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好人还在

上一章:第417章 鬼从何来 下一章:第419章 含血喷人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与那具傀儡尸体一样,梁辛的木刺,也是临行前贾添送给他的‘小玩意’。

临行之前的‘说笑’时,梁辛无意提起‘老实和尚’,贾添却上了心,对和尚的性子着实追问了几句,之后才取出了这对短刺交给梁辛:照你所说,和尚应该是个可信之人吧……

寸许长短、湛清碧绿,两根木刺看上去毫无起眼之处,是贾添在猎杀飞升之人时得来的宝贝,唤作‘手足’。

‘手足’木刺无法攻敌也不能救人,但它们有两重妙用,其中第一重用处唤作‘灵犀’,能让‘种’上木刺者之间,心有灵犀。

它是法宝,却不是经修家法术炼化成形的,而是来自一种早已绝迹的珍惜植木,是以在‘发动’时全无灵元波荡。

梁辛的两根‘手足’,一根扎在了老实和尚身上,另一根则种进了自己的腿中。贾添给他的宝贝果然好用,梁辛这边心念一动,老实和尚立刻开始念经驱鬼……

周围数不清的灵识来回巡梭,梁辛不敢有丝毫地大意,吃吃喝喝神情放松,心中低语不停,把手足刺的事情简单解释过几句,老实和尚这才放松了下来,即便在心语中,也能感觉出他的尴尬:“小僧也觉得不对劲,仙家聚集之地,又哪会有鬼,我……这个、愚笨得紧。”

梁辛问道:“你身边有旁人么?”

和尚也在‘蜂巢’中,不过距离梁辛甚远,闻言摇了摇头,过了片刻才省到自己摇头对方看不到,赶忙心语:“就和尚一个人。”

也幸亏此刻和尚身边没有别人,否则他刚刚又惊呼又念咒,非要惹来怀疑不可。

‘手足’好用,梁辛一下子轻松了不少,没急着去说正经事,而是好奇问道:“和尚,怎么又变成原来的性子了?”

涵禅被小活佛点化之后,一朝悟道,得天地灵元重塑真身,当时整个人也‘焕然一新’,变得从容不迫,心性通彻,没想到在渡劫、飞升之后,又变回了最初的模样。

和尚苦笑着应道:“我是慧根破道,悟道时明心见性,飞升后又会返璞归真,就这样子,又变了回来,给、给你添麻烦了。”

梁辛笑道:“给我添什么麻烦,不麻烦。”说完,便不再闲聊,语气也凝重起来:“和尚,你真想成仙么?”

老实和尚语气纳闷:“我经历过一场天劫,飞升到此,已经是神仙了吧?”

“我说的成仙,是飞升真正的仙界。”

涵禅本性老实,还有些不开窍,不过总还不算太笨,稍加提点也就明白了梁辛的意思,语气里略略带了些不好意思:“我听别的仙家说过,远古时有人改动了世界格局,大家正准备返回中土,把格局改回来,这一来大家便能够飞升仙界了。要是真有这个机会,我也想能去仙界看一看……不过我也听说,真正的天劫霸道得很,我也不知能不能顺利渡劫,我觉得自己过去不……”

和尚絮絮叨叨,很快就说跑了题,梁辛没心思听他唠叨下去,插口打断:“这么说,你也要和那些神仙相一起返回中土,击毁假大眼。”

涵禅笑呵呵的应道:“是啊,毁了那座假大眼,大家就有机会飞仙了。”

梁辛暗暗叹了口气,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不过很快,他便察觉不对劲了。就算和尚‘变’了,本性纯良不再,说起与万万生灵有关的惨事,也不会语气如此轻松。由此,梁辛又追问了句:“那你可知,那座假的大眼一毁,中土立刻天崩地裂,万物屠灭……”

不等梁辛说完,涵禅就已经在自己的巢室中惊呼出声!

