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鲁执门徒

上一章:第400章 两个大伯 下一章:第402章 他要杀我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苦乃山司所中的古怪之处、玉石双煞的背景来历、两次刺杀篡国妖人的经过……三百年前,有关梁一二与贾添的纠葛和渊源都已真相大白。梁一二惨败。败是因为他是‘梁一二’,而不是须根。如果那个九龙司指挥使是须根,他根本就不会去对付贾添吧。

梁辛叹了口气,没再说是什么,又另起话题:“你把十三蛮都做成了‘口袋’,为何放过了须根的尸体?”

“两个原因,一重一轻。”贾添的目光清澈而稳重,仿佛带了些敬意:“重要的那个原因是,须根不止是须根,他还是梁一二。梁一二的那份心肠、那份手段,我不取、却也敬!能有这样的对头,不辱没于我。他死后我又岂能再辱他尸体?另外那个不重要的原因么……”

贾添忽然笑了起来,语气轻佻,敬重之意一扫而空:“梁一二应该是查到了我养口袋的事情,虽然他到死也没记起自己是十三蛮,可为了以防万一,死之前把几道最重要的经脉都自毁掉了,我没法再把他变成口袋。”

梁辛没笑,不去理会贾添的‘没正行’,继续追问道:“你的分身逃进大山,变成玉璧真身,你怎么不去找他回来,就任由他在大山里呆了三百年?”

“不是不去找,而是找到了也没有用处,你想,我为何要分身去向石脉夺力?还不是因为分身的修为太差。因为梁一二,分身不仅没能提高实力,反而被人家打得连原形都现了出来,就算我去找他,帮他疗伤,一时之间他也恢复不了人形,还是玉璧一块,帮不到我什么,还不如就让他在山里静养,而且也更安全些。”

梁辛点了点头:“那你又传旨开山破煞?你明知石脉的来历,又知道山中还有你一个分身正在滋养……”

贾添明白梁辛的意思,不等他说完,就摇头答道:“那条石脉拱破了大山,戾气彰显害人性命,任何一个人笃信仙道的人间帝王,都会去除掉它,我征罪户开山破煞,是再正常不过的举动。不过山里的石脉和玉璧,都是我的同宗兄弟,我也犯不着去害他们的性命,前面做做样子,待工程进展到挖出玉璧时,麒麟和千煌便会接手此事,一切都有安排。”

跟着贾添停顿了片刻,才继续道:“说真的,这不是什么大事,我并未它放在心上。”说着他扬手指了指梁辛:“不过我也的确没想到,就因为那次开山破煞,竟引得风云际会,最终成全了你这个……大侄子?”

世事无常,因果玄妙,不去想便无所谓,可稍加琢磨,便会倒吸上一口冷气,在心中低呼:他妈的,竟是这么回事!

人人如此,无一例外!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喧哗,大片脚步声急促,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扬声问道:“圣上……”

刚说了两个字,贾添就用洪熙宗的声音应道:“朕无恙,用不着大惊小怪!”

外面那个声音明显轻松了一截,又恭声回应:“老臣护驾来迟,罪该万死,我主洪福齐天,得天龙护佐……”

梁辛辨出了这个声音,九龙司现任指挥使石林。

皇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事关皇帝性命,石林哪敢怠慢,立刻点起身边还能调用的所有人手,赶赴宫中驰援。不过梁辛和贾添身外百丈,还有一条金龙在层层打转,划出禁区隔绝外人,石林等人的视线被金龙祥光阻隔,看不到圈内的情形,又不敢乱闯天龙界域,只好从外面开声相询。

贾添现在没兴趣去应付臣子,仍是不等石林说完,就淡淡的回应了句:“没你们的事,退散去吧!”随即又对着梁辛道:“不用理会他们,我有的是时间,还有什么疑惑?”

梁辛伸手,指了指贾添:“你。”对‘先祖’的疑惑已经尽数解开,梁辛最后想不通的地方,都系在了贾添身上。

贾添显得兴致盎然:“我?哪里不解,尽管来问。”

“你们十九个人是山天大畜出身,又怎能飞升?你们飞升去做什么?是鲁执派你们过去杀神仙相?鲁执自己怎么不去?你们怎么又都随着洋流回来了?你为何连那十八个同门也不放过?”自从知道贾添是鲁执门徒,这串问题就憋在梁辛心里了。

贾添的目光明显有些飘散了,眨了眨眼睛,瞪了梁辛足足有几个呼吸的功夫:“小看你了,怎么这么多问题!”

梁辛笑得挺开心来着:“尽管来问,这句话可是你说的。”

贾添哈哈一笑,侧着脑袋想了片刻,再开口时并没直接去回答问题,而是反问梁辛:“你对山天大畜,多少也有些了解吧?”

