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鬼从何来

上一章:第416章 菠萝大丘 下一章:第418章 好人还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从须弥樟中扔出的傀儡尸体,就是梁辛临行前,贾添送给他的‘护身符’。

在尸体落地的同时,梁辛也撤散魔功,放开了吕淹……断掉两根手指,对普通人来说是重伤,可对神仙相这种级别的怪物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不见得比打个喷嚏更严重。

吕淹被梁辛放开后,果然没去急着反击,而是退开几步,看看地上的傀儡尸体,又看看梁辛,略带疑惑:“扔出具尸体是怎么回事?”她为人心地狠毒,但也多智、多疑,无论修为还是心思都极为了得,否则也成不了五大首领之一。

胖女人的神情里,既没有恨意也不存恐惧,更不去看自己手上的伤口,仿佛梁辛根本没向她动过手。不过任谁都明白,梁辛只要解释得稍有差错,顷刻便会被碎尸万段!

梁辛冷晒:“我说什么你都不信,又何必问,自己去查一查尸体便能明白。”

吕淹对着身后一挥手,一名手下快步走到尸体旁,开始仔细检查。吕淹自己则饶有兴起地望向梁辛:“你的法术,神奇的很……”

梁辛傲然应道:“我的根骨异常,无法修习天道,恩师便为我量身打造一套修炼法门,又带我到灵穴小眼中苦修六十年,总算有了些成就,不枉他老人家苦心栽培。”

无仙的天道是‘万法自然’,不仅能化神通为清风,还能散去敌人一身修为;而梁辛的‘想不到’,也会让敌人的修为骤降,两个功法效果相似十足,他说自己是无仙弟子,单以功法而论没有一丝破绽。

吕淹吃吃低笑,正想再说什么,负责检查傀儡尸体的那个神仙相忽然发出了一声低呼,神情之中满满都是惊讶,望向首领想要回禀自己探查所得,但是因为心情激荡,嘴巴里反反复复却只有三个字:不可能、不可能。

吕淹冷哼:“舌头太长,不会说话了么?要不要帮你剪下去一半?”

那个神仙相这才一惊而醒,赶忙说起正事:“这个尸体……根骨只是凡人,生前不曾练气养身,但体内却有些木行真元。”

吕淹挑了挑眉毛:“没修炼过,却有真元?被人灌顶了?”

“应该是……可、可最古怪的是他体内的木行真元。”神仙相吸了口气,镇静了许多,声音也随之低沉:“这种木行元气,裹着妖邪之意,独树一帜,绝不是自然孕育、天地造化而成……妖元,不是中土世界该有的,由此,它不受天道所制。”

声音落地,王台中的众多神仙相同时变色。

只是个凡人傀儡,论战力,顶破天也就三步初阶,在飞升高手面前不比一只蚂蚁更强壮,但真正让神仙相大吃一惊的是:这个尸体的力量,不受天道制裁!

吕淹的脸色也变了,强身上前,亲自去查探尸体。

梁辛开始低声冷笑:“贾添穷尽万年,苦心经营,在麾下集结了这样一支不惧天道的大军!”跟着,又把贾添篡改中土风水、滋养咒井、发动邪术擒遍中土青壮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最后放开声音:“贾添早就准备好了对付仙家的手段!恩师甘冒奇险,抢到一具傀儡尸体,却也因此遭遇重创,不得不闭关养伤。但傀儡事关重大,恩师闭关前传令于我,命我出海赶赴此间,将尸体呈于诸位仙家,以求能找出破解贾添邪术的办法!”

片刻之后,吕淹查验过尸体,确认了手下所言,望向梁辛,点头笑道:“你很好。不过……还有最后一件事:你是如何穿越混沌大海的?”

