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满不在乎

上一章:第403章 你跑什么 下一章:第405章 攀龙附凤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战团还在高空,并没急着‘降落’下来,五万傀儡,两百人一阵,便是足足两百五十座相见欢!

此时的相见欢之力,远不如梁辛在中秋之战时经历的万人大阵。两百人的合击,不足以吸敛光线,所以现在的阵力,在击出时颜色鲜明,银亮之中裹杂着重重新绿,璀璨夺目,形若妖龙。

两百多座小阵滚滚运转开来,一道道阵力此起彼伏,每个瞬间几乎都有数十道‘妖龙’震天而起,梁辛自下向上仰望,那些草木傀儡打出的‘相见欢’,仿佛在天空里编制了一张大网,疏而不漏,威严且萧杀;

木老虎自不必说,在他身边还是有近万凶器,随他手诀上下翻飞,威风得很,霸道得很;

苦修持或三人一伙、或五人一群,浮于高空中,看似杂乱无章,实则错落有致,暗合古时大阵,他们的功法别具一格,手中的自苦仗舞动如风,引出的却是一蓬蓬仿若血雾的殷红原力……

杀傀儡时,苦修持毫不手软,在他们看来,傀儡已经沦为恶人帮凶,死便死了。

天上疯狂绞杀,无数大力轰然爆碎,引出惊天动地的轰鸣!时而‘妖龙’洞穿‘血雾’,苦修被打得骨断筋折;有时血雾漫过相见欢阵力,罩住一群敌人,傀儡们身体抽搐,转眼生机断灭……虽然不到‘尸如雨下’那么惊人,可空中的鏖战大力纵横,自战团挪到皇宫上空开始,便有尸体不停跌落。

傀儡眼神呆滞、嘴角永远挂着古怪笑容;而自苦修持‘有眼无珠’,脸上全无表情,也全然看不出一丝生气,这样的两伙人斗在一起,给这场凶险恶战又平添了几分诡异。

皇宫之中,梁辛继续和金龙纠缠,贾添好整以暇,丝毫不为眼前的局势踌躇,看了几眼天上的恶斗,目光里没什么光彩,显得不感兴趣,又向着梁辛问道:“这些人是你的手下?不太像,都不和你打招呼……”话没说完,他的眼神突兀一震,顾不得再去理会梁辛,再度抬头,皱眉望向天空。

又飞来了一伙自苦修持。

人数不算多,寥寥十余人,全不去关注同族与傀儡的恶战,而是尽数将空洞狰狞的眼眶,对着贾添。

有傀儡的相见欢之力轰向他们,其他的苦修持并不加以援手,也不见这十余人施法迎抗,可相见欢到他们十余丈处便突兀散碎,化作袅袅青烟……

刚刚赶到的这些苦修持中,为首之人是个中年壮汉,梁辛见过他,在草原检查‘得胜’尸体时曾遇到一伙苦修,首领还是他。

苦修自毁双目,但灵觉了得,能够清晰辨出,贾添也是神仙相!

贾添的眉头,缓而又缓的消解开来,脸上无数‘碎片’也随之变化,万种神情涌动,或惊讶,或无奈,或好笑……片刻之后,他笑了起来,语气里竟带了几分自豪:“中土灵锐,所以才能养出这样的灵瑞,不枉我疼它爱它。”

它,是贾添家的园子。

金龙也发觉到了新的危险,巨大的身形蓦然一转,不再和梁辛缠斗,而是退回到主人身旁,层层盘绕相护……金龙如临大敌,可它怒目而视的方向,却不是那十几个苦修首领的所在之处,而是死死盯住了前方,仿佛在空气中,还隐藏着一个生死大敌!

梁辛循着金龙的目光望去,根本什么都没有。

贾添却呵呵呵地笑了起来,鼓励道:“凭你的灵觉,应该能发现些端倪,仔细些,再试试看。”

梁辛回头斜忒了贾添一眼,应道:“真有什么厉害东西,也不是来杀我的,我犯不着费那个力气找它!”话虽这么说,可心神却沉静了下来,周身毛孔缓缓开阖,灵觉铺展开来,缓缓扫过周围。

平心静气之下,灵觉也变得更加敏感,果然就如贾添所说,在龙头正对方向上,三百丈开外处,梁辛捕捉到一丝异常——冰!