虽然掌握了一重天道,已经能算是神仙了,可老实和尚对法术、灵元的认识,比起村野农夫也没什么区别,他根本就不知道猴儿谷大眼被毁的后果是什么。

岛上两千神仙相,手中天道各不相同,但无一例外都是攻伐之术,这倒不难理解,修士飞升之前,总免不了‘争’,由此他们破出天道,也大都与‘争’有关,唯独老实和尚独树一帜,他手中救人之道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和尚飞升上岛之后,三言两语间,就被吕淹看穿了本性,也因此传下严令,不许其他神仙相把捣毁假大眼的后果告知涵禅,以免他‘宁死不从’。

至于捣毁假大眼之后……那时神仙相大功告成,和尚就算发现真相,他们也不在乎了,如果涵禅识相最好,他敢纠缠此事的话,就只剩下死路一条。

惊呼过后,和尚呆若木鸡,梁辛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耐心等待……

过了良久,和尚的心语才再度传来,而他的语气,也出奇的平静:“那你来这里,是为了消解此难?”

梁辛犹豫了一瞬,口中传来‘喀’地一声脆响,发狠似的咬断了一根鸡大腿的骨头,应道:“不错!我是来和这里的神仙相为难的。他们谁也别想真正飞仙!”

心语同时,梁辛屏气凝神,也许下一刻,涵禅就会高声示警,把梁辛真正的目的公之于众!

平心而论,梁辛不知道和尚是否值得信任。

和尚生具慧根,靠顿悟破道,在飞升前后都没有道心,但是‘做神仙’这个题目实在太大了,就算他真是天字第一号的老实人、老好人,也未必能让自己那份善良心性盖过这个题目吧……可梁辛实在不想与和尚为敌。

与他和涵禅是旧识无关,而是因为,在梁辛心里始终觉得,和尚是好人。

入世以来,梁辛遇到过的精彩人物多不胜数,邪魔义父、豪迈霸王、狂妄东篱、倔强红袍、馋嘴又重义的浮屠、遇强越强的老缠头、视天下如己物的贾添……可真正的善良人,就只有两个:老叔算一个,另一个就是这个和尚了。

老叔、涵禅,都是小鬼出身,胆子都小得很,生前也都是最最不起眼地小人物,乍看上去他们极为相似,但如果仔细琢磨,不难发觉两人间的区别。

老叔忠心耿耿,少主人的一根头发,在他眼里要比着自己的性命更重,不过他的这份善良,几乎只对梁辛和梁辛的朋友。风习习的心眼里,只有与主人有关的事情才是大事,只有那些无关之人,老叔并不太过看重。

和尚与老叔不同。刚刚和梁辛相遇时,和尚求他们来帮自己伸冤报仇,可前前后后不知多少次嘱咐梁辛等人,遇到凶险就不用再管他;生前时他佛法功课稀松平常,每天里必做的事情都是走出庙门,去帮附近乡亲干些粗重活计……涵禅心思浅薄、见识狭隘,可他善良。没有大力,没有抱负,就只凭着自己力气,去帮别人。

和尚是好人。

梁辛不想和好人为敌。或者说,他不愿去信,连涵禅这样的人,都会成为‘浩劫东来’的一部分,会为了一个‘飞仙大梦’去摧毁整座中土。

稍稍理智些的人,换到梁辛现在的环境,至少也要先反复试探,待确认了飞升后的涵禅确实可信后,再给他种下‘手足’。毕竟,这个动作太危险,稍有差错就会引来杀身之祸。但是梁辛的性子,像极了老魔头将岸,只为了‘不愿去信和尚变了’,他就给和尚扎下了木刺。

要是和尚也和其他神仙相变成了一个‘模样’,梁辛愿赌服输!

老实和尚并未辜负梁辛,声音里虽然透出了胆小、害怕,可语气里那份认真却毋庸置疑:“我帮你!”

涵禅不能打,人又笨,梁辛给自己找来的这个‘内应’实在不怎么样,真要让他去做什么事情,只怕不等别人生疑,和尚自己就会脸色发白目光涣散了。

可梁辛却笑了。

手里捧着酒坛,嘴巴里咬着鸡腿,笑声含混不清——好人还在,当然要笑,就算明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落在敌人眼中,梁辛也还是要笑。

没想到自己一笑,和尚又变得窘迫起来:“我的本领太差,本来也没资格帮你……”就算做了‘神仙’,和尚骨子里那份自卑也没被洗去,误会了梁辛的笑声。

“要仰仗你的地方得多很,你就别客气了。”梁辛也不再多说废话,就此转入正题:“岛上一共五个首领,另外那三个人在哪里?”

