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蚍蜉撼树

上一章:第381章 乾坤一掷 下一章:第383章 还差一年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直到此刻,梁辛也才终于融会贯通。这一伙神仙相,根本没把中土修士的死活放在眼里,他们的手笔,比着梁辛的猜测要更大得多!

混入天门、安排大阵,神仙相最终目的,竟是假大眼……两件上古神器,九座人头大丘,数千天门精锐、几万修士,引无数杀劫入阵,而最后,所有这些灵元,都被大阵炼化成轰击大眼的凌厉一击:乾坤一掷!

“梁磨刀,不想想办法么?倒是还有点时间。”贾添的声音略显颤抖,不过不是恐惧骇然的语气,听上去,他说话的时候是在……抻懒腰。

猴儿谷距‘九丘三十里’相距四百余里,远离大阵,按照‘乾坤一掷’现在的速度,非得飞上一天一夜不可,天塌地陷是十余个时辰之后的事情……梁辛不去理会贾添,从地上一跃而起,对神梭内的茅吏喊道:“把天门首脑都弄出来!”

茅吏答应了一声,旋即空气颤抖,几位天门掌门,都被辗转‘吐’回地面,同时曲青石也跃出神梭,对梁辛点了点头,暂时没说什么,眯起眼睛仰望半空,也不等梁辛和几个天门首脑说什么,曲青石就把手诀一翻,口中咒如律令,法谕到处天槐从远处一座山峰上破土而出!

‘树大招风’现身,可天上那道‘乾坤一掷’却不为所动,根本不受天槐诱惑,继续向着猴儿谷的方向缓缓移动。

贾添轻笑:“天上白色光芒虽然是从阵法中出来的,但早已被炼化到至纯至厚,返璞归真,从灵元神通化作了最纯粹的力量,你的树大招风,对它不好使。”

曲青石颓然收手,撤掉了神通,皱眉不语。

七位天门掌门,熔心被梁辛杀了,另外‘荣枯’、‘卸甲’两家的新任掌门修为不够,惨死在‘六趣三返’之内,现在只还剩下四个人,敢当、泽渔、侏儒、秦痩,都是梁辛的老熟人。

曲青石施法的时候,梁辛语气森然,对着几位掌门道:“中土有大眼、小眼两处灵穴,乾坤一掷,向着大眼去了……大眼被毁,中土万劫不复,你们成天念叨的‘浩劫东来’,便是如此了!”

说着,梁辛伸手指向天空里的白色光芒:“你们的相见欢呢,在哪里?”

正邪恶战、大阵突变、三天苦熬,到最后‘乾坤一掷’也出乎意料,饶是四大掌门都有些失神了,听梁辛提及,都先做一愣,这才恍然大悟,并不废话立刻以木铃传讯两百里外的七十九窟弟子,要他们即刻催动相见欢,轰击天上那道白色光华。

不料,谕令传递出去,竟如泥牛入海,七十九窟那边全无反应,更不见相见欢出手。

几位掌门都变了脸色,目光惊疑,秦锥费力地深吸一口气:“老子赶去看看,你们等我消息!”

梁辛伸手扶住了大胖子:“我带你过去,指路吧。”

可是还不等两人动身,贾添就咳了一声,遥遥说道:“不用过去了,从大海那边过来的人混进天门,把你们都坑在了阵里,又哪会放着那三万人不去理会?那些弟子,你们不用惦记了。”

七十九窟的大阵里,有老九和顾回头,两人都是秦痩最看重的弟子,否则他也不会自己请缨要赶去查探,听到贾添的话,大胖子脸上的肥肉都是一抽,扬起声音吃力问道:“他们都死了?”

贾添哈哈一笑,没去应他,而是放开了声音,锵锵断喝:“相见欢!”两百里外七十九窟弟子藏身处,突然炸起一声尖锐地怪响,一道墨绿色的‘巨龙’冲天而起,裹挟着澎湃巨力,向着高空处白色光芒轰去……

梁辛立刻就认出了这道‘巨龙’——相见欢。

他曾数次抵御相见欢,对这个力道再熟悉不过,只不过这一次绽放而起的豪光,比着先前几次的‘墨龙’,都要更粗壮得多!另外,它是墨绿色的,即便远隔两百里,梁辛也能清晰感觉到,这道‘相见欢’中旺盛到只能用妖冶来形容的草木生机。

七十九窟的相见欢,不理天门法谕,却奉贾添号令而来……几个天门掌门都面带疑惑。

梁辛兄弟知道贾添的傀儡手段,四兄妹彼此对望了一眼,都明白,七十九窟弟子没死,可是和天门再没半点关系了,他们都被贾添化作了草木傀儡!

