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还差一年

上一章:第382章 蚍蜉撼树 下一章:第384章 五行灭绝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梁辛压根就没想带着敢当、闻风等人一起逃。不仅如此,还要把他们从四百里外带到‘大爆炸’的正中心,再赶他们离开……就靠着这些正道修士现在的力气,一天飞不出去几百里,等到大眼被击中的时候,他们都未必能逃到刚刚‘上船’的位置。

多说无益,正道众人咒骂片刻,轰得一声尽力施法四散而去。

神梭也震动了片刻,旋即消失不见,一众魔主人人重伤,除了梁辛之外,就只曲青石和柳亦夫妇还勉强剩些战力,对苦乃山的事情根本帮不上什么忙,留下反倒是拖累……

飞梭和那些正道弟子全都隐遁而去,刚刚的喧闹消散一空,偌大一座山谷,就只剩下梁辛和贾添两人,外加一只小小天猿。

从‘六趣三返’消散到现在,已经大半个时辰了,高空那道‘乾坤一掷’,仍不紧不慢地飞着,距离尚远。

贾添站起身来,指着自己的脸孔,问梁辛:“这个样子,你还看得惯么?”

“就这样吧,看多了就习惯了。”

贾添这幅‘千万拼凑’的模样古怪诡异,看着让人心里躁乱,梁辛倒想让他变个样子,不过梁辛眼中滴了‘婆娑泪眼’,不管对方怎么变换,最终落入自己眼中还是本相,趁早还是不费劲了。

梁辛无所谓,贾添也就不去费那个力气了,对他说了声:“稍等我一阵。”随即朗声传谕,每个字都发音古怪,与浮屠的‘鬼话大咒’倒颇有几分相似。

谕令唱罢之时,数百里外破空声咆哮而起,七十九窟傀儡再度发动相见欢,轰袭‘乾坤一掷’!

“刚刚我传令傀儡,一击之后,便列阵、再击。相见欢奈何不了乾坤一掷,不过从现在开始,不停地轰下去,也能消磨它不少力量。”相见欢打出一击之后,需要重新列阵才能发出第二击,算起来,这也是这道阵法的一个小小瑕疵。

梁辛这才知道,贾添的‘鬼话’,是说给傀儡听得。

简单解释了两句,贾添换过了话题:“有关‘浩劫东来’的事情,你现在知道多少了?”

这个话题实在太大,得从鲁执开始算起,梁辛既没心思去说,更不会把自己掌握的情形告诉贾添,也就摇了摇头,对付着应了句:“多少知道些。”

贾添没去追问什么,而是伸手向着猴儿谷内水潭的方向一指:“那里是大眼,那些变成了神仙相的修士们,来中土就是为了摧毁这里。我既然和他们作对,当然也要在此处布下重防。一旦有威胁到大眼的力量,进入此间三百里之内,这附近的大山,都会‘动’起来,别说区区一道五六百年的乾坤一掷,就是再翻十倍,也休想伤到这处灵穴!可惜……还差一年!”

凭着贾添心思和性情,有的是时间,又知‘浩劫东来’的目的,他又哪能不做足准备功夫,猴儿谷周围三百里,都有他养下的厉害禁制。此刻贾添对抗‘乾坤一掷’的本钱,就在于此了。

梁辛挑了下眉毛:“还差一年,什么意思?”

“还差一年,我设计下的禁制,才能真正炼化成形。”

梁辛咳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该苦笑还是该怒骂,贾添说得豪气干云,结果一个‘可惜’,全变成了废话。梁辛伸手指向远空:“照我看,那道乾坤一掷,应该用不了一年就能飞过来。”

贾添也笑了:“所以才‘可惜’啊,就差最后这一年,却没法再等了,只能提前发动,威力大打折扣不说,在发动起来御敌时,还得要我全力施法催动,而且能不能过关都不清楚……最让我不痛快的是,提前惊醒了这些禁制,用过一次之后也就废了。”

