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攀龙附凤

上一章:第404章 满不在乎 下一章:第406章 龙凤呈祥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高空中,苦修主力和五万傀儡鏖战,胜负难分;

地面上和半空里,苦修十几个首脑人物飞纵穿梭,与贾添最后放出来的千余傀儡大打出手,这些傀儡是由苦乃山中十余位妖王和大队日馋门徒组成,清醒时他们是修真道上的真正精锐,被妖魂所侵后,神智迷失应变稍差,可修为也被妖元提高了一个层次,而且不知疼痛悍不畏死,实力着实惊人,苦修首脑陷入他们的围攻后,自身难保,再也没余力去对付贾添;

少了其他苦修的围攻,金龙压力大减,和冰鸾斗了个旗鼓相当,已经稳住了颓势;

另外还有一个梁辛,口中怒啸连连,把身法发挥到淋漓尽致,从一个个战团中疯狂穿插。苦修首领都有大神通,即便他们敌不过妖王和日馋,可是在死之前也足以拉上一大批‘垫背’,梁辛焉能坐视不理。

苦修无罪,梁辛无法真对他们辣手杀之;而傀儡无智,见梁辛上来,他们照样以神通轰杀……谁都打梁辛,梁辛却谁也不敢打,又急又气,憋得他心肺欲炸。

梁辛入世以来,经历过无数苦战,数不清多少次生死一线,可若论到‘憋闷’,今日为最。

不知什么时候,又有十几头大天猿现身,围在贾添周围,将他护到了安全处,这些大猿虽然也是傀儡,但举手投足之间气势惊人,比着葫芦等妖王还更要威风摄人……从大眼中随着贾添一起离开的那批凶猿。

梁辛当然明白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可是这个‘王’,他没法去擒,要抓贾添,就先要突破金龙。那条龙虽然和冰鸾缠斗,但更重护主,梁辛一冲上去,它宁可自身受创,也把他拦下来……这一来就变成了梁辛和冰鸾联手,先杀金龙,再擒贾添。

等杀了金龙,日馋、妖王也差不多要死上大半、和苦修首领们同归于尽了。

就算他舍了一半亲友,杀了金龙,接下来呢?冰鸾要杀贾添,自己又该怎么办?贾添一死,中土崩塌不算,剩下的傀儡也活不过浩劫;不让贾添死,自己再去阻拦冰鸾么?

梁辛眼下唯一能做的,就只能去来回纵跃,去阻止苦修持首领击杀傀儡,他身法无影,魔功犀利,有他相护,皇宫内打得虽然热闹无比,可双方伤亡却都极少。

……

贾添早就有准备,即便他不知道世上还有一群厉害苦修、即便他没想到梁辛能找到皇宫,他也早有准备。活着,是他穷尽一生、唯一的经营!

奔波苦战里,梁辛转目瞪向贾添,目光中熊熊怒气。为了出一道题,贾添宁可挨上自己连串重击;为了出一个选择,他又置身于险地,这个人的骨子里是疯的。

多疑、精明、大神通,再加上一份疯狂,贾添才是真正魔头。

梁辛才一瞪向对方,贾添的目光就立刻迎了上去,向着他摇头,语气温和,谆谆教导:“这样下去,你麻烦大了,救不了朋友、杀不了敌人,就连自己的小命也得搭进来,现在应该趁乱脱身了,做事情要审时度势,不能总是由着性子来……”

说着,贾添自己就笑了起来,哪像个图谋乾坤的绝代强者,倒仿佛刚刚占到了便宜,现在又来卖乖的市井小人。

不料,他的笑声才响起不久,就被一阵哭声打断。一个身背磨盘巨斧的肥胖大汉,步履沉重、速度却不慢,一路狂奔入宫,全不顾周围厮杀和数不清的晃晃神通,就那么一边大哭着,一边在地上的尸堆中乱翻,好像再找谁。