‘乾坤一掷’移动缓慢,‘相见欢’却奔袭如电,毫不费力就将其截住,墨绿巨龙拦腰而击,狠狠撞上了白色光芒。

巨力交叠,天地变色,气浪爆发横扫夜空!撞击发生在万丈高空,可地面山上的众人,除了梁辛之外,尽数被巨力掀起的气势所慑,踉跄着向后摔去。

隆隆地闷雷声,从两道大神通的相遇处响起,压得山中秀木尽数地头、颤抖……肉眼可见,在滚滚气浪中,‘墨绿巨龙’断断崩碎,白色光芒却始终清晰、璀璨!

半晌之后,闷响与气浪消散而去,夜空又复清明,相见欢的狠烈一击竟全没有一点效果,而白色光芒不见丝毫改变,继续缓慢却决绝地前进。

“蚍蜉撼大树啊!”贾添叹了一声:“其实相见欢也算不错,只要凑足十人之数就能合击,傀儡也用得。怪就怪这个乾坤一掷太霸道吧。”

说着,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笑呵呵地继续道:“对了,总要交代一下的,我赶到时,那三万弟子,都被人家的天道所擒,眼看就要全军覆没,我出手杀了那几个天道怪物,又施法收下了这三万门徒。几位天门仙长,就当他们都被天道怪物杀掉好了,莫在心疼了。”

贾添声音不停:“梁磨刀,想好救大眼的办法了没有?要实在想不好就莫为难了,我还有些手段,或许管用。不过……手段是我的,你要我出手,总得有个价钱吧?”

梁辛愣了下:“价钱?你说吧,我听着。”

“一颗头,一个人,外加两条腿。”贾添的语气轻松得很:“长春天的人头,曲青石这个人,再有你的两条腿。”

曲青石眯起了眼睛,目中阴戾流露;长春天一字眉斜挑,混横像必现!其他几位‘魔主’也都脸色铁青。

梁辛眨了眨眼睛,忽然笑了。没有一丝愤怒之意,纯纯粹粹就是那种遇到有趣事情时,打从心底释放出的笑意,向着贾添说话的方向摇头道:“不成,太贵。”

贾添呵呵一笑:“其实你那两条腿,要不要无所谓的,可你和我捣乱了这么久,总要有个惩戒,意思下就好了,你要实在不甘心,咱们还有的商量。不过……”说着,他的声音低沉了些:“长春天的脑袋和曲青石,我势在必得,没有余地。”

“这个价钱已经低得很了,一条命、一个俘虏、一个残废,就能换回来天下万万条性命、换回来整座中土的安宁,实在被你赚了啊!”贾添则继续笑道:“何况,这个乾坤一掷实在惊人,我要挡它,非得把家底都拿出……”

不等他说完,梁辛似乎再也忍不住了,居然嘿嘿嘿地笑出了声:“没事,你要心疼家底,就别挡了,赶紧走吧。”

这次轮到贾添一愣,脱口问道:“不用我挡?你有办法对付乾坤一掷?”

“没有。”梁辛摊手,实话实说。天上那道巨力,就算梁辛以身做盾,也只有白白搭上自己一条小命的份,决计阻拦不住。

贾添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嫌我的价钱太高,是舍不得你自己的两条腿?”

梁辛点了点头:“是,舍不得。也不光是两条腿,长春天的人头和我二哥,我也一样舍不得,你这价钱,根本没法谈。”

“混账!”贾添陡然大怒:“充其量,两条腿、两条性命,免去一场生灵涂炭,免去一场无应之劫……”

正激烈训斥间,梁辛却哈哈大笑了起来,贾添语气愈发森然:“小鬼,你笑什么?!”

“笑你装模作样,假得很。”梁辛一边笑一边摇头:“还开价钱?”

贾添的‘怒气’转眼消散,咦了一声,跟着又笑了起来:“居然没被吓到?”

