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山中老妖

上一章:第355章 大好时机 下一章:第357章 人头大丘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梁辛平安归来,修为进入嫦娥境,成了名副其实的魔头,大喜。

四兄妹、老蝙蝠、长春天、大小活佛、跨两琼环……众人都在,除了老叔主仆三人尚需时日,所有日馋高手列位,大喜。

牢山一场恶战,击溃贾添门下主力,一年多来,压得众人头顶、让大家都战战兢兢的巨大危险,烟消云散,大喜。

弦子夺力成功,不仅修为激增,跨过六步中阶,直接逍遥境大成,同时还不负所望,终于找到了邪井的所在,大喜。

老蝙蝠不肯再等,一声令下,柳亦青墨要结婚,喜上加喜!

所有人喜笑颜开,只有柳亦,为了这最后一桩喜事有点心绪复杂。既有欢喜,也有忐忑,当然,还有大把的心虚……婚好结,可‘娘家人’实在难惹。大喜转日,大司巫得知真相后,会不会一伸手就要了他们两口子的小命,还真不太好说来着。

这场喜事,是早在老蝙蝠收柳亦为徒之初就定好的事情,事到如今再无更改,可就算能改,柳亦和青墨也不会去改了,两人情事,与身份无关吧!

商议之后,大家就此散开,长春天与一对准新人先赶赴北荒筹备喜事;曲青石带着大小活佛,先护送楚慈悲的尸体去青莲小岛,再赶赴京师接父母大人;琼环、小吊与老蝙蝠、梁辛一路,规划了下行程,还是先去离人谷,再去苦乃山,随后赶去北荒;跨两则自己一人,先赶回苦乃山,一来准备着接应梁辛进山事宜,二则托请脸婆婆,多做几张面具。

在赶往离人谷的路上,梁辛兜了个小小的圈子,深入蜀藏去探望东篱和欢喜。

被困在茧子之内永无出头之日,可老先生与小和尚两人,一个饱经世故,骨性虽狂但内心平静;一个经历巨变,天资聪慧且颇有慧根,都不是自哀自怨的人,由此也全不见有什么沮丧。特别是东篱冤枉过欢喜后心中愧疚,更着意对他友善,两人的日子虽然无聊,但是也能苦中作乐。

梁辛到时,东篱正在给欢喜讲自己的经历,老头儿做过几百年的卧底,又游学数十载,肚子里的东西讲上十年都不会有重复,小和尚听得津津有味……

从蜀藏离开,去往离人谷的路上,梁辛有些不开心来着,当一老一小听自己说过如何返回中土的经历后,两人明亮的眼神迅速黯淡下去,欢喜一言不发,默默坐回了原处。

东篱则对梁辛笑着点点头:“不管怎么说,能回来是好事。”跟着还想嘱咐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除了完成梁一二遗志,宣葆炯最大的心愿就是护好这个‘故人之后’,给他一份平安康健的好生活,可现在看看,昔年那个开饭馆的普通小子,现在成了一方尊主,无论是自身修为还是麾下高手,都超过梁一二当年……

老友的志愿,自有后人承担;后人的安危,何须自己操心?东篱先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叹,而被困于此间,更让老先生明明白白地升起了一份‘英雄迟暮’的唏嘘,对梁辛摆了摆手,回到了小和尚身旁:“刚才的故事,讲到哪里了……”

……

赶到离人谷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时分了,仲夏之际阳光灿灿,更显得谷中生机勃勃。因为星魂被老蝙蝠带走了,谷中的三个人无法练功,各自‘忙碌’着:郑小道拉着宋红袍,手脚不停口水横飞,不知道说些什么;宋矮子则满脸不耐烦,也不搭理对方,也不知从哪弄来的燃料染缸,专心致志地染着一件大红袍。

小汐则将一张书案搬到小境中,素手执笔、平端皓腕,正认认真真地在纸上写着什么。时而笔走龙蛇一气呵成、时而一笔一划仔细雕琢,有风掠过,卷着手旁那一叠写过的字稿哗哗轻响,也荡起小汐的几根长发轻轻飘摇。

另外火狸鼠也在离人谷,坐在小境的角落里,手里捏着一把小刀,全神贯注,在一块鹅卵石上雕刻着古怪纹路。

乍见老蝙蝠等人归来,几个人脸上一喜,站起身来,可还没等开口,又见到紧跟在老爹身旁的梁辛,一下子又都愣住了。

‘啪’的一声轻响,小汐手中的笔落到了桌子上,墨汁溅起,落在白色的袖子上,显出了几分肆意、几分突兀、几分快活!