来的也算是熟人,始终跟在指挥使石林身边的心腹护卫,大胖子子倾。

不久前石林引兵入宫护驾,子倾不知为何没有跟来,可所有人都已经死了……贾添讲述往事时,心境失守,大悲怆中迁怒旁人,双掌一拍,把那时在宫中出声惊呼的凡人尽数诛灭!指挥使石林,也在其中。

尸体都已炸碎,子倾找不到石林,他只找到了那件沾满血浆与碎肉的指挥使官袍。

子倾抱着血衣大声嚎啕,众人谁也不去理会他,全副精神都投身恶战,贾添是唯一的闲人,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远处的胖汉,遥遥问道:“子倾,我听石林说过,你不是天眷之人,你如何躲过了草木神术?”

邪术爆发之前,子倾忽然不辞而别,没人知道他去了何处,再之后妖元洗劫中土,石林知道他不是天眷之人,估计已经凶多吉少。贾添集结大军,也不可能逐个去清点,他也还以为这个胖子现在不知编入了哪一队,正埋在土里,没想到他突然赶来了。

子倾抱着血衣,从地上一跃而起,怒声应道:“老子功法特殊,你又是……你、龙、龙袍?”说着,眉目陡然狰狞,翻手从背上解下那对大斧子,迈步冲向贾添,口中怒斥:“妖人篡国,罪不容赦。”

狂背中为助威势,那对大斧也在不停,被他不停互敲。他的斧头材质特殊,彼此相击时,发出的是铜铁惊鸣,而是叮叮咚咚的欢快响声,听上去异常悦耳,响声连在一起,串出的分明是一首古朴而轻松的调子!

莽汉以斧奏乐,贾添眉头微皱,双掌一拍,催动天道!

不料子倾竟全不惧贾添那合掌杀人的天道,身形只是微微一晃,继续猛冲,手中巨斧继续互击不休。而高空里木老虎脸色骤然一变,语气仓皇,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对梁辛大吼:“小心此人,他是罗起。”

木老虎高呼示警,情急之下直接喊出了此人的真名,梁辛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可老虎能认识、又让他如此惊慌的人,除了神仙相还能有谁。

就在木妖大吼的同时,子倾的那首短调,也弹完了……最后一个音符落地,龙凤升腾!

金龙,冰鸾。

本来正在的那对化外仙兽,忽然分开,冰鸾向前急冲,快若一道寒光,护住胖汉子倾;

而那条真龙则向后奔袭,化作一道金色长虹,重重一击正中贾添身前那一群傀儡凶猿,轰然巨响中,凶猿骨断筋折,贾添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恶龙一口咬中!

梁辛见贾添被恶龙咬中,心神彻底乱成一团,本能使然惨叫了一声,不料贾添的声音又从金龙口中传来:“挨咬的是我,你叫个啥?”

梁辛也不知是该惊还是该喜,立刻追问了句废话:“你还没死?”

贾添苦笑了几声,子倾接口冷笑:“现在没死,不过离死也不远了!”

乱战之中异变突起,新赶来的胖子子倾,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控制了场中最凶猛的两头神兽,其中冰鸾护在他身旁,金龙则擒住了救主贾添。

无论是天上的五万大军,还是宫中的千多精锐,傀儡全都得了贾添的号令,不再和苦修持们缠斗,而是从上自下,层层叠叠,把强敌围了个水泄不通。

苦修持嫉恶如仇,但还未到最后关头,他们也不会白白送死,本以为是必胜一战,结果却乱成了一团。这场乱战打到后来,情形已经渐渐明了,傀儡势大,梁辛和木老虎两人立场摇摆,可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没有胜算,如果不是有人‘搅局’,今天杀到皇城的苦修持会是个全军覆灭的局面,现在傀儡罢斗,他们也就此收手。

那个壮汉首领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即传令:“走!”话音落处,苦修持们也不管死去同伴的尸体,那头冰鸟也不要了,催动法术,全部随着首领撤走。

子倾并不阻拦,贾添也没吭声。

自苦修持不知道贾添的生死,关乎整座中土存亡,只道他是傀儡大军的首领,今天杀不了,改日再来杀就是了。而且此处是绝大的险地,如果贾添逃脱龙吻,还会让傀儡攻杀他们;如果贾添死了,临死前也会传下同归于尽的号令,苦修持们还是得死,由此苦修首领当机立断,率队撤走。

苦修们走掉了,梁辛却不走。子倾没有立刻杀了贾添、贾添是被金龙所擒……梁辛觉得自己还有机会!

