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混沌深海

上一章:第413章 与你无关 下一章:第415章 五行煞时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游到近前,秃脑壳高高跃起,‘咚咚咚’三声,先和梁辛行过‘撞头’大礼,又好像条掉在石板上的活鲤鱼似的,围着梁辛噼里啪啦地跳来跳去,像耍宝又像庆祝,总之是一份厚厚地开心!

秃脑壳着实闹了一阵,这才停歇下来,对着梁辛点点头,示意请他稍等,自己转身游向那头大蟠螭,口中呼呼怪叫,尾巴尖一会指指戾蛊黑鳞,一会指指梁辛,向‘祖宗的祖宗’解释梁辛得到蛇魂的经过。

不久之后,大蟠螭望向梁辛的目光也平和了许多。

不过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妖,比起秃脑壳要稳重得多,没把脑袋凑上来和梁辛撞头,只是望向小蛇,发出两声闷嗥,小蛇立刻游转回来,对着梁辛摇头晃脑甩尾巴,比划着问他为何要召唤蟠螭。

梁辛会意,也不去假惺惺地客套,直接说出了来意……

这条蟠螭自从成年之后,就一直呆在混沌之海,直到一年多前才心血来潮,返回浅海游弋,纵然通灵,千万年不与人间来往,交流起来也颇为吃力。全靠秃脑壳来回游走,不停解释,好一阵忙活,才总算把事情说明白。

从血缘而论,大蟠螭和‘一步阴阳’是同宗直系,而这一族精怪也和浮屠一样,知恩重义,大蟠螭几乎没做任何犹豫,立刻点头答应下来,示意自己会助梁辛穿越混沌之海,助他完成这一趟巨岛往返。

梁辛大喜,幸亏他没向青墨把那两颗麒麟蛋讨来,否则感激之下,一定会把两颗蛋拿出来请客……

按照梁辛所求,大蟠螭没有直接带他们游向混沌深海,而是就近找了一座比着磨盘也大不了多少的小岛,把他送了上去。

登上小岛,梁辛从须弥樟中取出三株清香,点燃,试图联络贾添。找贾添,是为了通知他准备迎战,不过找不到也无所谓的,凭着贾添的心思,既然不知浩劫何时回来,肯定会按照‘浩劫下一刻便至’去准备。

梁辛也不知道点香这个法子灵不灵,没有咒语、法事,好像有点太平常,姑且一试吧。没想到三缕青烟才刚刚升起,转眼就凝聚成了贾添身形,倒把梁辛吓了一跳,脱口道:“这么灵?”

贾添呵呵一笑,耐心解释道:“不管是谁,燃起香烛时,都会有刹那虔诚,这是本性,我嗅得到这个味道,只要我想来就能来。”

梁辛想了想:“要是小孩子为放炮仗点香呢,也有本性虔诚?”

贾添没搭理他这个问题,目光环视四周,待看清梁辛置身之处,皱眉道:“你这是……在海中?唤我何事?”

梁辛把脸一扳,神情郑重:“找你来是为了告诉你件大事,神仙相大军开拔在即,明年秋天洋流成形时,他们就会杀入中土,你要早做准备!”

说完,停顿片刻,又继续道:“你那‘十年’、‘大梦’的烦恼,可以丢掉了,明年这个时候,估计这场仗都已经打完了。”

贾添吃了一惊:“你凭什么如此肯定?”

能让永远那么‘老神在在’的贾添吃惊,梁辛开心不已,双手虚按示意他稍安勿躁,这才继续道:“巨岛上那座大眼日渐枯萎,比你在的时候不知脆弱了多少倍,不久之后,就会有人去毁掉真大眼,大眼碎了,神仙相急眼了、疯魔了,自然顺流而下……”

贾添双眉紧蹙,喃喃道:“你怎知真大眼会被毁掉……”说到一半,他便恍然大悟,目光陡然犀利,厉声叱喝:“是你要去摧毁大眼?”

摧毁巨岛大眼曾是鲁执交给他们十九兄弟的任务,也是因此贾添才悟出了‘鲁执要杀我’的真相,真大眼,其实和他的存亡或者利益没有丝毫关系,但却是他的心结所在!

