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历代皇帝

上一章:第396章 不够资格 下一章:第398章 别太罗嗦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梁辛赧然,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是好,小汐却没等他再开口解释,就把话题兜转回来:“人头的事情,你想清楚了?青墨和老爹他们,一时都回不来,时间还算富裕,能说来听听么。”

梁辛没再矫情什么,走上前拉起小汐,依着一棵大树坐了下来:“想通了一些,大概的结论已经有了……还记得,梁一二曾让宋红袍去刺杀自己么?”

梁一二死前的一段时间里,命令宋红袍来刺杀自己,并在宋红袍最后一次刺杀失败后传令于他:两个月内你再来杀我一次,若能成功,就去苦乃山司所找靳难飞要一只玉匣,你打开一看就明白了。

玲珑玉匣材质特殊,密封极好,本身就有镇腐之效,梁辛在得到玉匣时,里面的人头已经枯萎难辨,是因为时间间隔太长,如果当时宋红袍打开玉匣,人头至多存放了几年功夫,还是能保存完好的。

当时洪太祖还在位,他的画像在民间也广为流传,宋红袍当然认得他,若他能真的杀了梁一二,再按照大人交代,找到玉匣,取出人头一看便明白,真的洪太祖已经死了,仍坐在龙椅上的那个,当然是假皇帝。

梁大人的‘遗命’也就不言而喻,他要宋红袍刺杀假皇帝,除掉篡国妖人。

梁一二不是普通人,妖物篡国能瞒过天下,却瞒不过他。他死前做的最后一件事,不是‘搬山’,而是诛妖。

梁一二是须根扮的,可那时的梁一二,却不是真正的须根……他已经被女巫催眠,变成了一个心怀天下,忧国爱民的真正英雄,岂能容妖物把持人间?

小汐跟着梁辛的话想了片刻,才再度开口:“大概能明白,不过还有几处疑惑,想不通。”

梁辛笑了笑:“哪里想不通,尽管来问。”

不止是为了帮小汐解惑,梁辛也要趁着这个机会,把整件事的脉络再重新理一理,真要确认无误的话,他还要去做一件凶险大事。

小汐直接开口:“第一个不解之处,梁一二手上有太祖皇帝的人头,既然有证据,为何不公布真相,而选刺杀一途。”

“那时大洪朝开国,充其量十几二十年的功夫。国势未稳根基不牢,妖人篡国这四个字太过骇人,一旦公布出去,怕是会让中土立刻重陷乱世。相比之下,刺杀的影响小一些吧。莫忘了,梁一二真心爱民。”

‘真心’两字,梁辛咬得极重。

小汐点了点头:“另外……梁一二的本领何其惊人,既有魔功护身,又有两件玲珑至宝在手,凭着宋红袍,再练上一千年也休想杀得掉他,我不明白这道命令意义何在?而且,他又何必训练宋红袍,为何不肯亲自出手?”

在小眼中,梁辛也想过这个事情,当下缓缓摇头:“按常理没法去解释,由此我假设了一种情况——在培养宋红袍之前,梁一二已刺杀过一次假皇帝,不仅败了,而且还伤得不轻。”

于情于理,在发现妖物篡国之后,都轮不到宋红袍诛妖,第一个动手之人肯定是梁一二。

结果不言而喻,梁一二负伤,败了回来,他知道自己没能力再去杀掉妖人,这才这才开始训练宋红袍,把‘弑君诛妖’的重任,传到了宋红袍的肩上。

正如小汐所说,正常情形下,宋红袍就是再修炼一千年,也别想碰到梁一二的衣角,可如果梁一二身负难以痊愈的重伤呢?

至少,在宋红袍的一次刺杀中,老叔都被波及,重伤之下修养了三百年,若梁一二全盛,面对那时连六步都未突破的宋红袍偷袭,又怎会连他最信任的鬼仆都保护不了。

事情明白得很,当时的梁一二重伤在身。

不知不觉里,小汐眯起了眼睛。梁辛从二哥那里学来的毛病,又被小汐学了去:“为什么是宋红袍?!”