郑小道反应最快,略略愣神之后就笑出了声,抢上两步伸手猛拍梁辛的肩膀:“梁磨刀,去哪了?!”

宋红袍也附和:“是啊,去哪了?”矮子的声音总是那么阴毒狠辣,仿佛梁辛要不解释清楚,就会被他抽筋扒皮似的。

长长睫毛在抖,不远处的那个梁磨刀,突然变得模糊了起来。在眼泪掉下来前,小汐就已经转过了身子:“先去看望老叔吧,他老人家对你挂记得很,我等着、等一会……”说着,少女快步走开了。

除了一处停断,小汐的声音平静的很,可就连火狸鼠都能听出来,她用了最大力气,才抹去了这几个字中抽泣。

小汐转眼消失在这座小境中,梁辛走上两步,来到书案前看她的字,每张纸上都写两字:日馋。

各种各样的‘日馋’,有的漂亮,有的威风,有的力透纸背大开大阖,有的字迹轻柔飘飘欲起……梁辛都差点忘记了,白衣少女的愿望,他答应过的。

郑小道抱着装满小骷髅的盒子凑过来:“怎地,追女娃去,还是下小眼去?”说着,晃了晃盒子,哗啦啦的怪响。

梁辛挥手将字稿收进须弥樟,吸了口气,应道:“先看老叔。”

下到小眼中的,只有梁辛、老蝙蝠和小吊三人。只可惜,老叔不知道梁辛回来了。炼化身外身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老叔正在按照邪术功法‘温养元神’,以求待麒麟身炼化成功后能够顺利‘穿梭、换身’。养神时五听俱灭,全然不为外物所动。

小眼中最醒目之物,莫过于蒙在红布下的三座‘身外身’,只看轮廓,其中一具差不多有二十丈之巨,着实宏伟,不用说这个是给老叔了,另外两具就小的多了,比着张桌子也不见得更大。在邪术大功告成之前,这层红布还揭不得。

梁辛坐到风习习身旁,也不管老叔能不能听到,时而傻笑,时而咬牙,把自己这一年多的经历都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老叔的神情始终不曾有半分变化,倒是浮屠听得一惊一乍,大是过瘾……

等梁辛重返离人谷时,小汐已经回来了,白衣长裙,含笑而立,眼睛清清澈澈,就站在不远处。

小汐的脸上,薄薄涂了些脂粉,由此再看不出她流泪过的痕迹。

其他人互相招呼着,全都去忙些不相干的事情去了,眨眨眼就不见了影子,偌大一座离人谷中,仿佛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梁辛心里痒痒的,一时间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想了又想,莫名其妙地说出了两个字:“包场。”

小汐略显纳闷,微微歪起了脑袋。

“铜川时,有一座大戏院,票价不菲却也场场满座,一票难求。青墨也想去听戏,我咬牙又咬牙……咳,不提咬牙的事。一天我总算带着青墨去了,结果却没有票卖,不光那一天,而是连续十天不卖票。一打听才知道,有个富商公子,为讨美人欢心,包下了整座戏院,一连十天。”

梁辛和小汐并肩而行,随口说笑:“现在想想,那小子比我差远了,他包的不过是个戏园子,咱们包下的却是八大天门之一、离人谷。”

小汐想搭腔,但是仔细琢磨,梁辛说得完全是两回事,根本没法往一起去比,干脆就算是胡话,没法接茬。白衣少女笑了,干脆转开了话题:“去了哪里?”

“仙界!”

