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小眼第二

上一章:第371章 物归原主 下一章:第373章 日馋仙宗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梁辛现在是嫦娥境修为,又因修习干爹的魔功,身体感知远超修士灵识,就连仙界中的罗刹鬼,想要悄无声息地欺近身旁也不可能,但对老叔的到来,他竟全无察觉。

看起来风习习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干枯瘦小,脸上金钱斑醒目,还是那副猥琐、怯懦的神情,全无高手风范,仍是那个帮少主偷拳谱、替丑娘洗军衣的鬼仆风习习!

梁辛眨了眨眼睛……镇百山离人谷,青天之下!老叔真的离开了连鬼祖宗浮屠都无法挣脱的小眼奇穴,‘活生生’站在了自己面前。

风习习的老脸上尽是欢喜,枯瘦的双手死死抓住梁辛胳膊,嘴唇颤抖着,想笑却笑不出来,想说什么却吐字含混。重见天日,重见少主人,本就木讷老实的鬼仆,实在不知该如何才能把心里那份欢喜释放开来!这番等待,未免也太长久了些……

从离人谷那场恶战到现在,凡间不过三五年光景,其间梁辛也多次返回小眼去探望老叔,可是灵穴之内,六年才抵过人间一天,风习习苦熬万年,再回来时,天地依旧,少主茁壮,一切都变得更好,这让他如何能不欣喜若狂,到最后,声音干涩着,终于清晰地说出了六个字:“阎王爷保佑啊!”

而梁辛,先是眼眶红了,跟着鼻尖红了,最后哇的一声哭出来,涕泪横流,就像自己还是个小小罪户时那样,受了委屈,伏在老叔怀中放声大哭!

梁辛委屈,真的委屈了……

此时老蝙蝠也迎了上来,在他身后,除了小汐、郑小道等人,庄不周和宋恭谨也赫然在列,也都还是老样子,见了人就点头哈腰地打招呼。

众人都不去打扰梁辛叔侄,走到远处叙话,其间柳亦问起师父:“老叔知道梁一二的事情了?”

老蝙蝠点了点头,以他的性子,才不会对老叔隐瞒真相、哄骗着对方来帮忙打架。

不过老叔对真相并不关心,梁一二是主人,对自己有天大恩情,这就足以了,至于梁一二是老君是佛祖是阎王爷,对风习习他而言全无关系。至于梁路飞,抱养的少爷,也是少爷……

更何况,梁辛在风习习心里,也早已不再是单纯的少主人了。

叔侄之间的感情,也远不止主仆之情那么简单。

一场大哭之后,梁辛终于倾出了所有的积郁,收起泪水之后,心底也变得敞亮豁然,说不出地舒适,拉上老叔一起,再去拜谢老蝙蝠的再造之恩。

老蝙蝠自己也得意无比,让厉鬼还阳,脱开小眼的控制,单只这份成就、得意,就让缠头老爹笑得合不拢嘴了。

长春天并未久留,与同伴略作商议,便重返飞舟,请茅吏帮忙赶往西蛮深处,去把日馋仙宗的大队人马接过来。神梭离开后,老蝙蝠才说起自己这一路的事情。

四天之前,老蝙蝠接到离人谷传讯,立刻带着几位七星蛊的主人,在大小活佛的护送下,从草原返回镇百山,才刚入一入小境,就看到老叔主仆三人,正在外面等候。

当时众人的那一番欢喜,比起梁辛现在也毫不逊色,一座大兽麒麟,炼化出三只身外身,其中黑白无常只占用了一小部分,哥俩加起来估计也就抵麒麟的一条大腿外加小半个屁股,可即便如此,他们哥俩的战力,也直升到六步初阶。比起洞房前的柳亦毫不逊色。

真正‘凶猛’的,是老叔,早在陷落小眼之初,浮屠就用自己的先天原力炼化他,足足几千年。现在又得到绝大部分麒麟尸体炼成的身外身,此刻风习习的实力,甚至连老蝙蝠都已经没办法理解了。

在老叔出去之前,浮屠晃着圆滚滚地脑袋,对他大包大揽:“你现在,小眼第二,天下第一!”

