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你跑什么

上一章:第402章 他要杀我 下一章:第404章 满不在乎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神仙相要捣毁假大眼,可他们不知道这座大眼坐落的位置;贾添要在大眼中施展幻术,去坑掉他们所有人。这一来也算‘一拍即合’了。

神仙相找不到假大眼,贾添却再熟悉不过,本来他有一百个法子,能帮助他们‘找到’猴儿谷,可他却选了危害最大的‘浮屠’。

十八大畜放出浮屠,又一路恶战,将之引入小眼;巨大的撞击让小眼震动,中土世界也随之摇晃起来,惹出不知多少天灾,生灵涂炭,神仙相则循着震动,找到了假大眼所在的猴儿谷……最终,千多神仙相被幻术所擒;十八个同门则因为浮屠的追杀,累得筋疲力尽,被天猿傀儡和三层织锦困杀,一切都落入了贾添的算计。

所有想杀贾添、有可能杀贾添的人,或死或困,到最后就只有贾添一个人在世间逍遥!

贾添长长伸了个懒腰,叹道:“总算说完了!我和你,我和梁一二,我和鲁执,我和十八同门,我和神仙相,所有的事情统统都他娘的说完了,梁磨刀,还有疑惑么?”

说完,不等梁辛回答,贾添就笑了起来,又补充了一句:“说到这个份上,凭你的心思,什么事情也都清楚了。你要再提出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纯粹就是诚心拖延时间了。小鬼,这些年里我始终高看你一眼,现在活到头了,可别让我看不起。”

梁辛乐了,摇了摇头。

所有的疑惑都在贾添的‘自述’中得到了解释,整件事情真相大白,到了现在还真没什么再想不通的地方了。这场故事听得也实在算得过瘾。

梁辛没再去问什么,而是一反常态,生死恶斗将至却全无战意,对贾添道:“今天不想打了,能不能就当我没来过,下次再打?”

贾添愕然,全然没想到梁辛竟会‘临阵退缩’,没急着回答他,而是反问:“为什么?”贾添始终摸不透梁辛的性子,但也能明白,这个小魔头在劣势之下会耍赖、会逃命,但他不会傻到来央求自己‘别打了’。

梁辛如实回答:“觉得你活得挺也挺不容易……”

贾添接口:“所以不想打了?”

梁辛道:“不是不打,只是今天不想和你打了,改天吧,等咱俩都换个心情再来打过。”

贾添哈哈一笑,果断摇头:“你不想打是你的事,我刚刚说的那些事情,本来就不是说给活人听的。今天我要杀你,没得商量。”

从下定决心击杀梁辛开始,贾添就不会再有丝毫的‘心慈手软’,哭归哭、笑归笑,无论两个人聊得多融洽,他都必杀梁辛。

“不过……”贾添又把话锋一转,“你能有这份心还算不错,这样吧,我答应你,你死之后当得厚葬,尸身入土,不受惊扰。我就不把你去炼成口袋了……恶土真身,大好荡克啊,我不要了。”

梁辛不屑冷晒:“死后的事情,与我无关,你这个人情我不领。”

贾添仿佛受了多大委屈似的,立刻反驳:“你死了一了百了,可曲青石他们还活着,试想,有朝一日,他们来找我报仇,我派出口袋梁辛去杀他们,他们受得了?不把你做成口袋,这份人情大得很,你不领可不行!”

果然,闻言之下梁辛动容,又寻思了片刻,这才对贾添点了点头:“那多谢你了。”

贾添摆了摆手:“领情就好,道谢倒也不必。还有什么遗言么?”

“我要死了,曲青石他们能不能不再追究?他们修为有限,坏不了你的大事……”

不等他说完,贾添就摇头打断:“不行,你身边的人,哪个也不能留下。”

“哪还说个屁,老子没遗言了!”小魔头立刻翻脸,再没有一句废话,纵身扑向贾添,同时口中纵声呼啸,按照事先约定好的讯号,召唤城外木妖相助。

贾添并未动手,也用不着他亲自出手。梁辛一动,金龙乍起,数十丈的身躯一摆,快若流光闪电,迎面向他扑来!

