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人头大丘

上一章:第356章 山中老妖 下一章:第358章 动物凶猛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苦乃山的妖怪,人人练就一副‘煞有介事’的好本领,铜头更是如此,明明腰间系着乾坤袋,他却不肯用,非要抗着一个大麻包,好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这一趟探阵大有所获。

给他帮忙的那个穿山甲大妖不喜应酬,并未跟来猴儿谷,回到自己的洞府睡觉去了。

众人立刻把铜头迎入山谷,待坐定后,铜头饱吸一口气,指手画脚唾沫横飞,说起自己此行如何惊心动魄、凶险诡异,结果被葫芦老爷两句话逼出了真相,他就是个把风的,一直在外面等着,从头到尾都是那位土行大妖在忙活……

葫芦满脸不耐烦:“探出什么来了,赶紧说。”

铜头讪讪地笑了几声,总算把肩膀上的麻袋卸了下来,双手轻轻一抖,麻袋中的东西滚落一地:

一颗一颗,尽是人头骷髅。

整整一个麻袋的骷髅头。人头上的皮肉早都腐烂殆尽,只剩下森然白骨。小汐青衣出身,毫不嫌腌臜,随手捡起两枚仔细观察,仔细端详一阵,又换过另外两枚……

铜头刻意压低了声音,弄出几分不伦不类的神秘感:“那几座大丘,已经一一探头,每座都一样,只在外面有层土皮,里面密密麻麻,全都是这种人头骷髅。”

天门先平山,后立丘,而这些新立起来的大丘,干脆就是一座座‘人头’山。每座大丘都有千仞雄伟,几座加在一起,怕不要数百上千万的颗人头才能填起!

郑小道的眼皮直跳:“天门这次要动用邪法了么……邪法倒还罢了,为了施术,就要攒齐百万千万的性命……”

话没说完,小汐就摇头打断:“人头是天门收集的不错,却未必是他们砍下的。”

每一只都面目狰狞,脖颈处断头平滑,应该都是被利刃砍断的。不过,所有的骷髅都已石化,死了最少也有数千年之久,这些亡人,应该比着天门还要更年长些。

一边说着,小汐一边摆弄着骷髅,不过能找到的信息也仅此而已。

众人能确定的也仅是天门这次施展的法术,多半是丧门手段,老蝙蝠懒得再琢磨什么,干脆把手一挥:“既知是丧门的法术,剩下的也就不用咱们瞎猜了,等到了草原上,去问问那伙子巫士就是了。”

说过此事,铜头看了看左右,又纳闷道:“梁磨刀呢?他没跟你们一起来?”

葫芦老爷随口应道:“他去大眼了,杀神仙相。”

当初不去动那些神仙相,是因为他们实在太强,身体结实到难以想象,凭着日馋这些高手的力量,根本动不了人家。而现在梁辛跨入嫦娥境,哪还会再留下这些祸端。

不杀大眼中的神仙相,就不能杀贾添,这个道理再浅显不过,‘法随身灭’,贾添一死,被困住的神仙相大军立刻就会苏醒,到那时也不用再等‘浩劫东来’了。

郑小道见梁辛不再,只道他去办正经事,所以一直也没多问,没想到他居然是进入大眼去铲除祸根,愣了愣之后,神情略显复杂:“这些神仙相,从未和咱们为敌,以梁磨刀的性子……他下得去手?”

老蝙蝠冷晒:“梁老三的性子,比你想得凶狠得多。”

正经事几句话就说完了,葫芦老爷不看别人,就直勾勾地盯着铜头,后者不和葫芦的目光接触,左顾右盼、和其他人没话找话,坚持了好一会,终于还是坐不住了,站起来对老蝙蝠等人嘿嘿笑道:“你们坐,我去守神碑……”

随后几天里,小汐除了陪丑娘,就是在水潭便哄羊角脆玩,等着心上人归来。大约在梁辛进入大眼后的第十天傍晚,平静的水潭忽然变得浑浊起来,一层层涟漪滚荡不休,旋即一抹血色轻飘飘地浮上水面。小汐大吃一惊,纵声示警的同时,身子一飘纵向水潭,不料她尚未入水,梁辛就从潭中跃起,在半空里伸手一抄起,揽住白衣少女,一起回到了岸上。

见他无恙归来,小汐面色一喜,但是又见他衣衫开裂,欢喜立刻变成了关心。

梁辛笑道:“放心,血是神仙相的,我没事,就是衣衫破了。”

无论欢喜还是关系,都一闪即灭。比起以前,小汐已经活泼了许多,但是总还不太习惯,把自己的情绪过多流露,闻言后轻轻一笑:“我帮你缝补。”

五个字,小汐说得有些底气不足,她不会缝补衣裳……小汐有些苦恼的摇了摇头,实在有太多东西要学了。

跟着少女又问道:“怎么了,有麻烦?”

