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尝尝味道

上一章:第407章 一份大礼 下一章:第409章 十年大梦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曲青石说的没错,傀儡为奴,与主人神识相系,无论死掉或者逃脱,贾添都能立刻发现。

不过贾添并未出手……他对梁辛等人说去‘睡觉’,实际是要入定静养,元神收敛,暂时隔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在他醒来之前,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如果他醒着,发觉送到离人谷的傀儡正一个一个的脱离控制,是会遵守自己的诺言,‘四天之内我绝不杀人,由得你去想办法’;还是立刻施展辣手,抹杀这群即将变成敌人的傀儡?

没人知道。

仿佛还嫌不够乱似的,大家正惊疑不定时,曲青石、柳亦、青墨等人随身携带的木铃铛同时响了起来,曲青石取出一看,目光随之一亮:“是天嬉笑,他回来了,问咱们的位置,要赶来相见!”

大好消息,梁辛精神一振,曲青石传讯回去,说明位置,请天嬉笑赶来相见。

不久之后,木举人成功点化了第二批青木神将,日馋等人顾不得再担心什么,立刻又忙碌起来,曲青石施展定身咒、柳亦杀戮神将、梁辛传送神弓、亲友接弓一射……

紧张、忙碌,离人谷前的空地上,人人肃穆,生死成败在此一举。

直到两天之后,距离贾添约定的时间还差一个时辰的时候,日馋弟子、苦乃山群妖,来到离人谷前的数千亲友傀儡,尽数回复了清醒。不仅摆脱了妖魂夺舍、贾添的控制,且人人修为激增。

等到最后一个傀儡恢复正常,梁辛再也忍不住心里的狂喜,跳着脚哈哈大笑,恨不得现在赶往京城,找到贾添,伸手指着他的鼻子吼一句:你的礼物,梁三爷收下了!

救下了傀儡,众人这才翻出了葫芦老爷兜里的那颗药丸,彼此传看。

药丸大若龙颜,颜色灰黑,散着一股浓浓地恶臭,只看形质便知它不是什么好东西。

另外,这枚药丸在阳光下呈半透明,隐隐可见其中裹杂着许多细小纹路,细看下不难发觉,这些‘纹路’,仿佛是一串串复杂法撰。

在场中人不乏理单炼药的大行家,可谁都没听说过这种将法撰炼入丹药的法子,更不知道这颗药丸究竟有什么效用。

梁辛好奇得很,他实在想知道,贾添打算怎么对付自己。吞了药丸,会被毒死,会发疯发狂,还是变成傀儡?不过这事不能指望贾添来揭晓答案,依着他的性子,多半还是那句‘吞下去就知道’……距离约定还有些时间,梁辛干脆带上药丸进入小眼,一是探望老叔,二是向浮屠请教,看它是否识得这枚怪药。

……

老叔仍在骨海深处修养,无法相见,浮屠则把这枚药丸摆放在眼前,圆滚滚地脑袋围着药丸转来转去,半晌过去了,它还在转,看得梁辛眼晕。

不知过了多久,浮屠总算停了下来,摇头道:“不认识,不知道!”

梁辛膛目:“不认识你还转了那么半天?”

“这不是为了看得仔细些嘛……”浮屠一脸的‘理所当然’,跟着又把话锋一转:“要不我尝尝它?入口之后,效用多半也就明了了。”

梁辛立刻摇头,来自贾添的药丸哪能乱尝,尤其还是小眼里的浮屠,弄不好就是一场天崩地裂的大祸。

浮屠却满不在乎:“放心,就是把全天下所有的剧毒之物都摆在一起,我也当它们是顿早点!”跟着不由分说,一伸舌头竟把药丸真的卷进嘴里,动作之快,梁辛都来不及阻止。

梁辛大吃一惊,正要斥骂、要他把药丸吐出来,可还不等他开口,浮屠的脸色骤然一变,惊天动地地喊了声:“唉呀妈呀!”

原汁原味、东北腔十足,是从长春天那学来的。

梁辛只觉得头皮发炸,一时间脚都软了,怒声道:“快吐出来,你怎样?”