金色天龙,化外神物,威力何其惊人,身形舞动中,一重重磅礴气势轰然冲起,从四面八方聚拢而至。龙未至,但重压已经合围,梁辛没有闪身退步的余地。而金龙的力量天生,不见因果‘想不到’便没有丝毫用处,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唤起‘舍不得’。

梁辛硬抗真龙一击。

时间凝固,天下人间,来不及!甫一侵入魔功范围,金龙凶猛地前冲之势就猛地一滞!

魔功笼罩十丈之地,龙头在内,身在外……远远望去,情形殊为诡异,偌大一条真龙:口大开、须贲张,但却静止不动,仿佛木胎泥塑;而巨龙的身躯则疯狂摇摆,挥荡中引出层层风雷。

‘来不及’堪堪挡住天龙,魔功之内乱流暴躁,真龙力量远超自己,由此引发的乱流也疯狂无边。梁辛本来还想着能冲过去拧金龙的脑袋,可反噬来得太凶太狠,每一个瞬间都有灭顶之厄,梁辛把身法施展到淋漓尽致,也尽能勉强自保,即便如此,他也撑不住太久!

幸好,他也不用撑太久,片刻之后,天色乱了。

山中妖、草原巫和日馋邪宗的法宝,几乎全在木妖手中,此时城外木妖出手。足足万多件犀利法宝杀入京城,彻底遮蔽了天空,阳光消失不见;而法宝本身却还绽放着各色光彩,或阴冷幽蓝、或妖冶闪亮,诸多颜色竞相绽放,把整座天空都搅得大乱。

数不清的凶器,汇聚成一道粗大长链,仿佛席卷人间的幽冥洪流,浩浩荡荡,向着天龙轰袭而来……

法宝尚未攻到跟前,但凶戾气势已经弥漫天地,就连贾添都吃了一惊,喃喃念叨了句:“好家伙!”

梁辛心都大喜,这么多的法宝,或许真能拖住天龙一阵,而这个空子里,自己有两个选择:

一是趁机逃走,只要逃出皇城,真龙就拿他没办法了,凭着自己的身法和速度,这样做成算极高;

第二种选择就是冒险、玩命了,不退反进,借着即将出现的那一点‘空闲’时间去缉拿贾添,一旦失败,就会再被金龙困住,小命难保,可万一要是成功了呢?

小魔头心里想的就只有这个‘万一’,只等着那片遮天蔽日的法宝一落下来,他就要放开神通,去擒贾添。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还不等自己撤散魔功,那条又万件凶器汇聚成的长练,奔袭的势子突兀一变,自半空里猛地陡转起来,尽数倒转回头,再不理会皇宫中的战团,向着来的方向迅速退走!

天空又复明亮起来,旋即木老虎的三短一长的呼啸响起,声音急促仓皇,正是两人事先约定的、‘遭遇敌袭’的讯号,片刻之后,从木老虎的藏身的方向传来轰轰巨响,巨力碰撞不休……木老虎被强敌袭击,再顾不得帮助梁辛,唤回了所有法宝以求自保。

这次轮到了梁辛大吃一惊,没了木老虎帮忙,金龙还在奋力挣扎,眼看就要冲散‘来不及’,自己大事不妙。

贾添的笑声异常轻松:“刚刚没告诉你,京城周围,地下百丈处,还有我藏下的一支傀儡精锐。”

从在飞升之地猜到鲁执目的开始,一直到现在,贾添所有的心机、所有的经营,都是为了‘活着’,又怎么可能轻易将自己置于险地。

宫中有真龙护卫,京师附近潜伏傀儡精兵!先前所以不曾唤起傀儡,是为了将梁辛和党羽一网打尽。

梁辛人在魔功之内,但灵觉仍在,他能清晰感受到,正有百余道巨力,此起彼伏接踵不停,围住木妖猛打,这些力道他也异常熟悉——天门传给正道的合击阵法,相见欢。

贾添似乎能看透梁辛的念头,点头笑道:“两百人一阵,一共两万草木神兵,列成百道相见欢。都是有些地位的修士,你那个同伴坚持不了太久。”

虽然没能亲眼所见,不过木老虎所处战团的‘盛况’不难猜测,万多件犀利法宝仿若劫云翻滚不休,护住主人层层旋转,之外则是两万被妖元大大提升修为的傀儡修士,结成百余座相见欢,围着他狠狠轰杀。

相见欢,每一击之后都需要重新列阵,而重整阵法所需的时间也和阵中人数直接相关,人数越少、阵法就重新启动得越快,把两万人分成百余队,虽然让力量分散了许多,可胜在迅捷灵活,老虎已经陷入苦战,无力自拔!

