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帮不上忙

上一章:第393章 同门师妹 下一章:第395章 泥犁四方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大家全都傻眼了,梁辛更是看得清清楚楚,琅琊施展的就是干爹的魔功,绝不会错。

片刻之后,琅琊撤去了天下人间,又闭上双眼舒缓呼吸,去消解掉那份引执念而起的杀心,过了半晌才将双眸再度睁开,望向梁辛:“现在明白了,我是如何撑过草木妖术的?”

琅琊学会了天下人间,修习了这门功法,身体都会变得异常敏感,在妖元侵袭前就能发觉危机到来,继而发动魔功,凝固时间,妖元也无法侵入‘天下人间’,琅琊这才得以自保。

说完,琅琊又‘没事找事’,对着小汐小心翼翼道:“刚才本想请你来试招,可又怕你会翻脸……”

小汐嗯了一声,点头:“我肯定翻脸。”

妖女嘻嘻一笑,明眸转动,又望回梁辛:“刚刚学会不久,有不妥之处,还请师兄指点!”

梁辛苦笑:“没有不妥,就是干爹的天下人间。”说着,恨恨摇头:“我不是你师兄,羊角脆才是你师兄!”

“羊角脆是我的活菩萨,师兄还是你!”琅琊何其聪明,这次和梁辛见面后,发觉她种在羊角脆身上的‘耳目’不再,就明白是被长春天出手破去了,此刻当然也不会去否认什么。

活菩萨现在正在地上跑来跑去,指挥着木老虎掘土埋尸,时不时会怪叫两声、再一番指手画脚,嫌木老虎挖的坑不够圆……

梁辛嘿了一声,不去和她耍嘴皮子,径自道:“从头到尾,都是怎么回事,说来听吧。”

妖女也不隐瞒,痛快开口:“活菩萨身上的‘耳目’,是我和脸婆婆刚到苦乃山避难时给它种下的……”

算算时间,梁辛第一次大海归来、回猴儿谷过年开始、一直到他们去离人谷请大祭酒帮忙破解‘千个圈图’、准备参加中秋邪道聚首,这一大段时间里,琅琊都在苦乃山中避难。

而这其间梁辛经历过不少凶险,每次回到猴儿谷,都会和师父仔细交代自己的经历,有关功法的突破也不例外。魔功独具一格,葫芦老爷虽然是妖中之王、不羡慕人间神通,但是对魔功蕴含的道理也看重的紧,梁辛清楚师父纯粹是‘好奇’,在说起魔功的时候,也异常仔细。

羊角脆和主人亲昵,每次梁辛回来,它几乎都要黏在梁辛身上,如此一来,天下人间的诸般细节,也就被琅琊‘偷’听了个一干二净……

对琅琊而言,最重要的一次‘偷听’,是梁辛第一次从离人谷回来,对葫芦老爷说起的、有关魔功的理解。

身法、执念,前者顺应自然,后者叛逆乾坤,正反相激,击破天道从而魔功成形……在中秋之战前,琅琊就对魔功的理解,比起梁辛也毫不逊色了。

“道理我都弄懂了,可‘天下人间’是旷世绝学,不是只明白道理就能够修炼,”琅琊的声音轻柔动听,缓缓说道:“我要修炼这门绝学,就要打通三个关窍,第一个,是如何才能毁掉道心。”

只有道心不再,身体才能重新成为主导,才能去真正练成‘顺行天地、协调、自然’的身法,可道心对修士来说,早已变成了‘本能’,不是想丢就能丢的。老魔君将岸是五世为人,最终才受不了‘人情折磨’,道心崩塌。

“如何才能毁掉道心,实在让我伤透了脑筋,直到那年中秋前夕,我才得知草原上还有一种炼化‘心魔笛子’的神奇本领。在三宗聚首、正邪恶战的时候,我还帮你吹响了那根人骨笛……笛声一起你就‘发疯’,端的好用。”说到这里,琅琊笑了起来,笑容真切,全没了往时的那份轻佻,看上去三年前那场险些把梁辛逼疯了的苦战,在她心里真的是一份亲切回忆:“心魔笛子只有北荒巫会做,幸好,我以前也在草原上流连过几年,曾经给一个小巫士帮过忙,留下了一份人情。所以中秋之战结束后,我就去了草原。”