梁辛的灵识,从虚空之中捕捉到一抹冰冷地寒意。

贾添还是笑吟吟的,见梁辛有所发现,目光赞许,微微点头。可他那头护法金龙却再没耐心等下去,身上的鳞片层层乍起,哗哗乱响,跟着龙口大张,猛地发出一声愤怒咆哮。

金龙吟啸,怒意冲天!

那头躲在空气中的怪物也不再隐形,龙吟起时,它也发出了一声响彻苍穹的啼鸣,旋即只见三百丈外,空气颤抖,圈圈涟漪向外播散,一头俊鸟缓缓现身。

随俊鸟现身,肉眼可见一层冰霜从它足下向着四周迅速蔓延开来,一会功夫,整座皇宫之内,处处染白!

俊鸟身高八尺,燕颌鸡喙,颈细如蛇,背隆如龟,身披五色祥纹,长尾如絮拖出数丈,看形质,分明就是一头神凤。不过凤鸟一般分作赤、青、白、黄、紫五种颜色,只要同类皆在此列,而不远处那头俊鸟身色却不在五彩之内,它是透明的。

俊鸟身体,如冰如晶,一眼望去,视线甚至能够穿透它的身体,隐约看到后面的景物……梁辛不识得这头凤形冰身的怪鸟,可要是东篱先生在此,一定会惊呼失声:冰鸾!

东篱宣葆炯出身冰原,对那里的传说了如指掌,其中便有‘冰鸾’之说,相传古时在冰原深处,有这样一族凤形神兽,不像同类那样火中涅槃,而是反其道行之,在冰川中修炼成长,摩罗院中的前辈,甚至曾在一座冰川裂隙中,见到过这种俊鸟。

苦修持的隐居至此就在冰原边缘,谁也想不到,他们不止自己修为精湛,还收复了这样一头神物!

梁辛用力盯着冰鸾,目光从惊愕渐渐变成了羡慕。小魔头走神了,满心眼都是羡慕。厉害人物,身边还要跟着头神物才真正威风,好像贾添,不知给自己造了多少山天大畜,有人有熊有金龙;好像苦修持,俊鸟现身千丈冰封;好像师兄谢甲儿,给自己找了个飞升罗刹做奴仆。

梁辛不知道师兄已经把那头罗刹绞杀了,挨个地想了一圈,就自己丢人,一只小猴没尾巴,三百巨蜥泡大粪,排场不够,威风远逊……

冰鸾现身,战局也在顷刻中明朗了。贾添有金龙护身,苦修持带来了冰鸾相助。五万傀儡,尽数被人家拖住,而苦修持还有十几个绝顶好手,为首的那个壮汉,更稳稳踏入嫦娥境。反观贾添,修为才恢复了一成多,又刚遭梁辛重创,现在的战力比着全盛时连半成都剩不下,强弱之势不言而喻。

可贾添自己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既不去看神鸟冰鸾,也不去理会苦修首领,仍是望着梁辛笑道:“估计他们打算杀我,看这些人的样子就知道,他们的心智不是一般地坚定……我的意思是,他们都是一根筋。就算告诉他们我是大眼,他们也不会相信,待会他们来杀我,你怎么办?”说完,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单靠着这条小龙,或许能缠住那头冰鸟,想要再挡别人就它不成了,他们要是一起上的话,我基本没啥机会。”

说着,他伸手拍了拍全身护住自己的那头金龙,金龙与主人心意相通,转回头,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呜咽,声音中饱含亲昵之意,跟着它又转回头,再度怒视强敌。

梁辛一惊而醒,这才明白过来,苦修持大队赶来,自己跟着沾光扳回劣势,可麻烦也跟着一起来了,大麻烦!