可梁辛现在哪还顾得上木老虎,天龙的反挣之力越来越强,魔功内乱流暴躁,疯狂噬主,而且龙鳞坚硬,阴沉木耳拼命乱砍,缺连一个伤口都没能豁开,反倒是木耳禁不住巨力撞击,不停爆裂散碎,已经换过了好几轮!

贾添的目光明亮,饶有兴趣地望着梁辛,笑道:“我可也没想到,你就带了一个帮手,本以为曲青石、柳亦、缠头老爹他们都会来,罢了,等你死之后,我再去找他们……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眉目狰狞、满脸惊怒、正在魔功之中做垂死挣扎的梁辛,倏地不见了。

就那么毫无征兆,凭空消失!

不等惊呼落地,就在梁辛消失的同时,贾添只觉得眼前一花,梁辛竟出现在他身前,几乎鼻尖相触,和他四目相对。

不止来不及、想不到,梁辛还会‘天上人间’……至少道理是明白的。不过他没有谢甲儿那份厉害的心智,对繁杂乱流与乾坤挪移的方向、距离间的关系,完全没法理清,挪移没问题,但挪到哪去他可也不知道。

在梁辛硬抗天龙之初,他就能靠着‘挪移之术’脱身,不过小魔头的性子里,烙着一份‘不服、不忿、不甘’,好容易见到一头真龙,不试炼一下他总觉得自己白来这一趟似的。

但是梁辛可也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挪移’,竟然和贾添撞在了一起,纯粹是本能使然,梁辛非但没去出手擒住对方,反而怪叫一声,晃动身法远远跳开……等双脚落地,他也琢磨明白了,恨不得给伸手给自己一嘴巴,时机稍纵即逝,想再扑过去,金龙又哪会给他这个机会,如影随形猛扑过来。

贾添也吓得丑脸发白,生怕梁辛不够懊恼似的,追问了句:“你跑什么?”

金龙和梁辛再度斗成一团,力不如人,梁辛几乎没有还手的机会,但是乾坤挪移之术神奇而无端……无端到梁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去哪,一时间倒还能支持,凶险不算太大。

梁辛的挪移距离有限,充其量二三十丈的样子,同时无法控制方向,只够他临时保命,而金龙的反应何其迅捷,再加了防备之后,往往他‘挪移’一次,才刚从另外一处现身,巨龙吧便已杀到,是以靠着‘天上人间’,他逃不出皇宫。

贾添也学乖了,生怕梁辛再‘找’上自己,不敢呆在战团附近,远远退到百丈之外去观战……

京都近郊,木老虎苦战百座相见欢,几次突围未果,反倒有大片法宝因此被毁;皇宫大内,梁辛被金龙追得四处乱跑,叫苦不迭,两个战团都落尽了下风,被擒或被杀只是时间问题……可是谁也没想到,就在恶斗开始后不久,忽然一股强大气势从北方出现,向着京城疾驰而来。

并不猛烈,也谈不上犀利,但是那份厚重和冷漠,足以让人毛孔闭合、心跳不已。

正有一群厉害人物赶来。

皇宫中的两人几乎同时发现了异常,贾添的神情里略显意外,望向梁辛问道:“是你的人?你手下还有这样的厉害人物?”

贾添知道日馋还有不少高手躲过了傀儡妖术,让惊讶的,不是梁辛又有后援赶来,而是这伙人的力量远超中土普通修士,在贾添想来,除了神仙相之外,中土上根本没人能有这样的气势!