欠了琅琊人情的巫士,按照中土修士等级来算的话,不过是个五步初阶,地位算不得什么,但他的师父却是大伙的老熟人:黑胖子。

黑胖子巫士帮梁辛做过一根心魔笛子,有关的法术和材料基本都是现成的,而炼制笛子的方法虽然复杂之极,却不需要太精深的修为,只要按照各种‘细则’指导,按部就班的做下来,五步巫力也勉强可以胜任。

北荒巫士恩怨分明,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反之亦然。而且‘心魔笛子’只对本人有效,对其他人全无伤害,更不会影响到巫族。那个小巫师便应承下琅琊的请求,同时答应她代为保密,未对任何人说起此事。

不久之后,琅琊有了自己的人骨笛子。

笛声乍起之际,琅琊心魔涌动,当年辛苦铸下的道心顷刻崩塌!

以心魔笛子摧毁道心,其间风险极大,说不定就会走火入魔,有可能重伤残废,更有可能暴血而亡,妖女这么做,根本就是拿性命去赌。梁辛轻轻地哼了一声:“值得么?万一死了,不就什么都白搭了。或者……你有重要事情要做,非得要修炼魔功才能去做?”

梁辛不明白琅琊为什么要冒这个险,想来想去就只有一个解释:琅琊有什么非做不可的大事,凭她当时的能力不足胜任,必须要修炼魔功提高战力。

不料琅琊却摇了摇头:“那时候脸婆婆还活的好好的,不用报仇,我也没有大事要做。别说大事,我根本就没事可做,至于为什么要冒险修行魔功么……为了老将岸的本领,我花了那么多的心思,学不成,有哪会甘心呢?活的无聊,与天地同寿又有什么意思,想练,也就练了。”琅琊的笑容不变,但整个人的气质却完全改变了,眸子里精光闪烁,显出来的是一份浅浅的疯狂。

说完,琅琊把话锋一转,又回归正题:“第一个关窍得以打通,第二个关窍也就跟着来了……修道之人,道心一旦崩塌,修为也会随之丢个干净,我变成了废人,还是练不了天下人间。”

小汐轻声接口:“脸婆婆?”

“不错,打通第二重关窍,依靠的就是婆婆的神奇法术,移花。”

‘移花’是灌顶的本领。琅琊在草原上自毁道心的时候,脸婆婆已经事先接到传讯,赶到了草原,当即施展‘移花’,‘送’给她部分真元。

只要有三步之力,就够资格修炼天下人间了,脸婆婆是六步中阶,对她而言,‘移花’出一个三步修士,耗用的力量,还比不上打出一个像样点的神通。

脸婆婆第一次传给琅琊的修为,不是三步,而是五步。梁辛还在仙界转来转去的时候,琅琊体内真元,就已经达到了玄机境。

“没有道心,却有玄机境真元,到那时为止,修炼身法绰绰有余了,但要想练成天下人间,还得再过一个坎,也就是我说的第三个关窍了。”说着,琅琊望向了梁辛。

梁辛应道:“炼化真元入体。”

不是没有道心、同时又有真元劲力就能够修炼魔功的,必须要将真元炼入身体,借以提高身体的感知。若非如此,小汐、老蝙蝠、宋红袍这些携带星魂之人哪还用去修习星阵,直接去练‘天下人间’好了。七星阵中的几个人,虽然能调用星魂之力,但没法子把星魂中携带的真元炼入身体,所以他们最多也只能炼成天下人间的身法,却无法成形魔功。

就算真元是自己的,要做完成‘炼化入体’也不是件简单事,梁辛有自己的机缘姑且不论,谢甲儿为了‘真元入体’,着实花费了不少功夫。

琅琊点了点头,目光一转,望向了木老虎:“你先回避下好么?”