眼前的事情好像,贾添占山为王,梁辛则是山里的一头老虎,这个时候有人放火烧山,山大王找到老虎说:你把虎皮扒下来给我,我就保护山头。就是‘敲竹杠’吧,山大王拿不拿得到虎皮,也都会去想办法扑灭山火。

贾添的‘小伎俩’,其实简陋的很,只要稍稍转个心思就能想通,只是此刻形式危殆,巨厦将倾,灭顶之灾、迫在眉睫,有个这么大的题目压下来,任谁都会乱了方寸。

可梁辛早在两年前就想到过这个最坏的下场,避难之地也早已确定下来,身边又有玲珑辗转,心中有了‘底’,脑筋自然也就清明得多,哪会被这种小伎俩唬住。

“我倒真有些好奇,先不提你那两条腿,也不提我的手段,只说眼前的危局,假如非得舍了长春天和曲青石两条性命,才能破局,你会怎样?”贾添的声音又复轻松了起来。

梁辛应道:“为了曲青石,我未必敢毁了天下;可为了天下,梁老三断不会舍掉曲老二!”不止一个曲青石,换做柳大、青墨、师父、娘亲、老叔……个个如此。此事其实与天下无关,与乾坤无关,不管什么来换,他都不肯撒手,仅此而已。

梁辛停顿片刻,问道:“对付乾坤一掷,你有几成把握?”

贾添回答得有些漫不经心:“五成左右吧,能不能过关,要看运气了。”

梁辛点了点头,忽然有些没头没脑地道:“说些实在话吧,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贾添突然忽然大笑了起来:“小鬼,还有几分聪明心思。你怎知道的?”

他赶来苦乃山的本意,是要借正邪恶战的机会,彻底摧毁日馋,不料‘适逢其会’,竟赶上了一场‘新神仙相’苦心布置的图谋。这一来,事情立刻分出了轻重,杀日馋魔头是小,护住大眼才是当头大事。

贾添的确有事情要让梁辛来做,刚才的那番‘价钱’,都是在试探梁辛的底线,如果梁辛真被‘中土大义’所擒,贾添就赚了‘长春天和曲青石’,当然,那两条腿他没想要,至少暂时不会要,那份价钱,是准备还给梁辛、要他去做事的。

不过,老魔头传承下的魔功,修的是世间人情,不是天道,更不是中土大义,贾添的试探当然也没有半点用处。

梁辛有些不耐烦地回答:“大祸临头,你要没事找我,犯得着说那么转圈话?要真想要长春天和我二哥,刚才那道相见欢直接打过来,什么都有了。”

贾添笑声不停:“恩,我刚才发动相见欢的时候,也真的犹豫来着。”

梁辛也笑了:“幸亏你没打过来,要不你抵挡乾坤一掷的时候,还得对付我。”

“我现在猴儿谷外,你过来吧,我俩当面说。”贾添终于不再废话,唤梁辛赶来相见。

梁辛应了一声,转回头和同伴们交代了几句,随即展开身法,向着猴儿谷纵跃而去!

四百里距离,梁辛全力飞奔,没用多少功夫就赶到了,现身时正好看见铜头在拿石头丢贾添:“再远点,别让我看见你那丑脸……”

梁辛吓得头皮都在冒冷气,忙不迭制止铜头。

贾添倒无所谓,笑呵呵地坐在谷外一棵大树下,也不和狒狒计较,见梁辛赶来,直接问道:“你能闯进天劫,杀我十头大兽,再诛杀朝阳,嫦娥境界了?”说话时,脸上千万张‘碎片’同时露出了一个笑容,可他的眉角在轻笑、眼窝在冷笑、上唇苦笑、下唇大笑……拼凑到一起,只有无尽诡异阴森!

随即也不等梁辛回答,又继续道:“我要你帮我护法。”

梁辛眉毛一挑:“怎么说?”

“乾坤一掷是我那些‘同道’布下的,我要挡它,非得极尽全力不可,届时必有人出手杀我,此间能护住我的,只有你一个!”说完,贾添无奈探手:“我那些手下,都让你给杀了,本来应该他们做的事情,现在就只能交给你了。”

事情再简单不过,贾添全力施术,去消弭‘乾坤一掷’,而他动手时,布置大阵的神仙相也会出手阻挠,要有人护法才行。

梁辛点了点头,又伸手指了指猴儿谷:“这里的天猿,我要送走。”猴儿谷中天猿众多,葫芦这次就只带了三百健猿出征,其余的都还留在谷内。

抵挡‘乾坤一掷’,贾添只有五成把握,梁辛当然不敢把所有亲友的性命都押在这‘五成’上,自己留在苦乃山帮贾添护法,神梭则要辗转中土,接上一众亲友去避难。

贾添痛快点头:“随便,我不管,更不会阻挠。”

