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同门师妹

上一章:第392章 自苦修持 下一章:第394章 帮不上忙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死在这里的是谁都一样。查验尸体,势在必行,并无亵渎之意,也没什么可解释的。”琅琊的话没什么不妥,只是其中的态度实在有些太生硬了。任谁也不愿看到自家亲友的尸体被人揭开了衣衫,翻来翻去的观察。‘验尸’事出有因,陪上笑容讲几句道理、说一声‘还请体谅,万勿见怪’,或许也就过去了;可要是虎着脸摆出一副‘你们活该倒霉’神气……对方可是靠着百余人,就击毙了嫦娥境得胜和一群手下的自苦修持!

剑拔弩张。

梁辛没开口,没出头,但也没有就此退开……让所有人都略感意外的是,苦修持并没去理会琅琊,随着大汉首领一摆手,十几个人都绕过了她,进入战场翻动尸体,检查一番,在确定所有人都已战死后,他们也不收尸,就把这些战死的同伴仍在原地,就此离开,向北而去。

这个过程里,苦修持们再没有只字片言,而从始至终,他们的表情也没有过丝毫的波动……他们和草木傀儡唯一的区别,也仅仅是神情清明些罢了!

琅琊落回地面,遥遥望着苦修持越飞越远,唇角犹自挂着冷笑。

梁辛走到琅琊身边:“你认识他们?和他们有仇?”

“谈不上仇恨,看不惯罢了。”说着,琅琊眨了眨眼睛,眼帘一剪,又变回了平时那副古怪精灵地笑模样:“这伙人不怎么样,不过祖祖辈辈都把神仙相引为大敌,虽然欠打,但也勉强算是个盟友。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下次见面,对他们不用太较真,也不一定就翻脸动手。”

梁辛笑道:“刚才翻脸要动手的,可不止我一个!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琅琊嘴角翘起,两眼望天,还是不久前那句话:“等我开心了,想说的时候,你再来问。”

话音刚落,羊角脆就从梁辛身上跳到琅琊的怀里,小猴子一手指着苦修持离开的方向,另只手紧握拳头,上下挥舞个不停,意思再明白不过:下次见了他们别客气,一定要打上一顿。

琅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手给小猴子抓痒,应承道:“成,下次他们要还敢说捏你,我直接上去教训他们!”

羊角脆目光凝重,认真点头,想了想之后,又把自己头上顶着的金盔摘下来,庄而重之地递到琅琊手里。

小妖女咯咯轻笑:“你这是赃物,我可不敢收。”把手腕一翻,又把金盔扣回到羊角脆头上。跟着抬头望向梁辛,继续笑道:“我现在就挺开心,你还要不要问?”

“问!到底咋回事。”对小妖女的反复无常、瞬息万变,梁辛早就不当回事了。

不过,平心而论,琅琊这次‘出尔反尔’,不像是故意刁难,倒更像是少女对亲人朋友的那种……撒娇?

这次琅琊痛快开口:“苦修持一直都在,只是早就隐遁了。从第一次浩劫东来后,他们就举族北迁,栖身于草原和冰原的交界之处,几乎不和外人打交道,几千几万年里,不知传承了多少代,苦修同时,以‘九星连线、浩劫东来’为训,等到第二次神仙相东来的时候,他们会倾巢而起,迎抗浩劫。”

苦修持自成一道,在外人看来他们行事极端,对自己都如此残忍,对旁人也会心存狠辣。可实际恰恰相反,苦修持性情冷漠,但是对大天地却怀着一份悲悯之心,‘生来罪孽身,自苦得赎’,赎得不仅是自身罪孽,而是为了天下人赎罪!

