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梁一十二

上一章:第365章 想飞仙么 下一章:第367章 无根之人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茅吏先是被须根的话吓了一跳,随即,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修天望道之人,哪一个不想飞仙。

须根为人心狠手辣、贪得无厌,但他却有一个好处,对自己认可的朋友,他会毫无保留,继续笑问:“凭你自己的修行,有望飞仙么?”

茅吏为人木讷,但修为着实不俗,当时已近逼近六步大成,比着现在的天嬉笑还要更强些。可他也到此止步了,很难再有所突破,想要飞升,希望渺茫。

不过就算希望渺茫,修士们也不会放弃,别说他已经逼近六步大成,有许多修士终其一生,连四步高阶都无法达到,可是在死之前还是执着修行,以求那份万分之一的希望能够实现……

见茅吏呆呆发愣,须根笑得更开心了,低声道:“还记得咱们在南疆中见过的那头大白蛾子么?它不光是一头神兽尸体,还是一架仙舟,能够穿梭于中土与仙界之间、接引凡人前往仙界的仙舟!”

茅吏自然大吃一惊,急忙追问缘由。须根也不再卖关子,把自己的探索所得如数相告。

和梁辛摸茧子稍有不同,须根摸坤蝶,得来的并非这只坤蝶生前的记忆,而是一些散碎的声音、对话。

对茧子,梁辛摸着‘听’、还能摸着‘看’,这是因为他不只修习了天下人间,同时还是‘土行真身’,与坤同源;但须根只有魔功,没有土行身,所以他只能听而且还听不全,感受到的信息要比梁辛少很多,只能听不能看。

坤蝶的尸体体质特殊,再加上与鲁执的法术影响,让十一兄弟在从仙界飞奔中土途中的一些‘片段’印在了坤蝶的身体上。须根摸索了数月,集中了所有的散碎信息,也得出了一个结论:一共有十一个‘人’,乘坐仙舟来到中土,只为‘掐断’中土上的飞升事。只要中土再无飞仙,仙舟便会离开此间,重返仙界。

另外,这些人都有一件威力绝大的法宝,按照须根推测,便是名震天下的‘玲珑玉匣’。

须根是被秘法灌顶催生出来的高手,本来就道心不稳,后来种蛊、夺力、修习魔功、反噬、散功,一连串的变故下来,道心早已崩塌,就算战力再怎么强悍也破道无望。可是,道心虽不再飞仙梦犹存,须根在发现‘飞舟的秘密’之后,心中就只剩了四个字:天可怜见。

天可怜见,我还有飞仙的机会!

梁辛、曲青石、小活佛……除了羊角脆之外,日馋中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梁辛只觉得两腮发紧,一个劲的往嘴巴里酿酸水,又一个‘想不到’吧!不是自己的,是须根的。

须根想不到,他从坤蝶上得来的讯息的确没错,但是因为残缺不全,所以意思完全都弄岔了!

中土再无飞升之后,天舟的确会返回仙界,但是……得有人去驾驭,蛾子才能飞走。

咕噜一声,小活佛吞了口口水,很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须根是觉得,断灭了中土世界的飞仙事,仙舟就会功德圆满,自己、自动启程返航?”

茅吏点头回答:“不错,中土飞升不再,仙舟功德圆满,届时便会有大接引力从天而降,引着仙舟返航,只要搭乘上去,便能进入仙界了。”

声音刚落,篝火四周陡然响起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声,小活佛、老蝙蝠、宋红袍等人尽数放声大笑,日馋妖人里,就只有三个人没笑:

曲青石没笑,他觉得须根无比亲切,听到‘生前好友’闹出了大乌龙,他丝毫不觉得可笑。

梁辛没笑,随着茅吏的叙述,他心里升起了一个可怕念头,让他忐忑不安,又哪能笑得出来。

小汐没笑,她冷漠惯了,丝毫不觉得事情有什么好笑,何况心上人也没笑。要是梁辛笑起来的话,白衣少女倒不介意也笑上几声。

众人大笑,茅吏先是满头雾水,继而勃然大怒:“笑什么?笑个屁!”

老蝙蝠吃力挥手,止住了自己和其他人的大笑,对着天地岁道:“不笑,不笑了,你继续……”正说着半截,他没忍住,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郑小道又旁边插口问了句:“仙舟里的十一个神仙,本就是来中土扫灭飞仙事的,可见咱们中土世界的人,在仙界人缘不怎么样,你们两个借着仙舟回去,不怕被人家打死么?”