梁一二要刺杀皇帝,就不能从九龙司中选人,宋红袍虽然也是青衣,但他是‘私兵’,真正忠心,只要梁一二一声令下,别说杀皇帝,就是阎罗王他也敢去刺。可关键是,梁一二麾下,不止宋红袍这一个‘私兵’。

别人不提,只说东篱先生,也对梁一二惟命是从,而且他在三百年前就已经是六步中阶,无论见识、心思还是修为都远超宋红袍,更适合刺杀假太祖的任务,梁一二为何不把他调回来,而是选了宋红袍?

梁辛的眼睛亮了,语气也在不自觉中加重了许多:“问得好,为何是宋红袍?这才是关键所在!靠魔功和两件玲珑至宝都杀不掉的妖人,凭什么梁一二会觉得宋红袍能对付得了……宋红袍,有什么特殊之处?”

宋红袍的特殊之处一数一大把:长得丑、天生侏儒、爱穿大红袍、阴狠好杀,不过这些都不能算数,梁辛在小眼下早就想得明白了,梁一二之所以会选中他,就只有一个可能:宋红袍是天赐蛊身,他是练蛊的。

小汐略显迷惘:“你是说,梁一二发现那个篡国妖人,只有靠蛊术才能杀之,由此梁一二才选了宋红袍?”

梁辛却没急着解释什么,而是反问道:“那个篡国妖人会是谁?”

小汐朱唇轻启,吐出两个字:“贾添。”

正邪两道苦乃山决战前,梁辛等人从草原赶赴离人谷途中,三兄弟就有一个猜测:三百年前,梁一二被杀之事,多半与贾添有关。当时小汐并不在场,不过事后青墨在闲聊时,把那场讨论的始末都讲给了她听。

现在有了太祖人头这么重大的证据,也就更加印证当初的猜测。

两件玲珑法宝,一身邪魔功法,三百年前梁一二的修为堪称中土翘楚,大宗师在他面前也不值一提,但却奈何不了篡国的妖人……贾添的修为高深莫测。

‘自己的’开国重臣、九龙司大掌柜,竟是个真正的绝顶高手,梁一二暴露战力后,假太祖自然要去调查他的真实身份,由此查到了他就是须根,是无根之人……贾添知道梁一二的真实身份。

最要紧的,身怀大本领之人,只求飞仙破道永生逍遥,谁也不会把皇帝的宝座放在眼里……贾添要修改中土风水来滋养邪井、准备傀儡邪术,做了皇帝便能驱役天下青壮,且不会让修界生疑,事半功倍。

“贾添篡国,做了洪太祖,这一点应该不会错。不过还有件事你不知道,他和浮屠一样,都是天地间的异物,力量与生俱来,生俱先天造化,能大大消弭中土间劲力轰袭的伤害。”

跟着梁辛把小眼中浮屠关于‘造化削减’的指点,原原本本给小汐复述了一遍。

待小汐点头,表示明白之后,梁辛把话题一转,重新提及小汐最初的疑惑:“蛊术之力是天星之力,这便是梁一二为何要选宋红袍的原因了!”

宋红袍是炼蛊的,蛊术力量来自星河,是‘不属于中土世界的力量’,就对付贾添而言,这门功法的‘效率最高’。

小汐的眉头皱成了一团:“有些勉强,就算宋红袍会蛊术,靠着他去杀贾添,还是差了太远。这个事情不靠谱的。”

“莫忘记,在安排宋红袍‘办事’前,假大人和假太祖已经拼过了一场,梁一二重伤,贾添也未必好过,多半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至少当时在梁一二看来,宋红袍应该是有机会的……梁一二啊,他是真的心疼手下,不愿让宋红袍盲目送死。所以他才会把自己当成了标尺,若宋能杀他,便能杀掉贾添;若连他都伤不到,宋红袍也就不用出手了。”

可宋红袍贪功冒进,全力发动奎木狼向憨子夺力,结果被自己的功法困住了整整三百年,再没法去执行梁一二交代下来的任务,而后梁一二最终也在与篡国妖孽的争斗中落败。

妖人冒充太祖皇帝,蒙蔽了整座天下,梁一二的诛妖之举无论成败,对世人而言都是弑君,而他最后的下场也是获谋反大罪,遭锯割极刑惨死……

梁辛忽然笑了起来,不过神情之中并没太多欢愉,而是纠缠着满满地感慨之意:“须根催眠自己,本来是为了飞升,可在催眠之后,他就真的变了个人,变得不计生死,只求人间太平,心境上真就切合了神佛的慈悲之意,为了诛杀篡国妖人,不惜用自己做‘标杆’,到最后也真的搭上了性命……这个结果,须根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

