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他要杀我

上一章:第401章 鲁执门徒 下一章:第403章 你跑什么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贾添垂头,但讲述不停,声音里的那份平静也没有丝毫的改变。

“有几个自苦修持,不同意去摧毁假大眼,他们不愿因此引动浩劫,让生灵涂炭。很快,他们和其他人就大吵了起来……自苦修持都是傻子,凭他们几个又怎么可能拦住大队神仙相,站出来不过是找死罢了。他们的下场也不用再说了,反正自那之后,只要一有苦修持飞升过来,便会被就地格杀。”

“不过,在那次争吵里,我听到了几句话,很有意思。苦修质问其他人:就算捣毁了假的大眼,天地格局重归方正,你们又有谁敢肯定,还会再有天劫来接引我们?连这件事都无法肯定,你们便要毁掉假大眼,让万万生灵送死,你们修的天道在哪里?”

“另外一个神仙相回答得毫不犹豫:不管能不能飞仙,都要毁了那座假大眼,否则何以泄愤。能有二次天劫最好,若不能,飞仙梦断,便让中土天塌地陷好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自‘百无一用’而下所有神仙相,个个都面带冷笑,意思再明白不过,他们都认同这话。而我却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能不能真正飞仙,神仙相都会摧毁猴儿谷的大眼。就算真的大眼被轰灭,天地再无法归于当初格局,他们也不会放过假大眼的。”

“这个道理乍一想没什么,修仙的人,抛家弃子断灭凡情,本来也不会把旁人的死活放在心上,大梦成空之后变成疯魔,也不值得奇怪。可是再仔细琢磨一阵,我又想到了一件事:我以前始终在山里,对世界也只听说没见过,不明白这个道理情有可原。可鲁执呢?他是从中土到仙界,又从仙界一路杀过来,飞仙之人的性子他应该再了解不过,又怎么会想不到这个道理?”

“可他明白这个道理,又何必派我们过来捣毁真的大眼?这样做毫无意义,救不了猴儿谷的大眼,更救不了中土啊。我大概明白了,鲁执没和我们说真话。他要我们来毁掉真大眼,另有目的……不能告诉我的目的。但这个目的究竟是什么呢?我想不通,所以我就不停地想,不停地猜。好在飞升之地别的什么都没有,唯独时间富裕,足够我去冥思苦想。”

“过了一阵,我又想通了一件事:鲁执为什么还要留在中土,不肯返回仙界?因为他性子执拗,不达目的不罢休。十个仙魔同伴已死、苦乃山大眼未尽全功,中土世界虽然没法飞仙,但天劫还在,所以他留下来,把事情继续做完。有朝一日,天劫在中土真正消失,鲁执才会离开此间。所以,他要我们飞升到此来摧毁真大眼,看上去是为了保护猴儿谷,但实际上,多半和‘抹掉天劫’有关。”

“想通了这一点,我的谜题不仅没有解开,反而变得更加复杂了。不过我却明白,这个解题的方向是绝不会错的。我找对了路子,我有的是时间,迟早能够解开我的疑惑。”

说到这里的时候,贾添又收声,垂头而坐,再次陷入了沉默……这一次他沉默的时间更长。

梁辛不是很明白他的情绪变化究竟从何而来,不过也没去催促打扰,贾添不出声,他就在一旁等着,实在无聊了就去端详金龙。

活龙,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见到的。

分不清是两柱香还是半个时辰,贾添终于回过神来,没有抬头,甚至都没去和梁辛打个招呼,重新开始诉说往事,声音语气都和先前一样,不曾丝毫变化,话题却从他在大岛上的经历转到了鲁执的手段上:

“鲁执通过捏造了灵穴,让灵元大脉改道,借以修改中土格局,消弭天劫。他只差一点点就成功了,足见这个法子是可行的,只不过他在塑造猴儿谷大眼时,不知在什么地方出了些差错,也许是某项法术不到位,也许是哪点计算不对……法子是没问题的,所差的只是细节。照我看,鲁执要彻底抹掉天劫,多半还是会继续走‘捏造灵穴’的这条路,另外再造一座大眼,对他而言更完美的大眼。”