虽然是青烟化形,可是那份暴怒下的威势却真正弥漫开来,梁辛眉花眼笑,抱着肩膀,乐呵呵地从一旁看着,顺口笑道:“你要是再对我乱吼,我就掐灭香头……啊?”

话没说完,梁辛忽然惊呼出声,仿佛是做梦似的,眼前的青烟幻形,竟突兀地真实起来,再不是烟霞凝聚的身形,而是真真正正的贾添!

借着三柱清香,贾添不仅能够幻形,还能遁化真身,只要他愿意,心念到处,法身相随!几年前,朝阳还活着、躲藏在镇山神殿时,贾添就曾经用过这个法术,可梁辛又哪会知道……贾添真跳出来了。

贾添现身,梁辛哪敢又丝毫的怠慢,顾不得再去惊讶什么,立刻收敛心神,全身上下三万六千只毛孔都在缓缓开阖,把灵觉调整到最佳状态,随时准备应付敌人的迅猛一击。

大海深处,一块只比磨盘大些有限的岛礁上,中土上两位顶尖高手四目相对,一人目光冰冷,另一身体微弓,恶战将起!而就在此刻,海水之中,突然扬起了一串闷吼,金光幢幢,大蟠螭浮游上来,眼神阴森,死死盯住了贾添。

贾添的目光再变,片刻后忽然放松了下来,耸了耸肩膀:“这下简单了。”

五个字之后,贾添干脆笑了起来:“鲁执是我最恨之人,他要做的事情,我都会阻拦,听说你要去完成他的愿望,一时怒气蓬勃,想也不想就来了;可平心而论,毁掉大眼,逼疯那群仙道怪物,是个再好不过的法子。由此,我也矛盾得很,不知是该拦你还是该放你……没想到你身边还有条蟠螭相助,真要打起来,我占不到便宜,所以也就不用选了。”

说完,贾添停顿片刻,又补充了句:“我现在差不多回复了五成,真要放手去打,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说着,伸手向着远处的海面一指。

随他一指,方圆千多丈的海面猛地沉降下去,而这一方海面下沉,旁边的海水却无法倒灌下来,遥遥望去,场面蔚为壮观!

贾添显露实力,只为告诉梁辛,打起来对谁都没好处。

梁辛也不想打,否则也不会自己回来了,当下问道:“不拦我了?”

“拦你的代价太大,不拦了,你去吧,迎战的事情不用担心。”贾添摇了摇头:“你自己小心吧,别死在那头。”

梁辛冷晒:“最后这句话太假。”

贾添却笑道:“不假,是真心话。我想杀你,所以才容不得你死在别人手里。难得我有一件想做的事情,被别人抢了,心里可会不痛快的很。”

梁辛略显好奇,追问道:“如果有其他人要来杀我……”

贾添明白他的意思,不等他问完就应道:“那我当然会救你,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你只能死在我手里。”

梁辛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翻身跃入海中,由大蟠螭带着,继而向东而去。

不料,他们才刚刚启程,贾添又一闪身拦在了去路上。

梁辛满脸警惕,皱眉道:“怎了?这么快就反悔了?”

贾添根本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背负着双手道:“咱俩打过几次交道,你什么时候见我出尔反尔过?说过放行,就不会再改主意了,我拦你,是想你等我……十个时辰吧,十个时辰就好,我争取动作快些。”

梁辛纳闷:“等你做什么?你要收拾收拾,跟我一起去?”说着,他笑了起来:“想也别想,和你一起办事,随时要小心你偷袭,我可不嫌自己命长,也搭不起那份时时防备的心思。”

贾添咳了一声,摆手笑道:“要说起来,你这趟行程有意思的很,更难得是你能请来蟠螭帮忙,本来应该和你一起去,不过……此事与鲁执有关,还是算了,绕不开心里的疙瘩。何况你也知道,去了那边,我的实力会大损,反倒成了累赘。我要你等我一天,是觉得你就这么过去,实在有些冒险,我去给你准备一道护身符。”

说完,他的声音突兀一冷:“你要不等,也由得你,不过我返回中土后,立刻挥兵苦乃山,屠灭山中妖族!”

