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只杀一人

上一章:第374章 必有勇夫 下一章:第376章 气焰熏天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负责和妖族联络、接洽的,始终是承天道宗,此刻天门中惊怒最甚的,莫过于敢当老道。

敢当大步踏上前,望向已经开始有些百无聊赖、自顾自去叽叽喳喳说闲话的群妖,语气如刀:“铜头何在,我有话问他!”

葫芦老爷实话实话:“铜头在我家门口看守神碑,我没给他放假。”

敢当一肚子铿锵责问立刻被憋了回去……他一直以为,铜头就算不是苦乃山之主,至少也是一方领袖,从没想到它竟然是个‘门房’。

就在这个时候,在梁辛身后,一柄巨大的飞梭,于毫无征兆里,突然跃出,静静悬浮于距地十丈之处。

随即人影晃动,曲青石、长春天、柳亦夫妇、大小活佛、跨两兄妹几个人最先跃出。

正道修士都明白是妖人主力到来,屏住心神严阵以待。不过大家都在暗中准备法术,表面上并没什么动作,唯独有一阵仓仓的剑鸣声,从人群中响起,显得异常刺耳。

亮剑的,是七字剑宗的高人……

从神梭跳出的第一批人,除了小丫头青墨之外,刚巧不巧,就是两年前那三伙‘打家劫舍’的妖人,当年七字剑宗有幸,被人家先后光顾了三次,留了二十四个大字,此刻见他们同时现身,岁印上人和一群弟子惊骇欲绝,剑元虽主人心意而动,自动跳出来护主。

寂静山谷,数万人中,突兀冒出一撮飞剑来,想不引人注目都不成,柳亦废话最多,目光循着飞剑找到岁印真人,笑着说道:“就你嫉恶如仇!”

岁印恨不得伸手去把飞剑捉回来撅了,事到如今也只有咬着说狠话:“妖人放肆,此间岂容而等……”

他的话还没说完,天空倏然一暗,冥冥里透出一片凄厉恶鬼长嗥,只见千余道黑色煞气,快若闪电,从四面八方围拢而至,猛地裹住了七字剑弟子放出的那一片飞剑,旋即一片金属断裂声大作,下一刻,煞气消散不见,半空里的长剑尽数被绞得粉碎,叮叮当当的乱响中,掉落地面。

新媳妇青墨撇了下嘴角,心里说了句‘骂我夫君!’,嘴里却对柳亦道:“跟他罗嗦啥,打一顿就老实了。”

巫秀出手扬威,天门却无动于衷,那些重要人物或传讯躲在远处的七十九窟弟子,迅速准备相见欢;或心思转动,想再找到什么办法,能把妖人陷入大阵;七家掌门则嘴唇嗡动,以传音入密商量对策。是以对眼前的小小冲突,都没去理会。

七十九窟的修士都藏在两百里之外,都被法术遮掩了行迹,蛰伏不动,并未列阵以待。天门怕事先列阵,引发的灵元波荡会引来妖人的注意,本拟等日馋众人进入‘九丘三十里’后,再传令这三万弟子组成相见欢,不料事情有变,此刻传令过去,到大阵成形,总要等上一段时间了。

法宝被毁,七字剑弟子尽数受伤,闷哼一声委顿在地,岁印也不例外,不过对方没直接出手杀人,只是折断飞剑,上人心中已经念起了老天保佑。

不料青墨手下留情,其他几个邪道妖人却不肯罢休,梁辛伸手向他摇摇一指,对着其他修士怪笑道:“我只杀他一个人,其他人滚开!”