“我这座大眼,呵呵,还是不够完美的,没法彻底消弭天劫。我猜,在天下某处,他应该另造了一座大眼……第三座大眼。但他没有了仙魔尸体,就算东拼西凑能再造出一座全新的大眼,也没法再养出像我们这样厉害的山天大畜来入阵。没有了三六九大阵,他就没办法像在猴儿谷那样,硬生生地把灵元气脉夺过来。”

“灵元大脉这个东西,你可以把它看做一条狗,馋嘴的狗。”贾添忽然打了个不伦不类的比方,说得梁辛有些摸不到头脑。

贾添低头笑了几声,并没解释什么,继续说了下去:“大岛上的那座真大眼,是一块骨头;我这个大眼,则是一块肥肉,肥肉比骨头更香,所以把狗引过来了。而鲁执造出的第三个大眼,从消弭天劫的角度而言更加完美,可是对狗来说,只是个馒头罢了。”

“现在你明白了?在狗面前,有一块骨头,有一块肥肉,有一个馒头。鲁执手上材料不够,没法再摆出一座三六九大阵,也就没法把馒头弄得比骨头、比肥肉更香甜。可他又想把狗引到馒头这里来,他该怎么办?”

“很简单,先把骨头砸碎,再让肥肉消失,没了更好的,狗没了选择,也就只能跑去啃馒头了。所以他才要当先捣毁巨岛上的大眼……这只是第一步。第一座大眼毁灭后,他会再毁掉第二座大眼,这一来中土世界就只剩下他最新塑造成形的第三座大眼,灵元大脉没得选择,只能流向这座大眼,他的新设计也就此成形……”

梁辛的脸都白了,想也不想立刻摇头:“不可能!击毁第一座大眼无妨,可要再毁了猴儿谷大眼,天下灵元立刻就会暴乱。在灵元大脉归入第三座大眼、重整天地格局之前,中土便已天崩地裂,鲁执立誓不为修改格局而杀人,他做不出这种事。”

贾添摇了摇头:“要是现在击毁猴儿谷大眼,的确会想你说的那样,在第三座大眼‘生效’前,中土就已经完了。可是在那个时候却不会,那个时候,我的十八同门还没死,苦乃山中还有三六九大阵,虽然阵法已经和猴儿谷大眼、灵元大脉没什么关系了,可一旦天地间灵元暴乱,大阵还是会爆发巨力,能保住中土人间整整一十八天……这十八天,足够第三座大眼生效、让灵元大脉重新成形,让中土天地形成新的格局……”

说到这里,贾添抬起了头,泪流满面!

贾添,哭。

声音却依旧那么平静。

“这些事情并没发生,从头到尾都是我猜的,梁辛,你的脑筋也很好,你帮我想想,他派我们去毁掉真大眼的目的,除了我说的样子,还有其他的可能么?”

平心而论,梁辛很想再找出另外一种可能,可惜想不到。贾添的猜测是唯一的解释:鲁执要靠这些‘门徒’去毁掉真大眼,然后他再摧毁苦乃山大眼,这样才能让灵元大脉进入他新造的、那第三个完美大眼,完成第二次对天地格局的修改,从而在中土彻底抹去天劫这件事。

否则,鲁执要十九大畜飞升,去捣毁真大眼这件事,便没法说得通!

贾添的声音很低:“所以,在捣毁了真大眼后,鲁执会杀我……他要杀我。”

眼泪不停涌出来,流过那张由万千碎片拼成的脸,好像断线的珠子,一滴滴摔碎在地上,贾添的肩膀,也开始有些微微地颤抖了。

不久前,贾添在说起自己鲁执的感觉时,也只用了‘开心’、‘亲切’那么几个词汇,并没有太多去表达什么,任谁也不会觉得鲁执在他眼中会有多‘重要’,可是在千万年之后,再说起鲁执要杀他,他竟……哭!