“蟠螭!”梁辛如实应道。跟着,也不等对方再发问,径自说起自己和秃脑壳结缘的经过,在乾山的那番经历,说得仍是实情,只不过前提稍加更改,把自己去找朝阳报仇,变成无仙发觉乾山与贾添的图谋有关,带自己去查探详情,结果查出了邪井、妖元的真相……

无仙与贾添的旧事,有黄轻证明;梁辛与贾添为敌,有老实和尚证明;无仙和梁辛的功法‘一脉相承’;现在又有了这具尸体的铁证……至此,梁辛这一整套谎话彻底圆满。

谎话环环相扣,每一层都有佐证,从第一批神仙相惨败的真相,一直到无仙抓住傀儡、梁辛远渡重洋赶来送信,这一整件事里,每一个关键之处都被梁辛坐实,全没有破绽。

梁辛虽然机灵,可靠着他自己,甚至再把柳亦、曲青石两人请来,三兄弟加在一起,也未必能编圆这样一个弥天大谎。这套谎话,是贾添帮他编的。

贾添让梁辛等他十个时辰,他返回中土去取傀儡,在这十个时辰里,他又反复推敲,替梁辛想好这一套说辞,连对方会问到什么,都在他的算计之内,甚至在梁辛启程前,他还笑道:“估计那些仙道怪物在问话时对你不会太客气,你也不用太收敛,该动手时就动手,但要记得,出手时千万要用你那道能让人修为骤减的魔功……和无仙的天道像得很!”

有关‘贾添就是假大眼’、‘中土有无数草木雄兵应战’,对神仙相而言,是重大的‘敌情’,可是对贾添来说,全不怕敌人知道,知道了又能怎样?该怎么打还怎么打,事情全无分别。

那具傀儡尸体,贾添敢让梁辛带在身上,就不怕神仙相能解开他的邪术……草木邪术,除了梁辛误打误闯找到了破解方法之外,根本无解!

贾添把中土当成自家的园子,就算他对手下和蔼,对梁辛耐心,但骨性中的那份骄傲早都捅破了天,神仙相虽然被他视作生死仇敌,可是在他心里,却一万个‘看不起’。

他交给梁辛的护身符,固然是为了保护给梁辛的小命加上一道保险,但又何尝不是一份对神仙相的狂傲心思:我把傀儡大计告诉你们又何妨,你们能破么?!

梁辛没有贾添那么疯,不过他敢把贾添的‘草木邪术不畏天道’这个大手段说出来,除了保命之外,也还有自己的想法:坦白这个秘密,是为了证明‘大家自己人’,但是事情还没完,梁辛还要捣毁真大眼!

等捣毁了真大眼,神仙相就会明白梁辛是敌人,而先前那些梁辛用来证明‘我是自己人’的诸般证据,也自然都变成了‘捏造的’、‘假冒的’……

贾添的这个‘护身符’,能够发挥效用,有个关键前提:梁辛还没靠近大眼时、在上岛初期就被敌人发觉。要是梁辛在大眼附近摸来摸去、杀了十八个神仙相后再被敌人抓到,这套谎话就算说得再怎么圆满,对方也不会信他是自己人。若是这样的状况,这是个死局,贾添也束手无策。

本来梁辛也没把贾添给自己的‘护身符’当回事,毕竟自己的灵觉和身法都不一般,不太可能一上岛就被抓,可没想到会赶上五行煞时,到最后还是靠着贾添的安排蒙混过关。

不管怎么说,这次梁辛欠了贾添一个大大的人情。

吕淹脸上又恢复了笑意,命人把羊角脆还给了梁辛:“先前是一场误会,务请见谅。接下来呢?你是回去,还是……”

谎话说完,自己就‘应该’起身告辞。当然,梁辛可以再编个借口留在岛上,比如‘恩师交代,要我与诸位共返中土,届时里应外合’,虽然没有破绽,但会显得牵强,总不如就此离开显得‘顺理成章’。

梁辛伸手指了指傀儡尸体:“师父的意思,是要我暂留一段时间,一来,邪术的情形我比较明白,二来中土上还有些人,不受贾添邪术侵袭,这些状况我也多有了解,说不定能对诸位仙家破解贾添邪术有些帮助。不过我倒觉得……那些人或是天眷神力,或是阴煞真身,都是靠着自己的机缘,这才躲过了邪术,情形特殊,未必有什么大用。而且恩师重伤,我放心不下,办完了差事,这就想要告辞了。蟠螭还在海中等我。”