梁辛大笑扑出同时,曲青石、长春天和大小活佛,四大高手一起纵跃而起,跟在小魔头身后,卷起猛烈罡风,扑向岁印。

天门高手不动,其他修士不愿、更不敢去触这个霉头,忙不迭向着四周退开!岁印不过是个五步修士,又刚刚负伤,如何能够躲开一群绝顶高手的扑杀,惊怒之下嘶吼着:“跟你拼了!”拼出所有的力气,凝化神通,祭出濒死一击。

一道金光从岁印上人袖中激射而去,直指梁辛面门,后者狞笑之中,随手一挥,就像哄一只苍蝇似的将金光击散,而梁辛的另只手,毫不留情地按岁印的天灵。

梁辛地扑杀并未全力展开身法,否则岁印哪来得及发出最后一次反击?由此,跟在他身后的四大高手也都追了上来,同时伸手捉向岁印四肢,这些日馋首领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他们要‘五马分尸’,活撕了老道。

岁印避无可避,只剩下等死的份!可他做梦也想不到,就在对方已经堪堪捉住自己的刹那里,五个邪道高手同时发出了一声长啸,还在半空的势子陡然一转,速度比着扑来时快了十倍,舍弃了上人,向着另外两个方向急冲而去!

岁印上人又摔回地面,全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曲青石、长春天和大小活佛四人转向向左,风疾火烈一般,竟杀入了大理州罗家的队伍!不止是扑击,而是引荡法宝的全力猛攻,目标直指罗家阵中的一个少年弟子。

乌光淬烈,剑鸣浩荡如雷,金尊墨剑随着曲青石指诀怒啸而射!破空声刺耳,黑色藤鞭凌空而现,一鞭甚至抽裂空气,兜头斩下!

巨变突起,罗家的那位少年大惊失色,翻转出一个古怪手诀,口中大吼:“借刀杀……”可还不等他施法,曲青石和长春天的猛攻,就以狠狠击中了他。

少年的身体竟结实地离谱,受两个绝顶高手一击,也只是口中呕血,瘦小的身体却借力急退,向后遁去,想要就此逃走,而此刻大小活佛已赶到身旁,两位活佛扬起手掌,闷雷般地爆响之中,两只手掌一中天灵一中胸口!

接连四道猛击,少年终于抵受不住,嘶哑地惨叫一声,重重摔落在地。

罗家众人又惊又怒又惶然,全不明白怎么这群煞星怎么为何又杀进了自家阵中!而且被猛击的那个少年,平时并没太多特别之处,天分还不错但是老实木讷,毫不起眼!可是等少年摔落在地,罗家上下才愕然发现,他的脸和身形全都变了……从一个瘦弱少年,变成了个身材修长的俊美青年!

长春天黑藤一卷,绑住此人,笑道:“木老虎,我老想你了!”

木老虎翻了翻眼睛,没说什么。

自从中邪恶战、青墨等人放了木妖一马之后,他就再没了消息,不料这次又靠易容法术,混入了罗家队伍。日馋的众多首领在来之前,都点了婆娑泪眼,能洞穿天下一切幻形法术,到场后就发现了这位老熟人。

此间聚集了数万修士,人人都带了得意法宝来,日馋众人哪敢放任木老虎不理,且罗家的队伍和七字剑宗相距极近,这才借题发挥,擒下了这头怪物。

而梁辛却未参与捉拿木老虎,他转向了另一个方向——天门高手聚集之处。

修士人数众多,其中为自己施展了易容法术的大有人在,不过就只有两个人最醒目,其中一个是老熟人木妖;而另一个人之所以醒目,则是因为他的嘴是竖起的,与鼻子连成一线……鉴火道,熔心掌门!

苦乃山大阵本来是天门用来诱杀梁辛的,木妖来或许还可能是为了‘天材地宝’,可天门首脑之中竟出了神仙相,这让梁辛如何能够不惊,如何能够不捉住他来问个清楚。

就在曲青石等人缉拿木妖时,梁辛已经冲向五道三俗,对方是一派领袖,自己说什么也白搭,有什么事都得先把熔心妖道的原形打出来再说!

天门实力远非普通修士可比,梁辛来得虽然突兀,可他们也反应如电,叱喝声中,剑华、水色、火光、飞沙,诸般大神通铺天盖地而来,全不去管神通笼罩的范围之下,还有数不清的普通正道弟子!

天门不顾普通修士的死活,梁辛更不会去顾及什么,阴声而笑中,身形倏然飘忽起来,能够闯入天劫去杀人的身法,又怎么会被在乎这些修士攻杀?!一道道神通,在普通人眼中快如光电,交杂在一起‘密不透风’,可是在梁辛看来,实在有太多缝隙供自己从容穿梭。

只眨眼间,梁辛就冲入了天门阵中!