“比想的麻烦,这趟下去才杀了三个。”梁辛放下小汐,开始抖落着身上、发中的水珠,溅了羊角脆一身,小猴子也立刻甩头甩腰甩屁股,跟着主人一起抖落水珠。

击杀神仙相,远比梁辛想象中更复杂。

大眼中时间飞快,其中一天人间六年,敞开了往大出算,就当他们被困了‘六十万年’,在大眼中也仅仅是‘十万天’,算下来,不过才三百多年。这点时间对神仙相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所以大眼中这群怪物虽然被幻术擒住,但身体和修为都还处在最鼎盛时期。

梁辛下去杀‘人’,第一个异常顺利,但是再杀第二个时,剧痛中,竟让对方从幻术中醒来,立刻催动天道反击。

论实力,梁辛要比着对方强得多,可麻烦的是大眼位置特殊,不能大动干戈,否则中土都会‘大地震’,所幸敌人的天道也不算动静太大,梁辛尽能控制得住,费了些手脚,总算成功将其诛杀。

小汐略略皱眉:“天下人间呢?你没用魔功?”

梁辛尚未回答,闻讯赶来的老蝙蝠就从背后搭腔:“是我叮嘱的,让梁老三在大眼中尽量莫动魔功。”

与小眼不同,大眼是被鲁执以大手段强行开辟的,它是一处假穴,时间扭曲的原理谁都不清楚,如果在其中贸然动用另一道改变时间的神通,说不定真会引出什么可怕后果。

跟着老蝙蝠问梁辛:“大眼中不好动手,你没试着把神仙相弄出来再杀?”

“试了,不好弄!”梁辛苦笑摇头。

老蝙蝠怪眼一翻:“不好弄?啥意思?”

大眼下的幻术颇为神奇,那些神仙相并非木雕泥塑,他们在‘专心吃饭’,本能上抗拒外力,梁辛去拉他们,他们会在迷茫中拼命反抗。

梁辛大费周章,总算弄上来了一个,可让他更没想到的是,幻术本身居然也和大眼有关,他拉着个奋力挣扎的神仙相,才一离开三层织锦的范围,对方立刻清醒了,二话不说直接出手想要击杀梁辛。

刚才的水潭波荡就是两人在水下动手。

捞上来很难,更麻烦的是大眼时间异常,这一‘捞’最快也得两三天的功夫,而且就算弄出来,还有一场‘神仙之战’要打,即便强如梁辛,也休想在一朝一夕内把千多个神仙相尽数诛灭。几个人就站在水潭旁边,商议一阵,也实在想不出太好的办法……

这个时候,跨两喜滋滋地来到梁辛等人身旁,笑着说道:“曲青石接了亲家老头,已经到草原了,刚刚传了消息过来,大司巫同意了小两口的婚事,佳期定在九月初九。”

牢山一战击溃贾添主力,日馋高手不用再低调躲藏,便又重新启用了联络用的法器。

梁辛笑了起来,九月初九,是个好日子。

大喜之日距现在还有一个多月,梁辛离家久了,刚好趁着这段时间多在家里陪陪老娘。

另外,脸婆婆的伤势已然痊愈,她能好得这么快,也是‘日馋高手’赐药,老太婆虽然孤僻,但也明白知恩图报的道理,所以对做脸的事情也都痛快答应。

这次日馋众人的要求不高,不需要惟妙惟肖,只要能隐去真实模样就好,也不用维持太长时间,脸婆婆手上本来就有几件存活,不需要从头制作,只稍加炼化便好,完全能赶得上佳期。

和老娘、小汐一起扯扯闲话、听葫芦师父掉书袋、带着羊角脆四处疯跑,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梁辛天天没事,但天天都忙得不亦乐乎……

唯一的麻烦就是小吊,浮屠挺喜欢这个娃娃,可是也不愿意让他总在小眼中待着,便让老蝙蝠把他再次带出来,去草原上凑热闹。小吊太容易‘被倒霉找’,时时刻刻都要小心照看着,这个事梁辛等人全都做不来,小汐也不行,只有丑娘还能勉强为之。