吕淹笑着点点头:“那便不久留了,无仙仙师、小梁先生援手重义,吕淹铭感五内,来日大家中土相聚,携手共踏仙途时,再以致谢!我送你出去。”

随即手下神仙相头前引路,吕淹和梁辛跟在后面,一路说说笑笑,随行的神仙相数量众多,足有数百之众。当巨岛边缘岸线隐约出现在视线中的时候,吕淹倏然一晃身形,又把梁辛拦了下来。

梁辛双眉皱起,心里却丝毫不觉得意外……

……

还在中土海域时,梁辛辞别贾添之前曾笑道:“你帮我编的这套谎话圆满的很,我都有些犹豫,或者……我光明正大上岛?靠你的说辞,足以取信神仙相,他们信了我,我再寻机去毁掉大眼,比着我偷偷摸过去好像更容易。”

贾添正色摇头:“这个想法万万要不得。我给你准备的这套说辞、这个护身符,或许能保住你一时,但绝保不住你太久。”

梁辛纳闷:“怎么说?”

“有一点你当牢记:你不是飞升过去的,就算说辞再怎么圆满,也不可能真正得到信任。明白了?不信任就是不信任,你就算把天说塌了,也消不去他们心底的顾虑。或者说,就算他们信你,但该杀也还是要杀,这件事没得商量,他们容不得任何闪失……要是放到一两千年前,大家都有的是时间,或许他们还会有耐心来考验你一阵;可现在九星连线堪堪成形,仙道怪物们千万年图谋的大事近在眼前,不会容你太长时间的。照我估计,”说着,贾添低头沉思了片刻,才继续道:“短则五天,长则十天,你最多也就有十天的安宁,等他们得出‘结果’,立刻就会动手杀你!”

梁辛听得有些糊涂:“得出什么结果?”

不知道是不是‘亲戚’的原因,贾添对梁辛的耐心,一向好得很,含笑解答:“破解我草木傀儡的结果。一旦他们确认,我的草木法术无解,就不会再留下你。在这之前,他们还是会留下你的。”

……

所有的事情都被贾添算中,不靠飞升,梁辛突然出现在岛上,神仙相既然发现了他,就不容他再离开,吕淹问他去留,仍是个试探。若梁辛找借口留下来,吕淹就会立刻出手诛杀;梁辛要走,过了这一关,等到了更多的信任,不过这个‘信任’,也仅限于‘破解草木邪术时,或许用得到他’。

等确认邪术无解时,梁辛还是要死。

吕淹伸手拍着额头,笑道:“糊涂了,糊涂了,无仙仙师座下高徒,不远万里来到此处,我只顾着自己开心,却把三位师兄给忘记了,回头他们知道你到来过,却没能见你一面,非狠狠骂我不可,还请小梁先生再耽搁片刻,见一见他们。”她口中的‘三位师兄’,就是岛上另外三个神仙相首领了。从始至终,那三个人也没露过面,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说着,吕淹伸臂挽住了梁辛的胳膊,不由分说拉起他就往回走,亲热劲仿佛一家人。

梁辛笑了笑,没多说什么。自己上岛之后挨了个煞时撒了个大谎,正经事还没办,他也不想就此离开……最后谁输谁赢,还要走着瞧吧!