鉴火道熔心虽然还有些不明白,为何这个小魔头能看穿自己的高深幻法,但是老道比谁都清楚对方为何而来,眼见梁辛欺近,熔心顾不得再去隐藏本领,双手翻卷三次结成一座古怪手印,立刻发动了自己的天道:天涯,咫尺。

‘天涯’是指敌人到自己的距离。

这一重天道之下,自己站在原地不动,敌人就算有天大本领,也永远休想能飞、能跑、能冲到自己身前,眼前百丈距离,却足够对方飞上一生!不仅人,法术、法宝皆为天道所控,不管威力多大,只要是天下之力,就飞不完这一百丈,永远够不到自己……一百丈,远若天涯。

咫尺,说的则是他到敌人的距离。

在他攻击出手的同时,神通就会炸到对方眼前……一百丈,近在咫尺!

被‘天涯咫尺’所擒,就只剩挨打被杀的份,全无还手余地。

虽然比不得百无一用,可熔心的天道也着实不弱,在神仙相之中能算得上游下品,但是凭他假飞升所悟的手段,又如何擒得住嫦娥力之身;凭着他的一重天道,又如何擒得住另一重完全与自然相溶的身法,更毋论那桩与天道背道而驰的天下人间!

熔心几乎瞪爆了双目,他真就眼睁睁地看着,梁辛笑嘻嘻地一闪身、又一闪身,顺着‘天涯咫尺’,一直跑到了自己的面前,最后又一转,兜到自己的身后,笑着对自己小声说了句:“三头骡子?有啥故事?”

旋即,梁辛心念转动,发动了自己的天下人间,斩断熔心那一重‘三头骡子’的因果!

熔心就觉得脑子里轰得一声暴鸣,震得自己几乎五感俱丧,而一身饱满真元,凭空消失了九成,调运内息一查,立刻惊了个魂飞天外,修为竟暴跌到不足四步。

梁辛的笑容越发欢畅了,几乎是兴高采烈地对熔心继续道:“想不到,怎么样?”说话间,催动身法围住绕了一圈……

一个圈子转下来,熔心除了一颗头颅,全身上下几乎所有的骨头都被梁辛打断!

不过让梁辛稍感意外的是,熔心修为沦丧、身受重伤,竟还能维持得住幻容法术,并没有变作本相。梁辛更没想到的是,他擒下敌人,正要返回时,忽然嘭的一声闷响,熔心的脑袋,就好像个西瓜似的,莫名其妙地爆开了,无头尸体瘫软在地。

没能抓到活口,梁辛眉头大皱,正想返身折回自家阵中,耳中忽然响起了大哥柳亦传音入密送过来的笑声:“老三,扬威!”

而此刻,天门之内,所有高手尽数爆发全力,向着他掩杀而至。

所有人都到熔心死在了梁辛手里。要是就这样被小魔头冲进来、当着数万修士的面前杀了鉴火道掌门、再从容遁走,天门以后哪还再有脸见人!

就算‘九丘三十里’的大阵没了用武之处,至少还有七座天门,还有数万高手,还有七十九窟三万修士列成的相见欢,打杀便打杀了吧,就在苦乃山中!

秦痩须眉皆张,面若鎏金,双臂缓缓摇摆,在他身后的空气,连做三次猛震,一百三十一只鹅蛋大小的银色剑丸凭空而现,随他一声:“列剑”,冥冥中发出一声嘹亮剑鸣,每一剑丸周围,又现出六柄长剑。

六剑一丹,为一小阵;一三一只剑丸又结一座大阵,数千柄长剑,仿若一道天河,向着梁辛席卷而去;

流连道泽渔,双目不见黑白,化作两汪湛湛水蓝,双臂张开大袖招展,带领身后弟子,围住梁辛于百丈开外层层打转,空中霍然传来隆隆巨响,百里之内潭、涧、溪、泉,所有活水皆为流连点化,凝化做一条青色恶蛟,陡然现身;