虽是问,却并不等梁辛回答,他就继续说了下去:“大畜就算成形,一般而言也不会破山而出,它们在山中生、山中长、山中老、山中死。只有极少数得了天地福缘的大畜,才能离开大山,进入凡间。我们十九兄弟本也是如此,在猴儿谷大眼彻底成形、中土气脉被鲁执完全改变之后,我们虽然已经长大、茁壮,但仍在山土中。其实最初鲁执在设计这座大眼的时候,本来也没打算把我们放出来……”

鲁执捏造大眼是为了改变中土格局,以求消弭天劫。‘十九灵胎’在这件事中,对鲁执而言只是‘工具’、是法术的一部分。

鲁执从未想过‘点活’他们,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些灵胎即便长成了大畜,也不会破山而出,而是和普通的山天畜一样,终其一生都在山体内度过。

可是鲁执费劲全部心力,并没能彻底抹去天劫,只是改变了飞升者的‘着陆地点’。大眼成形后不久他就明白了此事,同时也算出会有九星连线引发洋流,那些被送走的修士,都还又机会重返中土。

不用问,这些被坑掉的神仙相们,一定会回来捣毁假大眼,届时天崩地裂,中土人间将毁于一旦。

鲁执篡改中土格局,是为了还仙界清宁。他的一番作为,也的确达到了目的,可若干年后,中土就会浩劫席卷,为救一界而毁一界,他不‘认头’,何况被毁掉的这个世界还是他的故乡。

他之所以叫做鲁执,就是因为性子执拗,事情没能圆满解决,他不肯返回仙界。

那个时候,苦乃山假大眼成形、修士破道飞升都被送往真大眼所在的巨岛、大海深处变成了混沌疆域、而十九头灵胎长成的大畜仍在山中沉睡。

鲁执的事情未完,还要继续做下去,不久之后又有了新的设计,可其中有个关键之处:他必须穿越混沌之海,去神仙相的老巢。

混沌,是乾坤的浑浊不清,不是靠着人力能够克服的,没人能穿越大海,即便鲁执也不例外,要去飞升之地,就只有两个办法:一是等待九星连线,逆流而上。鲁执等不得这无尽年头;另个办法就是破道、飞升。鲁执是最纯粹的山天大畜,无论再怎么强大,哪怕能够毁灭世界崩塌乾坤,他也没机会渡劫。

说到了这里,贾添忽然住口不言,目光也随之宁静下来……

梁辛也不催促,就站在一旁安静等候。贾添沉默了良久,终于再度开口了:“我本来一直都在睡着,没有神智、只有感觉……对另外十八人的亲近,对鲁执的亲近,我知道他们都离我不远,这让我心里踏实,也让我睡得更加香甜。”

“直到有一天,我的头忽然疼了起来,疼得我痛不欲生,仿佛有一座大山正在我的耳中崩塌、有一盏太阳正在我眼珠里炸碎、有一座苦海在我鼻中口里翻涌,还有一条火龙在我脑中疯狂旋转,搅动不休……等那场剧痛结束,我也随之醒来了!事后我才知道,那些疼痛,是鲁执在施法,塑我五感,造我神智。醒来的,不光我一个,而是所有人。我们十九个人。当时我们仍在山中,眼前只有一片漆黑,可我们醒来了,活来了,心中那份快乐……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我真的快活。”

“欢喜过后,鲁执的声音传了进来,传入了我们每个人的耳中。以前我知道他在附近,他造了我们,不过那只是心里的感觉,而不是五听五感,直到此刻我才听到了他的声音。他的声音谈不上好听或者难听,但落在我的耳中,却让我说不出的开心。我分不清这份愉悦,是因为亲近他,还是因为我有了耳朵、我能听到声音了……或许都有吧。”

“鲁执说,他要我们帮他做一件事,这世上也只有我们能帮他。我们自然痛快答应下来,再之后,他并未多说什么,也没把我们弄出大山,而是开始传授本领和这世上一切要学的东西,我们就在山中学习、修炼,有时候兄弟间会说上几句笑话,猜一猜这世间的风景。同时他还给了我们每人一个出身身份,这宗那派,姓字名谁,详细得不得了。安排好这些事情,鲁执就走了,要我们等他回来。等了不知多久,鲁执才回来,嘿,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等待也是种滋味。”

“鲁执查探了一番,见十九个人个个学有所成,也都牢记了自己的身份,他着实高兴,我们自然也跟着一起开心。而后鲁执才把前面的那些事情告诉了我们。三兄弟借坤蝶飞仙、一怒而起仙界诛仙、纵横世界断灭飞升、六三一大阵捏造中土大眼……那时我已经知道自己是个了不起的怪物,更明白能把我们造出来的人绝非等闲之辈,可即便如此,我还是没想到他竟厉害如斯,鲁执……鲁执!”

“说过了往事,让我们明白了前因后果,鲁执终于提到了要我们帮他做的事情:他要我们飞升到真大眼所在的那座巨岛,去捣毁真的大眼。这件事的道理再简单不过,真的大眼一旦被毁,中土就只剩下镇百山和猴儿谷这两处灵穴,就算九星连线,神仙相们再返回中土捣毁了我这座大眼,灵元大脉也再无法恢复正常了。这一来,他们毁不毁假大眼,都没什么意义了,也就犯不着再来找猴儿谷的麻烦。而且真的大眼已经废弃了,毁去它,也不会对中土世界有什么影响。”

“中土的飞升之人,都是修士,都被鲁执坑了,他也的确找不到能信任的人,去帮他摧毁真的大眼,除了我们。他让我们活过来,就是为了办这件差事。当时我那些兄弟们就有人问起,差事不算太难,可麻烦的是我们都是山天畜,又怎么可能引来天劫?”