贾添到了苦乃山时,‘六趣三返’大阵正式发动,他舍不得无数修士都在里面,便推演阵法,本想找出破阵的关键。贾添活了无数年头,对天下诸般道法都有精研,远非中土上那些宗师可比,在他理清有关大阵的诸般道理后,最终算出,最后还有毁灭一击会轰向大眼。

这个结果把他惊得魂飞天外,也实在顾不得心疼了,在随后那三天里,他游走深山,去将自己那些早已布下、却只差一年就成形的禁制一一开启,并击杀了七个正在猛攻七十九窟的神仙相,‘救’下了那三万多人。

听到这里,梁辛连忙追问:“拿下活口了没有?有没问出什么?”

贾添摇了摇头,他对付神仙相的经过,与梁辛擒拿熔心老道的遭遇相似,明明擒下了强敌,可还不等追问,对方的脑袋就嘭的一声炸裂开来。

随即贾添又安慰了句:“放心,这还不是‘浩劫东来’,要真是大队人马杀到,瞒不过我的,仍是小股的斥候。”

梁辛缓了口气,心里隐隐觉得有个‘不妥之处’,可这个‘不妥’飘来飘去,任凭自己如何努力,偏偏就是抓不住,仔细想了半晌,最终还是摇头放弃了,继续就着贾添的话题向下说道:“便是说,最近一段,神仙相派来的斥候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队?而且他们还有个厉害首领,给每个手下都种了禁制,一旦遭擒即刻灭口。”

“应该是这样子,反正这次他们图谋不小,人数更不少,待会给我护法可有的你忙。”说完,贾添顿了顿,忽然又问道:“还记得朝阳么?”

朝阳渡劫,贾添本来是要亲自出手相助的,但在渡劫前夕,贾添察觉一群神仙相在海外一处小岛密议,人数着实不少。他急匆匆地赶去追查,这才只给朝阳安排了十头大兽护法。

结果等贾添赶到地方,神仙相已经散去;而十头大兽也没能挡住梁辛,朝阳惨死。

“现在再去看,那次神仙相那次密议,就是在商议这个‘乾坤一掷’了”,说着贾添一晒:“算起来,你能杀了朝阳,倒是拜那些混账所赐,若我在镇山,又哪容得你去放肆。”

贾添说话的时候,声音算然谈不上轻松,但也并无责怪、愤怒,更没有要替朝阳报仇的意思。不料梁辛却目露凶光:“当时你在,你也活不了,不信现在咱试试!”

贾添愣了愣,显然没想到随便说了一句话,梁辛就此翻脸,侧过头斜忒着他:“现在还要和我打?你这人……混!”

梁辛模棱着眼珠子:“少废话,你不信咱俩就打一场!”

朝阳是他的‘气海’,只要稍一提及,梁老三怒气勃发立刻翻脸,贾添要说出‘不信’两字,梁辛真会马上跳起来和他去厮打。

贾添被他气乐了,对着梁辛摆摆手:“歇了,省些力气,一会打该打的!”,随即贾添又把话题拉回到禁制上:“守护大眼的这些禁制,都是我在万年前开始养下的,那时候我只算着九星连线的正日子,以为提前二十多年让它们成形足来得及。没想到不用等九星正连,也会有小股洋流成形……漏算了先遣中土的这些探子。”

梁辛心里想起的仍是那句话:一个人再怎么强,也算不尽天下。

贾添叹了口气,继续道:“直到八十年前,我发现有探子穿越了混沌之海,潜上中土,这才晓得自己的算计漏了,可法术已经没法改了,只能边杀边等、就盼着他们大队人马来得越晚越好。”

梁辛摇头:“不是八十年,最早的探子,在百多年前就来了。”

说到这里,梁辛终于想到了那个‘不妥之处’究竟是什么,脱口问道:“你早知道中土上有神仙相的探子来了?那你为何不发动草木傀儡的妖法?”