承天道敢当,划破指尖以血为墨,在另只手的手心上迅速画出一道符撰,跟着把手掌一翻,重重拍在了自己的天灵,一掌之下,老道身子一矮,双膝没入泥土。第二掌、第三掌……老道不停猛击自己,竟把自己像一根钉子似的,一下一下夯入土中,最后一掌,就在他发髻也没入土中的刹那,不远处的山崖轰然崩裂,一个通身昏黄的巨灵神踏步而出——厚土灵尊法相奉敢当谕令、借山土现形……

指夕道、鉴火道、荣枯道、卸甲山城,天门精锐,在一瞬间尽数拿出了最犀利的手段,只求留下梁磨刀!

自从两年前,邪道众人从黑色小岛从容遁走后,天门开始着手准备这一战了。

不止那座已经用不上的大阵,不止七十九窟弟子集结,还有门宗精锐的战力提高!

天门真正的实力,并不是他们有多少宗师,有什么阵法,而是庞大的资源基础,仙草、灵石、精炼法宝……各种各样的宝贝,日日不停被送到五道三俗,几百年积攒之下,家底何其雄厚?

修天悟道,修炼时大都会以丹药相辅,但是如何服、服什么、服多少都有严格要求,若实力增长过快,一来会影响道心、滋生心魔;二来,靠猛药提高实力之后,元基也会受损,这次提高之后,以后想再求精进就更难了。

那些厉害的法宝、符撰,轻易也不会发给普通弟子,不是宝贝数量少,而是怕弟子心境不够,得了犀利宝贝会过分依赖、影响了修行。

所以天门的资源,大都只做封存,平日里并没太大用处……不是没有,只是不用。

可是一旦遭遇危难、大战当前时,宝库开启,天门实力就会猛地提高到一个全新层次。

这一次,几位天门首领施展的法术神通,比着中秋之战时,要犀利得多!

五道三俗,几乎在眨眼间就完成了合围之势,各出绝招必杀小魔头,在他们动手的同时,指夕道侏儒闻风吐气开声,一改往日和蔼语气,换而森冷威严传令在场数万修士:“邪魔妖孽逆天而行,天下同道共诛之,一线天弟子何在!”

一线天诸位执事,早已散落在修士群中,只等天门师长号令……

这便是天门的另一桩持续数百年的经营了,修真道还谈不上铁板一块,但天门拥趸着实不少,在几位一线天执事号令下,一部分铁杆顷刻行动起来,旋即带动全场,虽然场面看上去混乱成一团,但暗中进退有度,四位执事纵声疾呼,率领周遭修士率先动手,各色神通轰轰烈烈攻向邪道和妖族大营,另外四个执事不同声色,身边却凝结人群,仿佛滚雪团般越滚越大,正迅速汇聚、凝结,准备结出一座万人规模的相见欢!

随着小魔头突入敌阵核心,一场大战就此而起!

……

现在正道的攻势刚起,仍散乱的很,邪道高手未得宗主号令,也只是撑起一道道屏障法术,只做防守,并未反攻。

妖族都听葫芦老爷的,葫芦则信守诺言,听从日馋的调遣,眼珠子急得乱转,脸上还拼命维持着淡定神情,对身边的儿郎、妖族说道:“稍安勿躁、平心静气、枕戈待旦、假装没事……”

曲青石等四人已经抓了木妖返回自家阵中,长春天抓住木妖,高高兴兴地走向阵尾逼供去了,跨两兄妹则迎上曲青石眉,飞色舞地问道:“打不打,打不打?”

曲青石还没说话,柳亦就笑道:“再等等,先让老三发威,咱们再动。”

话刚说完,远处天门战团中,突然传来了梁辛拿腔拿调的‘狂妄’大笑!

青墨打了个机灵,光洁的额头上,跑过了一溜鸡皮疙瘩:“这笑的、也太假了……”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74章 必有勇夫 下一章:第376章 气焰熏天
热门: 高尔夫球场命案 暗黑神探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红手指 不朽凡人 广陵剑 华音阁·十二月花 黑血的证明 北宋振兴攻略 灵魂破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