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不够资格

上一章:第395章 泥犁四方 下一章:第397章 历代皇帝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只要能救便好,梁辛又放松了不少。正经事基本说完,曲青石等人也不再耽搁时间,或疗伤或修炼,各自屏息凝神,就此入定。浮屠则拉住梁辛,一定要他把最近的经历,统统讲清楚才肯罢休。

浮屠在小眼中,‘度日如六年’,百无聊赖之际,听故事就是他最大的享受了。

梁辛当然不会拒绝,除了‘乾坤一掷’外,把自己这段的冒险,加油添醋,好像说评书似的,原原本本都说了出来。

浮屠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插口询问,直到梁辛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完后良久,他还意犹未尽,抓住一个个细节穷追猛打,恨不得能再‘榨’出几个好听的故事出来,梁辛说得口干舌燥,心里盘算着,下次要不要请个说书的茶博士下来……

东问西问,浮屠最终确定下来,梁辛肚子里真没故事了,圆嘟嘟脸上掩饰不住地失望,漂了几圈之后,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对梁辛道:“有个事情,我有些想不通,你脑子好,帮我想想。我被人诱入小眼的经过,你还记得么?”这时候骨海再次翻涌了起来,片刻之后,一片骨骸裹住仍处在‘不死不灭不活’古怪状态中的无仙,浮到梁辛面前。

“他是神仙相的首领,在他族中,即便不是最厉害的那个,也够资格派位前列,对吧。”浮屠说着,一只掌骨飞出骨海,伸出手指,指了指无仙:“你觉得,就凭着他的本事,够资格让我从大海深处,一直追到镇百山,还追不上么?”

梁辛愣住了。以前他修为有限,而神仙相是飞升之人,对他而言无疑是高深到无法理解的极道强者,从梁辛的角度,根本就衡量不出神仙相和浮屠的差距。只道双方差距虽然不小,但也不会太大。

当时就形成了‘惯性’,后来也就不再去想这件事了。可现在再去琢磨此事……自己已经是嫦娥劲力,在神仙相中也算是上品了,可相比得了身外身的老叔,自己还差得远,而老叔又远远比不得浮屠。

“无仙在中土这些年,都在参悟‘完美天道’,修为和战力都大幅退步,据他自己说,只剩鼎盛时的两成左右。”梁辛不是要辩解、否认什么,只是这个话题疏忽不得,他要把相关细节交代清楚,或者说是提醒浮屠。

浮屠嘴角抽了下,面色轻蔑:“我看得出他全盛时的修为,还是一样,不够格在我面前逃遁万里。”

第一次登陆中土的神仙相中,最厉害的那个‘不够格’,那有资格让浮屠追杀万里的,就只可能是‘神仙相中隐藏实力之人’了。

贾添。

梁辛的脑子有些乱了,引浮屠入小眼,实际就是对这座灵穴的猛烈一击,目的是为了借着巨震寻找大眼;可贾添为了保护大眼,费劲心机,他又怎么会来发出、引诱浮屠。

两件事自相矛盾,没有道理了。

梁辛找了个舒服姿势坐下,静下心来,随手摆弄着几块碎骨,开始仔细推敲这件事……过了半晌,他才再度抬头,望向浮屠:“若我没记错,当初放你、攻你、引你的,是一群人。他们有多少人?”

“十几个的样子……二十个左右,没仔细数。”

梁辛的神情清明了许多,继续追问:“最后他们受伤了没?”

浮屠冷哼:“没能追上他们,对方自然也没收到什么伤害,但万里追逐,一路被我穷追猛打,逃到几乎脱力,总是难免!”