仍是流泪……不止流泪!

不久之后,似乎再也压抑不住胸中的憋闷,贾添陡然跃起,用尽所有力气,声嘶力竭地大声哭号!

哭声里,反反复复,始终是那四个字:“他,要,杀,我!”

字字泣血,回荡天地,惊如雷,戾如狼,委屈如即将丧生在父亲獠牙下的小兽,不甘如被永镇于第十八层地狱中那头厉鬼!

哭号惊煞了整座京都,附近还有大群侍卫聚集,乍听到天龙界内传出可怕哭号,全都大惊失色,不知多少人几乎在同时发生惊呼:“圣上……”

只说了两个字,只能说出两个字……贾添神情突兀狰狞,满腔悲愤化作迁怒,歇斯底里地大吼:“圣上个屁!出声者,死!”

‘死’字出口,嘭嘭闷响不绝于耳,皇宫之内,所有惊呼出声之人,尽数炸碎开来,变成一滩血肉模糊!

贾添心智失守。

这是贾添最薄弱的时候,梁辛当然明白,现在是生擒强敌的最好机会,可他却全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对贾添道:“别胡乱杀人了,没用的。”

说着,梁辛随手从地上抄起个小酒坛,自己一坛,扔给贾添一坛。

贾添嚎啕,没再去杀人泄愤,也没去接梁辛扔过来的酒坛,任由酒坛在自己身前划出一道弧线,最终‘啪’地一声,摔碎在地上,酒水四溅。

梁辛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揭开自己那坛酒的泥封,喝了几口……

五两酒,小小一坛,梁辛喝完的时候,贾添也收拾了哭声,挥袖抹去泪水,对着梁辛点了点头:“见笑了。”

梁辛扔掉空坛子,胡乱一摆手:“都是亲戚,不用客气。”

两句话的功夫,贾添就完全平静了下来,他的脸太散碎看不出神情,但目光里却明明白白,再不见痛苦不甘,又变得轻松了,望着梁辛问道:“刚才为何不动手?你明知道,今天要制服不了我,你必死无疑。”

梁辛笑道:“你哭得太惨,下不出手。”

贾添也哈哈一笑,不再追究此事,也不用梁辛再追问,就此转回话题,继续讲起当年的事情:“要启用第三座大眼,就得毁去另外两座大眼,这里也有个顺序关系:先毁真大眼、再毁猴儿谷,中土只会爆发一次浩劫;可要是颠倒下顺序,中土就会发生两次灵元暴乱。苦乃山的三六九大阵只能支撑十八天,挡不住两次大劫,所以鲁执不能先轰灭猴儿谷。这便是说只要第一座大眼还在,我就安全得很。幸好,我们飞升后都力量大损,没能完成他交代下来的差事,否则我早也就死了。”

“我猜出来的这件事情,没去告诉另外那十八个人,从头到尾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日盼夜盼,等着潮汐成形返回中土,再去汇合鲁执。而我则开始盘算着自己的保命之道……所有的人都要杀我,我要活,就只能靠自己了。最麻烦我和猴儿谷大眼同命共生,我没得逃,除了迎战没有任何办法,嘿,谁要我死,我就先杀了他。”

说到这里的时候,梁辛突然想到了无仙。无仙的‘活着’,是贾添传给他的,而贾添能把这个‘终极天道’说得天花乱坠也并非偶然……鲁执要杀他,神仙相要杀他,几乎是从懂事那天起,他就注定了要和这天下所有的强者为敌,贾添活得比谁都难!

贾添没注意梁辛的表情,声音不停,继续讲了下去:

“在巨岛上剩下来的事情,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等待等待,无数个年头之后,九星终于连线,神仙相整列大军,四千仙道高手,三千火尾天猿,搭乘洋流远渡中土。这一路上,我都惴惴不安,洋流成形,我们能顺流而下,鲁执自然也能逆流而上,他会亲自动手毁掉大眼,这一来我的死期也就不远了,想要活命,第一个要杀的就是鲁执……我早已盘算出几十个除掉他的办法,可没有一个办法是完美的,要知道,他是鲁执!”