远古时,百无一用东来,诱浮屠撞击小眼,引得山崩地裂,巨灾横扫中土,天下生灵丧了十之七八,那场浩劫结束之后,一部分苦修持得以幸存,其他的幸存之人在向仙佛叩谢时,他们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浩劫的成因。但浩劫的背景太大,只凭着个人之力、如果没有特殊机缘,又哪能洞彻真相。不过苦修持的追查也并非一无所获,他们查处了两件事。

其一,巨大的浩劫,与一群长着‘神仙相’的绝世妖物有关;其二,千万年之后,‘九星连线’会重现苍穹,那时,也许还会再有一场大灾。

苦修持既是一个修天流派,也是一种修炼方法。既然是修行,目的不外是飞升、登仙。本来他们也不例外,但他们追求的天道,分作了‘小轻愉’和‘大喜乐’两重境界,前者是追求自我的解脱,而后者则是致力众生的救赎。

发现将来还会有浩劫东来,苦修持便不再去追求‘小轻愉’……他们不飞升了,全族北迁,八字为训,第二次浩劫东来之际,就是苦修持再度出山之日!

听到这里,包括木老虎在内,几个人都已动容,苦修持的慈悲心怀,比起仙界楚慈悲,也毫不逊色。

而修炼事,一旦功力突破、境界圆满,不管你愿不愿意,天劫都会当头打下,苦修持要护界抗‘妖’,只靠六步大成的力量远远不够……为了不渡劫,他们想出的办法简单得很:自剜双目。

五感不齐,便没资格飞升,每个苦修持再达到六步大成后,都会毁掉自己的双眼。

宗师修为身体也会远异常人,双目被毁虽然痛苦,却算不得太可怕的伤,用不了太久眼珠还会再生长出来……生一次,剜一次,所以苦修持的眼窝,永远也长不好、永远都有鲜红肉芽纠缠。

梁辛神情肃穆,喃喃自语了一句:“下次见到他们,要记得致歉、致谢。”说着,手中红鳞挥舞,开始挖坑。

虽然苦修持不在乎自己的尸体,梁辛却又哪能舍得让他们暴尸荒野……

不理凡间恩怨,不管旁人误会,不问世上宠辱,自苦身躯替天下赎罪,自剜双目只为不飞升而去,留在此间隐世护界,当得一字——侠!

浩劫未至,苦修持极少在人间行走,除非为了一件事:猎杀神仙相。

从老虎到德胜,百多年里,每一年都有东来的洋流成形,谁也不知道神仙相究竟派了多少斥候来打前站,可真正现身的,也只有木妖、螃蟹、回寰等寥寥几批,剩下的哪里去了?贾添杀之、苦修持杀之。

掩埋尸体的时候,梁辛拍了拍羊角脆的脑袋,羊角脆老大不耐烦,忙不迭去扶自己的金盔……小猴子见到苦修首领,就害怕的全身发抖,原因也不言而喻,它所在的那批斥候,都死在了对方手里吧。

木老虎一边帮梁辛掩埋尸体,一边问琅琊:“这些苦修持一共多少人,实力上……能有多强?”

琅琊耸了耸肩膀:“这个隐族到底有多强,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脸婆婆因为天资差,只能做底层弟子,无缘修行上乘咒法,这才一怒离去,到中土做了个逍遥隐修。”

脸婆婆,六步中阶,精通养脸奇术。以她的本领,即便在天门中也能做到长老要职,可在自家族中,却因天资太差只是个底层。

梁辛愕然:“脸婆婆出身苦修持?”随即想起老太婆下落不明,又追问了句:“她现在怎样?”问过之后,梁辛禁不住苦笑了下,脸婆婆的修为虽然了得,但还不足以抵抗贾添的邪术,现在必是傀儡无疑。

琅琊看懂了梁辛的苦笑,螓首轻摇:“她未被邪术侵袭,她有对抗妖元的办法。”

梁辛霍然大喜,一时间也顾不得再去问脸婆婆的下落,追着琅琊的话追问道:“什么秘法,真能抵抗贾添的傀儡邪术?”