苦修持心智坚定,行事直接,既知贾添是傀儡邪术的始作俑者,必会杀之。而且苦修对整件事的背景全不了解,甚至连大眼小眼都不知道,一时间根本就解释不清楚。尤其麻烦的,贾添还是个神仙相,苦修们隐世就是为了对付神仙相,又哪会再去听他辩解,直接就把他当成了第二次浩劫的一部分……

梁辛脸上变色,贾添却仿佛一定要对他证明自己的话似的,没事找事,望向苦修首领,一本正经道:“我和中土同命共生,杀了我便等若毁掉整座世界,要不信,你们问他!”说着,他指了指梁辛。

苦修首领没有只言片语,全不理会贾添的话,挥手唤起血雾般红色原力,带领手下从半空里飞扑贾添。那头冰鸾也将双翅一震,跟随主人一起攻杀而至!

恶斗轰然爆发,金龙张牙舞爪,狙杀强敌,可它一个,抵得住苦修就挡不住冰鸾,本来就实力不济,偏偏它还要拼命护主,不肯飞舞而起,只盘身迎抗,才一开战立刻落入下风,连连遭受敌人猛击。

而战团之中,贾添的笑声又复响起:“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他们不信。梁磨刀,你怎么打算?帮我杀他们,还是跟他们一起毁中土?提前说好了,就算你帮我杀了他们,我可还是容不得你……”正说着一半,贾添又突兀发出‘哇’地一声怪响,梁辛看的一清二楚,他受了苦修首领的凶猛一击,口中鲜血狂喷!

苦修重手无情,必杀贾添。梁辛哪还能再袖手旁观,叱喝一声飞身入阵,贾添只能擒不能杀,他没有别的办法,总不能让他被人打死。

苦修见梁辛扑上来,脸上的神情全无变化,事情再简单不过,谁拦阻他们,他们便杀谁。

苦修持都有因果在身,‘想不到’之下,当即有两人魔功擒住,失去战力,随即被梁辛击伤扔出了圈外,那个首领应变极快,口中立刻传令,剩下众人纷纷游转开来,散出一个极大的圈子,与梁辛保持百余丈地距离,只留不惧魔功的冰鸾继续近击恶战,其他人在远处施法猛轰。

此刻的情形与猴儿谷护法时何其相似,梁辛苦笑着,晃动手诀,又亮出了天字第一号的重盾赑屃……

梁辛的魔功太过匪夷所思,只要修为是因果而来的修士,对上他就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现在他出手保护贾添,很快就稳住了战局。

一边恶斗,梁辛一边大声解释过往,可自苦修持根本不为所动,只拼出全力猛攻!

贾添挥袖抹掉下颌上的血迹,笑道:“白费力气!你劝不动这伙子人怪物,为了不飞升,连自己的眼珠子都敢扣,干脆就是些疯子。”

贾添不知道苦修的来历,不过凭着他的心智,看到对方的模样和实力,至少也能明白,为何对方都没有眼睛。

梁辛正想回应,护身灵觉忽然示警,想也不想纵身跃起,于刻不容缓之间,避开从背后偷袭来的一道刁钻法术。

在他背后,只有贾添。

梁辛转回头一看,贾添施法偷袭时双手盘结的法印,都还没来得及解开。

贾添也根本不隐瞒自己的偷袭,目光里满是遗憾,摇头叹道:“我伤得太重,没能杀你,大好机会,可惜了,可惜了。”

梁辛大怒:“说别人是疯子,你才是疯子,杀我?”

贾添却哈哈大笑,全不当回事似的,好像不知道梁辛一死他自己也活不了:“早都说过,就算你帮我,我还是会杀你,你要自己当心……何况,你要救的是中土、是你的傀儡亲戚,又不是我!”

梁辛气得额头青筋暴露,可贾添的生死牵连着整座中土,且不去说其他,贾添一死,中土立刻天崩地裂,那支没了主人再不会稍动傀儡大军全都活不了,其中还有数不清的亲人朋友。眼下他们被妖魂所擒,可都还能救回来。梁辛又哪能眼看着贾添被别人活活打死。

赑屃挥舞如风,梁辛抽空就回头骂贾添‘疯子’,手脚却毫不停歇,催动嫦娥劲力,抵挡苦修袭杀。

一次偷袭未果,梁辛加了小心,重伤下的贾添也就再没了机会,没话找话似的又去问梁辛:“光这么打也不是办法,你有主意没有?”