当时老叔直接摔坐在地,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的新身体,怯生生地问:“我、我、天下第一?”

黑白无常你一句我一句,说到这里的时候,大伙都笑了,梁辛也才刚刚发觉,老叔主仆,因身外身而获自由,可现在还是原来的样子……梁辛本以为,老叔会变成一头麒麟来的。

老蝙蝠看出梁辛的疑惑,说道:“身外身的法术成形,施术之人就会有两个身体,两个身体也就是两条性命,而两条性命,就是两般变化,清楚了?”

梁辛似懂非懂,不过也能明白,老叔修炼成身外身,由此也就有了两般变化,可以化作麒麟外身,也可以变成他自己的本来模样。

庄不周和宋恭谨哥俩也不例外。

……

在老蝙蝠先赶来的这四天中,前两天,老叔主仆三人,用大司巫处得来小骸骨重返小眼,全力修炼梁辛传下的身法,其实以老叔现在的本领,他全不用学天下人间的身法,也全能跟住同伴的移转,不过他生性老实,练得比谁都认真。

随后两天,星阵中其他四个人也下到灵穴内,开始演练星阵。

正如老蝙蝠先前所言,修炼星阵,几乎不用考虑默契之事,因为七枚戾蛊星魂之间,带着与生俱来的联系,分别置入七个人体内之后,每个人也都受到星蛊影响,虽然还到不了心意相通那么夸张,但是只要他们运转星阵,彼此就会生出一份无间亲密,换位游走之中自有默契。

两天,十二年,七个人的北斗星蛊大阵,也终于练成了三十连打的真月一击!

老蝙蝠说得眉飞色舞,入阵的几个人,包括小汐在内都面带得意之色,只有老叔,还是笑得那么厚道,一个劲地摇头,不知是不敢相信自己有那么厉害,还是习惯使然的谦虚谨慎。

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人人笑逐颜开,梁辛按不住满心的好奇和期待,飘身向后退开,笑道:“请老爹列阵,小子拭目以待。”

老蝙蝠一挥手,铿锵传令:“列阵!”,风习习、庄不周、宋恭谨、小汐、郑小道、宋红袍齐声应和,同时飘身,各自踏住星位,结成北斗之阵,旋即老蝙蝠桀桀怪笑,对梁辛道:“你来试招,再好不过!转!”

声音落处,七个人迅速游转,人影穿梭中,层层涟漪霍然弥漫,周遭空气模糊成一片,转眼间,前后二百一十道涟漪接踵而现、勾连成串。

一月,三十翻转,北斗真一大阵成形!

旁观的一众高手只觉得,仿佛天空猛地沉降下来,从万丈之遥直接压到头顶百丈处,巨大的压力直接憋进心肺,从曲青石、柳亦夫妇、再到大小活佛,尽数闷哼了一声,情不自禁抬头望向天空。

天空仍旧高远,天没塌,压下的只是气势,不过……时值艳艳午后,阳光正浓,可本无星月位置的苍穹上,赫然现出北斗七星,每一颗都绽放出晶莹却绝不刺目的璀璨之光。

下一个瞬间,真月一击,现身中土!

梁辛全神贯注,凝聚起所有力量,准备硬抗大阵一击,却万万没有想到,真月之力,并不是从老蝙蝠等人的星阵中击出,它来自……天上。

假年、真月,两座大阵,相差得不止百多道涟漪,而是一假一真两重境界,真月之中,涟漪之力便已经不再是攻敌之用,而是接引天星入位!

力量,从天而降。

旋即只听‘嘭’的一声轻响……既无山石崩裂,也不见尘嚣飞扬,就只有一声比着捅破窗纸稍大些有限的轻响。再看梁辛已经消失不见,先前立足之处,现出了一只方圆十余丈的大洞,引目望去,以曲青石的目光,竟也看不到底。

深窟,千丈!