说话的功夫里,周遭空气一震,辗转神梭已经接上从‘六趣三返’中幸存下的众人,来到猴儿谷接应天猿。

天猿有祖训,不许离开苦乃山,可现在葫芦老爷和一众大猿都已经脱力睡去,根本就不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谷中其他的猴儿都跟随首领,并没太多异议,何况它们根本不知道梭子要载着自己出山,一个个兴高采烈地进入神梭。

唯独羊角脆,小家伙不会说话,但心思聪颖,此时感到大难将至,大家都去避难,唯独‘主人’不走,它也就不肯走,死死抱住梁辛的小腿,无论如何也不肯松开,眼巴巴地望着梁辛,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共存亡’。

梁辛是痛快之人,哈哈一笑:“成了,你要一起便一起!记得不许乱动。”

羊角脆大喜,三两个纵跃,跳上了梁辛的脖子,还是老姿势,伸出双臂用力抱住了他的额头……

别说现在,就是以前魔功尚未大成时,梁辛带着羊角脆也能从容施展身法。是以小猴子留下倒并不碍事。

不久之后,所有天猿‘上船’,梁辛却并未让辗转立刻离开,而是对着梭子喊道:“茅吏,把里面的正道修士都弄出来……”说着,又犹豫了下,补充道:“金玉堂和流连道的人继续留在里面,其他正道都轰下来!”

跟着,梁辛又咬了咬牙:“还有巨蜥,也都运出来吧。”

茅吏二话不说,咒诀喃喃之际,出了梁辛点名留下的人,神梭里的天门和正道弟子,全都被他扔了出来。‘六趣三返’之后,两大阵营共有近万人幸存,其中日馋和妖族只占三成,剩下的全是正道人物。

片刻功夫,飞梭周围有多出数千残兵败将,另外那三百头大蜥也被送出飞梭,正道修士神情仓皇,不明白小魔头又动了什么邪魔心思。

敢当老道直接问道:“梁磨刀,你做什么?”

梁辛没直接回答,而是指了指天上的那道白色光芒:“那道阵力,一天之后就会砸在大眼上,那时天崩地裂,中土大难临头。”

敢当当然知道这件事情,双眉紧蹙:“这次大家都中了邪魔的奸计……”

梁辛不耐烦地挥手打断:“日馋是你们要铲除的,凶阵也是你们摆下的,什么奸计不奸计的,反正事情都是你们搞出来的。”说着,梁辛又咳了一声:“岔题了,我没想怪你们,我的意思是,马上就要天崩地裂了,你们……还不快跑?”

‘六趣三返’,三天苦撑,几乎所有人都脱力、重伤,上至天门下到普通修士,哪还有力气长飞远逃。

辗转神梭的速度和遁法,天门高手有目共睹,都明白这才是他们唯一活命的指望,敢当老道顾不得脸皮,正想再开口恳求,大胖子秦痩就从旁边说道:“老道,不用废话了,他的意思你还不明白么,他在给飞梭腾地方……梁磨刀还要用飞梭去接其他人。”

一天时间,对飞梭而言,足以远离中土,可在这之前,梁辛还有大批同伴要去接上,他不怕逃不远,只怕飞梭承载有限,运不了这么多人。

巨蜥和正道大队被赶下,飞梭立刻空了大半。金玉堂和日馋渊源较深,尤其是轱辘岛那一战,梁辛虽未参与,但始终牢记在心,至于流连道,则是沾了那个大嘴‘蛤蟆’的光。

敢当满面愤怒:“不带我们走也就罢了,为何现在才赶我们下来!刚才又何必让我们上来。”

梁辛嘿嘿地低笑:“你说呢?”

贾添在一旁,摇着头低声笑骂了句:“梁磨刀,小魔头呵。”

羊角脆的眼睛半合半闭,高深莫测,郑重点头。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81章 乾坤一掷 下一章:第383章 还差一年
热门: 诛仙2·轮回 卖马的女人 华生手稿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血字的研究 茅山道士传奇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Ⅵ 赤龙 乌金血剑 坠落之前 魔天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