和尚茫然摇头:“从我来到现在,岛上的事情,都由吕淹、得胜两位上仙做主,后来得胜去了中土,就剩了吕淹一个人统御全局。对另外三位上仙,我也只是听说,从未见过。”

梁辛大感意外,没想到和尚也不曾见过另外三人,当下又追问道:“那你听别的神仙相提到过他们的行踪么?”

老实和尚语气笃定,认真应道:“听说过!”

梁辛咳了一声,笑道:“那你倒是说啊,不用非得我问一句,你才能答。”

老实和尚大窘,他知道梁辛是来‘做大事’的,心中拘谨、问答之际也就越发小心翼翼起来,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会坏了梁辛的事情。不该说的倒是一如既往地那么啰嗦,该说的却一句也不敢说了,即便梁辛催促,他仍是要先垫上一句‘那些事情都是我听说来的,做不得准……’,这才转入正题:“百多年前,去往中土的潮汐初现端倪,一位叫做老虎的仙家,受命搭乘洋流去打探消息,成了岛上众多仙家之中第一位去往中土之人。再之后不久,岛上的大首领忽然领悟到了什么,召集其他四位首领秘议良久,据说他们足足商议了将近一年,再之后,大首领与另外两位上仙,从岛上众仙家中选了两百精锐进入大眼,再也不见他们出来过,只剩下吕淹和德胜来统御全岛。从此大眼也被列为禁地,不许其他人靠近。”

梁辛心头一沉,三大首领和两百仙道高手常驻大眼,自己要做的事情可就更难办了……不过,让他更疑虑的是,这些人在大眼中一待就是百多年,他们干啥去了?

就在他正思索的时候,遽然一声凄惨长啼,从远处传来!

‘蜂巢’之外又天猿织锦层层守护,那些堪比大宗师猛击的狂风呼号都被阻挡在外,却无法挡住这声惨叫!梁辛一愣,正靠在他身旁打瞌睡的羊角脆更是一惊而醒,猛地跳起来,目光之中满满都是……愤怒。

小猴子身上的绒毛都乍了起来,神情狰狞,要不是被梁辛及时抱住,它已经循着惨叫冲杀出去了。羊角脆挣不脱梁辛的怀抱,几经努力之后,扬起小小地头颅,也发出了一声长啸!

梁辛听得明明白白,远处传来的惨惨长啼,并非‘仙家’呼喊,而是出自天猿之口。

羊角脆力弱,它的叫声连一里都传不出去,可远处长啼的天猿却好像能听到它的呼应,啼鸣声愈发猛烈起来,声声不绝,雄壮、苍凉、痛苦!

梁辛心底传来诵经之声,涵禅开始为远处惨叫的天猿诵经祈福。

梁辛一边安抚着羊角脆,一边追问涵禅:“和尚,怎么回事?”

“岛上的仙家,对这些仙猿颇为严厉,动辄酷刑相待,仙猿也是灵物,久而久之,心中积怨越深,上个月,银环趁着五行煞时率领手下造反,结果被吕淹镇压……”

巨岛上,一共有三千余头雄壮天猿,都由一头银环统御,造反的便是这头银环,可跟它起事的普通大猿只有三百余头,它们虽然凶猛,但和神仙相相比,还差了太远,造反的大猿被尽数屠灭,银环首领被吕淹打断四肢、抽掉妖筋,绑缚于蜂巢一杯十里外的一块巨石,日日受五行怪风摧残,以儆效尤。

昨日水行煞时,吕淹还专门派出数百神仙相,结阵去护住反叛银环,只为不让它痛快死去,警示其他天猿造反的下场。

早在被俘时梁辛就见到了神仙相对天猿的残忍手段,唏嘘同时,忍不住问道:“岛上三千壮猿,却只有一成跟随首领反了?另外那九成大猿呢?”