“鲁执笑言,我们是由十个仙魔尸体炼化而成的,力气比起普通的山天畜要强得多,可究其根底我们并不纯粹,要飞升虽然困难,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已经找齐了材料,准备好了法术,这就要开始帮我们炼化身体,助我们引劫飞升。他要把我们十九兄弟都送过去,毕竟大家在一起能有个照应,要是被那些神仙相发现什么,真打起来我们也不怕。”

“再之后,鲁执施法,开始给我们洗炼身体,以求骗过天道,引来飞升劫……一个接一个,无一例外,每头被他炼化后的大兽,都得以破山而出,而进入天地的同时劫云也赶到,雷暴煌煌,飞升接引!我是最后一个……也和他们一样,出山就渡劫,嘿,听明白了?我是鲁执门徒,可从始至终,却也没看过他一眼。”

十九只大畜能够得以飞升,也是因为鲁执的法术。

贾添长长呼了口气,暂停了叙述,对梁辛笑着说道:“长篇大论,口渴得紧,我唤人送两杯茶进来?”

梁辛嫌麻烦,一晃须弥樟,从里面掉出一堆坛坛罐罐,饮料酒水都有,伸手对贾添做了个‘随便喝’的手势。

贾添略略意外,没想到梁辛随身还会带着这些东西,摇着头笑了笑,也不客气什么,随手取过一罐凉茶喝了几口,又继续说起了往事:

“我是最后一个飞升过去的,到了那边很快就汇合了其他同伴,据他们说,我飞升落地前的那会,大岛上天地异常暴躁,五行诸般力道互相撕咬,彻底乱成了一团,场面大得很,和所有飞升过来的人都不一样……其实仔细想想,这也正常得很,我这个‘假大眼’,飞升来了真大眼所在的大岛,不引得五行暴乱才怪。”

“每个飞升之人都要‘丢脸’的,具体丢成什么样的脸,全看飞升时大岛上的灵元状况,我的情形与众不同,这张脸也跟着独树一帜,神仙相个个都是丑八怪,但论到其中之最,非我贾添莫属。”

说着,贾添呵呵地笑了起来,并无自嘲或者不甘,而是真正的笑意,轻快、欢畅、简单。

“鲁执的法术了得,我们十九个人都如他所愿飞升大岛,可事情还是出了岔子:混沌之海隔绝一切,中土气息完全过不来,而我们都是山天畜的出身,没有中土天地势力的支持,力量大打折扣……飞升之后,我们的战力猛降,比起真正的普通神仙相,也差不多了。这一点,就是鲁执事先也没能想到。现在你明白了?我和那些同门在神仙相中名不见经传,是因为在那座岛上,我们的实力真的很一般,不用故意隐瞒。”

“没了力气,鲁执交代的差事,我们就没法去做了。一来,我们飞升过去的时候,岛上已经有了快两百个神仙相,大家的聚集之地就在大眼附近,我们在他们眼皮底下去捣毁大眼,跟送死没有一点分别;二来,大眼被废掉了,但好歹也是天地灵穴,要捣毁它没有力量根本就办不到。试想,小眼受了浮屠那么猛烈的一撞,也只是晃动了一阵就没事了。凭着我们十九个人的力气,就算其他的神仙相任由我们去砸,大眼也受不到什么伤害。”

“大家全都懵了,可是也没有一星半点的办法,有什么事情也只能等到九星连线,跟着洋流一起返回中土再说了,呵呵,接下来啊就是无尽等待,时不时就会有修士飞升过来,所有人落地后都是一个模样,先是目瞪口呆,跟着嚎啕大哭,继而破口大骂,最后平静下来,行尸走肉似的过活,我从一旁看着,心里偷偷在笑,这群傻瓜,都不知道我就是假大眼,杀了我,天地秩序立刻得以恢复。”

“那个时候,九星连线的事情就只有我们十九个兄弟知道,其他的神仙相全不了解,我们当然也不会去把这件事告诉他们,可后来,有通晓星术修士飞升了过来,算出了九星连线会有大潮成形。这一来神仙相们个个精神大振,绝大多数人都是一个念头:重返中土,摧毁假大眼,以求二次渡劫,重续封仙大梦。不过……也有人不这么想。”

自始至终,贾添的目光始终带着些许笑意,语气也平和而恬静。只是在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垂下了头,梁辛看不到他的脸了……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00章 两个大伯 下一章:第402章 他要杀我
热门: 马普尔小姐最后的案件 不死神皇 追踪者 布鲁特斯的心脏 爱伦·坡惊悚小说选 四大门 最仙遊 二十诸天 沧海2·东岛西城(2017新版) 千劫眉·神武衣冠(第二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