这其间天嬉笑传讯回来,并未太仔细说什么,只提到他在蛮人中发现了些事情,请梁辛在给他些时间,容他追查下去。眼前并无战事,何况天嬉笑的修为虽高,但是在日馋中还真排不上他,梁辛托请跨两帮忙施法传讯,同意了天嬉笑的请求,要他多加小心,有事随时喊人。

猴儿谷里每天都会乱哄哄的,但不管如何吵闹不堪,那份祥和是永远不会变的。不过谷外,苦乃山却渐渐喧嚣了起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山里出现了人间修士,这些人大都是附近的散修和小门宗,并不是天门中人,或独自而行,或成群结果,在山中来回游走,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修士越来越多,等到八月下旬,苦乃山中已经随处可见修士身影,这个时候如果不小心碰破了鼻子,仰头止血的空子里,肯定能见到空中会有驭剑而过的仙家身影。

不用去刻意探听,梁辛也能明白,是天门散出去了风声,‘苦乃山将有天材地宝现世’,引得天下修士趋之若鹜,天材地宝这四个字实在不轻,来一趟就算沾不到好处,至少也能开开眼界。

散些风声出去,也不过是造个声势,真正的诱饵天门还没放出来,但是不管怎么说,在牢山一场恶战、日馋高手尽数现身之后,天门终于有了反应,准备发动他们苦心经营的人头大丘了。

进山的修士多了,就难免惹到妖族,最近这几天里已经发生过几次冲突。对此五道三俗的高手不闻不问。天门不插手,那些小门宗如何是苦乃山妖族的对手,惹上了山里的妖怪,也只有自认倒霉的份。

葫芦老爷给山中的诸位大妖传下话:该打就打,不用留手,要帮忙就扯脖子喊一声……

梁辛才懒得理会这些事情,与天门决战是早已商量好的事情,现在全不用去费心琢磨,等喝过柳亦和青墨的喜酒之后,五大三粗千年的威风也就该到头了。

这天已经到了八月三十,梁辛正坐在赑屃背上,和铜头随口闲扯,感觉周身毛孔都微微一紧,警兆之下,立刻翻身跃起,凝视前方。

自此山里进来修士,猴儿谷外十里之地,都有大天猿把守,外人绝难靠近。

铜头仍毫无察觉,见梁辛的样子,满心纳闷地眨眨眼睛:“被蛇咬了?”

梁辛忽然笑了起来,脸上的戒备之意尽去,换而由衷开心,笑道:“不许藏了,统统出来!”

仙界的炼化,提高的不单纯是身体感知,而是五听俱强,在刚刚察觉到异常之后,梁辛便听到一阵几乎细不可闻、但却再熟悉不过的铃声。

随着梁辛的笑声,猴儿谷前的空地上,空气倏地抖动了起来,旋即在‘啵’的一声轻响中,一大群巨大的怪物突兀现身。

数百头巨大的蜥蜴,每一只的体型,都比着犀牛还要大上几倍!

稍显可笑的是,大蜥蜴的嘴巴里,都衔着一片芭蕉似的巨大叶子,这是大祭酒炼化出的‘障目一叶’,要是没有这道法术,这么大的阵仗又哪能悄然进入猴儿谷。

铜头老爷乍见大群怪兽,吃惊下全身长毛都乍了起来,怪叫一声就要出手,梁辛刚忙把他拉住:“自己人,都是亲戚。”

在为首的三头蜥蜴上,正端坐着三个娃娃:大毛、小毛,还有离人谷二祭酒、梁磨刀的老熟人,屠苏。

三个娃娃同时从坐骑上跳下来,围住梁辛着实亲热,大毛小毛都不会说话,依依呀呀比划个不停,时不时还要伸手拨开脸上的长毛,把傻乎乎地笑容露给梁辛看,屠苏笑嘻嘻地说道:“前阵子曲二爷送楚菩萨去岛上,跟咱们聊了一阵,二爷的意思,虽然和天门决战的真意,是为了引贾添离开怪井,可决战毕竟是决战,总要趁着这个机会,把那五大二粗真正打服了,现在这些大蜥蜴都泡好了大粪,脱胎换骨,是打架的好帮手,大家姐便着我护送着过来。”

梁辛大喜,又向后张望了下,问道:“大祭酒呢?她怎么没来?”

屠苏的小脸上显出些沮丧,摇了摇头。大祭酒秦孑修仙梦碎,对诸事都不怎么关心,就连柳亦和青墨的喜酒都推辞掉了,引巨蜥前往猴儿谷的重任,也交给了小娃娃去办。

梁辛暗暗叹了一声,不再多问,笑着把大手一挥:“随我进山谷,进去再说!”