“那十一个人死了,事情败了,未能完成仙界使命,须根和我继承遗志,真要能回去,就说明我俩成功了,是有功之臣,怎么会有打杀。神仙境界逍遥同乐,你倒是江湖门宗么,打打杀杀!”

‘天蛾’是一座仙舟,这件事落在茅吏耳中,未免也太匪夷所思,可须根说得信誓旦旦,又不容他不信,由此两人又联袂返回南蛮,再去探索那具坤蝶尸体。

蛮人对‘天蛾’的守卫,哪防得住大宗师的窥探,两个人昼伏夜出,仔细研究飞舟。

鲁执炼化飞舟动用了大力,对飞舟操控法术,设计的简便轻巧,否则天嬉笑又怎么能在几个时辰里就尽得楚慈悲真传,学会了驾驭飞舟的法子。

茅吏的学识也着实渊博,在兢兢业业钻研了十余年后,竟真的被他破解了进入坤蝶的办法。

这一来,须根和茅吏也就更加笃定,天蛾就是仙舟!随后,茅吏继续钻研飞舟,须根则将承载了三个半蛮之力的‘番薯’送回离人谷,同时留下了那一句:茅吏找到了个新玩意,忙得不亦乐乎,一时半时回不来!

新玩意,就是鲁执等人留下的完美天舟了。

梁辛坐过天舟,知道天舟之内并没有操控枢纽,倒有不少密密麻麻的古篆符咒,不过鲁执那时的法术咒文与现在天差地远,根本没人识得,就连茅吏和须根也破解不了。

这个时候,小活佛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插口道:“茅吏,你真的就从未想过,天舟返回仙界,未必是接引力,而是要靠舟中人以法术催动?”

虽然看不到模样,但是所有人都能明白感到,茅吏在天地岁中愣了一愣,半晌之后才结结巴巴地说:“这、这个,我从未想过。这么说,就算中土再无飞升,它也飞、飞不起来,飞不回去?!”

曲青石忽然叹了口气,望着天地岁道:“你没想过,但须根他未必没想过。”

因为牧童儿的记忆传承,所以曲青石对须根极为了解。

茅吏是个‘书呆子’,看事简单,想不到飞舟需要有人以法术操控才能飞,不值得奇怪;可须根绝顶聪明心思缜密,又哪会想不透这一重?

只不过他也确定不了,最后飞舟到底是会被接引离开,还是要靠法术催动……既然不确定,便不妨一赌了。赌赢了,飞升仙界;赌输了,也不见得有什么损失。至少,我不得飞升,旁人便谁也别想去仙界,想一想,须根也觉得挺有些开心……

再之后,茅吏留在南疆,而须根却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算一算,差不多有百余年的光景,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大洪朝的天下了。

虽然对茅吏有所隐瞒,但须根已经将他引为好友,否则也不会把仙舟的秘密告诉他,两人分别百年,再见面时自有一番欣喜,说笑一阵之后,须根一掐指诀,从须弥樟中取出了三只玉匣,摆放到老友面前。

茅吏仔细端详,跟着大吃一惊,失声道:“玲珑玉匣?”

须根点头应道:“不错,一共三个匣子,其中有两只是空的,你来挑,挑中的那只归你,看你运气如何了!”

茅吏忐忑到几乎有些站不住了,犹豫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战战兢兢地选中了一只,抱入怀中打开一看,居然真的中了,其中赫然摆放着一只精致无比的小小神梭,是名‘玲珑辗转’。当时那份惊喜,几乎让茅吏道心崩塌,须根哈哈大笑,这才告诉他三个匣子都是‘实心’的,每一只都有宝贝,赌运气不过是个玩笑罢了。

茅吏好歹也是个几百岁的大宗师,却被须根当做穿兜兜的小弟弟来耍笑,自己也觉得哭笑不得,这才问起须根这百年中的行迹,和他如何获得三枚匣子的。

“前面几十年都在瞎扑腾,就最后这十来年里,算是忙到了点子上。”说着,须根对他抖了下袍子。

茅吏这才注意到,须根穿得居然是一件威严板正的官袍,愕然问道:“你……当官去了?”