不料浮屠却咧开嘴巴,哈哈大笑,整座骨海都随之震颤,显然他啥事没有,吓唬梁磨刀玩来着。

梁辛又气又笑,心里还有些不忍。小孩子都不屑去耍的把戏,中土第一妖孽却玩得如此开心……被困无数年头,时间漫长,那份无聊、寂寞,也实在没法用语言去形容了。

喜滋滋地大笑了一阵之后,浮屠才道:“这药丸不会害人,也谈不到什么神效,反正没什么大用处就是了。”

梁辛不解,贾添送来颗恶臭熏人的药丸子,总不会就是为了恶心自己的吧,当即皱眉追问了句:“没什么大用……也是有些用处的吧?什么用处?”

“照着味道来看,效用应该和‘地藏慈悲印’差不多,不过那枚印是件法宝,这个则是颗药丸子。”

‘地藏慈悲印’,这几个字梁辛听着耳熟,琢磨了一阵,才恍然想起,以前妖女琅琊曾有过这样一枚印。铜川惨案之后,在草原上她要夺自己的恶土力,双方就此翻脸,青墨受到重创,梁辛发动邪弓,四步修为的琅琊,当时就是靠着这枚印,才逃过了足以击杀五步邪弓一击……这些事情都是双方和解后,琅琊对梁辛讲起的。

这枚‘地藏慈悲印’,只能用一次,只有一个效用……替主人死上一次!

丹药和地藏阴一样的效果?足以引得天下人都为之疯狂的宝贝,还没什么大用?

不过这药对浮屠来说,倒还真没什么用,没人能杀得掉他,死不了的家伙,用不着再多一条性命。

梁辛张大了嘴巴,喉咙里咔咔做声,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过了一阵,才费力问道:“除了让人多处一条性命,另外还有没有害处?比如会发疯、会变成傀儡啥的?”

浮屠大摇其头:“没有,都说过,这药不会害人!”

梁辛懵住了……贾添给自己送来的是神仙丹散?他是好意?他图个啥?在皇宫里,如果不是苦修持和罗起先后出现,自己现在已经死了,贾添要杀自己,又送药来?还弄出个四天大限、杀灭傀儡的局面?

所有的事情都没得解释,除非去问贾添。梁辛呼了口闷气,暂时也不再费脑筋去琢磨,把手伸到浮屠嘴边:“吐出来吧,多谢你。”

浮屠眨眼:“吐什么?药丸?吞下去了,没得吐了。”

梁辛先是愣了愣,跟着嗷地怪叫了一声,气急败坏:“不是说就尝尝么?怎么、怎么吞了?这药你吞了有啥用?”

浮屠用看怪物的眼神瞅着梁辛:“尝尝,不就是吃掉么?我尝过的东西,可从没吐出来过。”

梁辛真就觉得五雷轰顶了,恨得他都想要在小眼里乱跳乱打,大好仙丹,哪怕给一个不认识的病入膏肓之人服用呢?偏偏是最不需要这种宝贝的怪物,吃了仙丹……

就在梁辛又心疼又生气,恨不得跳脚乱叫的时候,眼前忽然人影晃动,下来了一个人,梁辛略显诧异,仔细一看,来得竟然是丑娃娃天嬉笑。

对方一见梁辛,立刻躬身施礼:“属下天嬉笑回来复命,拜见宗主。”礼数一丝不苟,语气也郑重庄严,唯独声音里带了份亲切之意、欢喜之意。

不等梁辛说话,浮屠就‘哈’地大笑了一声:“日馋副帮主回来了!”上次进入小眼时,梁辛将自己的经历和盘托出,顺便也把真土境时封天嬉笑做日馋副门主的事情说出来,本来就当个笑话说的,没想到浮屠对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记得无比牢靠。

天嬉笑丑脸一红,他自己都忘了,原来自己坐在还是日馋仙宗的第二把交椅上……

几乎和梁辛猜的一样,苦乃山决战时,天嬉笑发动了完美天舟,中土天下,就只他一个人会驾驭天舟,可他只会把‘开着天舟从仙界回中土’,结果天舟一下子窜出去,他也彻底傻眼了,胡乱鼓捣着,开始在十界乱钻,整整折腾了一年多,最后总算找到了仙界,这才折返回中土,落地后的第一件事,自然是来见‘明见万里’的宗主。

见他回来,梁辛也满心高兴,暂时不再去想仙丹的事情,问他道:“在仙界见到师兄了?他还好?”

