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五行煞时

上一章:第414章 混沌深海 下一章:第416章 菠萝大丘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蟠螭寻到了一处荒僻地方,把梁辛直接送到了岛上,若非如此,哪怕就离岛只差半寸,梁辛在混沌里也休想能爬的上去。

梁辛把羊角脆抱在怀里,闪身跃上滩涂,不料他才甫一离开蛇口,身旁陡然袭来了一阵狂风,风中饱含烈火暴怒之意,更带了足以烧溶铜铁的高温,单以威力而论,能与六步中阶的猛击比肩。

梁辛全没想到自己才刚一上岛就遇到敌人袭击,吃惊之中,立刻调运身法,半挡半躲,护着羊角脆抵过这一阵火行神通,同时散出护身灵觉,查找敌人的藏匿之处,可还不等他找到对方,身后又有一道劲风席卷而来。

饱蕴土行厚重,虽然是风,但落在梁辛的灵觉中,却沉重得仿佛一座小山,这一道猛击的力量,比着刚刚的金风更强,足足敌得过长春天的长藤一击!

‘土行风’尚未消散,在另一个方向上,又涌来了一片‘金行大风’,不仅把梁辛裹在其中,还把那道‘土行风’彻底吹散……

跟着,水行之风、木行之风也相继现身,这些狂风都来势凶猛,但全无准头可言,互相纠缠、彼此吞噬,风中蕴含的力量也大小不一。梁辛着实忙乱了一阵,才恍然大悟,根本不是敌人偷袭,岛上的‘气候’,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巨岛上五行混乱,每一道行属,都会化蕴风力,无时无刻不在与其他行属凶狠搏斗,梁辛人在岛上,岛上的乱风永不停歇,自然也会波及到他。这座岛,如果只凭大宗师的修为,一旦上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幸好梁辛已经今非昔比,若他还是中秋恶战时的实力,登岛之后虽然也不至于立刻就被怪风撕碎,但也会想以前发动‘来不及’时那样,疲于应付乱流,而无法挪动半步。

其实木老虎早就把岛上的情形给他讲得明明白白,尤其强调了这些几乎可以吹散魂魄的怪风,不过梁辛刚上滩涂,心境紧张之下,把这事给忘了……等梁辛适应了这些怪风后,大蟠螭早已沉入深海,消失不见了。

梁辛也不在继续逗留,小心向着巨岛深处潜去,浑身灵觉远远播散,以防有神仙相发现自己,至于那些随时生成、永远也不会止歇的五行狂风,他能躲就躲,实在躲不开干脆就硬抗一阵,一切都以隐蔽身形为重。

只有狂风呼号,再听不到其他声音,离开那片小小滩涂之后,周围一幢幢怪石林立,有的足有百丈,有的却还不如拳头大,无论大小形状,都有个共同之处:扭曲!

与混沌之海不同,巨岛上五行混乱,但还有‘方位’,梁辛上岛时,正值子夜时分,举头望去隐约可见星河,不过这里的星光异常模糊,梁辛也得仔细辨认,才勉强循着星光指引,辨清了方向。

在来之前,他已经向老虎询问清楚,大眼坐落于巨岛东部,梁辛认准方向,开始急速潜行。一路上只有狂风相伴,并未察觉神仙相的踪迹,这也再正常不过,岛的面积极大,比起大洪治下的一座州也毫不逊色,岛上的活物,加在一起也不过几千之数,而且大都聚集在大眼周围,梁辛现在所处的位置还是无人区。

按照木老虎的算计,梁辛进入大眼三百里距离后,才到达了真正的凶险之地,在这之前,应该都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急行了一阵,梁辛渐渐放下心来,对那些堪比宗师之力的五行劲风,他应付得愈发从容,奔跑纵跃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整整一夜的急行都顺利得很,可是跑到破晓时分,梁辛突然停下了脚步,察觉到不妥……仍是风。

一路之上,五行化风,没完没了的争斗着,每一道怪风的力道都不小,可也算不上太大,至少对梁辛没什么伤害,但是跑过这一阵,梁辛清晰察觉,越近黎明,金、木、火、土这四行疾风就越小,到了现在,甚至隐隐有了消散之势。只剩水行厉风一家独大。

不止是已经成型的水行风,在灵觉里,梁辛能明明白白地感觉到,从周围的各处、每一块石中、每一寸地皮下,都开始氤氲起浓浓的水行之意!