稍稍稳了下神,梁辛望向子倾:“你到底是谁?”

木老虎也跳回到梁辛身边,代为答道:“他本名罗起,千多年前飞升过去的,据说原来是邪道上的人物……”

飞升之前,罗起是邪道魔头,修为了得,另外还擅长两项秘术,一是‘驱禽驭兽’;二是堪舆本领。

大凡高深修士,都有一份痴迷性子,罗起也不例外,在练气悟道的同时,对驭兽法门也越研究便越入迷,可他到后来研究的东西,不知惹来了多少人的笑话:他在钻研驾驭龙凤的手段。

罗起不过是个大宗师,真要见到龙凤,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他却想一步登天,贪心到了这个份上,就不叫贪心了,而叫冒傻气。何况龙也好、凤也好,都是传说中的神物,一万年也未必能有人见到它们一次,根本就无处寻觅。找都找不到,又何谈驾驭。

可罗起就认准了这条路,查阅古籍,钻研龙凤的性子,想了无数个办法,试炼了无数法器,最终融合自己的大修为、创出了一段短短的欢快调。

这个小调是为了驾驭龙凤,不过罗起对其起的名字,去饱含对神物的恭敬,唤作‘攀龙附凤’。

就连罗起自己也没想到,他第一次完整弹出这个短曲后,竟引来了一重劫云,继而天雷煌煌劈头打下……所幸,他自身修为也甚是了得,最终得以破劫飞升。

直到摔落在那片不毛之地,罗起还混沌得很,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把天劫给招来了。神仙相中能人众多,在听了他的经历、目瞪口呆上一阵之后,为他指明了道理,是他的那支短曲中暗合了天道玄机!

龙凤是神物,除非天道,谁能驾驭?因为这支短曲飞升,倒也证明罗起的确是研究成功了,《攀龙附凤》调下,能够驾驭龙凤。

至于那些苦修持,只是得了分机缘,曾经助过冰鸾,神鸟报恩,帮他们来打架还人情而已。

罗起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的《攀龙附凤》,到底是哪一点扣合了天道,扣合的又是哪一重天道……浑浑噩噩,反正飞升是真的,变成神仙相也更是真的,他手中的那一重不知名的天道,干脆也叫了‘攀龙附凤’。

中土龙凤罕见,大眼巨岛上更没有这种神物,罗起手中这重能够降服龙凤的天道,也变成天字第一号的没用手段。

此事在‘神仙岛’上流传一时,被神仙相们引为笑谈,罗起自然也少不了为诸位前辈弹几回神曲来听。木老虎刚才就是认出了这个调子,这才喊破了罗起的身份。

罗起是神仙相,不用问,他也打前站来的。

木老虎简明扼要,寥寥几句把罗起的情形说明,梁辛这才恍然大悟,贾添也在金龙口中苦笑出声。皇宫混战中,有龙有凤,反倒成全了这个‘中土最没用的天道’,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因为龙凤在此,胖汉也绝不会来凑这个热闹。

见到他闯入皇宫时,贾添已经起疑,心中加了防备,但不知底细的人,第一想不到他的天道是‘攀龙附凤’、第二更不敢想天底下还会有这样‘没用的仙道’,贾添也不例外,结果金龙倒戈,失手被擒。

其实罗起能生擒贾添,还占了四个字的光:事不关己。要是梁辛什么都不知道,赶来一看正有两群不认识、和自己不相干的人在打斗,他也能潜伏一阵,跳出去擒了贾添。

罗起望着木老虎,皱眉问道:“你是哪个,怎会知道我的名号?”