须根笑着应道:“是,而且还是大官。”

茅吏懵了,完全不知该说些什么,憋了半晌才呐呐道:“你跑去跟、跟凡人掺和什么?”

而须根也严肃了起来,不再说笑,神情认真:“茅吏,你有没想过,为什么仙界会派遣这十一位仙家,来截断中土世界的飞升事?”

茅吏摇头,这个事情他想过但是想不通,最后得出的答案和刚才郑小道所说的差不多,‘中土飞仙过去的,在神仙圈里人缘不太好’。

“我本来也不明白,不过出去转了这百多年,倒是有了个大概的想法……仙祸!”须根的声音低沉,眼睛却亮得吓人:“断灭凡情,修天望道,虽然没什么修士会故意为难凡人,但修士都坐拥大力,无意而为也足以给凡人酿成大祸了,远的不提,只说我们十三蛮与谢甲儿一战,八百里夷为平地,比着什么天灾都更凶猛!”

茅吏继续发愣,不知道该如何接口,心里更不明白,须根怎么会变得‘慈悲’了。

须根一眼就看穿了茅吏的疑惑,摇头道:“不是我慈悲,是神仙慈悲,看不惯修士为祸凡间,所以才要使出手段,断绝中土的飞仙事,还此间凡人一个清静凡间。若非如此,上界天仙直接降下无量劫,毁掉中土岂不干脆,又何必派人过来只对付修士。”

须根离开南疆百余年,本意是想去试着寻找‘玲珑玉匣’、寻找十一位神仙留下的痕迹和他们为何全军覆灭的原因。

他想要追查的‘真相’太庞大也太久远,绝不是一个人的力量能够完成,而‘十一神仙’、‘仙舟’的秘密又不能为修真道所知,他只能借助凡人力量。

在他入世之初,刚好是正邪恶战之末,最最惨烈的时刻,中土人间随处可见‘仙祸’,神通纠缠殃及城镇、为绞杀妖人摧毁乡村……须根对凡人没什么眷顾之情,但是仙祸见得多了,却由此悟出了‘仙界要掐断中土飞升’的‘原因’。

他只道‘仙佛慈悲,见不得修行弟子扰乱清静人间,所以降下神罚,派十一仙家断灭此间飞升’。

须根不知道仙界的真相,更不知道鲁执等人来到中土的原因,所以他有这样的理解再正常不过。

毕竟,只断‘飞升’、却不毁灭‘凡间’,这两点本来就是个矛盾,唯一的解释就是天仙慈悲,眷顾此间凡人,所以‘神仙’针对的只是修士。

须根的语气笃定,继续对茅吏说道:“人间太平、再无飞仙,这是两个关键,能明白么?”

茅吏越听越迷糊,点了点头,跟着又摇了摇头。

“那十一个神仙,是为了匡护人间,才来此断灭飞升事。这是一而二、又二而一的事情。仙佛慈悲,派仙舟来搭救中土凡间,所以仙舟离开的条件,是再无飞仙事的中土盛世。”对最后四个字,须根咬得语气极重。在他看来,除了‘断灭飞升’之外,建立一个‘中土盛世’,或许也是一个仙舟返航的关键条件。

须根的语气又复轻松了,笑道:“当然,这也只是我一厢情愿的猜测,也许飞升一断仙舟就会离开,和盛世无关。不过多做一些,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须根领悟到仙舟降临的‘真相’,由此推测出仙舟离开的‘条件’,茅吏终于明白了,满脸恍悟,指着须根的官袍:“所以、所以你跑去,帮凡间去建立太平盛世了?”

须根哈哈大笑:“既然仙佛要照顾凡人,那我就去照顾凡人好了,这一点总不会错的!”

在悟出‘真相’后,只要他见到仙祸,必会出手惩戒,几十年中不知多少正邪修士,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死在他手里,当时修真道上也乱的很,再加上须根做事谨慎,始终就没人发觉他的存在。

除了惩戒仙祸,须根还从人间中选了一路诸侯,助其征战四方,以求尽快结束乱世。有他相助,这一路兵马自然天下无敌,直到最后大洪朝一统中土,洪太祖登基称帝。

至此,中土人间又恢复了平静。

匡护洪太祖的十几年,在四处征战中,须根发现了几处‘十一神仙’留下的痕迹,并先后得到了三只玲珑玉匣,因此他也更加笃定,冥冥之中自有仙佛关注,想要飞仙上界,那两个关键缺一不可。

远古时随同鲁执而来的诸多仙魔,都被‘无应劫’所摄,伤亡惨重,而后鲁执也未能将同伴的玲珑玉匣尽数收集,有半数散落于中土各处,须根找到的那三只玉匣都在此列。

茅吏还有疑惑:“那你怎么就当了个大官?直接做皇帝岂不是好?”