小汐也不知道是该叹还是该笑,须根或许死不足惜,可梁一二却当真活得顶天立地,活得无愧人间。

须根闹了个天大的笑话,不过这个笑话里,唏嘘也太多了些。

笑声收敛,梁辛又继续道:“贾添篡国,成了洪太祖。在小眼里我顺着这一点,又往下猜了一步:他不止做了一任洪太祖,大洪朝三百年,从太祖到熙宗都是他!这一来,许多事情都能解释得通了。”

洪太祖痛恨修士。可自太祖之下,第二代皇帝开始,突兀转换了念头,开始笃信仙道,供养国师自由出入后宫……皇帝求仙道,惹得修真道开心,几百年下来,任谁也不会去怀疑‘灵元被篡改’会与皇帝有关。

大洪朝的皇帝,个个英明神武,上下三百年,一个昏君都没有,而且一代强过一代……从头到尾,龙椅上坐着的都是贾添,这一行他越干越熟稔,当然‘一代’干得更比‘一代’强。

凭着贾添的本领,或操纵‘傀儡’,或幻影化影,去做上三百年、几十代皇帝,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最后,再把贾添和洪熙宗重合起来,事情也就更清晰了。”梁辛声音不停,一股脑地向下说:

“熙宗皇帝统御大局,麒麟具体实施,上下策应,在最后、最关键的十几年中,大肆修改中土灵元,保证咒井成形。被天门发觉异常后,弃卒保帅,麒麟甘心赴死护主,若熙宗不是贾添,麒麟又哪会认下罪责、自甘自愿与朝廷撇清了所有罪责。”

“齐青诈尸变成傀儡。天门宗师无数,卸甲五祥瑞虽然有名,但修为也算不得太出色,为何偏偏只有她受害?天门高手中,也只有齐青曾与熙宗共处过一段时间。她是死后变成傀儡,‘与众不同’,其中缘由并不难猜,贾添准备咒井邪术的同时,说不定还不甘心,又想设计一项尸化傀儡之术。此术一旦成功,浩劫出现时,贾添完全可以袖手旁观,先让天门统御整座修真道与和神仙相恶斗一番,待修士们尽数被神仙相歼灭后,他再施展邪术点活修士身体结成傀儡大军,这一来原先只能打一仗的修士,就能够再多打一次……不过他的新设计还是失败了,齐青是七七之后诈尸变作傀儡,贾添等不起四十九天,最后还是放弃了‘尸化傀儡’,但‘试验品’齐青已经中了邪术,没得更改了。”

“我的两重身份,梁大人之后、魔君之子,在我乾山第一次与贾添‘碰面’之前,知道这两重身份的人少之又少,那时贾添却知其一,不知其二。事后二哥曾怀疑到石林身上。二哥的怀疑没错,可石林却是冤枉的。石林不曾把梁辛的身份告诉贾添,但这件事他不会也不敢向皇帝隐瞒。没人能想到,洪熙宗就是贾添,石林泄密仍不自知。”

“还有,‘法术来自鸡’、贾添将朝阳藏在浩荡台、咒井先藏于‘钦天监’后又挪移到镇山之巅……贾添的行踪,大半都与京师有关。”

……

其实,最后的这一串推测,已经和‘玉匣人头’没有太多关系了,但是洪太祖的这棵人头,是一个重大的契机,也就是在这个契机之下,梁辛的思路才得以突破,诸多杂乱线索一一归拢,整件事也变得清晰起来。

梁辛敢拿脑袋和别人去赌,贾添就是大洪朝的历代皇帝。

梁辛长长地呼出了一口闷气,洪太祖、假皇帝、梁一二这一大串事情,终于说完了。

找贾添难,但找皇帝却再容易不过,皇帝陛下,自然住在皇宫里……虽然不确定邪术之后,贾添是否还在皇宫内院,但这趟京师之行,梁辛是一定要去的。

进入老巢去擒贾添,其间的风险,甚至远超‘六趣三返’,所以梁辛才要支走青墨,同样,他也不想让两位义兄和其他人涉险,不想等小眼里的同伴归来。

到了现在,小汐哪还不明白梁辛的心思,不过她知道,自己跟去京师也帮不上忙,只是给梁辛徒增累赘罢了。

木老虎可一点没客气,瞪着梁辛道:“这趟玩命的勾当,你不带别人,就选我同行?”