木老虎笑道:“我是你老虎仙师!”

两人对答其间,梁辛抬眼又仔细看了看不远处的胖子,再来之前,他特意滴了过‘婆娑泪眼’,神仙相的幻形法术绝他不过他,可是罗起面容真实,并非法术所为,怎么看都是个正常人。

不用梁辛开口,木老虎就先问罗起:“你的真身呢?怎会换了这样一幅身骨?”

罗起没急着回答,而是转目望向了梁辛:“小子,记得第一次见面时,我还给将岸烤了只羊腿么?他不识的我,我却认出了他!那只羊腿里,可还有一份故人之情。”

梁辛愣了下,奇道:“你认得我干爹?”话刚出口便恍然大悟,罗起是千多年前飞升的修士,又身在邪道,那个时候老魔头将岸风头正劲,罗起认得他在正常不过。

果然罗起应道:“老将岸自创魔功,邪道上有些地位的人物,哪个不识得他?不过……”说着,他的语气一转:“我认识将岸的时候,还要更早些。早在他研究‘夺舍婴儿’的办法之前,我俩就是熟人了。他钻研夺舍之术时,我也帮了不少忙。”

话说到这里,梁辛就明白了,为什么罗起能够给自己换了副‘身骨’。

老魔头将岸心智通天,但受身体所限,修道六步中阶时,就再没办法向前突破,将岸不甘心,开始研究夺舍之术,要给自己换一副身体。这才有了五世为人、参透人间道,创出绝世功法。

在土坤腹中,老魔头曾经提到过,当时正邪两道激战正酣,而自己钻研的夺舍婴儿之术,对厉害魔头而言,无疑是一条大好的退路,由此他的‘课题’也得到了许多邪王、魔头的相助。

虽然干爹没再说过,他是否把这道‘夺舍’本领传给了其他人,不过凭着他不欠人情的性子,那些帮过他的邪主要想来学这门秘术,他也一定不会拒绝。罗起与干爹是旧识,看样子关系还不错,多半就是学过这门‘夺舍婴儿’的神奇本领。

正如梁辛所料。罗西从将岸处学到了这门本领。

罗起差不多是在八十年前来到中土的,他运气不好,刚刚登陆不及就被苦修持猎杀,走投无路之下被迫舍弃真身,夺舍了一个才刚刚孕化十几天的胎儿。苦修们找到他的真身时,发现此人‘已死’,也就作罢,罗起总算逃过了一场生死大劫。

重新‘投胎’后,罗起又经历了两世为人,在第一世里,罗起害怕苦修持会继续追查下来,他也不敢修炼,就老老实实地做人,和普通人一样,一生劳作,也参加过几次官府征役,混在队伍里开山修路、引河筑堤。也就是在这一世里,他发现些了异常。

罗起除了驭兽之外,对风水之说也颇有研究,真要比起造诣,恐怕不老宗的魁首老不死都要甘拜下风。参加过了几次劳役之后,他就发觉,这几样工程看似毫不相干,实际却在暗中都有联系,不露声色间,已经将附近的风水修改了。这份修改,也并不是孤立的,它还会汇入更大的蓝图中……罗起吃惊不小,他自己就是堪舆大家,可也仅仅是初步看破了这些工程另有目的,至于目的究竟是什么,他根本无从得知。而且也仅仅是‘看破’,如果易位而处,要他来设计这件大事,他万万也做不来,由此可辨,这件事背后的主使,水平之高,远超想象。

修改中土风水,是为了滋养邪井,这件事背后的主持是贾添,贾添自己就是大眼、又师承鲁执,真要论起对灵元大脉的了解,除非鲁执复生,否则天下无人能及!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04章 满不在乎 下一章:第406章 龙凤呈祥
热门: 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十宗罪6 消失的人 全能侦探社 高尔夫球场命案 乱世猎人 绝色小姨的诱惑 七宗罪6:八棺尸场 燃烧的密码 易中天中华史:两汉两罗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