羊角脆骑在梁辛的脖子上,拼命伸展身体,硬是把脑袋绕到了梁辛面前,和他四目相对,圆溜溜地眸子里尽是纳闷,不明白主人为啥跑着好好的要停下来。

梁辛伸手拍了拍小猴子,笑容发苦:“咱俩的运气,糟糕得有些不像话,赶上五行水煞了!”

说完,梁辛深吸了一口气,也不再继续赶路,身体微微伏低,如临大敌!

阴阳五行之力,与天干地支、季节转圜甚至时辰交替都有着莫大关联,每时每刻五行力量都有强弱分别。

在中土上,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有序循环,属于五行的力量并不会直接显露,而是融入造化,悄然影响乾坤;可是在大岛上,五道力量撕咬不休,时间对它们的影响也完全暴露,每隔上百十年,都会爆发一次恶‘煞’。

在一段特殊时间之内,五行中的一个行属,彻底压到其他四个行属,神仙相将这个时刻,唤作煞时。

黎明时分水行至盛、初冬伊始水行至盛……再向上算,十二地支、甲子轮回中,都有水行大旺的时候,当这些‘时刻’重叠,巨岛上会出现水行独大的异象。其他四个行属也是如此。

平时里,岛上恶风不断,但那是五行之风,互相攻伐不断抵消,所以显不出太大的威力,可在煞时里,就只剩一个行属的力量,道道恶风将会连成一片,化作一道恶煞,裹挟着无匹巨力横扫全岛。威力强横,就连普通的神仙相都无法抵挡,只有大眼不受影响,是巨岛全境唯一的安全之地。

初时无论天猿还是神仙相,每逢煞时都会进入大眼避难;到后来飞升之人渐渐多起来,神仙相也开始建造营地,再遇‘煞时’,也不再遁入大眼躲避,而是众人合力在营地之外结阵抵挡。

梁辛这次赶上的,是水行煞时。

在木老虎的记忆中,‘煞时’是罕见之事,长则百多年,短则数十年,才会发生一次,哪有那么巧合梁辛一上岛就会给他赶上一次,也就大概提上两句就是了。不止是老虎,几乎所有人、包括梁辛自己都没太把‘煞时’当回事。

不过木老虎在百多年前就离开了巨岛,他不知道,就在他最近这百年里,不知什么原因,岛上的五行力量突然暴躁了许多,原先要几十年才会爆发一次的‘五行煞时’,现在几乎每隔一两个月就会爆发一次,偶尔甚至一个月内会爆发两次,梁辛这次一上岛就赶个个正着,也算不上‘太’巧。

煞时将至,避难之地远在千里之外,梁辛又深入大岛好几个时辰了,早就离开了海岸线,想要跳进混沌海避难也全没机会,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剩下两个字:硬扛!

四行隐匿不见,只剩层层水行元力,从巨岛的每一个角落中氤氲而起,恍惚里梁辛有种感觉,仿佛自己变成了一条锅子中的鱼,此刻锅子里的水仍是冷的,可锅下灶中的柴禾已经开始燃烧了……而四周里那些水行疾风,也停滞了下来。

不是消散,风仍在,只是停了下来,凝聚着、蠕动着,只等破晓刹那!

几个呼吸之后,天现黎明,巨岛上看不到日出,却能‘感受’到黎明!就在旭日东升的瞬间里,一声沉闷巨响陡然响起,即便以梁辛的耳力,也分不清这闷响是来自地心深处,还是冥冥九天,而闷响之下,煞时到。

下雨了。

没有乌云,不见雨水,无论是梁辛还是周遭的泥土、怪石都干燥得很,下雨只是感觉……护身灵觉传递回主人的感觉。

看不见的雨!而下一刻,‘雨水’陡然化作惊涛骇浪,从冥冥之中咆哮而起,水行恶力席卷整座岛屿!