聊聊几句问答,梁辛已经大概明白了,释放、引诱浮屠的过程,贾添应该没有参与,但多半是他出的主意。

轰击小眼、保护大眼,虽然矛盾,但完全能解释得通:贾添不止背叛了同道,他还坑害了同门——十八个同门兄弟。

隐藏实力的,不止贾添一个,而是他们所在的那一脉、一共十九个强者。

在大眼中布下的幻术,能够擒住神仙相大军,但对那十几个同门兄弟却毫无效果,这些人与贾添同宗同源,修为自不用说,若战力鼎盛时,单凭傀儡天猿对付不了他们,由此贾添给他们找了个差事,事先把一群同门的修为消耗掉七七八八。

至于贾添和同门,这十九个人,为什么要众多神仙相中隐瞒修为,仅凭现在的线索,实在没法去猜测了,要知道,就凭着他们‘够资格’被浮屠追杀万里的实力,足以取代百无一用、成为第一次浩劫东来的首领了。

梁辛没再瞎猜下去,此刻能确定的,就是贾添师门一脉的弟子,修为远超四大首领……

浮屠直言:“放我出来的十几个人,比着风习习只强不弱,贾添的修为不言而喻,你要对付他,最好小心点。”

梁辛笑而点头,又陪了浮屠‘两三个月’后告辞而去,返回地面。凡间一天小眼六年,梁辛耐性再好也不愿从那里枯坐几十年,回到上面来等‘效率’更高些。

大司巫赐下的那一盒子小骸骨全都丢了,进入小眼只能靠‘眉心骨珠’,此物珍贵,除非必须下去的,其他人都留在了外面。

小汐、木举人等都在离人谷中,青墨更不用说,她的体质特殊,连靠近小眼都不行,更别说下去了。

梁辛回来与谷中同伴汇合,目光一扫,发现木老虎没和大家在一起,纳闷问道:“老虎呢?”

小汐笑答:“木先生重返离人谷,心生感慨,一定要在故地重游一番,以抒胸臆。”

梁辛呵呵一笑,不再去管木妖,挑着重点把小眼中的情形大概说了下,青墨听说师门能够解救,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都神气了许多,脸上的笑容也都变得更光彩了些。

这个时候,木老虎溜溜达达地回来了,看他神情,居然还真有几分唏嘘,遥遥对着梁辛道:“人去楼空,好好一座仙家福地,荒败了,荒败了。”

说着,他又笑了起来:“刚才转到了我以前栖身过的小境,那里多出来一座被红布蒙住的泥塑,我还道是大祭酒念着我给离人谷的惠泽,给我塑像示谢,可解开红布一看,雕得原来不是我,自作多情了。”

梁磨刀微微一愕,随即伸手拍了下额头,摇头骂道:“糊涂脑袋,忘了个死死的!”说着当先迈步,和几个同伴一起向着那座小境赶去。

离人谷中,还有一座泥胎来着。

黑白无常与何山冲合力施展邪术,来复原梁一二留在玲珑玉匣中的干枯人头,大祭酒为了避免外人打扰,把他们安排在谷中最静谧的小境,这座小境,以前木妖曾经住过。

上次提及‘复原人头’,还是苦乃山决战前、日馋高手集结离人谷的时候,当时何山冲的邪术‘即将大功告成’,现在时隔一年,人头早就被复原了出来——小境中,一座真人大小的泥塑矗立。

是个老者,看上去在五六十岁的年纪,五官平凡,全无特殊之处。

纵然邪术神奇,还原出的人头与真人一般无二,可毕竟它是一尊泥胎,能重造面目,却无法再塑气质,由此老者也就变得在全无特点可言,给‘他’穿上官服,便像个大人;给‘他’换身粗布衣服,就是个农家老翁;给‘他’拿只算盘,又会变成个老掌柜……梁辛早就想到过,人头真还原出来了,估计自己也不认得对方,此刻倒不怎么失望,转头望向青墨道:“你画画好,帮忙把此人的样貌画下来,回头多找人问。”

青墨愕然:“哪个告诉你我会画画?从小到大我只画过乌龟。”

梁辛比她还惊讶,张嘴想说什么,结果却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一直以为曲青墨擅长丹青书画,不是谁告诉他的,是他自己先入为主。

十二岁,在他知道小丫头的名字的时候,就觉得叫‘青墨’的,一定很会写字画画,这个印象就一直保留下来,要不是今天得以澄清,怕是他这辈子都会这样以为下去。梁辛解释两句,青墨被他的道理逗得咯咯直笑:“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不会画画,怪对不起我这名字来着。”

一边笑着,青墨回头望向木老虎和小汐问:“你们有谁会画……”

不料,她的话还没问完,小汐就沉声接口:“不用画,这个人我识得。”

话一出口,几个人同时吃了一惊。梁一二小心收藏的、在玲珑玉匣中放了三百年的人头,小汐认识!讶然中,梁辛纯粹本能使然,又追问了句:“你真认得他?”