梁辛还真就打算只带木老虎去,一来,老虎现在手上有万多件法宝,战力惊人,着实是个好帮手;二来,他有草木真身,能轻易瞒过贾添身边的傀儡护卫;三来,大家不是很熟……梁辛不心疼他。

不过梁辛也没勉强,对着他道:“你要不去就算了,大家就此散伙,互不相欠,以后各走各路”

木老虎目光闪烁,犹豫了半晌,咬牙之后,又变回二混子的神气,笑嘻嘻地应道:“早都说过,我是亡命徒,玩命的差事没了我哪成!”他现在境地尴尬,就算贾添不找他麻烦,下一波神仙相大军也会来杀他,唯一的保命之道,也就剩‘日馋仙宗’了,何况还有‘飞升仙界’这么大的诱惑,最后他选择梁辛,再正常不过。

梁辛哈哈一笑,客气了句:“有劳木先生了!”,跟着转目望向了小汐:“怎么,还有什么疑惑么?”

“有!”小汐的声音略略有些急促,可一个‘有’字之后,却愣在了原地……哪还有什么疑惑,可一旦‘没有’,梁辛便要启程了。

沉吟了片刻,小汐终于给自己‘找’出了一个疑惑:“梁一二是如何发现贾添篡国的?”

木老虎虽然不知道前因后果,但是听梁辛给小汐一段一段解释下来,对事情也多少了解了些,听到小汐的问题,不等梁辛开口,他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个事情只有天知道!”

不料梁辛却笑了笑,开口回答:“这个事情我也想过,贾添的法术和心思都了不起得很,在皇位上不应该会露出什么明显破绽。我觉得,或许是梁一二在追查其他案子的时候,无意中查到了这件事……”

梁一二当年致力搬山,曾远航凶岛恶海以求重振凡间的‘天眷神力’,借以对抗修真道,结果却意外对上了岛上苟延残喘的百纳等人,由此得知了神仙相之事,而后他不知又得到了什么线索,一直查到猴儿谷,不仅与天缘结盟,甚至潜入过深潭。按照梁辛的猜测,梁一二很可能是在追查这件案子的时候,发现了贾添对皇位的图谋。

小汐的脑筋已经乱了,再也找不出新的疑惑……

梁辛当然能明白她的担心,拉过她的手,轻声安慰道:“我的恶土力,是从仙界得来的,也算是贾添的克星了,放心便是,就算打不过他,凭着身法至少逃命没问题。”说着,停顿片刻,又继续道:“还要借你的星魂来用用。”

自从毁灭邪井之后,星阵众人或重伤或被擒,七枚星魂都集中到了小汐身上。

小汐勉强笑了下:“星魂本来就是你的。”说着,心念微微转动,将星魂重新遣回梁辛体内。

“仙界恶土、七蛊星魂,都是外力,对付贾添再合适不过,不用太多担心。何况贾添不久前脱力,他恢复起来,可未必有我这么快……”

梁辛不会安慰人,对儿女之情,就算心里再怎么不舍,嘴上也说不出什么缠绵调子,几句话之后就不知该说什么了,到最后也只是对小汐点了点头,笑着说了声:“放心吧!”随即放开了白衣少女的手,与木老虎结伴出发,向着京师方向赶去。

出发后不久,梁辛忽然笑了起来,木老虎被他吓了一跳,皱眉道:“笑啥?”

梁辛笑着应道:“三百年前,假大人对上了假皇帝;三百年后,假子孙又对上假皇帝,不觉得有趣么?”

木老虎心里念叨了句‘有趣个屁’,口中笑道:“有趣得很。”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96章 不够资格 下一章:第398章 别太罗嗦
热门: 飞天 致死坐席 六月飞霜 巴蜀图语3:大禹地宫 黄色房间的秘密 戴恩家的祸祟 超脑4:海岛 暗杀1905 第2部 在地狱那头等我 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