木老虎答应了一声,又对梁辛等人招呼道:“我先回黄金大帐那里!”旋即催动神通飞遁离开。

待木老虎走后,琅琊转动身体,背对梁辛等人,跟着悉悉索索地低响传来,她竟在宽衣解带。

在梁辛、小汐和青墨还在发呆、不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琅琊已经卸去了罗裙,赤裸相呈,将完整背身全部展现在他们眼前。

三个人同时低呼了一声。琅琊身材窈窕,肩膀圆润细腰丰臀,双腿笔直修长,可她背身原本欺雪白皙的肌肤消失不见,而是横七竖八、布满了各色伤痕……比起那些苦修持,琅琊后身的伤也轻不了半分。

几乎完美的身形,和丑陋可怖的伤疤,拼凑到一副身体上,变成了一副诡异形状,狠狠冲击着梁辛等人的眼睛。

琅琊又穿好了衣裙,转回身面对梁辛:“苦修持自苦其身,也是一种将真元炼化入体的办法,有些极端,也有些痛苦,不过胜在见效快。第三个关窍,靠着婆婆传下的办法,也得以打通。”

那时琅琊还不知道脸婆婆的出身,但明白老太婆不会害她,按照她传下的法子,自苦其身,前后用了几个月的功夫,将五步真元全部炼入了身体。

‘自苦’不是简单的伤害身体,而是一种修炼方法,与气血流动、真元运转都有着莫大关联,因此留下的伤痕,短时间也无法消除,否则以琅琊的修为,又哪会背着满身伤痕到处走。

“三个关窍,一一打通,进境顺利得很,我的运气很不错,用了两年多一些的功夫,总算练成了天下人间。”她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任谁都能明白,其间的凶险和痛苦。

琅琊伸手,向着东北方向一指,对梁辛道:“我修习了天下人间,对老魔君可不敢有丝毫怠慢,此去六百里,就是我修炼的所在,在那里我为老魔君建了座祠堂,举奉神龛日日香火,有专门人负责照看。”

琅琊此言不假,修习了魔功,又怎么可能不对将岸升起敬畏之心。

梁辛眨了眨眼睛,为干爹修建祠堂,这是件好事,自己以前竟从未想到过……等破除掉贾添邪术、打过第二次浩劫后,自己要还有命活下来也要修祠堂。对这种事,干爹估计是要嗤之以鼻的,不过真要在中土给他建上一万座祠堂,老魔头如果泉下有知,嘴里肯定是要骂骂咧咧、满脸不屑,但心里估计也得蜜甜蜜甜的……

胡思乱想着,梁辛咧开嘴巴,乐了。

其他几个人早都见怪不怪了,谁也不去唤醒他,由着他去傻笑。

过了一阵,梁辛才回过神来,问琅琊道:“你要去小眼修炼,也是为了把脸婆婆的‘移花’真元炼入身体?”

琅琊点头:“这是自然。我要求你帮忙的第二件事,也和天下人间有关,魔功成形时间凝固,可乱流反噬厉害,我无法随心移动,也就没办法靠近敌人,去拧他们的脑袋。还要向师兄请教,如何才能在天下人间里自有行走。”

梁辛先前还真把这件事忽略了,听琅琊略一提及便恍然大悟,继而啼笑皆非。琅琊的确是学会了魔功,但也和梁辛以前一样,炼成的不是自己的‘天下’,而是干爹的‘人间’——来不及。由此也得承受反噬!

不能随意行走,‘来不及’就只能守不能攻。

体内藏有六步中阶的劲力,但极不稳定,稍不留意就可能被反噬;练成魔功,但也只能‘冻’住敌人,没法去杀掉对方。就是因为这两点所限,琅琊才在猴儿谷隐忍下来,没去袭杀贾添。

琅琊的第二件事,梁辛帮不上忙。

直到在仙界被洗炼身体、得到仙魔劲力之前,梁辛始终是靠着三件‘宝贝’打天下:魔功、木耳、大伙一起上……虽然以‘天下人间’折服过无数强敌,但要是没有另外两样‘宝贝’,他也根本活不到现在。