慈悲弓能杀灭妖魂,但也仅有炼化了天梯木的人才有机会去拉弓,要是能再寻到其他的办法来破解妖术,自然再好不过。

琅琊笑了:“她的法子简单得很,先横刀切腹,自剜肝脏,五脏之中肝属木行,草木妖元入体后也会以肝为本。挖掉了肝,妖元妖魂就是去了根基。不过这还不够,正经十二,奇经八脉,二十条脉络中,有七条要断灭掉……”

脸婆婆是以死相抗,她的法子的确能够不让自己变成傀儡,但五脏缺一、自绝七道大脉,人也活不成了。

一抹凄然从琅琊的俏目中,一闪而灭:“邪术爆发时,我正在草原修炼,等我扛过……”说到这里,她微微一顿,补了句:“先说脸婆婆吧,等说过了她的事情,再说我是如何撑过邪术的。”

梁辛点了点头。

邪术过后,琅琊没去联系梁辛等人,而是摇响了她和脸婆婆用来联络的那只木铃铛,偌大天下,她真正关心的人,就只有这个老太婆。当时她还不知道脸婆婆是如何来对抗‘邪元’的,在接到对方消息的时候,一度欢喜无比。

脸婆婆在传讯中说明,她也要来草原,嘱托琅琊在原地等候。不久之后两人见面,琅琊才发现脸婆婆胸腹染血、经络断裂,生机已经彻底断灭,完全是靠着独门心法和中阶宗师的浑厚修为,才支撑到了现在。

当时脸婆婆并未多待,只是摸了摸琅琊的头发,喘息着说了声:“若有暇,送我一程,向北。”

琅琊送着她一直来到草原边缘,在脸婆婆的指点下,寻到了一个被重重禁制护佑的隐秘山谷。

到了地方,脸婆婆推开琅琊,跪倒砸山谷之前,鼓足真元朗声说道:“不肖徒重归山门,不敢奢求师长见谅,只求能有只字片语,让不肖徒得知师门未受邪术侵害,死也瞑目!”

苍老声音远播,山谷中却全无回应……

七天七夜。

脸婆婆以死相抗傀儡遥远,拖着残躯奔赴万里,就只为回来看一看,师门有没有被邪术侵袭,可她跪了七天七夜,山谷中却没有丝毫动静。

说到这里,两行泪水忽然从琅琊眼中淌出,望着梁辛、小汐等人:“苦修持都没事,却始终没人应上一声,老太婆到死也不知道,师门到底有没有事,死不瞑目……就算她曾叛出师门,可应上一声,很难么?”

青墨的眼圈也红了,小汐默然不语,梁辛也轻轻叹了口气。

第八天破晓时,脸婆婆寿元将尽,弥留之际,她又动用了一门奇术‘移花’。

所谓‘移花’,是一门灌顶之术,脸婆婆丧去的是生机,但一身宗师修为还在,她要琅琊送她这最后一程,本就是为了再送她这一份厚礼……

临死之前,老太婆仿若梦呓,说起了诸多往事,琅琊始终陪伴在她身旁,从琐碎言语中,大概理清了有关苦修持的来历,在最后,老太婆交代了三件事:

一件事,若苦修持上下都被邪术所害,便报仇,若门宗无恙就不用报仇了,但要记得‘告诉’老太婆一声;另件事,待她死后,将她葬于山谷之前;最后一件事,若苦修持还在,不管他们又做了什么,决不可因脸婆婆的遭遇,而去找他们报仇。脸婆婆明白琅琊的性子,特意将此当做一件重要事情来嘱托。

说完,脸婆婆伸手在脸上一抹,用最后一点力气,把她本就残损可怖的老脸彻底‘抹掉’了。

脸婆婆自毁脸皮,以示‘无颜’之心,而其中的哀求之意也再明白不过,想要以此来求门人,能让她安葬于此。

琅琊放声大哭一场,按照遗愿将其掩埋于此,却全没想到,当她在脸婆婆头七、返回坟前拜祭时,才发现老太婆的坟被人掘开了,尸体被远远扔到了距离山谷数里外的荒野。

苦修持心思偏执,对叛出门墙的弟子,虽不曾追杀,但也绝不会原谅。

琅琊勃然大怒,可她要守着‘不能因脸婆婆之事,去怪罪苦修持、找苦修持寻仇’的遗言。

刚刚见到苦修首领,再是因为‘验尸’之事双方动手,便与脸婆婆无关了。

‘自苦修持’的救市之心让人欢欣鼓舞;脸婆婆的遭遇也让人唏嘘不已。二者间的恩怨纠葛,谈不上什么对错,到头来,也不过是一个老太婆自作自受,死不瞑目罢了……

有关脸婆婆的事情都说完了,琅琊挥袖抹掉眼泪,仰起头望向天空,片刻之后,突然开口大喊:“婆婆,苦修持未被妖元所擒,个个生龙活虎,你要放心、要含笑九泉啊!”