梁辛没去理他,不过在他心里早就在琢磨着这件事,现在到处乱成一团,混战到天昏地暗,最好的结果莫过于趁乱将贾添生擒,再离开此处……梁辛倒是有把握,能让局势再乱一些,他还有个帮手,木老虎。

木老虎仍在和傀儡们对攻,可是在看到梁辛又去保护贾添后,他就把法术放缓了许多,始终分出一份灵识放到梁辛身上,随时等他的指令。

木老虎他自己挡住了几十座‘相见欢’,别说倒戈,只要‘放水’,马上就会把苦修的阵势冲碎,一个一个的死,苦修首领不放在心上,梁辛不信一百个一百个的死,那些首领还能无动于衷!金龙又和冰鸾缠斗在一起,再靠着那万件宝贝掩护,梁辛真有机会生擒贾添离开皇宫。凭着他的身法,苦修和傀儡都追不上来,唯一可虑的就是那头冰鸾,不知道速度如何,不过长着翅膀的仙兽,怕是不会太慢……梁辛心中盘算个不停,结果这份心思也被贾添看穿了,后者试探着问:“想生擒我?”

梁辛闷哼了一声,冷声应道:“抓你是一定的,我想的是抓了你怎么甩开那头冰鸟。”

贾添乐了,摆了摆手:“这法子不好,我不喜欢被抓。”

梁辛冷晒:“怎么选由不得你!”

“错了,不是由不由得我去选,而是我根本不用选,要选的是你。”说着,假添的嘴角抽动起来,最终没能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好心情,或许他真就是个疯子!

一边笑着,贾添声音不停:“以前给你讲过一个笑话,给你出过一个题目,现在又有了个选择给你……我让金龙帮你拖住冰鸟,再让调些傀儡出来帮你挡住那十几个厉害的瞎子好了。想把我抓走?我帮你!”

说完,贾添把双手一撑,举印上天,口中厉啸:“现身!”

声音落处,皇宫各处泥土冲天,又有傀儡破土而出!并不结做相见欢,只是晃动身法、催促神通,从四面八方,向着那十几个正全力围攻贾添梁辛的苦修首领猛攻而去。

贾添将傀儡养入地下的法术神奇,封印住了傀儡的所有气势,除非他传令,否则即便以梁辛的灵觉,也无法提前发觉。

比起先前的数万大军,‘新出土’的这群傀儡人数并不算太多,充其量将满千人之数,可他们的修为和战力远超天上的同类,其中最差的也有宗师之力,大宗师比比皆是!而梁辛在看清楚他们的样子之后,猛地发出一声怒吼!

这一千藏身在皇宫中的傀儡,梁辛几乎个个都认识。

大小活佛、长春天、跨两兄妹、弦子屠子……日馋门下!

葫芦、铜头……苦乃山妖王!

那些苦修首领猝遇强袭,再也顾不得去轰杀贾添,立刻掉转神通,迎上冲来的傀儡。以瞎子壮汉为首,个个都是绝顶好手,杀起傀儡来绝不留情!

贾添的笑声异常响亮,其间带了浓浓地疯狂味道:“想生擒我,现在就是大好机会,怎么样?怎么选?抓我,就要任由这些傀儡和苦修死战到底,能剩下几个可不好说。”

梁辛怒声长啸,身形再度扑跃而起,再顾不得贾添,身法发挥到极限,冲入场中去阻止苦修首领,最后的千多傀儡,有手下、有朋友、有亲人、还有几次救过他命的恩人,日后统统有救,梁辛岂能看着他们被苦修持杀掉。

皇宫上下,滚滚恶斗,彻底大乱。

时值此刻,梁辛也总算明白了,从头到尾,贾添都胜券在握。自己目眦尽裂、苦修接连战死,而这一切,落在贾添眼中,不过是个笑话吧!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03章 你跑什么 下一章:第405章 攀龙附凤
热门: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新疆探秘录之葡萄古城 妹妹的坟墓 魅影 死亡通知单之离别曲·大结局 鬼宗师 鬼吹灯同人之过路阴阳 再谈国民性 憎恶的化石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