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山天灵胎

上一章:第398章 别太罗嗦 下一章:第400章 两个大伯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尽量。”贾添哈哈一笑,说起正事:“十一仙魔妄动中土格局,引来无应劫……对了,想起来了,在大眼打乾坤一掷的时候,你提到过‘无应劫’,就是从此事中得知的吧?”

贾添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全不怕跑题耽误时间,看起来仿佛不信梁辛真会杀他似的。不过对梁辛而言,如果能击毙贾添,他绝不手软,‘故事’听不完他也认了。

贾添再度拉回正题:“无应劫下,其他十人死于非命,只有修为最高的鲁执一人幸存,由此他也明白了,硬撼中土格局只会招来灭顶之灾,死路一条。所以他才变通起来,想到了做出个假大眼替掉真灵穴,这是个偷天换日的法子,能瞒过乾坤,不会引来劫数。苦乃山的那个大眼,就是鲁执弄出来的,自那以后,中土世界灵元改道、天劫时间变长,大海深处化作混沌之域……那些飞升的修士们更倒足了大霉,渡劫后去不成仙界,反倒变成丑八怪。”

梁辛已经施展全力,贾添招架不住连连后退,虽然没有被直接击中,但巨力回荡里,他连续几次受到波及,终于闷哼了一声,暂时说不下去了。

梁辛笑:“早告诉过你,别太罗嗦,要不故事讲不完!”

“没想到,你还真是铁心要杀我……”贾添好像很喜欢和梁辛说话,从不肯放过开口的机会,哪怕是废话。

贾添缓了半晌,勉强稳住颓势,这才继续讲下去:“苦乃山的大眼,是鲁执凭空捏造出来的,单靠那里的地势、气脉可不成。鲁执要动用大法术,移山造岭、填川开河……总之忙碌了不少时候,苦乃山猴儿谷格局初显,但这些事情,算起来最多是准备功夫,距离真正的灵穴成形还差得远,而到了这一步,才是鲁执真正施展手段的时候!”

“哦,对了,有两个事情,不知你知不知道,一是鲁执是山天大畜;二是鲁执擅炼,尤其是炼化仙魔尸体。”

贾添等了片刻,没得来梁辛的回应,咳了一声:“打杀归打杀,我也没拦着你不是,不过我在这讲得认真,该答应的时候,你好歹也吱一声。”

“知道!”

贾添心满意足:“有时候我会怀疑,说不定他是第一头山天畜,就和浮屠一样,都是天地初开时诞出的怪物……咳,扯得远了,反正他是山天大畜就对了,所以他也懂得豢养山天畜的法门,在假大眼初具规模之后,他又把十个随他同行、死在无应劫上的仙魔尸体,集中在一起,最终炼化成了十九枚山天胎。”

“其中的十八枚灵胎,被他按照三、六、九之数,分别置入猴儿谷周围的山体之内,莫小看了这个‘三六九’,其间的道理可大得很……‘三’,一生二、二生三,而三生万物,;‘六’为六合,上下四方、天地尽在其中;‘九’,万事起于一极于九,阳之数,道之纲纪!”

“鲁执按照外三、中六、内九,围绕着猴儿谷布下了三座大阵,暗合天地气数,宇宙乾坤被一网打尽!十八枚灵胎,被一一填入阵眼,随着他们慢慢成长,大阵也运转开来,他们长得越茁壮,阵法的威力也就越凶猛,对灵元大脉吸引也就越强大。”

正说着,贾添哇地喷了一口鲜血,胸口正中梁辛击来的凶猛劲力。可他真就仿佛个疯子,没有丝毫怪罪之意,只是把护身法术又舞得更急了些,口中仍在说着过往故事:“再复杂的道理就不解释了,总之三六九之阵非同小可,十八枚灵胎更不得了,养下他们,能给猴儿谷聚拢天势地气。”

“而十九枚灵胎中的最后一枚灵胎,也是最好、最珍惜的那一枚,被鲁执置入了假灵穴,这才是关键所在、大眼能否成形的关键!最后这枚灵胎,与另外那十八个兄弟同宗同源,彼此呼应,因此猴儿谷大眼也和周围的三座大阵相成相济。十八灵胎奉他为主,三座大阵也以猴儿谷大眼为尊,同时咆哮天地,吸引灵元大脉……再之后,便是等待了,十九枚灵胎不停成长,变作真正山天大畜,阵法也发动到了极点,最终,整座气脉都被引了过来,而假大眼也终于变成了真灵穴,大海那一边的真大眼,被彻底废掉了!”