梁辛立刻翻脸,指着贾添叱喝:“你再说一遍?”

贾添却一飞冲天,转眼消失不见,速度比着梁辛还要更快得多,根本不容梁辛去追赶,只留下一串笑声:“只要你这次等我,我便答应你以后都再不去碰妖族,我说到做到。总之你在这里等上十个时辰就是了,我又不会害你!”

梁辛对着他离开的方向喊道:“你害我还少么?”以妖族要挟,梁辛还真就不敢不等了,否则依着贾添的性子,回来找不到梁辛,立刻就会去苦乃山大开杀戒!

……

还不到十个时辰,贾添就折返了回来,这次不止他自己,在他手中,还拉着一个草木傀儡。

见梁辛还在,贾添的目光欢愉得很,老远就冲着他挥手道:“久等了,”刚说了三个字,他又笑了起来:“我去给你找护身符,你不肯等我;我又用妖族的性命逼你留下……你说,咱们俩是不是都有点疯癫来着?”

梁辛撇嘴,伸手指了指那个傀儡:“你给我找的护身符就是他?他是傀儡中最能打的?我看不像。”

贾添笑道:“他可不能打,只是个凡人来得傀儡,不过……他倒真是你的护身符!”说着,手上微微用力,喀的一声,竟捏断了傀儡的脖子。

傀儡身体抽搐几下,双眼一翻,就此气绝!

梁辛又惊又怒,可还不等他开口,贾添就抢先说道:“放心,此人作奸犯科,罪大恶极,绝对该死。早被九龙司通缉了,不信你把他脸皮剥下来,回去请曲青石去九龙司核对卷宗,此人在案。我就是怕你心里不舒服,才特意找了个该死之人来。”

罗里罗嗦,贾添的嘴巴琐碎得很,再之后又和梁辛足足说了两个时辰,而梁辛的神情,也从最初的警惕渐渐放松下来,时时插嘴,和对方有说有笑……最后,贾添又把那具尸体和几样古怪法器,递到了梁辛手里,这才拍拍双手,转身而去……他给梁辛的,的确是一道护身符,看样子,他是真怕梁辛会死在别人手里。

……

梁辛启程,赶往大海边缘。大蟠螭也不下潜,就在海面上斩浪急行,梁辛和羊角脆、秃脑壳都坐在它的身体上,不用分毫的力气,就能随着大蛇一起前行,说话嬉笑也全不受影响。

走了一阵,梁辛想起‘故人’,拍了拍秃脑壳的头顶,一边比划着,一边问道:“一步阴阳,怎么样了?”

秃脑壳绷紧身体,直挺挺地往前一躺。

梁辛愕然:“死了?”

秃脑壳大摇其头,呼呼叫着跳了起来,又把刚才的动作重复了一边,怎么看怎么是‘装死’。

梁辛总算反应了过来,呵呵笑道:“他在入定?”

待小蛇点头后,梁辛又问:“需要多久才能苏醒?”

秃脑壳开始眨巴眼睛,显然这个问题即不好回答,也不好比划,转着圈想了半晌,最后抬起头,摆出了个看天的姿势。

这次梁辛反应倒不慢,笑道:“你是说……天知道?”

秃脑壳咧嘴大乐,用力点头。

不久之后,秃脑壳和羊角脆也熟悉起来,一路上两个小东西比划来比划去,也不知它们聊得啥,时不时还要拉上梁辛一起‘聊’,倒也其乐融融、不见寂寞。

不知不觉里四天过去,梁辛抬头眺望,恍惚觉得,视线尽头,天海交接之处显得异常明亮……是透彻、晶莹。不像真土境高空那般仙光旖旎,只是最单纯的光亮和洁净!