琅琊有六步中阶之力,却未动用真元,只靠着嗓子去呼喊,喊到最后一字,声嘶力竭。

静默一阵,琅琊才再度开口:“脸婆婆说,若门宗没事,便不用报仇了,她口中的‘报仇’,指的是为苦修持报仇……不用为苦修持报仇,我却还是要为她报仇的,贾添我一定要杀。”

琅琊的声音平平淡淡的,没有大义凛冽,也没有咬牙切齿。可是梁辛却能明明白白地感受到,三年之后重遇琅琊,她已经彻底变了个人,变得更加鲜活、或者说,更‘感情’了许多。

以前的妖女,刁钻古怪,嬉笑讨喜,但骨子里则始终透出一份淡漠,对天下、对旁人的漠视,追求力量追求天道,是她唯一目的;现在的琅琊,则是真正的‘生动’了。

她掉眼泪;见到‘自苦修持’她目光怨毒,不怕正面相对;还有‘报仇’,全没有任何好处,硬是给自己找来了一个天下最高深莫测的强敌。

梁辛没去多问什么,只是笑了下:“你也对付贾添?刚好,大家同路。”

“所以我才来找你们。有两件事相求,还请务必成全……要不是这两件事,贾添也根本离不开猴儿谷。”琅琊也笑了:“第一件事,婆婆施展‘移花’时已经到了弥留之际,施术时断续了几次,由此我接承的修为也很不稳妥,我自己算过,要彻底炼化稳当,总要十几年的功夫,在外面可等不起……”

说到这里,梁辛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想进小眼?”

琅琊点头:“不错,不过我听说里面有个爱吃肉的脑袋,到时还得请你和他说几句好话,别真把我一口吞下去。”

梁辛哈哈一笑:“浮屠馋归馋,但不吃熟人,这个好说,第二件事呢?”

琅琊没急着回答,换上了一副古怪笑容:“还记得在飞梭上,你睡着之前,我曾给你说,有好消息要告诉你来着。”

梁辛神情茫然,当时他一眨眼就睡过去,哪还记得琅琊说过什么,倒是青墨和小汐闻言后同时点头。

琅琊笑得越来越像一头小狐狸,对着梁辛竖起了三个手指头:“好消息一共有三个,这次要仔细听好。第一个,我道心已丧,又变回了凡人;第二个,我学会了天下人间,传承了老魔君的功法,自然也就列入了老魔君的门墙,你我现在算是师兄妹了;第三个……我没道心,又是你师妹,你要稍稍用些心思,没准咱还能亲上加亲!”

三个好消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都还好些,唯独第二桩,妖女学会天下人间,真就如一声闷雷,把大家都惊得目瞪口呆。

梁辛也恍惚明白了,琅琊为什么会‘鲜活’了,她道心已丧,从只为仙道而谋的狡诈修士,变回了活生生人间少女。既然是人,就会受到感情牵绊,会爱上谁、会厌恶谁、会因某个人的开心而开心,也会因某人的难过而沮丧!

琅琊还怕大家不信,罗裙一摆欺身到木老虎跟前,身法晃动同时脸色也陡然狰狞,显然再以杀心恶性爆发执念,木老虎现在其中,形若木雕,再无法稍动……天下人间、来不及!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92章 自苦修持 下一章:第394章 帮不上忙
热门: 石猴子 六兽铜匣 法国粉末之谜 三线轮回 圣泉寻踪 爱因斯坦的预言 民国三十年灵异档案 第13个小时 飞剪号奇航 识骨女法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