梁辛等人是在两年前,在查出木老虎真实身份时,想到‘不等九星连线,浩劫随时会来’的,当时众人在惊愕之余,第一个反应就是‘此事决不能为贾添所知’,否则贾添怕是立即会引动草木邪法,集结傀儡大军准备迎敌。

这次轮到贾添大吃一惊:“你还知道我的傀儡之计?”

梁辛说脱了嘴,愕然中不知该如何以对;贾添则是天大图谋被人戳穿,本能地惊骇到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时间,中土上最大的‘凶兽’和风头最劲的‘小魔头’相顾无言,都有点不知道该说啥。

羊角脆眼睛骨碌骨碌乱转,抬头看看贾添,低头看看梁辛……

对视半晌,空中忽然爆起一声巨响,傀儡们又打向着‘乾坤一掷’轰了记相见欢,两个人也同时回过神来,贾添先嘟囔着骂了句:“奶奶的。”随即恢复常态,问道:“无仙告诉你们的?”

这事是梁辛兄弟根据线索推测出的结果,当初曲青石提点他的时候,梁辛着实费了大把的心思,不肯让‘无仙抢去自己的功劳’,立刻摇头:“我自己推算出来的!”说完,又咬着重音强调:“也不怎么难猜!”

傀儡之计固然是极大的图谋,但贾添倒并不怕‘泄密’,这道法术一旦施展,妖元入侵修士,根本避无可避,也没有抵御的办法,就算提前知道了也无妨。

贾添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神情‘千变万化’,让人无法分辨他是哭是笑,但眼神里那份欢愉之意却明白得很,显然是真正开心。

梁辛略显纳闷:“密谋被戳穿,很开心么?”

贾添继续大笑:“我就是个木匠,辛辛苦苦做了一件好活计,自豪的很,可美中不足的是,这件活计不能给别人看,自己再怎么得意也少了几分味道,现在被人看到了,我当然开心!”

大笑之后,贾添也不再追究如何‘泄密’,给梁辛解释道:“你不知道,草木傀儡只有十年可用,我也不敢提前发动,万一‘浩劫’在十年内没到呢?所以,除非确定浩劫将至,我就不能发动这道法术。”

其实,如果贾添亲自出手施术,‘点化’的傀儡,会充分得到草木之韧,能活得极其漫长,槐楼牧童儿和大眼下面的织锦的大天猿都在此列;但是通过邪井施展此术,会让法术稍加变化,覆盖的面积广漠无边,但傀儡‘寿命’也会大减。

这其中的差别,贾添无意细说,梁辛也不太关心,而是追问道:“只有十年可用?怎么说?十年之后,傀儡恢复神智,还是干脆就死了?”

贾添耸了耸肩膀,语气里尽是无奈:“十年之后,妖魂会和修士元魂同时丧灭,傀儡也就变成了活死人,好像树木那样,一动不动,再也驱驭不了了。”说着他负起双手,走向猴儿谷内。

梁辛先跑到赑屃神碑跟前,晃了晃手诀,将之收入须弥樟内,这才顶着羊角脆快走了几步,追上贾添:“你对这座大眼,很了解么?”

贾添并不回头:“怎了?”

“有几处疑惑,想请教你。照你所说,这次共有不少神仙相潜入中土,他们既知大眼所在,为何不潜入灵穴之内,想办法去解救里面那千多个第一次浩劫时来的同族……总觉得弄出这个大阵,有些事倍功半,我试过,一旦拉着被迷惑者离开三层织锦的范围,对方也就清醒了。”

猴儿谷中有大群天猿,不过凭着神仙相的手段,想要瞒过猴子潜入深潭,也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不管怎么算,‘六三一’大阵,从布局到成阵,这些神想象花费的精力,都远大过潜入深潭、把前辈同道拉到三层织锦外。

贾添‘咦’了一声:“你还把下面的人拉上来过?胆子倒不小。”

梁辛笑得挺得意来着,没说啥。

“大眼中的幻术,专对手握一重天道之人。幻术笼罩的范围,也以三层织锦为限,一旦脱离了织锦,幻术便控不到他了,这一点不假。不过……要是领悟天道者,下到织锦之内呢?那他就会被幻术所擒。明白了?”