“大魔君一切安好,我赶到前,仙界又现恶鬼越界之兆,他老人家正在备战。命我回来传话,浩劫东来之际,驾驭飞舟去仙界找他,他要回来参战。”

梁辛霍然大喜,谢甲儿肯帮忙再好不过。而且天嬉笑回来的正是时候,现在乱象已现,神仙相大军随时回到,贾添又是个疯子,中土越来越不‘保险’,不参战的亲友,梁辛打算把他们送到仙界避难。

对往返中土、仙界,天嬉笑显得把握十足:“天舟这次仍是降在了南疆,随时能够起飞。”说着,他又笑道:“这一年多的功夫,我几乎就长在天舟里,技术大涨,只要是十界之内,想去哪里都没问题。”

梁辛高兴同时,又问道:“那真土境呢?你驾飞舟,能不能去真土境?”

天嬉笑愣了下,不禁问道:“去真土境做什么?”话刚出手,他就恍然大悟:“你要救小和尚欢喜?”他刚回来不久,还不知道东篱先生也进入了茧子。

梁辛笑而点头:“还有东篱先生,总不能把老先生和小和尚,一辈子都丢在茧子里不管吧。”靠着一身恶土之力,梁辛魔功大成,‘乾坤挪移’之术虽然还‘混沌’得很,但多试几次,想要移出茧子也不是什么难事。而三里坤虫茧神奇,无论从哪个方向突破,只要一离开,就会落入真土境,所以梁辛才询问天嬉笑,能不能让天舟到那里去。

最近就会有一趟仙界之行,梁辛打算借着此行,把困在茧子里的东篱先生接出来。

天嬉笑为人慎重,仔细琢磨了一阵这才缓缓点了点头:“我没驾着天舟去过那里,但是应该问题不大。”

说过了与天舟相关的事情后,天嬉笑又对着梁辛道:“因为长春天他们都在上面,仙界的事情他们并不知情,说话不太方便,所以我向曲大姑请了一粒眉心骨珠,进入小眼来向宗主禀报情形。另外还有件事,想要请教浮屠前辈。”

浮屠正闲得发慌,闻言眼睛都亮了起来:“请教什么,说来听听。”

“我想……想询问下,无仙的状况。他、他还好吧?”

浮屠根本就没废话,晃了晃脑袋,骨海层层涌动,片刻之后,一片巨大骸骨簇拥着无仙‘浮出海面’。

自从中秋之会后,无仙已经在小眼里呆了三年……算算时间,整整六千多年,可就连中秋恶战时留下的伤口都还没长好,比起以前,他真就没有丝毫的变化,就仿佛时间在他身上已经彻底失效了一般!

见无仙还是老样子,天嬉笑明显松了口气,并没多说什么,只对浮屠躬身道谢。

天嬉笑对无仙的关注,很有些莫名其妙,可梁辛毫不见诧异,而是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见过了无仙的状况,天嬉笑又转头望向梁辛,想要解释自己为何如此。不过梁辛摇了摇头:“你先别说,我且一猜……登仙大道?”

梁辛的答案突兀,天嬉笑却露出了一副欢喜神情:“宗主明见万里,属下拜服!”

日馋上下,千多妖人,算起来就只有天嬉笑最为谨慎,从未有过丝毫逾距,严守礼数,无论什么时候都对梁辛毕恭毕敬,由此,他的‘马屁’也拍得最为郑重其事,‘明见万里’四个字又从他嘴里说出来,梁辛心花怒放,连忙摆手,假惺惺地推辞了两句,这才转头又望向浮屠:“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无仙的身上,多出来一股‘天地气运’的味道?”

