩顶端,恶臭弥漫。即便和尚的身体远远不如自己的恶土身,五感都麻木了许多,梁辛也还是被这股异味熏得直皱眉头。

细如发丝的黑色锁链,深深割入肉中。造反的银环首领,被法术结成的锁链,牢牢绑缚在岩顶上一块凸起的大石上。

与杂锦孤峰下的银环遗骸一样,这头银环也是双身,大猿体壮如牛,青色绒毛下肌肉高高鼓起,异常强壮;小猿身体瘦弱,端坐在大猿的肩膀上,尾巴与大猿的脊骨相连。

小猿已经死了、腐烂了,皮肉稀烂,尸斑遍布,头皮已经烂的不见了,露出森森骨盖……恶臭便是由此而来。

大猿还勉强活着,听到有人上来,睁开了眼睛。

虽然见来得是和尚,让它略略显出了些意外,但银环也还是暴怒起来,怒声叱喝:“滚!滚滚滚!”天猿是灵物,只要修为到了就能开口说话,连葫芦师父都会掉书袋,何况这头银环。

梁辛不急着解释什么,走上前伸手去拽天猿身上的锁链,不料锁链诡异,还不等梁辛的手碰到它,它就仿佛发觉危机的蚯蚓似的,突然收缩了许多,深深割入天猿的肌理中。

银环闷哼了一声:“你来做什么?解开我,再解脱我、超度我?和尚是出了名的好心肠,看不得我受苦啊!”说着,它笑了,神情不见放松,反而更加狰狞了起来,声音也再度变得暴躁:“早死晚死,好死歹死,老子都无所谓,用不着和尚慈悲,滚!”

说完,再度引声长啸,穿越重重狂风,转眼响遍四野!

就在长啸之中,银环的身体陡然一纵,满目凶横,仿佛要爆起向梁辛发难,可锁链神奇,根本不容它乱动,它才刚一挣,锁链再度狠狠收缩,长啸声立刻变成痛苦惨叫,银环身体颤抖,鲜血四下迸溅,惨不忍睹。

而银环却变得愈发愤怒了,目眦尽裂对着梁辛嘶吼:“火尾天猿再无后人,你们灭我全族,我只恨自己没能杀光你们!落在你们手里,怎么死我都不在乎,不过,只要老子还有一口气在,都会求天保佑,求你们寿与天齐,永生不灭;再求大海保佑,让你们出征即翻船,穷尽万万年的寿命,只要乾坤不灭,你们便永享混沌!”

怒骂之中,银环猛然开口,把一口血水吐向梁辛。

即便这具身体再怎么不好使,毕竟也曾经过天劫洗炼,躲过一口全无气力的血水也毫不费力,可梁辛却没躲,他只是觉得,自己被啐中,银环或许会开心吧……

‘含血喷人’之后,银环收声,粗重喘息着,双目血红,死死盯住梁辛。

银环的怒骂,模糊不清,其间好像夹杂着‘天猿被神仙相灭族’之意,梁辛不知道全因后果,是以听得异常迷糊,沉吟了片刻他才缓缓开口道:“刚刚你说……火尾天猿再无后人?你族已灭?”

银环只是桀桀惨笑,并不去作答。

梁辛笑了笑,伸手抹掉脸上的血水:“岛上的天猿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不过……就算现在这座岛毁了,神仙相和天猿都死个干净,火尾天猿也不会绝种。中土西陲,苦乃山猴儿谷中,还有一族火尾天猿,是上一次东渡的天猿后裔,它们活得开心快活,香火传续,万万年也不会断。”

银环明显愣了一下,追问道:“当真?”它又狞笑起来:“和尚,少来蒙我,凭你的性子,若知道中土还有一支天猿后裔,早在两年前就告知我了。”

梁辛摇了摇头:“我不是和尚,只是借了和尚的身体上来看你,我昨天才到岛上,随我同行的还有一头小天猿,也是银环,你应该识得它。可惜,它也被严格看管,没法子上来看你……”

说到这里,梁辛心念一动,急忙以‘灵犀’联络蜂巢中的涵禅:“和尚,你试试看,能不能把你身子里那根手足,扎到羊角脆身上?动作小心,别被周遭监视的神仙相发觉。”

说完,梁辛对银环做了个‘稍安勿躁’地手势,暂时也不再多说什么,盘膝坐到了银环跟前,平心静气,默默等待……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18章 好人还在 下一章:第420章 血腥大阵
热门: 大豪门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弄假成真 飞凤潜龙 八百万种死法 尸语者:公安厅从未公开的法医禁忌档案 蝴蝶风暴 英雄志 修仙之天眼通仙 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