切口平齐,边缘处尽化墨色琉璃,映在阳光里,闪烁出古怪光彩……

曲青石等人只觉得头皮发麻,小汐更是面色骇然,望着那个自己也有份的深窟,全身都在轻轻颤抖着,语气之中既有忐忑也有恐惧,对着大坑喊道:“你……你在里面?快上来……”后三个字里几乎都带上了哭腔。

一击威力如斯,就连老蝙蝠都傻眼了!

星阵七人等人也刚上来不久,先前一直在小眼中演练阵法,在灵穴之内,星阵无法感受天星,由此打出的也只是‘二百一十道涟漪勾连之力’,当然,这些力量都被浮屠滚荡骸骨之海消弭掉了。

谁也没想到,一回到人间,星阵还会再跃一阶,引来了天星之威。若非如此,老蝙蝠就算要试招,也得事先提醒梁辛一句‘小心脑袋瓜子’。

包括老蝙蝠在内,所有人都有些惊疑不定,看着不远处的深窟,心里都在转着同样的念头:快出来!

唯独老叔,举目望向小境之外,结结巴巴的劝解:“没、没事、没打中,没打中。”

话还没说完,梁辛就骚眉搭眼地跑回来,站在深窟身边,跟着大伙一起,一边吐舌头,一边往窟窿里张望,嘴里啧啧有声:“真够深的。”

……

老蝙蝠被他给气乐了,翻着怪眼骂道:“不是试招吗,怎么跑了?”

梁辛苦笑摇头:“要不跑,就只能靠天灵盖来试招了!”本拟正面相抗,全没想到巨力从天而降,那个刹那里,就连梁辛都来不及变势护头,本能发动身法,一溜烟地跑了,他跑得太快,除了老叔之外,人人都没察觉,还道他被夯进地心去了。

巫蛊一族远古时成为此间最强,盛名又岂有幸至,即便他们遇到所有中土‘飞升’高手组成的神仙相大军,也拼了个虽败犹荣!

星阵威力远超想象,或许比不得‘五神变’小罗刹那么凶狠,可要是比起轮回二鬼之一的全力狠扑,也毫不逊色。梁辛要硬抗,也就是个平分秋色之势。

真月之后,天空上的北斗星芒隐退,七星消失不见,地面上的众人却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直过了半晌,不知是谁先笑出了声,跟着,所有人都开怀而笑……真月大阵,竟打出了嫦娥境的神力,上哪说理去。

大笑之后,梁辛意犹未尽,又缠着老叔来试招,但是风习习畏畏缩缩,生怕会伤了梁辛,任他怎么说都不肯出手,到最后还是曲青石提出,要叔侄两个只比脚力,不拼杀,风习习才勉强答应。

叔侄两个不是去赛跑,而是全力展开身法互相追逐。

老叔追梁辛,没怎么费周折,前后一炷香的功夫,就拍到了梁辛的肩膀;而后梁辛追老叔,居然也毫不费力,一追就追上了。

梁辛哭笑不得,摇头道:“老叔,不用让着我,又不是真比什么。”

风习习搓着手心,尴尬笑道:“没让着,真没让,我拼命跑了。”说话时,目光闪闪烁烁,和谁都不接触……

老叔说什么也不舍得出全力,更不舍得赢梁辛,不过他的实力有目共睹,真要放手一搏的话,怕也只有把仙界的卸甲师兄请来,才有资格和他老人家一战。

小眼第二,天下第一!

星阵成形、亲人归来,梁辛大喜之下,又把自己这边的好消息拿出来献宝,把他领悟的‘想不到’,仔仔细细给老蝙蝠等人讲了一遍。

小汐眉目含春满眼笑意,老叔更是笑得合不拢嘴,郑小道、黑白无常一个劲地说着吉祥话,唯独矮子宋红袍,从来也不会说几句好听话,皱眉道:“有个屁用!还不如以前冻住时间的本事!”

梁辛的想不到,掐断一重因果,听起来玄奇无比,可实际效果也就是先让对方实力猛降,然后再去杀;干爹的‘来不及’则是冻住敌人再杀,而且时光凝固之下,还能挡住法宝和神通的侵袭。真要论起威力,梁辛的‘天下人间’比不得将岸的。

矮子的神情不屑,说完后又追问了句:“你悟出‘想不到’之后,还能再施展‘来不及’么?”