秃脑壳又呼呼地怪叫了起来,梁辛明白它的意思,混沌之海就要到了。大蟠螭的速度也渐渐减缓,半个时辰之后,一道奇景出现在梁辛眼前。

梁辛曾听说过,混沌深海中方向不整、乾坤混乱,由此在他心里也一直觉得,那片海域应该浑浊不堪、恶臭熏天、黑水如墨污风浊浪翻滚不休,却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真正的混沌之海,竟是……不存在的。

不存于视线,不存于感知……眼前空无一物,只有一眼望不到边的‘透明’。就仿佛一只巨大到足以笼罩天地的纯洁冰晶凝遭而成的匣子,扣在了梁辛面前,而‘匣子’里空无一物,任凭调运灵觉,除了透亮光线外,前面一无所有。

梁辛从蟠螭的身上跳下来,小心翼翼地走到大海边缘,前面是洁净虚空,身后则是真实世界!梁辛深吸了口气,扬起胳膊,想要将一只手探出边界、伸入混沌之地,去感受下此间的异常,不料他身后的大蟠螭不耐烦他这般试探,巨大的身体一卷,浩荡力量从他背后涌来,梁辛被眼前的异景所摄,更没想到背后会有人‘偷袭’,猝不及防下立足不稳,从中土海疆一头栽进了混沌界域。

下一刻,梁辛惊骇欲绝!

从外面看上去的明亮空间,置身其中后却只剩满眼漆黑!梁辛夜眼早成,就算被深埋于千丈地下,也能从容视物,但是在这里,他再怎么运足目力,也只有黑暗……可真正让他慌乱的,并不是突然变成了‘睁眼瞎子’,是他无法感觉到自己的身体。

混沌之海,不是天旋地转,不是方位错乱,而是丧失了所有感觉,一旦进入这里,连自己究竟十个人还是一缕魂都无法确定。

梁辛可以走、可以跳,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没法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心念指挥下,双手应该握在了一起。只是‘应该’,他连自己的手还在不在都不知道,又哪能确定双手是否已经握紧。

梁辛明知身后不远处就是中土海域,可要命的是,他无法感觉自己的身体,所以连‘转身’这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都变得难以控制,他能转,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转了半圈、一圈、或者只是歪了歪身子……

正心慌意乱中,忽然一阵震颤传来,五感迅速恢复,眼前红彤彤的颜色,还有一阵阵清香传入鼻端。梁辛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低头一看,秃脑壳和羊角脆都在自己的身边,一唱一和,搭档着对自己比划个不停,梁辛定了定神,很快也就明白了,在推自己进来之后,大蟠螭也钻入混沌之海,接上了他……此刻大家被大蛇含在了嘴里。

蟠螭口中的味道,倒和想象中大不一样,不见腥臭,反而充满甜香,不过仔细想想,当初一步阴阳用自己的血肉引诱麒麟的时候,散出的也是这股香甜味道。

秃脑壳又摇头摆尾地比划了一阵,要梁辛和小猴子别乱跑乱动,万一被大蛇一不小心吞下肚子可大大不妙。正抱着蟠螭獠牙攀爬的羊角脆立刻跳下来,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了,在梁辛印象里,它这辈子也没这么老实过。

梁辛感同身受,领教了混沌疆域的厉害,由此也才真正明白了,第一次浩劫时,前后共有几千神仙相落入大海,为何到最后就只有那么寥寥三五人走了出来。而蟠螭能在这里随意穿梭,依靠得也绝不仅仅是天赐神目。它们集阴阳于一身躯体,还能抵抗混沌侵蚀,五感仍存。

接下来的一段行程,只剩昏天黑地,时间全然无法计算,过了不知多久,梁辛只觉得身下轻轻一震,蟠螭速度明显减慢,又过了良久,它完全静止了下来,从大蛇的咽喉深处,传出几声极轻地低鸣。秃脑壳少不了又是一阵‘翻译’——巨岛到了,梁辛上去后,蟠螭会沉入深海等待,待他想要离开时,就直接从岛子跳入海中即可,它自会赶来接应。

待梁辛反复确认,完全弄清楚它的意思之后,大蛇的嘴巴微微张开一线,梁辛抬眼望去,这才发现,蟠螭头颅正轻轻地搭在一片滩涂上。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13章 与你无关 下一章:第415章 五行煞时
热门: 间谍课:复仇者 杀神永生 轮回·半步多 悬崖山庄奇案 羔羊们的平安夜 青发鬼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下) 罗斯玛丽的婴儿 黑信封 钧天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