小汐目光笃定,轻轻点了点头:“小时候,我常常见到此人,绝不会认错。”

梁辛更是惊愕,死了最少三百年的人,小汐竟然以前常常见到……不用旁人再问,小汐就直接给出了答案:“他是大洪朝开国皇帝,洪太祖!”

小汐生俱睚眦手,自幼被指挥使石林培养,从幼年一直到十四岁,都在九龙司秘训之处长大。那里有间大屋,专门供奉着大洪朝历代皇帝像,其中洪太祖的画像最大,位置也在最重要,尤为醒目。

在小汐长大后,因为身份和任务的关系,也常常出入京师各司,洪太祖的画像,在这些大的‘衙门’中几乎都有陈列,小汐不知见过多少次,对洪太祖的样貌,她闭着眼睛都能画下来。

刚才一见到小境中这座泥塑,小汐立刻便认了出来,泥塑就是洪太祖。

其实不止小汐,如果柳亦、曲青石在场,甚至随便一个正牌九龙司青衣在此,都能轻易认出这座雕像的‘真身’。

梁一二藏在玉匣中的,是洪朝开国始皇帝,大洪太祖的头。

众人皆做沉默,一时之间小境中寂静无声,毫无生气的泥胎呆呆地与梁辛对望……片刻后,小汐第一个开口了:“梁一二因谋逆大罪,被处割据极刑,杀他的人,是洪太祖。”

小汐的神情中恬淡不再,又恢复了青衣杀人的那份清冷,说话时声音平静,几乎没什么语气。她说的事情天下皆知,但也是发现人头真相后,显出的最大‘破绽’:杀梁一二的人是洪太祖,可梁一二在获罪前,得到了洪太祖的人头。

除非洪太祖长了两颗脑袋,否则在杀梁一二前,他就已经死了。

梁辛忽然跳了起来,向着青墨伸手:“给一颗眉心骨珠,我下去找大哥二哥商量此事!”

青墨眉头大皱:“他们还在疗伤,能打扰么?”话虽这么说,也还是摸出了一颗骨珠,放入了梁辛的手心。

梁辛应了句:“打断一会应该也无妨,我去去就回。”话音落处,人已向着小眼方向纵跃而去。

……

小眼之内,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对梁辛又重新回来都毫无知觉,只有浮屠‘漂’着迎了上来,圆脸上尽是纳闷:“怎么又回来了?”

梁辛笑了笑,回答地有些莫名其妙:“想几件事情,另外……或许还得再找个借口。”说完,随便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沉思不语。这一想,便是整整两天!

两天之后,梁辛终于重新活了回来,长长地呼出了一口闷气,抬头望向浮屠:“有没有简单点的鬼话咒法?一学就会的那种,对谁都无害,但是阴气森森,气势不错的?”

浮屠有点懵:“做啥?”

梁辛直言:“我要做件事情,不能带着青墨,想找个法子把她支走。”

浮屠立刻来了精神:“做啥事?你说清楚,我传你蒙人的大咒!”

从始至终,梁辛也没去唤醒两位义兄,除了浮屠,他没和其他人说一个字。又逗留了大约两天的样子,讲完了‘故事’、学会了大咒,最后又对浮屠道:“还有件事要拜托你,待会我会送下来一个白衣少女,你帮我留住她。”

浮屠霍然大喜:“吃了她?”