“我们行军途中发生的那些事情你都已了解,用不着我再啰嗦什么。神仙相损兵折将,对我来说无疑是件好事,而真正让我欢喜的却是……鲁执死了!进入中土海域我们就恢复了力气,同时五感也清晰起来。十九头大畜,都是鲁执塑造、养育而成,我们本来就是他的法术,所以只要离开混沌之海,我们就能感知他的存在。可我们回来后,谁也感知不到他,那便只有一个解释了,他死了!”

梁辛见过鲁执的尸体,还把他随身的宝贝都‘搜罗一空’,对此当然不会有丝毫意外,不过他还是追问了句:“照你看,鲁执是怎么死的?”

鲁执,十界中的第一强者,擅战、善炼,手段通天,最终在青莲小岛身化枯骨,梁辛总觉得他的死不会那么简单。

贾添应道:“我不知道,我始终没能找到他的尸体,也就没法查出他的死因。不过依我来看,他是寿终正寝,老死的!”

梁辛瞪大了眼睛,目光里满是诧异,这样一个人,竟然会‘老’死?

贾添的笑声轻松:“其实仔细想想,就不难理解,他在中土经历了无应大劫、又施展大神通炼化大眼,巨大消耗之下,寿数也大打折扣,死了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梁辛苦笑了下,没再纠缠这件事,对贾添做了个‘继续’的手势,请他接着讲下去。

“鲁执已死,让我轻松了许多,可事情还没完,我想活命,还有两件事要做:一是要应付登陆中土的千多个神仙相,那时我已经收服了无仙,这件事也就不算什么了;第二件事却困难得很……我得杀那十八个同宗兄弟!”

梁辛皱眉,忍不住插口问道:“鲁执已死,那十八个人什么都不知道,人人都奉你为主,为何还要杀他们?”

贾添叹了口气,眼神复杂:“鲁执已死,可第三座大眼还在。谁能肯定,他在临死之前,没有留下一个‘先毁真大眼、再杀贾添’的遗言?我没能找到鲁执的尸体,万一要是被另外那十八人先找到了,我还能活么?他们十八个人为什么奉我为主?是因为鲁执要他们奉我为主。在他们心里,鲁执的一句话比我的性命重上一万倍。我也舍不得他们,可我留不得他们。他们死了,我才能踏踏实实地活下去。”

“我那些同宗兄弟战力不如我,不过相差地也不是太远,打斗起来的话,一对一我能轻松获胜,一对二勉强打赢,一对三或许能够逃命,一对四就再无生机,何况他们是十八个人。而且大家同宗同源,我的幻术对他们完全无效,想要杀了他们,就得另想法子。”

“幸好,来时路上,我们在中土海域发现了一只岛,岛子上满满都是远古符咒,还有数不清的厉害法器……”

不用他说完,梁辛就苦笑着借口:“浮屠。”

“不错,就是浮屠,我以前就听说过这头怪物,有了它,我也就有了办法。”贾添笑而点头:“那些远古人物镇压浮屠的办法,是用阵法和符咒引动海天之势,将其永镇岛下。我就对十八个同门编了个谎,说这座岛上的法术,对灵元大脉也有影响,鲁执塑造猴儿谷大眼未尽全功,很可能是漏算了这座岛。”

“毁掉此岛,或许鲁执的遗愿就能完成,可浮屠是巨孽,也不能由着他把这个世界吃光,一劳永逸的法子就是把他引到小眼,永远囚禁……我那些同门对灵元流转的认识、造诣不如我,又对我真正信任,这个谎话算不得高明,却足以让他们信服了!”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01章 鲁执门徒 下一章:第403章 你跑什么
热门: 奋斗在洪武末年 杀人者唐斩 夜光怪人 大唐悬疑录:最后的狄仁杰3 星际盗墓 完美无瑕 残棺 龙蛇再起之国术无敌 大唐乘风录 代号D机关3:PARADISE L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