涵禅苦笑:“奴性已成,不懂得反抗了。事发时,一成天猿造反,三成天猿不敢乱动,另外六成天猿则跟在仙家身后,对它们发狠打杀来着。哎,那场面惨得很,不光是血肉横飞,还有反叛天猿被奴性同族无情杀掉时那份不甘惨叫……”

梁辛叹了口气,正要说什么,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和尚,你刚刚是说……天猿趁着煞时造反,是上个月的事情?”

和尚应道:“是,差不多三十天前,错不了。”

“上个月也有煞时?不是说百十年才会有一次么?”梁辛他一直以为是自己运气太‘好’,登岛时赶上了百年不遇的大风暴。

风暴的确不小,但早已不再是百年不遇……老实和尚对五行煞时也不甚了解,他飞升的时间不过才三五年的功夫,含含糊糊地应道:“也是听其他仙家说的,自从百多年前,岛上的五行之力突然变得更加混乱,煞时出现的频率也一下子高了无数倍,几乎每一两个月都会爆发一次。”

梁辛挑了个大个的酒坛子举到唇边,挡住了正眯起的双眼:“三个首领率领二百精锐进入大眼,也是在百多年前。”

和尚点头:“其他仙家也这么说,五行大乱,怕是和那三位上仙进入大眼有什么关系。不过大伙也只是姑且一猜,浅谈即止,平时不敢多做议论,也没人敢去问吕淹和得胜。”

说话的功夫里,远处的银环长啼已经止歇下来,羊角脆却仍然躁动着,小猴子的眼眶里满满都是泪水,紧紧抱住梁辛的胳膊,口中呜呜低鸣,哀求主人,放它出去营救同族。

梁辛从没见它这么可怜过,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头顶,在心中询问涵禅:“被捆住的天猿还有救么?”

涵禅的声音低了许多:“那头银环的妖筋都被吕淹抽掉,生机早就断灭了,能活着也只是苟延残喘,靠着旺盛生命力强撑下来的……我的天道只能疗伤,对生机断灭之人则毫无效果。”

梁辛心中叹息:“那就想办法杀掉它吧,莫让它再受苦。”

老实和尚在自己的巢室中答应了一声,站起来拍拍屁股就要向外走,梁辛吓了一跳,急忙唤住他:“你干啥去?”

“杀了那头天猿去……”

梁辛揉脸苦笑:“你不能去。”

和尚太老实,坐在屋里聊聊天、说说状况还成,要是出去办差,随便被谁一追问,非得露出马脚不可,梁辛可不敢派他出去做事。

和尚对梁辛言听计从,闻言立刻占住了脚步:“那怎么办?”

梁辛又喝了几口酒,长长呼出一口闷气:“还是我去吧!”

这次轮到和尚吓了一跳,愕然反问:“你怎么去?他们不容你随便走动,再说吕淹御下森严,你一个、一个外人,刚上岛就违背她的谕令杀了银环,必受酷刑……”

和尚心语同时,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是真心着急。

梁辛却笑了起来:“你听我吩咐就好,其他的全不用担心。”

这个时候,梁辛也终于吃饱了,收起剩下的吃食,心满意足地揉了揉肚皮,跟着也盘膝而坐,似模似样摆出了一个运功疗伤的姿势,同时在心中对和尚继续道:“种在你我身上的木刺,神奇得紧……”

‘手足’殊为玄奇,否则又怎会被贾添看中。木刺两重奇效,灵犀仅为其一,而另一重妙用,唤作‘易鼎’。

种刺两人,能够元魂移转,互换身体!

梁辛吃饱喝足、坐得烦闷,现在打算出去走走了。

梁辛仔仔细细把‘易鼎’的法子传给和尚后,两人各自摆出一个古怪手诀,心念一起转动,不见法术,也没有灵元波动,片刻之后,两具身体同时轻轻一震……易鼎。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17章 鬼从何来 下一章:第419章 含血喷人
热门: 绝世武侠系统 交错的场景 刺局 危险的财富 清风啸江湖 南疆飞龙传 灵舟 南吕羽舞 杀神永生 暮光之城3:月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