小毛摇动金铃,巨蜥尽数起身,浩浩荡荡进入猴儿谷。旋即,猴儿谷中寂静无声!正满世界疯跑乱跳的大猿小猿尽数和铜头老爷一样,甫一见到大群丑陋怪物,猛地瞪起圆溜溜的眸子,一身漂亮绒毛全都乍起来了。旋即,几头大猿还道是外来妖怪抢地盘,引声怒啸,气势汹汹地就要过来打架,梁辛赶紧拦了上去……

等解释明白之后,猴儿谷中也就炸了窝,天猿们像抢苹果似的冲向巨蜥,爬上爬下,你骑一骑我也骑一骑,幸好巨蜥性子木讷,铃铛不响便不会伤人,否则早就惹出大祸了。

大毛小毛本来就带了天猿血脉,与这里的猴子算是半个亲戚,见面下自然而然就觉得熟悉,天猿对生人一般都活撕了事,不过对两个小‘尾巴蛮’倒亲热得紧。

等都安顿好了,梁辛才仔细打量这些巨蜥,头上的骨瘤已经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只四尺有余的紫色长角,在阳光下氤氲着映出一层层炫目光晕;沿着它们的脊背,从脖颈到尾巴,也生出一道纯金色的鳞片纹路。

单看外形,变化并不算什么,但巨蜥周身弥漫的气势却完全变了个样子,否则又怎会把大妖铜头都惊得乍毛。

屠苏眉飞色舞,仿佛这些巨蜥都是他出手炼化的似的,对梁辛道:“巨蜥里,有九头最大的,单打独斗,就连大家姐都只有退让的份,剩下的那些稍逊,不过随便拉出去一只,给小门宗做个镇山神兽也戳戳有余了!”说完,又压低了声音,努力做出一份神神秘秘的样子:“另外,还有三头蜥蜴,说什么也不肯从大粪池里爬出来,说不定是得了机缘,等出来的时候,不定会凶成什么样子!”

骨瘤蜥原来就战力惊人,现在变成了骨角蜥,也就更不得了了,梁辛眉花眼笑,巨蜥能打自然是好事,但是打从心眼里说,梁辛最喜欢它们的原因却是:威风、排场、有面子……

和屠苏说话时,天猿之中骚乱又起,猴子们全都离开了蜥蜴,一股脑围住首领葫芦,手舞足蹈怪叫个不休,葫芦老爷面色笃定,随手点选,被他选出的天猿乐不可支,没被选到的那些更急不可耐,恨不得把脸直接戳到妖王的手指头上去。

梁辛看了一会,这才恍然大悟,葫芦老爷是在给巨蜥选‘骑士’呢。

猴儿谷中乱成了一片,小汐也跟着一起开心,站在梁磨刀身旁,小脸上笑容满满,不经意间手上一暖,低头看,梁辛目不斜视,嘴里和屠苏说笑,可手悄悄摸摸地伸了过来,牵住了她。

可不久之后,梁辛的身体忽然一颤,抬头向着东南方向望去,神情里带了几分疑惑……而短短半盏茶功夫,疑惑不再,梁辛的脸色变得铁青,目光之中尽是浓浓的怒色!

梁辛清晰地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在东南远处成形——暴虐、强烈,仿佛大海上突然成形的风暴,但它的威力,要远比风暴强上千万倍。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在遇到老实和尚之后,他曾感受过一次。

东南方向,正由天劫成形,有人渡劫!

……

天劫之威何其浩荡,不止梁辛一人,包括猴儿谷在内,整座苦乃山的修士高手都被其惊动,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凝住身形,举目望向东南……左游真人也不例外。

左游是个散修,在修真道上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不久前收到风声,也带了几个弟子赶来苦乃山碰运气,而东南方有人渡劫,让他心里颇为踌躇,既想赶去观摩一番,又怕错过了苦乃山中的宝贝,正犹豫的时候,遽然一道罡风从远处卷来,快速绝伦擦过他么身旁。

左游只被罡风边缘扫中,就觉得半边身子如遭雷击,哇呀怪叫着摔出了十余丈远,勉强再抬头望去,只见那道罡风中裹着一个人影,也不用法术飞天,就那么狂奔纵跃着,向着天劫方向疾驰而去,眨眼就消失不见!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56章 山中老妖 下一章:第358章 动物凶猛
热门: 芸芸的舒心生活 腥:苦难年代的情爱异味 代号D机关3:PARADISE LOST 刀丛里的诗 京极堂系列07:涂佛之宴·宴之始末 不死神凰 杀手的悲歌 三口棺材 无人生还 犯罪心理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