不见水,只有力量,无形却有质的巨大力量,在岛上横冲直闯!梁辛大吼一声,身法随之催动,在乱流般的恶力中穿插纵跃,像极了‘来不及’中的反噬,但规模之宏大,气势之磅礴,远胜魔功反噬。

‘来不及’中的乱流,如针、如刀、如箭,锋锐而无端;而岛上的水行煞却如怒龙、如山岳,厚重而迅疾。梁辛就像一只蝴蝶,动作看似笨拙,却浑不受力,上下翻飞,在数不清的恶力中穿插游弋,好像随时都会被‘洪流’湮灭,却永远都只差那么一点点……

岛上的横行肆虐的力量同宗同源,并不会互相抵消,恰恰相反,这些‘乱流’每一相遇,立刻就会融合到一起,汇聚成更大的力量。

水行元力源源不断升腾,先化作罡风乱流,继而诸般乱流汇聚合拢,真就仿佛一道洪水……湮灭整座巨岛的洪水。可供梁辛身法穿梭的空隙越来越小,一炷香之后他就已经无处可躲!身法没了用武之地,梁辛再度开声大吼,一道道黑色光芒流转,五盏黑色鳞片从须弥樟中跃出,旋即煞气轰散,蟠螭残魂凝化法身,围住梁辛层层打转,将主人牢牢护在中央。

黑鳞与水则惊,此刻岛上水行恶力肆虐,虽不见真的水,也足以唤醒那五条蟠螭残魂!

水行仙兽,生俱天地造化,不惧恶水汹涌,但现在护在梁辛身边的,只不过是五道残魂,并非真的大蟠螭,坚持到盏茶功夫就精疲力竭,钻回黑鳞之内。

就在‘蟠螭’退却的同时,梁辛第三次大吼,杀心恶念迸发,魔功来不及成形,十丈之内时间凝固,抵挡恶煞。

煞时,只有一个时辰,只要撑过这个时辰,‘天干地支’对水行的影响就会大大削减,巨岛又会恢复平时的模样……

无形有质的洪流,席卷荒岛,土石崩碎;同时在巨岛震颤、大地挤压中又不停有新的山峰被挤压成型,就只有梁辛岿然不动,仿佛一根倔强的野草,在洪浩巨力的冲击下摇摆不停,却还拼命活着!

与每次苦撑一样,时间又变得异常缓慢,梁辛这次要挡的,再不是敌人的袭击,而是一方小小天地的狂怒。梁辛清晰感觉到,随着水行恶力愈强,魔功内的乱流反噬也就越可怕,不知不觉里,身上已经变得鲜血淋漓,乱流入刀,虽然伤及要害,但也在他身上不知豁开了多少个口子。

血流不止,力气也在飞快地消耗,梁辛算不出时间,不知道还要多久这场劫数才会消散,不过对他而言,时间已经不重要了……再也撑不住了。

人力有穷尽,就算是嫦娥力也不例外。

手段用尽,精疲力竭。

第四声大吼,再没了旺盛斗志,只有痛苦不甘,在魔功被恶力冲散的同时,他翻手把小天猿从脖子上抢到了怀中,身体蜷缩成一团,他想护住羊角脆。

护得住么?梁辛不知道,魔功消散,水行恶力直接击中身体,坚若金精的筋骨同时发出低迷哀号,剧痛脑海,梁辛闷哼了一声,就此昏厥了过去。

在他意识消散前的最后一个刹那,耳中没了隆隆水声,只有小猴子的嘶哑哭号。

……

梁辛没死,醒了,疼醒的,四肢百骸无一处不痛,身上软绵绵地全然提不起力量,耳中喳喳乱叫,不用睁眼他就知道,是羊角脆在跳脚大呼,想要唤醒自己。

拼出全副力气,梁辛才把眼皮勉强撩开一线,果然,羊角脆正冲着自己咧嘴大乐,煞时已过,磅礴的恶力散乱开去,岛上又陷入五行互伐的局面,不过他们容身之处却不受那些劲风侵袭。