以前梁辛只知道鲁执造出了假的大眼,但鲁执是如何做成这件事的,他却一无所知,直到现在才明白鲁执的手段。而故事越讲越骇人,梁辛的神情也渐渐变得惊疑不定了……

贾添的声音不停,语速也在不自觉中加快了许多,不是因为梁辛的攻势,而是贾添整个人,都开始有些激动了,跳过了灵胎如何长成,为何会破山而出等诸多中间的过程,直接向梁辛说起结论:

“苦乃山中,入身‘三六九’的山天畜,每一个的出身之处,都算是一处福地,唯独猴儿谷深潭下的大眼才是真正的灵穴!另外那十八处福地,不过是奴、是侍,是大眼成形的辅助。”

“而每一头灵胎化成的山天畜,都和自己的成长之地气运合一,同命共生。大畜一死,他们出身福地或者灵穴,也随之枯败;反之亦然。”

“不过,在假的大眼真正成形后,灵元气脉循环往复,已成定局,三六九大阵也好、那十八处福地也罢,也就可有可无,即便尽数毁去,对猴儿谷的那只大眼也没什么影响了。”

说到这里,贾添突兀提高了声音,语气中的笑意也越来越浓:“小鬼,说到现在,还不明白么?”

“你知道我生具造化,我的力量不是修炼来的,而是与生俱来,巧合么?”

“鲁执是山天畜,为开拓新大眼炼化了十九个灵胎,养成了十九个人形大畜。而我有十八个同门兄弟,个个都厉害无比,犹胜百无一用,巧合么?”

“十头给朝阳护法的大畜、猴儿谷三百里大畜禁制,你见识过我的手段,当知我也会养山天畜,巧合么?”

“鲁执往事,都是太古秘辛,我却全都了解,为什么?”

“仙道怪物做梦都想击毁大眼,唯独我不睦飞仙,费尽心机,拼出全副力气,也要保护大眼周全,为什么?”

字字如雷,梁辛心旌动摇,而贾添却放声大笑:“在猴儿谷深潭下,我着天猿困杀的那十八个神仙相,就是大眼周围十八处福地的主人,他们都是我的同门兄弟……我就是最后那头灵胎养成的山天大畜。我的出身之处,正是猴儿谷的大眼!”

说到这里,贾添的声音突然平缓了下来,笑意一扫而空,语气淡漠而冷清:“你来找我,所为的就是杀我。我刚刚说的、要给你出的题目了,现在题目来了……我和大眼同命共生,杀了我,大眼随之崩裂,不用等九星连线,浩劫立刻降临,这道题,你怎么解?”

说完,贾添猛地收敛神通,双臂大张再不设防,目光与语气中,满满都是疯狂,再度放声狂笑,对着梁辛吼叫:“小鬼,杀我?来呀!”

从头到尾,都是贾添自说自话,所有事情都是他用嘴巴讲出来的,无从考究更没有人证物证,可梁辛信了他。

信贾添所言,只因为四个字:丝丝入扣。

大段地往事中,不仅说明了鲁执‘捏造’假灵穴的经过,还点明了贾添的出身,而在梁辛眼中,始终被迷雾笼罩的贾添,也随之变得清晰起来!

贾添不在乎人命,只在乎这一片大陆所在的天地——他是猴儿谷出身的山天大畜,换个角度去看,他就是假大眼,他就是中土大陆两只定盘星之一,由此他才会觉得,这座天地是他家的园子,或者说,这座天地本来就是他家的园子;

所有的神仙相都盼望飞升,甚至鲁执兄弟、谢甲儿这些没有道心、无法飞升的‘另类’强者,也想到仙界去看一看,贾添也坐拥大力,对仙界却毫无兴趣——他是鲁执门徒,他知道仙界的真相;

而最重要的,贾添和神仙相为敌,他的动机何在。要是其他的强者,为了个‘园子’,犯不上去和那样一支仙道大军为敌,可贾添不同,他和猴儿谷大眼同命共生,假大眼被捣毁,他也会死于非命。这件事没得通融,谁要毁猴儿谷大眼,他便要先毁了谁!