梁辛并不隐瞒,把自己对魔功的理解,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坦言琅琊要想用魔功杀人,也只有两个办法:一是把身体炼到极强,到了一定层次,就能像谢甲儿那样,对‘来不及’之内的乱流反噬从容应对;第二个办法更干脆,去摸索自己的天下人间,没有反噬的天下人间。

小妖女目瞪口呆。

在以前的‘偷听’中,她也知道魔功之内会有反噬,但就只梁辛天天闹着乱流厉害,人家老魔君、大魔君都能在天下人间中自由来去、从容杀人,由此琅琊也始终以为,反噬是梁辛自己练功除了岔子。等她炼成‘来不及’,才晓得了乱流的厉害。

在几个月前,她和青墨、小汐汇合后,得知梁辛修为暴增,能够在来不及中随意行动,还道他找到了什么诀窍……直到此刻,她才算真正明白了,自己费尽心机,历尽艰险,学成的天下人间,竟然是天下最大的一块鸡肋。

琅琊偷学‘天下人间’,对梁辛没什么坏处,但是被人利用了,感觉总不会太好。所以看着妖女呆呆发愣,梁辛还挺高兴来着,假模假式地安慰道:“能守不能攻,虽然略显不足,可毕竟也是天下绝学,中土上现在能伤你的,也没几个人了。”

琅琊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哪还顾得上去讲求端庄,伸手在头上乱抓,把头发都搅得乱了套,半晌之后才苦笑道:“第二件事情回头再说吧,还是先去小眼,把婆婆留给我的真元炼入身体。”

说话的功夫里,梁辛已将百多具‘自苦修持’的掩埋妥当,一行人返回黄金大帐。又再等了一阵,空气中连串震颤,茅吏驾驭飞梭赶来了。

登上飞梭之前,梁辛伸手指了指端坐在地的众多巫士,问青墨道:“大司巫他们,留在这里终归不妥,最好也送到麒麟岛,然后再找法子帮他们恢复清醒。”巫士性子执拗,一直拒绝接种天梯,虽然神弓在手,但没办法让他们去射上一箭,如何才能解救巫士,还要另想办法。

青墨却摇了摇头:“要能动早就动了,哪还会等到现在。”

早在几个月前青墨就试过,想要移动师父和同门,把他们先送到海外,可一旦用力,哪怕只是想要挪动一个人,也会引来阵中所有巫士的反击。

开始青墨还道是傀儡邪术的缘故,让巫士们不受外力。现在看来,应该是师父师姑排出的大阵仍在运转,不容旁人去改变阵位。这一来大家就更不能妄动了。要想帮助大司巫,关键还得先了解阵法的功效和道理,可天底下所有的资深巫士现在都坐在阵内,而青墨又不认识这座阵法。

这个事情本来麻烦得很,不过此刻他们已经得到眉心骨珠,有关事宜大可去问小眼中的鬼祖宗浮屠。青墨和琅琊一起跃到半空,先将巫士们所列的阵位仔仔细细描绘了下来,准备去请教浮屠。

另外,木老虎又堆起笑脸,想要把北荒巫族数千件法宝‘借’走,青墨沉吟了半晌,咬着牙答应了下来。平心而论,木老虎借刀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巫士们都无法稍动,法宝形同废铁。要是由木老虎来控制的话,日馋阵中无疑又多出了个超级高手。

可是大司巫的脾气古怪,谁也不敢肯定,有朝一日他醒来之后,见自己的宝贝被别人借去了,会不会大发雷霆……

草原之行,梁辛如愿取得慈悲弓,此时诸般事了,也不再耽搁功夫,登上玲珑辗转,随着茅吏大咒声响,飞梭急震而起,陡然消失在空气中,遁术成形,一行人向着麒麟岛赶去。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93章 同门师妹 下一章:第395章 泥犁四方
热门: 黄河之旅 阴阳先生之百鬼缠身 鬼才相师 控运 藏海花 亡灵书系列02 房号「143」 寒鸦行动 玻璃恋人 国家阴谋2:英国刺客 异域密码之韩国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