随着众人重返蜂巢,梁辛被安排到一间巢室内。巢室六边,与其他巢室紧密相邻,不用问,在周围的屋子里,早都被安排了高手进驻,严密监视。

吕淹托辞另外三个首领在昨日水行煞中消耗过大,此刻还在行功静养,请梁辛耐心等上一阵,又闲聊几句,告辞离开。梁辛依墙静坐,仔细检查自己的伤势。

土行真身、仙界洗炼,梁辛的力量都来自身体,受创之后,也没法像修士那样调运真元来疗伤,他几乎没什么能‘帮忙’的,只能等待着体内诸多伤势自行愈合。

凭着他的身体,外伤的话,就算再怎么重也会迅速愈合,内伤则轻易不会出现,可一旦出现,想要痊愈,非得长时间修养不可。这次水行煞时,只差一线就要了他的命,梁辛五脏六腑都遭受重创,全都损得不成样子,若非如此,他又怎能连羊角脆都保护不了。

现在得了老实和尚的天道,伤势转眼痊愈了一半,战力也随之恢复了五成左右。不过这次疗伤,纯粹是外力所为,体内剩下的那‘一半伤势’并未就此减轻,痊愈仍需漫长时间。

至少在回到中土前,别想完全恢复全部战力了,梁辛是乐天派,从不为这种无能为力的事情去懊恼,至少现在还有一半力气,能跳能打能逃跑,比着先前的情形不知好了多少倍。内视完毕静下心思,又仔细想了想所处的状况。同时梁辛能明白感觉到,一道道修家灵识,正在自己所处的那间小小巢室中来回寻索,是留在周遭的神仙相,在监视着自己。

梁辛心念转动,周身毛孔舒缓开阖,自己的灵觉也远远播散开去。

灵觉,是身体对外界的敏锐感触,与真元、法术全无半点关系,即便修为精深如神仙相,对此也无法察觉,是以那些正在监视着梁辛的仙道高手,全未发现不知不觉里,他们也在被梁辛监视着。

半晌之后,梁辛忽然捏起指诀,飞快一晃!

梁辛几乎‘看’到,周围数十个神仙相全都神情一变,明显紧张起来。梁辛乐了,手诀之下,须弥樟中稀里哗啦地掉出一堆东西——美酒肥鸡,小魔头饿了,开始大嚼,片刻之后满手油腻,混不在意将手在衣衫上乱抹。

外面的神仙相都面色诧异,谁也想不到,昔日仙师弟子,能洞穿混沌之海、扛过一次五行水煞的强横高手,竟还随身带着一大堆吃食。

最初的惊讶过后,几乎所有的神仙相,都在目光中隐隐透出了一份渴望神情,他们也想尝一尝,真的想。不是饿、不是馋,即便在飞升前,他们也早都几百年就不再去理会人间烟火,就算龙肝凤脑摆在眼前,也勾不起他们的食欲。

可是被‘囚禁’千万年之后,突然见到这些中土美食……他们在乎的不是味道,只是那份感觉吧。

就连神仙相自己也说不清,为何会去想要‘尝一尝’。

不过……也许是惊讶使然,也许是梁辛的动作隐蔽,谁也没注意,梁辛借着从须弥樟中取出吃食的机会,从他手指间,再次藏下了一枚寸余长的碧绿短刺,与他扎进老实和尚肩膀的那根短刺,一摸一样。

借着往衣衫上擦拭油腻的机会,梁辛将这根短刺,轻轻扎入了自己的大腿。先前梁辛还怕自己的身体太结实,这根刺扎不进去,没想到短刺异常,轻轻松松就被他埋进了肉中,生疼。

吃吃喝喝中,梁辛满脸享受,心里却完全平静了下来,在心底轻轻唤了句:“和尚?和尚?”

心语无声、无痕,除非那个精通‘他心通’的五神变罗刹死而复生,否则谁也听不到梁辛的心底呼喊,不过紧张之下,梁辛还是情不自禁‘压低了声音’。

几乎就在梁辛呼声刚起的同时,在他心底就猛地传来了老实和尚的惊呼:“有鬼!”跟着,梵唱声大起,老实和尚颤声唱起了往生咒,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鬼从何来……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16章 菠萝大丘 下一章:第418章 好人还在
热门: 卡洛琳字体 血墓诡影 风之影 危险的财富 黄河伏妖传 极限 九州·刹那公子 八旗子弟的世界 “蔷薇蕾”的凋谢 人间的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