须根失笑摇头,他有手段有心计,但论起统御人间的本领,比起洪太祖来要差得远。

洪太祖也是一代英才,胸中韬略纵横,否则须根也不会选他来相助。须根是为了自己飞仙,才致力打造人间盛世,有人比他更能当好皇帝、建好盛世,他求之不得。

简单解释两句,须根又继续道:“如今大洪朝威加宇内,天下太平,盛世之象已现,所差的就只剩下‘搬山’了!”

“搬山?”茅吏愣了愣,随即就明白了这两字的意思,笑道:“仙字去山,是为人,你想出的这个题目有些意思。”

须根的心性,和鲁执来天差地远,‘掐断飞仙’,这件事在他来做,就只有一个办法:摧毁修真道,让人间再无修士。

天下修士多到难以计数,凭着须根自己绝无法倾覆整座修真道,非得借助凡间之力不可。而洪太祖也是桀骜之人,不信鬼神,更不服修士为祸人间,在须根的劝说下,筹备九龙司搬山院,征召天下能人异士入司。

“靠凡人之力?凡人又能帮得上什么?”茅吏问道。

对‘搬山’事,凡人的确帮不了太多,别说只是个青衣搬山院,整座九龙司,天、地、人、搬山所有人加在一起,也奈何不了一座天门。

不过须根的目的,也并不是要真的以凡人之力去诛灭修士,至少目前不是。在他的筹划中,摧毁修真道不是朝夕之事,这一‘仗’总要打上几百年。

可是在这几百年里,还有不停有凡人进入修真道……须根这边去杀,凡人从那边去入道,‘搬山’事倍功半。

九龙司搬山院的成立,是一个朝廷的态度。朝廷管不了修真道,但是却能管束凡人,不让凡人去进入修真道。

说到了得意处,须根愈发开心:“现在搬山院还秘而不宣,但至少朝廷的态度已经有了,假以时日,搬山院做成几件大事,这个‘态度’也就会越发明显,慢慢影响下去,敢去修行的人越来越少……”

梁辛身边不乏聪明人,可是包括曲青石在内,所有人都没想过,成立搬山院,竟然还有一层‘釜底抽薪’之意。

随着茅吏一点一点将往事还原,梁辛只觉得心头发紧,呼吸都有些不畅快了,喉咙更是干涩异常,几乎有些说不出话来了,想要喝口酒去润润嗓子,不料却又被酒水呛到,大咳了起来……

天地岁中的茅吏并不理会梁辛,而是继续讲了下去。

当时须根把自己这百年感悟、百年经历仔细解释过后,又对茅吏道:“现在的大事便是搬山了,光靠那些凡人还差得远,特意来找你帮手!”

茅吏答应得痛快无比,两个人相视大笑,而后须根又拍了拍自己的官袍:“我现在的身份,是大洪朝九龙司的指挥使,而我现在的名字么……既已入世,也就恢复了我凡间的姓氏。”

“我祖上姓梁,如今十一神仙已丧,我便第十二个,所以我的名字便是:梁一二。”

讲到这里,茅吏闭上了嘴巴,草原上倏地安静了下来……死般沉寂。

片刻之后,茅吏忽然咕咕怪笑了起来,声音也由此显得飘忽、诡异,再度缓缓开口:“梁一二,凭空跳出来的大英雄,凡人之身,神仙本领。一力匡护人间,助洪太祖结束乱世之后,又组建九龙司,着手对付修真道……天底下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人,他又图个什么?除非,梁一二就是须根。”

说着,阴声低笑猛地变得癫狂大笑,茅吏的声音响彻草原,放声重复:“梁一二,他就是须根啊!他也不该叫梁一二,应该叫梁一十二才对!”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65章 想飞仙么 下一章:第367章 无根之人
热门: 我的老婆是阴阳天师 武墓 布鲁特斯的心脏 重案追踪 谜踪之国I:雾隐占婆(地底世界之雾隐占婆) 石猴子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第二季) 南海归墟 瀚海雄风 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