梁辛点了点头。在从草原启程前他就试过,靠着杀心恶念,能够催动来‘来不及’,靠着自己悟出的那份执念,则有‘想不到’。两个天下人间,虽然不能同时发动,但是随虽梁辛之愿,想用哪个就用哪个。

“那还好些,以后还是多用‘来不及’。”宋红袍翻了翻怪眼,跟着又嘟囔了句:“悟道,悟道,悟来悟去,还不如老魔头,忙活个啥?”

梁辛笑容尴尬,站在原地有点不知道该说啥了;小汐面如冰霜,俏目凝煞,又变回了那个杀手少女,冷冷盯住宋红袍;老叔果然不记得自己‘小眼第二天下第一’的身份,老脸上尽是难过和委屈,别人骂了梁辛比骂他自己还要更难受,却又不敢发一点脾气,只伸手轻轻拍着梁辛后背,诺诺地说着:别理他、别理他……

“矮子最后一句话说得倒不错,梁辛悟出的东西,又怎么能和老魔头相比。”老蝙蝠咧开了嘴巴,嘿嘿地笑了起来,抬头望向了梁辛:“这一点,你不服气也没用,以‘悟’而言,你差得远!”

说干爹所悟的境界比着自己更高远,梁辛不会有一点不服气,但是他对这其中的差别,却是全不了解,当即摇头道:“请老爹详细解说。”

老蝙蝠又沉吟了片刻,这才沉声开口,句句铿锵:

“你不过入世几年,打过几场恶战,你爹却五世为人,经历千年风雨。父子相比,你就是个跑江湖的小混混,你爹却是戎马一生、历经数不清的生离死别,风烛残年的老将!混混的见识,和老将的领悟,有的比么?”

“你的‘事事有趣、想不到’虽然也不错,可在‘生老不死、来不及’面前,充其量就是个娃娃的幼稚念头!”

“明白了么?想不到和来不及,最关键的差别是:前者还有机会,而后者已经远逝!两重境界,天差地远!你是生命之悟,可你爹却是生死之悟!”

“小子,单以所悟所感而论,你根本没资格和老魔头比。”

梁辛动容,认真点头。这些年打东杀西,陷在一场场恶战和无数谜团中,‘来不及’已经渐渐成了自己保命、杀敌的‘杀手锏’,把魔功当做了一种手段,久而久之,甚至都有些淡忘了它的本意……来不及。

生老病死,来不及。七个字笼罩天下,世间万物,谁能逃得开去!

老蝙蝠站了起来,也不容梁辛多做唏嘘,继续道:“感悟不如你爹,由此而来的魔功,威力自然也会不如。不过……”说着,老蝙蝠的脸上,难得之极地挂起了一份实在笑容:“这个‘想不到’,是你自己的天下人间,对你而言,意义却重大得很。”

宋红袍果断插嘴:“光意义重大有个屁用!”

老叔再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咬着牙跨步到矮子身前:“我家少爷怎生得罪你了。”虽然是责问,可声音却小得离谱……

宋红袍却笑了:“我说的是这桩事情,和梁磨刀有啥关系。”

老蝙蝠没搭理矮子,望着梁辛问道:“喜夜时,你发动了‘想不到’,看到了所有人的一重因果,但是没有反噬,对么?”

这个事情梁辛已经说过好几次了,闻言后点了点头:“照我估计,反噬会在我断掉因果时现身。”

“你估计?”老蝙蝠冷晒:“施展来不及的时候,魔功一起,乱流反噬即至;你用‘想不到’的时候却不是这样。”

说着,老蝙蝠走上了几步,身体微微前倾,与梁辛四目相对:“梁老三,我问你,老魔头活着的时候,有跟你说过,天下人间之中会有反噬么?”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71章 物归原主 下一章:第373章 日馋仙宗
热门: 真相推理师:嬗变 坟墓的闯入者 在地狱那头等我 秦时明月之始皇之死 超脑5:团灭 宜昌鬼事1:诡道(异事录) 鹿鼎记 傻仙丹帝 木锡镇 都市狩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