扑哧,小汐终于笑出了声音,好看得很。

两个人并肩而行,梁辛不住口地说着自己的经历,他这一趟飞仙之旅太过玄奇,其间更涉及了远古时的奇人奇事,任谁都会被他的故事吸引,小汐当然也不例外,时而惊讶时而蹙眉,但无论表情如何,眸子里那份清透、明亮总不会变,目光也自始至终注视着梁辛,有时候两人的目光相遇,小汐总会报以微笑,随后悄然转开眼波。

等梁辛转回头后,她又会再度注视。

走了一阵,梁辛忽然察觉了一件事……小汐不对劲。或者说,她和以前不一样了。

白衣少女杀手出身,自从梁辛认识她那天起,无论大敌当前还是闲暇说笑;无论是睚眦手尚在时、还是劲力星魂夺走之后,无时无刻始终她都会保持着一份警惕。

这是从骨子里散出的态度,与面对谁、又或处于什么样的情势下无关。

可现在,她却放松了,真正的放松了。双手负在背后,脚步虽慢、虽稳,却全无节奏可言,还有双肩……当梁辛说到有趣处的时候,小汐会笑出声音,甚至还会全不成体统的晃着膀子走上那么一会。

每个人高兴的时候都会如此吧。

放松的小汐,闲散的小汐,开心的小汐。

说起柳亦和青墨的喜事,梁辛更是眉飞色舞:“听说草原的习俗,不喝得满地乱爬就不算尽兴,正好你好酒量,这一场得喝出咱们中土的威风!”

小汐的眼睛悄然一亮,却又摇了摇头:“我不喝酒了。”

梁辛大手一挥:“大哥的喜事不一样,开心酒,不醉人的。”他的手落下时,掌心中钻进来另一只小手,柔软、指尖微凉。

小汐从不会去矫情什么,想了想之后,笑道:“那好,争取让他们爬,我不爬。”

梁辛笑得更开心:“万一要爬,我肯定爬你旁边!”

说说笑笑,真正的半日清宁,路过昔日木妖栖身的小境时,小汐拉着梁辛跑了进去,片刻后再出来,两小手中各多出了一只椰子,正用麦管吸溜吸溜的嘬着……这种水果只产于东南沿海,不过木妖精通天下木行,在他的小境里,就有三棵又高又直的椰子树。

日馋在离人谷中的设计,除了老叔、星阵之外,还有另一桩尤其重要的事情:还原玲珑玉匣中的干枯人头。

与老叔主仆三人的身外身一样,养下玉匣人头的泥胎也被蒙以红布,邪术大成时红布会自行散碎,在此之间决不能擅自揭开,现在时候未到,要一睹人头真容,还要耐心等待。

另外,这一阵子里,火狸鼠对如何破解长舌也有了些新的想法,不过石头不在,说什么都是白搭,他也没仔细去解释给梁辛听。

离人谷中的探望告一段落,梁辛等人再度启程,直奔苦乃山而去,这次他们的人数多了不少,小汐、郑小道、宋红袍、火狸鼠四人也跟着他们同路,柳亦的喜酒,大家都想去凑个热闹……

天门正道在苦乃山经营大阵,更在大山四周广布眼线,但是有跨两与妖族接应,众人没怎么费劲就进入山内。

来到猴儿谷外,梁辛忽然咦了一声。篆刻着‘火尾天猿德艺双馨’的赑屃神碑前,大妖看守铜头不在,换成个没尾巴的小天猿,手里捏着根树枝子,正煞有介事地左顾右盼……羊角脆神情肃穆,不管是邪魔还是小贼统统望而却步。

梁辛纳闷出声,立刻引来了满心警惕的羊角脆察觉,手中树枝高举,满脸凶相地张望过来,别看是小猴子、细树枝,摆出的却是一副标准地韦陀高举降魔杵的姿势。

而下一刻,韦陀老爷哇呀怪叫一声,一把把自己的降魔杵扔到屁股后面,喳喳欢呼着,直冲梁磨刀。

羊角脆的尾巴始终没能再长出来,平时加以留意,奔跑跳跃全不受障碍,可现在心情激动,甫一开跑就把自己摔成了个滚地葫芦,梁辛赶忙掠过去把小猴子抱起来。

羊角脆轻车熟路,抓住梁辛的肩膀一翻,骑到了主人脖子上,两只爪子箍住梁辛的脑门,说什么也不肯松开了。

跟着小汐上前,翻手亮出了个脆瓜,这可给羊角脆出了个大难题,心眼里一百个想把脆瓜抓进手里,可又实在舍不得此刻怀中的那颗脑袋……

梁辛哈哈大笑,对小汐道:“把脆瓜放我头顶上就好。”

头顶上的脆瓜,就在小猴子的眼前,凭着梁辛现在的身法,就是来一群大宗师打他,也能保住脆瓜不掉。

屁股骑着个主人,眼前摆着个脆瓜,羊角脆欢喜同时,还不忘自己要守卫赑屃神碑的大责任,左右踅摸了一阵,又可怜巴巴地望向了和它同在草原时混得挺好的郑小道。

郑小道啼笑皆非,可一想自己进不进猴儿谷都无所谓,干脆哈哈一笑:“成,我替你守着大龟!”