还有,‘想不到’中看不见他的因果、会豢养山天大兽、懂得篡改灵元的一些法门……诸多事情顺理成章地串在一起,梁辛也由此笃定,贾添说的是真话。

虽然对贾添,还有不少疑惑,但也仅仅是疑惑,而并非‘破绽’。

另外梁辛也想通了另一件事,为何以‘来不及’对付贾添的时候会有可怕的外力涌来。贾添就是大眼,用‘来不及’去绑他,就等若以魔功笼罩住小半座中土,梁辛魔功的范围达不到那个程度,自然会引来天地势力的凶猛反扑。

梁辛脸色狰狞,拳头高举,可猛冲的势子却无论如何再没法继续下去,杀了贾添,就等于毁掉猴儿谷大眼,就等于毁了中土!

真相骇人,完全出乎意料,惊讶中梁辛的声音也略显干涩,瞪着贾添问道:“上次在大眼时,你怎么不说?”

“大眼里你我都告脱力,你杀不了我,我何必和你废话。”贾添的笑容不变,双手背负身后,眼神中的疯狂消散,换而无尽嘲讽:“怎么,不敢杀了么?魔君也不过如此……”话还没说完,梁辛忽然咆哮了一声,再度扑跃而起,嫦娥劲力与七蛊星魂同时发动,势若疯魔,又向他冲了过来!

贾添全没想到梁辛得了失心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竟然还咬牙切齿地轰杀过来。他摆出的是一副‘我不动手,你想杀就杀,可是你敢杀么’的态度,但梁辛真犯浑玩命,他又哪会能真去和小魔头同归于尽。

贾添惊呼了一声,又唤起护身法术,手忙脚乱地抵挡梁辛的猛攻,语气里的从容、嘲讽、笑意都统统消散不见,气急败坏地怒斥道:“混账东西,你真要毁了中土么?”

梁辛甩头向着贾添吐了口唾沫,嫦娥力的口水,也足以分金裂石了……小魔头随即开口:“你知道鲁执和十大凶魔,那你知道楚慈悲么?”

问过之后也不等贾添回答,梁辛就继续道:“跟着楚老,我学了个乖!”

贾添喝问:“学到了什么?”

梁辛却呵呵呵地笑了起来:“你猜。”说话时攻势毫不停顿,暴风骤雨般打向强敌。

梁辛学到的,是楚慈悲对付轮回二鬼的办法。

轮回罗刹是杀不完,贾添是不能杀,根本就是两回事,但是对付他们的手段却毫无却别:不杀,打到对方脱力重伤,无法再稍动,然后‘关’起来……贾添是灵穴山天大畜不假,但也只是和假大眼同命共生,而不是伤害共担,贾添受伤挨打都不会影响大眼,只要他不死就没事。

梁辛越打精神,脸上的笑容也是正经开心,事情几乎没太多变化,不过是从诛杀贾添变成了痛打灵穴山天兽。

恶战的局面完全是一边倒,贾添挡不住来梁辛的猛攻,不片刻的功夫,身法就已经散乱了,法术也渐渐无力,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梁辛彻底打翻,但贾添却没有要逃跑的意思,而且眼中的惊愕愤怒也不知何时消散了,摇头笑道:“不成了,不能再打了……”说着,他的声音突然一变,变得又尖又细,从口中吐出一连串谁也听不懂地古怪发音。

怪声响起的刹那,大地剧烈晃动起来,啪啪脆响不绝,扑在地面上的巨大石板纷纷爆裂,一条条狰狞裂纹迅速蔓延,层层金光从裂隙中透出,直射苍穹!

弹指功夫,轰的一声,碎石迸溅泥土飞扬,一条周身裹满金光、足有三十丈的巨蛇破土而出,身体盘转蜿蜒,正把贾添护在了中央,挡下了梁辛所有的攻势。

突然窜出来的大蛇!