梁辛心里也惊讶的很,对大哥二哥施展遁法时引荡的灵元波动,他再熟悉不过,和这伙正迅速靠近的强者完全对不上号,赶来的不是他的人,不过梁辛还是大言不惭,瞪着贾添还了句:“我手下厉害的人物多得是……”

两句话里,对方已经赶到京城附近,从木老虎那个战团中传来的巨响陡然提高数倍,灵元震颤也随之猛烈,这伙人出手,助木老虎对抗傀儡。

短短几个呼吸功夫之后,梁辛又清晰感觉到,外面的草木气息大盛,京城附近又有大群傀儡现身,向着恶战之地赶去增援!

虽然正在生死仇杀之中,贾添仍对着梁辛亲近笑道:“京师附近,一共五万傀儡,你先前那个同伴,手上厉害法宝太多,为了对付他动用了两万,现在尽数发动。你这伙手下实力不俗,不知会打成什么样子。”说完,贾添顿了顿,又补充道:“放心,现在迎敌的这些草木神兵里,都是从正道、散修中选来的,没有你那伙亲戚朋友和手下!”

而此时京城外的战场又起变化,赶来助拳的那伙厉害人物,人数足有千余,实力异常强悍,对上数万傀儡精锐,竟不落于下风,恶斗了一阵后,他们便开始游转,不停留在原地与傀儡对攻,而是三五结伙,边站便走,向着皇宫赶来。

他们动,傀儡也动,城外的战场被他们牵引着,向着皇宫移动过来。

京都,中土第一大城,即便遭受邪术洗劫,也还剩下大批凡人百姓,早在木老虎发动的时候,众人就从其他几个方向逃命,可京城规模了得,一时之间这些老幼妇孺又哪能逃得干净,所幸后来赶到的这些人,在将恶战引向皇宫时都刻意飞天,高空里的打斗,对普通人影响稍小一些。

即便如此,巨力也常常会向下波及,所过之处房倒屋塌,常常会有闷钝地惨叫传来,一起即灭……

很快,一个个战团先后转移过来,出现在皇宫上空,梁辛抬头向上望去,后来赶到的这伙人,身穿粗布陋衣,男女老幼都有,无一例外的是人人都没有双目,黑洞洞的眼眶中红色肉芽纠缠,一路奔袭而来的,是自苦修士。

梁辛并没太多意外,毕竟,中土上也只有他们有这样的本领,能靠着千人之数,和数万傀儡大军抖个旗鼓相当!

……

修士仇杀、兵祸战乱这些事情,在苦修持眼中是一种‘自然规律’,世上有人便会有争,所以他们不会去管,他们自毁双目不求飞升,是为了‘护界’。

对抗‘浩劫东来’,是护界;而人间被妖术侵袭,天下青壮尽数消失不见,这么大的事情,足以动摇凡人生存繁衍的根基,自苦修持也不会袖手旁观。

一年前,乾山咒井炸碎,妖元席卷人间,苦修持靠着自苦修炼到极致的身体,扛过了邪术,再之后就开始调查此事。

苦修持的隐居地在冰原边缘,后来进入中土查案,虽然他们法力精强、又有诸多传讯手段,可相隔太远,终归不怎么方便,差不多就在梁辛离开青莲小岛赶赴离人谷的时候,苦修持也在靠近中土中央的位置,选了一座无名山谷,当做临时的策应之地,门下众多精锐驻扎于此。

京城的坐落之处几乎就是中土的正中央,与苦修持临时设下的据点相距不远。

木老虎这边和傀儡们一动手,灵元轰荡,草木妖力远播,立刻惊动了不远处的自苦修持,当即结队赶来!

在皇宫之中的恶斗,与草木妖力无关,苦修持没打算去理会,但他们入战后,马上就得了木老虎的指点,得知妖术之主就在宫中,这才将战团引向了皇宫。

不久之后,木妖也带着法宝,将自己的战团转移到皇宫高空,以求和梁辛汇合。

梁辛、木老虎,一个嫦娥劲力,一个坐拥万件厉害法宝;自苦修持,功法别具一格,千余人个个都是瞎子,便说明他们每一人修为都超过了六步大成;贾添,有一条真龙护身,还有五万草木傀儡……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02章 他要杀我 下一章:第404章 满不在乎
热门: 疾风回旋曲 七夜之真相疑云 腥:苦难年代的情爱异味 古董诡局 水车馆幻影 马耳他黑鹰 出魂记 伦敦罪:奥运惊魂 半妖司藤 风语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