羊角脆居然还没忙活完,大喜之余,又望向小汐,跟着用下巴指了指自己跟前的脆瓜,又指了指郑小道,大有‘你也赏他一个呗’之意。

小汐会意,又从兜里摸出了只脆瓜抛给郑小道,轻声笑道:“不让你白守,这个算是羊角脆送你的,去吧。”

羊角脆总算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心满意足,又开始催促着梁辛赶快进谷去拜见长辈。

接下来便是一番热闹,见过丑娘、见过师父,与梁老三关系亲近的大小妖猿也都围上来不散……久别重逢无恙归来,这其中的辛酸和欢喜也实在不用多说了,幸好,总算是个大团圆,大喜事,所以丑娘的眼泪,也是甜的。

直到子夜时分,丑娘终于耐不住悲喜后的疲惫,沉沉睡去了,梁辛悄然退出小屋,又去见过师父。

不料在谷中转了一大圈,也不见葫芦老爷的影子,最后梁辛还是在赑屃神碑前,找到了不放心别人、一定要亲自守夜的师父。

梁辛略带好奇:“铜头呢?家里又来亲戚了?”说着,从须弥樟里取出个椰子,敲开壳插上麦管递给师父。

葫芦嘬了两口才应道:“铜头去探天门的阵法了,这几天没工夫守神碑。”铜头不在的时候,白天就有其他天猿轮流站岗,晚上则是葫芦老爷亲自值夜,严防死守,以保神碑无恙,梁辛白天到时正好羊角脆‘当班’。

梁磨刀更是奇怪了:“它去探阵?”天门阵法有重重禁制相护,就连葫芦都无法潜入,何况修为差上一大截的铜头。

葫芦点了点头:“它不是自己去的,请了帮手来。”

苦乃山中不止大妖小妖,还有几头早已结庐闭关、不问外物的老妖,其中便有一头精怪,本来不是山里的土著,但后来得罪了厉害仇家,也记不清在几千年前,逃进了这片中土最广博连绵的山中。

逃难进来的是个土行巨孽,又得了大山庇护,仇家来找过几次都没能捉到他,也就不了了之了。

据说那个‘仇家’行事狠辣,睚眦必报,来避难的精怪不敢离山半步,干脆就留在了此处颐养天年,现在已经耄耋垂老了。

“咱们天猿这一族,不怎么喜欢外来的家伙,所以和那头逃难的精怪没打交道,反正井水不犯河水就是了。”葫芦又用力一嘬,手中的椰子空了:“不过铜头的祖上,倒和他混得挺熟,铜头前几天算计着,那头精怪差不多是时候睡醒一觉了,就跑去请他帮忙,毕竟,‘破土’是土行大妖,能悄然潜入天门的阵法也说不定。”

“破土?”

葫芦点了点头:“他的名字叫破土,是头穿山甲修炼成的精怪,修为么……六步大成总是有的。”

能偷着探一探天门法阵,这倒是个好消息,梁辛开心之余,又纯粹是有些好奇的追问:“破土六步大成,还一辈子躲在山里不敢出去……那他的仇家,岂不是该飞升的神仙了?”

葫芦耸了耸肩膀:“不晓得,只听说是头猫妖来着……”

梁辛一行人来到苦乃山,并不会急着启程,还要等脸婆婆制作几张新面具,以供老蝙蝠去北荒参加婚礼之用。正好趁着这段时间,梁辛也多陪陪老娘和师父。

不过,在第三天梁辛就‘消失’不见了。等到第七天傍晚,梁辛还没回来,但是大妖铜头兴高采烈的回到了猴儿谷……

在铜头的肩膀上,还背上一个硕大的麻袋。

推荐热门小说搬山,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355章 大好时机 下一章:第357章 人头大丘
热门: 十三局灵异档案(造物者) 中国历史的侧面Ⅱ:近代史疑案的另类观察 第三者 中国文化读本 铸剑江湖 寸寸销魂(玉锁瑶台) 马耳他黑鹰 虫图腾3:疑云虫重 亡灵书系列03 背「面」 致死坐席