巨蛇栖息地下,在它发动之前,甚至连梁辛的灵觉都未能发觉……贾添果然还是有后援的。

连串猛击,数十道七步劲力轰杀过去,却始终没法冲破大蛇的防御!梁辛收手后退,凝神端详这头突然跳出来的怪物,但是蛇身上金光浓稠之极,一时间看不出它的真实面目。

有了强援相助,贾添又变得从容起来,也不怕梁辛再来突袭,绕步而出,走到了大蛇之前,对着梁辛点点头,笑道:“小把戏,见笑了。”

贾添身边有可怕怪物守护,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算不得什么意外,梁辛也没去大惊小怪,只是有些纳闷:“有这么厉害的家伙却不早用,非得挨打到不行才放它出来,你可有点贱了。”

贾添却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我总也摸不清你的性子,越是琢磨不透就越觉得好奇,挨你两下,倒明白了你这个人,也不冤。”

梁辛饶有兴趣:“现在摸清楚了?我是什么人?”

“你是个混人!”贾添一点没客气。他不知道梁辛只想打到他脱力伤残、不敢来要他的命,还道小魔头宁可毁掉中土,不理傀儡也要杀他,理所当然送给他‘混人’两字。

梁辛乐了,又伸手指向贾添身后的巨蛇:“厉害得很,是什么蛇,比着大蟠螭应该还要强上不少。”

“它是什么,你自己看。”贾添转回身,向着怪蛇一甩大袖,包裹在蛇身上的浓烈金光立刻消散一空。

蛇头有角,形若鹿角;蛇身有爪,形若鹰爪;蛇面有须,形若虎须;蛇尾有鬃,形若鬣尾……这哪是一条大蛇,分明就是一条金龙!

不是化形、不是法相,而是一条真真正正地金色天龙!

梁辛脸色骤变,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全不知是该惊叹还是惨叫,他做梦也想不到,贾添竟在皇宫地下养了一条真龙。

贾添似乎很满意梁辛现在的表情,笑着说道:“雕虫小技罢了,用不着这么惊诧。这里是皇宫,本就是真龙境地,气势特殊,这才能在三百年里养成这个小家伙。不过它也只能在皇宫里威风威风,一旦离开宫殿范围,失去了皇家气宙的庇护,就什么都不是了,连条蛇都不如。”

龙是真龙,但离不开皇宫,若非如此贾添哪会放着如此霸道的神兽不用,独自一个人跑去猴儿谷对抗乾坤一掷。

梁辛继续问道:“它也是山天大畜?”

待贾添点头之后,梁辛又好奇追问:“山在哪?皇宫里没山吧。”

山天大畜,必须要有山才能养,否则也不会有这样一个名字了。

贾添伸手指了指脚下,笑着应道:“皇宫有山,不过你看不到罢了……那座山是倒长的,山基是地面,山尖则刺入地心,整座京城,都坐落在这‘倒头山’的山基上。”

梁辛还有疑惑:“这条龙不能离宫,那你为何不让朝阳在宫内渡劫,为何不把咒井也藏在宫里?”

“龙性霸道自私,见有人渡劫,而它却还在人间,哪还了得,要是朝阳在宫里渡劫,这条小龙第一个就会冲进天劫,去把朝阳撕了。”不知为什么,贾添对梁辛的耐性总是极好的,丝毫没有烦躁之意,耐心给他解释:“至于咒井么,是靠着灵元滋养而成的,在这条小龙眼里,可是份香甜美味,我要把井挪到宫中,它第一个会钻进去给我捣乱。”

说完,贾添对梁辛摆了摆手,笑道:“只要我人在皇宫,你就伤不得我,收了势子,聊上几句?”

不远处就盘这条龙,梁辛哪敢放松下来,全身都紧绷绷地:“聊啥?”

贾添笑了,脸上千万碎片同时变化,契合无缝,拼出了一个完整笑容……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98章 别太罗嗦 下一章:第400章 两个大伯
热门: 死神的精确度 暮光之城3:月食 吉祥纹莲花楼·玄武 青囊尸衣 路边的十字架 沧海4·周流万物(2017新版) 申公豹传承 破庙有神仙 古镇迷雾 三京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