梁辛的目光中尽是浓浓地青绿,在他和羊角脆四周,正围拢着十余头大天猿,以织锦层层相互,替他们挡住五行劲风……

其实,梁辛昏迷后不到盏茶功夫,煞时就过去了,水行独大的局面也随之结束。而他在昏迷中,之所以能扛过最后的恶水轰杀,全靠他在仙界洗炼而成的土行真身。

五行相克,厚土制水,他的土行根骨,本身就是水行力的克星,能削减恶水的伤害。如果他遇到的是其他四个行属,或者水行煞能在延长一小会,就只剩死路一条。

待煞时结束时,梁辛也到了强弩之末,凭他现在的伤势,虽然再起的五行劲风只有宗师力道,他也撑不了太久,幸好羊角脆的呼号引来了这些大天猿,‘银环’在此,天猿当然出手相护,梁辛这才保住了性命。

喘息了一阵,梁辛试着坐起来,可无论他怎样聚力,凝聚而起的也只有疼痛!

与上次在猴儿谷保护假大眼的恶战不同,这一次梁辛不止脱力而且重伤,想要恢复,远不是睡一觉、休息几天就能恢复的。

这个时候,忽然一阵刺耳的笑声响起,梁辛只觉得视线一乱,一个女子突兀出现在眼前。

女子肥胖,浑身汗臭,一张脸更长得惨不忍睹,八字眉小眼睛,血盆阔口,满嘴烂牙,而且鼻子还是横长着。梁辛听木老虎提过此人,知道她是岛上五大首领之一,唤作吕淹。

梁辛满心苦笑,出行前真应该让天嬉笑帮忙给看个面相、卜个凶吉……煞时刚过,强敌便至!

吕淹随脚把羊角脆踢翻在地,蹲到梁辛身旁,脸上笑嘻嘻的神情,但目光里却掩饰不住的惊讶:“我在岛上呆了无数个年头,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不靠天劫来到这里,中土洞天福地,能人辈出,不由得咱们不服气呢。”

虽然是笑语,但提到‘中土’两字时,语气却殊为怨毒!

说话的功夫里,又有十余个神仙相赶到,各自施法抵挡外面的五行劲风,替下了那几个织锦的天猿。

梁辛的声音发颤,不是恐惧,而是气力不济,声音断续:“自己人。”

吕淹却嘻嘻一笑,不再理会梁辛,站起身转目望向先前的那几头大天猿:“这个人来历古怪,你们救他是没错的……”

几头天猿似乎怕极了吕淹,见她望过来,个个神情惊恐,在听了她的说话后,才尽数放松了下来,却不料吕淹把又把话锋突兀一转:“救他没错,不过你们救他之前,没问过我,就是死罪了。”

话音落处,胖女人横手一挥,几头天猿同时发出一声惨叫,强壮地身体猛地碎裂开来,惨死当堂!

羊角脆勃然大怒,全然忘了恐惧,跳起来挥舞爪子要和吕淹拼命。梁辛也惊怒交加,可身体却沉重无比,难以稍动。

幸好,吕淹无意对付小猴子,至少在弄清他们的来历、目的之前,还不会杀掉他们,只是伸出胖手,一把攥住了羊角脆的脖子。

羊角脆拼命挣扎,可又哪能挣得脱。

吕淹把羊角脆递给了手下,更懒得去看那几具天猿尸体,望着梁辛继续道:“你说你是自己人?长得可不太像……”说着,伸手抓起梁辛,带着一众手下向他们的驻扎之地疾飞而去,一边赶路,一边对梁辛道:“等回去了,可得仔细说清楚,你是怎么个‘自己人’,要是万一说砸了,可会麻烦得很。”

说完,吕淹吃吃地笑了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14章 混沌深海 下一章:第416章 菠萝大丘
热门: 青帝 生命的交叉 血色谜情 蓝裙子杀人事件 民调局异闻录6·无边冥界 三角谍战 楼兰迷踪 至尊仙朝 不死神皇 目破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