梁辛吓了一跳:“是小汐,不能吃!留她到其他人伤愈,和大家一起上来就是了。”

浮屠大失所望,嘟囔了两句谁也听不懂的鬼话。

梁辛双手一撑,从地面上跳起,另起话题,对浮屠笑道:“有一件事,我还需印证,要对你施展下魔功,得罪之处,你千万别见怪。”

“魔功?你的‘想不到’?”浮屠已经知道梁辛悟出了自己的天下人间,晃着脑袋满脸无所谓:“不见怪,来吧。”梁辛也不客气什么,执念与身法并举,‘想不到’笼罩浮屠……果然,和猴儿谷时笼罩贾添一样,在浮屠身上,梁辛也看不到任何‘因果’。

浮屠免不了又是一通追问,待弄清楚事情经过之后说道:“那个贾添也和我一样,都是天地异数,力量与生俱来,身具先天造化。这样一来,你对付他的时候也就更要加些小心。”

梁辛不解,皱眉问道:“怎么说?身具先天造化的,难道打不死?”

“放屁!天底下没有打不死的东西。”浮屠一点没客气,直接骂出了口:“不过,这份造化也不是白给的,受到世间之力的轰袭,造化使然,会把伤害消减不少……就这么说吧,你打我的话,一百斤的力量,落在我身上,最多就只剩下五十斤,至于贾添会受多少斤,我不知道。”

梁辛点了点头,笑着随口恭维了一句:“总不可能比你承受的更少。”

不料浮屠却摇了摇头:“不一定。论打,贾添肯定不是我的对手。可他不如我凶猛,不表示他的‘先天造化’会弱于我。这个东西没什么参照,全看运气。”

论到‘好为人师’,浮屠的瘾头比着葫芦老爷还要更大,说完后顿了顿,也不管有用没有,一股脑地向下说道:“另外还有,这个‘造化消减’,指的是同一世界。我是中土世界生出来的神物,身具中土世界的造化,你动用中土世界的力量来打我,造化能帮我抵消不少;但你要是用恶鬼世界的力道来打我,我的造化也就没用了。”

浮屠的话拗口无比,可道理却并不难懂,梁辛又复沉思,不久之后若有所悟,神色迅速地清朗了起来,对着浮屠认真道:“多谢前辈指点!”

浮屠咧嘴,乐了。

梁辛也不再多做耽搁,就此告辞,临行前又对浮屠躬身施礼:“最要紧的,老叔的伤势,拜托你了。”

骨海中飞起一只手骨,不耐烦地对他摆了摆。

……

梁辛重返地面,见他回来,青墨第一个迎了上去:“怎么样,秘密解出来了没有?”

梁辛摇头,满脸苦笑:“哪有那么容易,待会还得下去借着商量。”

青墨把眼睛瞪得溜溜圆:“那你上来做什么?”

梁辛竖起了三根手指:“三件事,我和大哥二哥在商讨中有了些疑问,要向木老虎求证;二是老爹在疗伤时出了些岔子,要靠小汐以星魂相助,我上来带他俩一起回去。”说着,向木老虎望去,后者痛快答应。

“第三件事,浮屠怕巫士们只靠‘泥犁四方’坚持不到老叔复原,传下了一个能护住他们的大咒。你是阴煞真身,只有你能催动咒法。”

青墨心眼直,听到事情有关师门,立刻点头:“传下大咒,我这就去草原施法。”

单以字数而论,咒言并不复杂,只有几十个古怪音节,一会功夫青墨就背得烂熟,又记下了施展咒法的几个细节,在留下了几枚骨珠后,登上飞梭,转眼消失不见。

待她走后,梁辛走近小汐:“咱们下去。”

不料小汐轻盈一闪,远远跃开了,随即露出了个浅浅笑容:“下去就上不来了。老爹没事,大咒也是假的,你也别靠我太近,我怕你会打晕我。”

“你怎知道?”梁辛愕然,不知自己哪里出了差错,蒙过了青墨,却被小汐看穿了。

“没得解释,我就是知道。”小汐继续笑着:“不用那么麻烦,其实只要你一句话,我便会留下来了。不过……我不想去小眼,在那里等人太辛苦。”

说着,小汐缓步,又走回了梁辛身旁,目光清澈,微笑楚楚。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95章 泥犁四方 下一章:第397章 历代皇帝
热门: 凶宅笔记 唐朝定居指南 青发鬼 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 来信勿拆:杀人鬼 黄河古事 邪风曲 都市狩魔人 武道乾坤 破镜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