浮屠点头:“不错。就是因为这股味道让我没胃口,否则哪能留到现在还不吃他。”

“那他身上的这个‘天地气运’,变化了没有?”梁辛追问。

“比着刚下来的时候,更浓了些。这股味道你们察觉不到,只有我能嗅得出。”

日馋仙宗正副宗主对望了一眼,梁辛的神情倒没什么变化,可天嬉笑脸上的喜色愈发地浓郁了。

梁辛对着浮屠点了点头,道了句多谢,随即伸手拉起天嬉笑:“这个事情回头咱们仔细说,现在先上去……”

话还没说完,浮屠就大吼一声:“想走?先把话说清楚了!”

梁辛两人把无仙‘调’出来,品头论足,说了几句没头没脑地话,浮屠早就被他们搞得一头雾水,现在哪肯放他们离开,非得把事情说清楚了,否则浮屠不肯罢休。

梁辛无奈,只得暂时留下,把自己的想法,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浮屠……

……

不久之后,梁辛和天嬉笑终于回到地面,没去提无仙的事情,只把丹药真相告之众人,结果上至葫芦铜头和众多魔主,下到日馋门徒山中小妖,人人破口大骂,特别是缠头老爹,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恶声恶气地对着梁辛大吼:“就是喂狗,也比给浮屠吃了强!”

看样子要不是因为打不过浮屠,老爹早就下去打他去了。

梁辛把脑袋挠得咔咔响,这事还不能怪人家浮屠,可也不怪自己,更怪不到送药的贾添,不知道该怪谁,反正天下第一了不起的仙丹,算是糟蹋了。

正大乱大骂的时候,一柄飞剑从京城方向向着离人谷急掠而至,和梁辛约定的时候到了,贾添以飞剑传音。飞剑颤动中,贾添的声音响起:“三株清香,有话要说。”

梁辛知道贾添有清香化形的本领,一时也顾不上再懊恼什么,跳起来去找香……足足够了有一个时辰,在离人谷的一座小境中,才燃起来三株清香,青烟袅袅凝聚成形,凝聚出贾添的形质。

贾添的语气有些纳闷:“怎么这么久?”

梁辛还没开口,一旁的血河屠子满头大汗,一边用袖子擦汗,一边撇嘴插话:“你娃当三炷香那么好找咯?龟儿子一句话,老子跑断了腿!”

离人谷早就搬家了,谷里哪有香,邪道人物和妖族也都不随身带着这种零碎,血河屠子特意跑出去,千辛万苦找了一座还有香火的大庙,弄回来了些香烛,贾添这才和梁辛见上了一面。

贾添挨了骂也不当回事,还向着屠子点点头,含笑说了声:“辛苦你了,是我考虑不周,上次见面时应该塞给梁辛一把香。”

血河屠子翻了翻怪眼,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点啥好了,没再理会贾添,就此退出了小境。

这个时候,又从梁辛身后跳出来个小小的身影,用清脆童声对贾添怒道:“我大家姐在哪里,快快还来!”

出声的屠苏。

在苦乃山恶战前,他送蜥蜴去猴儿谷,随后就留在谷中,邪术爆发时,他也和日馋、妖族一起在飞梭上,这次贾添把他也一并还了回来。秦孑在出事的时候没和众人在一起,‘归还’时也不在队伍中。

贾添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把秦孑给忘了,赶回我找找看,不是故意刁难,真的是忘记了,我把葫芦长春天他们都送还了,也不差一个大祭酒了,短则三天,长则五日,我把她送还离人谷!”

说完,不再理会屠苏,贾添把目光一转,望向了梁辛:“你居然真有办法复原傀儡……”

这句话可问到了梁辛的得意之处,不等他说完,就哈哈大笑:“意外么?你那份大礼,正合我心意,来得刚刚好。”

贾添倒没什么懊恼,只是摇头道:“其实也算不得太意外,只不过我以前不太肯定罢了。”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07章 一份大礼 下一章:第409章 十年大梦
热门: 卜王之王 盗墓诡话 气御千年 傀儡咒 医生杜明:没有人是干净的 吉祥纹莲花楼·玄武 中国历史研究法 人间(中卷):复活夜 英雄志 乡村艳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