梁辛明白了,大眼之内的幻术神奇,普通人或修士靠近都没有影响,但神仙相领悟天道,只要一下去就会被幻术迷惑,熔心、转圜这些‘新来的斥候’,进入大眼不仅没法救人,就连自己也得变成‘傻子’。

说穿了,猴儿谷的假大眼,神仙相根本无法靠近,否则就别想再出来!

由此梁辛却又有了个新的问题:“那十八个人呢?”第一次浩劫东来,千多个神仙相里,曾有十八个人并未被贾添的幻术控制,都是神仙相,都有一重天道在手,为何就这些人不受幻术。

贾添笑了:“他们啊,他们都是我的同门兄弟,我们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没办法,只好靠天猿去对付他们了。”

梁辛饶有兴趣:“同门兄弟你都杀?怎么回事,仔细说说呗。”

贾添无意回答,摇了摇头,没理会他。

梁辛又追问了几句,见对方不答,就换了个问题:“还有件事,想得我头疼,第一次浩劫时,千多人的神仙相大军挖掘大眼……直接发动神通,把灵穴彻底轰碎不就好了,何必挖掘,挖掘什么?”

“我精擅幻术不假,可要想擒下那支大军,也非得在大眼之内才能成术……这便是我拉拢无仙的原因了,他是首领,虽然威信不怎高,但要是有理有据的命令,大家还是会听他的。”当时是无仙传令,不去直接轰灭灵穴,而是率领大队去挖掘。毕竟,任谁被莫名其妙的坑了,都想找出幕后凶手的动机、手段,神仙相也不例外。无仙的借口简单得很,就是要找在毁掉‘假大眼’同时,找出它能成形原因。

“那你给无仙的第二重天道呢?‘活着’,到底是真是假?”

贾添哈哈一笑:“天道这种事情,你信它、悟它、修它,成功了,便是真的;你不信,自然也就是假的了。”

梁辛撇嘴:“那你自己信么?”

“我不信,不过无仙信了,不是挺好。”

梁辛还想再问,贾添已经不耐烦了,摆手道:“现在不是时候,有什么事都先放一放吧。”

说到这里,贾添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又去反问梁辛:“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人,十三蛮中的老幺,须根?”

梁辛眼角一跳:“知道,怎了?”

贾添哈哈地笑了起来:“有个笑话,和他有关,等打完仗要是大家还都有命活下来,我讲给你听!”

“不用,须根就是梁一二,我知道。”

贾添的大笑声戛然而止,停下脚步,回头望向梁辛,目光诧异:“你知道了?咳,无聊得很,本来还想看看你的表情来着!”

他的语气里,货真价实都是失望,仿佛错过的不是梁辛的表情,而是什么万年祥瑞、天赐造化似的。

梁老三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应了句:“你这人无聊得很!”

贾添居然真的有些垂头丧气,也不再说什么,带着梁辛一起来到猴儿谷中心,盘膝往地上一坐:“我现在就要施展法术,无暇旁顾。那些天道怪物,多半回来偷袭,全要靠你……”

正说着半截,贾添忽然身体一晃,竟仰天摔倒在地,随即发出一声咆哮,一跃而起,目光恨恨盯向梁辛:,厉声斥骂“梁小妖,你干的好事!”他脸上无数‘碎片’,每一‘片’都在狰狞抽搐。

梁辛被他吓了一跳,身随意转倏然向后退开十余丈,见对方并没追过来,这才占住脚步,奇道:“我又干什么好事了?!”

贾添声音低沉,一字一顿地说道:“镇山之巅,独木井,被毁了!”

仿佛与主人呼应似的,相见欢又轰出一记,空中炸起惊雷般大响……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82章 蚍蜉撼树 下一章:第384章 五行灭绝
热门: 黄色房间的秘密 暗杀大师:寻找伦勃朗 谋杀狄更斯 圣魔天子 玉岭的叹息 侠骨丹心 伯恩的传承 笼鸟 罪瘾者 雨夜杀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